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学员遭当地恶徒迫害的部份事实(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草地村邪党村长张学明,将大法弟子付振侠的丈夫张学连骗到镇政府所谓的“开会”,家里只剩下当时怀有八个月身孕的付振侠一人。白天,邪党村干部张田文、张振桐、村治保张立勋等,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晚上,邪党镇政府、派出所、村委会来了许多人,坐着三辆车,将通向她家的道口全堵住……

七月二十日,武清区下伍旗镇邪党政府、派出所的人来苏凤兰家,将她和年仅十三岁的儿子强行带到派出所,并且对她的儿子进行威逼、恐吓,还给使用酷刑(手摇电话),年仅十三的孩子就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 * * * * * * * *

22、张学连,男,三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草地村人,一九九五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前他尝试过各种门派的气功,也没有找到苦苦追求的好功法;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与妻子付振侠一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境界,处处与人为善,生活充实,家庭充满了祥和、快乐。就在他庆幸找到真正返本归真的好功法时,邪恶的迫害发生了,这场浩劫使他及他的家庭遭受了严重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以后,张学连开始被邪党人员监视,进入七月份以后,早晨炼功有人盯着,夜间有村干部在外面监视。七月十五左右的一天,晚上七、八点钟,邪党村干部敲门,让张学连和已有八个月身孕的妻子付振侠到村委会去,半夜时邪党镇政府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镇政府邪党副书记孙文龙,要他交大法书、讲法录像带、炼功坐垫等,他不给,镇政府的人就威胁、恐吓他。

七月十八日上午 ,邪党村干部张学明通知张学连去镇政府所谓的“开会”,全镇各村的大法弟子大部份被骗到镇政府,会后强行每个大法弟子表态放弃修炼。不放弃的就强迫家人又打又骂,逼迫学员写保证,否则不许回家。邪党镇政府人员把10多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着,不让回家,白天邪党人员围攻恐吓、晚上把他们推到院内,强制每人对着一棵树,任由蚊虫叮咬。晚上村干部张到张学连家抄走一张《论语》,恶治保张立勋将师父的法像撕毁了一张。

由于张学连不放弃修炼,被转移到镇派出所继续迫害,恶警崔伟贤强迫他写保证,叫来家人又哭又闹,逼迫张学连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连履行宪法赋予的权利,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遭到北京大兴公安局的毒打,二十四小時站立不让睡觉、打嘴巴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张学连刚回家,被崔黄口镇派出所所谓的“传讯”,遭到派出所协勤队长王振国凶神恶煞般用橡胶棍狠命的毒打;下午又被送到镇政府的洗脑班强行转化。当时在镇政府洗脑班已经非法关押着十多名大法弟子,白天体罚,强制装、卸车、拔草、擦地、擦玻璃,晚上强迫十多个大法弟子排队在院中站着、脱去棉衣挨冻,深夜还带到三楼一间没开灯的小屋里,凶狠的打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参与迫害的恶人张树山、刘洪生、高柏臣、陈玉华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晚,张学连和大法弟子李红兰(女)被关进二楼会议室,恶人张术山和其他邪党政府人员,强行让张学连和李红兰站军姿,脸对着暖气片,双手贴在两侧裤线中,腰板挺直,不许动,头上顶着一本书,头上的书稍一偏就非打即骂,一直站到李红兰昏迷过去,才停止对张学连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晚,把在院子里冻着张学连带进三楼一间不开灯的房间里,屋里有四、五个恶人,其中一人是经委副主任的李秀全、还有团支部书记孟庆勇、恶人陈玉华等。恶人叫张学连跪下,他不跪四、五个恶人强行将张学连踹倒跪下,拳打脚踢、狠命的打嘴巴,打的他两眼冒金花,脸都打肿了。打完后推倒院子里继续冻着,一直到凌晨才让休息。张学连被非法关押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村干部做保人,并强迫家属交二千元“保证金”才放回家。保证金至今未还。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下午,恶片警李水和另一名姓刘的恶警,将张学连骗到派出所,说有点事,到派出所遭到恶教导员王树旺、区公安、六一零恶警的毒打,其中包括:打嘴巴、打耳光、用脚踹等。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三日上午,恶教导员王树旺、恶警李水带着两名协勤,闯进张学连的家中,不顾家人的强烈抗议,到处乱翻,非法抄家。并于当晚把遭毒打的张学连(以煽动扰乱社会秩序、妨害社会管理秩序)送进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关押期间遭到恶犯人刘小静、陈国胜的毒打,并被勒索钱财几十元。回家时通知家属交费四百五十元。

