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接上文)

“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拳打脚踢、长时间面墙而站,六十多岁的大法学员站到昏倒在地,晚上逼跑步,稍跑慢一点就用鞭子抽打,刑讯逼供,不说就用硬棍、铁链子或胶皮管子打,晚上三点多才让睡觉,早上五点就起床,大法学员又饿又渴,满身都是伤……”

27、黄屯村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

涿州市黄屯村在九九年以前有一百多名学员学法炼功。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听说保定有几个学员被抓了,涿州市和黄屯村的几个大法学员一同去保定,准备讲清法轮功真相,希望市委放出学员。到了市委大门执政人员不让进,下午街道戒严,各个路口不让车辆通过,来往车辆停下来检查,学员都被带到徐水县委和固城派出所,逼迫学员说出地址才放人,学员没有车坐,从晚上步行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到家。

从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邪恶更加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每到敏感日邪恶流窜到村里骚扰学员。二零零零年正月底,第三警备区崔玉和几个恶警到大队办公室,把六个大法学员叫到大队逼迫写保证书,大法学员们坚持不写,恶警当晚就把六大法学员拉到警备区,在那里关押两天后,三个学员被关到拘留所,三个学员被关到镇政府,后恶徒又抓了村里几个大法学员到镇政府,强迫写保证书,并每人罚款两百元,关押四、五天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有七个学员在一起学法炼功,恶警李福明、徐东生等把七个学员抓到第三警备区关押三天,两个学员被送到拘留所关押,又逼迫学员写保证书,学员不写就叫家里人写,并每人非法罚款五百元,赎金到手了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黄屯村十一名大法学员上北京证实法,被邪恶抓捕后带到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政府,每天晚上到三点多钟才准睡觉,五点就起床,在镇政府里,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拳打脚踢,长时间面墙而站,六十多岁的大法学员站到昏倒在地,晚上逼跑步,稍跑慢一点恶人就用鞭子抽打,刑讯逼供,不说邪恶就用硬棍、铁链子或胶皮管子打,晚上三点多才让睡觉,早上五点就起床,连饭都吃不上,白天还叫学员端水浇花,学员又饿又渴,满身都是伤,走路都快迈不开步了,也不准休息,走慢了又挨打骂,又一个学员被打的昏过去了,还不罢休,往学员身上泼凉水。之后就敲诈每人家属五千元,没有就抄家,如日本鬼子一样,见什么拿什么,就连一箱方便面也抢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松林店镇以李健军为首的邪恶之徒晚上十一点多闯进黄屯村,绑架了两名学员到南马洗脑班迫害,几个恶人围着学员拳打脚踢,打的脸上身上都是伤痕,恶警把一个大法学员铐在暖气片上,拿来一块冰,逼学员光着脚踩在冰块上,对另一个学员开始用电棍电击,后来用一米多长,四寸宽,三公分厚的木板打学员,直到把木板打碎了才收场,已是早上四点了,恶人都回去睡觉,还罚两个学员站到天亮。

第二天,恶警又抓了黄屯村三个学员进行迫害。李健军、朱健华等按照江泽民邪恶集团的黑指示疯狂的迫害学员,把学员名誉上搞臭,让学员游街;精神上搞垮,每天给学员灌输邪恶的谎言,不让睡觉;肉体上消灭,打的学员肉身难以承受,把学员经济上搞穷,每个星期强迫学员交五百元学费,七十元生活费,外交五百元保证金,回家睡一宿。

二零零三年涿州市国保大队和涞水公安局又闯到黄屯村抓捕学员,他们象土匪一样,跳墙到院里抓捕学员,共抓了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把学员带到了松林店镇凌云招待所,逼迫学员说出控告江泽民的材料交给了谁,第二天把学员送到了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国保大队非法罚款二千元,逼迫每位学员家属拿钱,不拿钱就送劳教所,有四个学员被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五个学员被送到南马洗脑班,长达三个多月,每人罚款四千多元才放回家。

虽然大法弟子受到了各种迫害,但坚修大法的心永远不会改变,一定会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我们也希望世人能赶快清醒过来,明白真相从而得救。

(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