23、付振侠,女,四十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草地村人,一九九八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她曾患有多种疾病,其中妇科病最严重,婚后多年不能生育,常年不能正常劳动,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百病全无,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生活充实,家庭充满了祥和、快乐。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小丑江的妒忌,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开始了邪恶的、疯狂的镇压。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邪党村长张学明将付振侠的丈夫张学连(大法弟子)骗到镇政府所谓的“开会”,家里只剩下当时怀有八个月身孕的付振侠一人。白天,邪党村干部张田文、张振桐、村治保张立勋等,在屋里看着她,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并抄走了师父的《论语》一张和炼功的坐垫,强迫她交一本《转法轮》。晚上邪党镇政府、派出所、村委会来了许多人,坐着三辆车,将通向她家的道口全堵住,三辆车夜里轮班按喇叭,制造紧张气氛,干扰她家附近的村民不能休息。村干部还把付振侠家的后门用大锁头给锁上,说是怕她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付振侠的丈夫张学连履行宪法赋予的权利,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村治保张立勋得知后,打电话向镇政府汇报,片警崔伟贤和镇政府的李秀全等来了好多人。他们进屋就问付振侠:“张学连是不是去北京了”,她不回答,崔伟贤当众就打付振侠嘴巴,然后恶人们不顾她有一岁多还吃奶的孩子,强行将付振侠带到镇政府,然后带她到亲戚家到处找张学连,最后却让付振侠交五十元出租车的车费。并将付振侠非法关押在镇政府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里,为了让付振侠放弃修炼,镇政府的恶人看着她和其他的十多名大法弟子每天打扫卫生、擦地、擦玻璃,体罚装、卸车、拔草等;晚上排队脱去棉衣在院中站着挨冻。然后挨个被带到三楼一间没开灯的小屋里,屋里有几个恶人凶狠的打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修炼。

在洗脑班里,付振侠经常遭恶人的毒打迫害,镇政府恶人张树山强迫付振侠放弃修炼,她不妥协,张树山用皮鞋狠命的踢她;一天恶人刘红山揪起头发,狠命的打嘴巴。在北风呼啸一天晚上,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刘良在夜里十一点多,强行让付振侠到镇政府楼前的旗杆下风口处站着,并威胁付振侠说:要炼功,就铐上她,一直将她冻到夜里一点多。有一天夜里镇政府的两个恶人将她带到一间空屋子里,强迫她说违背大法弟子的话,付振侠不说,恶人白志明就上去狠命的打了她一个大嘴巴,又凶狠的往她腿上踢了一脚,致使付振侠的一条腿红肿,走路十分吃力。

这样一直关押迫害到十二月二十九日,邪党镇副书记孙文龙、政法委书记刘良强逼她违心的表态,让村干部做保人,强行交四千五百元“保证金”后,才放回家。保证金至今未退还。

付振侠从镇政府回家没几天,一天上午,邪党村干部张振宇带镇里的一个干部,到付振侠的厂子进行骚扰,让她说违心的话,她不言语,恶干部就威胁说:“应该把她送到梅厂民兵训练基地去(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同天下午,镇政府干部李秀全从饭店吃完饭,又来到付振侠干活的厂子,威胁付振侠和她的丈夫张学连说:从今以后不许她们在传播与法轮功有关的话。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下午,村书记张学芬带领派出所恶警李水和另一名姓刘的恶警,找到付振侠干活的厂子,强行将付振侠和张学连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恶所长刘卫民、恶教导员王树旺、恶警李水,三人轮番审问付振侠,逼迫她承认从大法弟子李红兰那拿过传单,她不承认,恶警李水就拿胶皮棍威胁她。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三日上午,恶教导员王树旺、恶警李水带着两名协勤,非法抄了付振侠的家,抄走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一套、《转法轮》、《精進要旨》、“七·二零”以后讲法、各一本和部份新经文,小录音机一个和两盘炼功带。抄家过程中恶警李水还拆了付振侠家的床板。

24、苏凤兰,女,四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村人。一九九七年一月份得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的头痛、头晕、脑缺血、心肌缺血、盆腔炎等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没有病的感觉真是一身轻。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泽民处于一己之私,对法轮功开始疯狂的镇压,使她的家庭遭受了严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苏凤兰的丈夫被镇派出所叫去,说领导找他谈一谈,这一去就没回来,当天夜里就被送进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一天。

七月二十日,上午邪党镇政府、派出所的人来苏凤兰家,将她和年仅十三岁的儿子强行带到派出所,并且对她的儿子进行威逼、恐吓,还给使用酷刑(手摇电话),年仅十三的孩子就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邪党人员威逼她和孩子写“保证书”,干扰她们的信仰自由。苏凤兰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然后又被转到六中一个星期。

炼功人都是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去做好人,那里有错?通过学法、炼功她的身体得到了健康,全国有一亿人修炼,为国家又节省了多少医药费,难道国家还怕好人多吗?非要给炼功人置于死地,这样好的功法上哪去找。苏凤兰抱着国家的信任,去北京上访,想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苏凤兰再次北京证实大法,刚到北京就被便衣盘问,并且拳打脚踢,当时就被一辆警车给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当天下午她又被送到房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然后又被传送到东营派出所审问是那里人,在那里遭恶警打耳光、辱骂,让说出地址,不说就继续打,夜里又被送回看守所。

十二月二十七日,苏凤兰被下伍旗镇政府的刘旺(遭恶报死亡)、李广华还有派出所的一名姓杨的警察劫持回来,一路上他们把苏凤兰的手用手铐铐在车上的椅子上,然后就打耳光、谩骂,回到派出所刘旺更是气急败坏的谩骂、凶狠的打耳光,将苏凤兰打的头昏脑胀、口、鼻流血,刘旺这才罢手。二十八日苏凤兰被非法送进武清区看守所关押,被非法拘留两个月。

苏凤兰回家后,邪党镇政府、派出所不断的上门骚扰,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致使她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请善良的人们多了解一下法轮功,主持正义,尽早结束这场迫害。

25、李广文,男,五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村人。一九九六年九月份得法,得法前患有胃病、多年的肾病、腰疼等各种疾病,九五年经北京骨科专家诊断为“强直性骨髓炎”。医生说:在有一年半载的就是植物人了,不用治了,吃药也不管用。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广文的思想压力很大,他有四个需要赡养的老人,两个岁年幼的孩子个,对于一个病魔缠身的他怎么能不心烦呢。有一次李广文想离家出走,到深山里找个高人去看病,如看不好,就死在山里边,也不麻烦家人。他走后被妻子发现,将他找回来,夫妻痛哭一场,在痛苦中煎熬。

李广文有幸在一九九六年九月份喜得大法,大法和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李广文看师父讲法录像的第三讲时就开始给消业,手开始痒到后来双手流黄水,不医而好。第二次消业,是在夜里,腰疼的起不来床、疼痛难忍,出了通身是汗水。当时李广文让弟弟把他扶起来到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完了第五套功法,一切病态全无。第三次,消业是在监狱里,在夜里睡觉,就觉的左肾拽了两下,从那以后一身轻松,干活也不累了,浑身又是使不完的劲。这是伟大的师尊慈悲呵护弟子的真实见证。

对人们身心健康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宇宙大法,他能使人们的道德回升、社会和谐、人心净化、国家安定,这么好的功法,而邪党却百般骚扰、恶毒打压、制造谎言、破坏法律、草菅人命。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李广文被镇派出所叫去,说领导找他谈一谈,夜里就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一天。七月二十日后,他家的电话被掐断十个月。第二次被非法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七天。

李广文第三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曾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遭受迫害。在狱中,恶警、恶人们强行给他洗脑,剥夺个人信仰,不让休息、劳动中延长工时、不许和别人说话,实行精神控制,就连家属接见有时都不让见,真正的灭绝人性,就连大小便都要受限制。恶警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的事,时有发生,真是惨无人道。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恶人电话:
原政法委书记刘良: 宅电:022-82121280
原武装部长张树山: 手机:13820540476
张树山妻子李东梅在崔黄口镇崔小教学
派出所协勤队长王振国: 宅电:022-29571783
手机:13820338236
崔黄口镇派出所电话:022-29571330
所长室: 29571656
大黄堡派出所电话:82241039

崔黄口镇政府电话:
政府办:29571005
镇政府:29574706
党委办: 29571185
政法办: 29572095
武装部: 29571439
书记办: 29571106
农经委: 29571454
计生办: 29571236
镇长办: 29571235
副镇长办:29571332
经委主任办:29571333
人大主席办:19571234

下伍旗镇政府电话:
党委办: 22289169
政府办: 22289167
计生办: 22289874
企经委办:22289873
土地办: 22289883
农经办: 22289872
财政所: 22289884
下伍旗镇派出所电话:22289804
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村委会:2228947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