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卫红遭非法劳教监控 家属抗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3日】(明慧记者吴思静采访报道)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召开前夕,湖南省有1072名法轮功修炼者家属联名写信给联合国,呼吁制止在中共暴政下的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这每一个签名背后都有法轮功学员无辜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故事,每一个签名背后也都有一个因中共的迫害而承受无穷苦难的家庭。

在联名信中签字的包括原湖南省岳阳市造纸厂的周卫红女士的家人。周卫红因为讲法轮功真相、向世人劝善,遭中共迫害,多次被本单位610和洪家洲派出所绑架并且非法关押,还被纸厂非法开除工职,从2005年3月到今年3月她被关押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年,她的姐姐(以下简称周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披露了迫害详情。

记者:您的妹妹周卫红去年3月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当时她是怎么被绑架的呢?

周女士:她当时在一个超市上班,准备推着车子出门,后来来了一个居委会的一个主任,是个女的,到家里来,把她拦住了,跟她聊天似的说,我给你找工作啊,我妹妹说,我已经有工作了,我正准备去上班呢。多次跟她声明,我要上班,我要走了,可她就是在那里扯,扯不清在那里说话。没一会儿,外面就冲进来几个人,几个男的,都是着便装的,后来听我们家人讲把她(周卫红)反手绑出去了,被带上一个车就带走了。

记者:您妹妹在劳教所里的经历是什么样的呢?

周女士:她在那儿,几天几夜没让她睡觉,以这种方法来拖垮她,再就是蹲着,让你单腿蹲着,一个晚上,那腿都发肿,被关在严管室里头,进进出出都有包夹人员跟着的,你上哪儿跟到哪儿,那包夹人员都是吸毒的。把他们(法轮功学员)作为攻坚队的攻他们,目的就是让他们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一次我们去看他们的时候,我(对公安)说,你们抓人是非法的,一个女公安就明确的讲,我们就是让她转化,没别的,强制让她转化。

记者:在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里面,您的妹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劳动吗?

周女士:是的,强迫她们做事,做鞋面子,除了吃饭的时间以外,都在那里做。

记者:在您妹妹解除劳教后,她是不是还受到街道上或者是派出所的监视?

周女士:有,还非常厉害,她回来以后,610的人也好,她原单位的人也好,从来没放过她。既然已经把她开除了,就不属于她原单位管了,可是他们一直跟着,隔不了多长时间就来一个电话到家里骚扰,到我那里去玩,电话都打到我那来了,让她回来。他们说,你不能出去,回到自己的家里来,非要在他们监控的范围之内。

记者:您刚才谈到您妹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那为什么他们还要管她呢?

周女士:本来我们说,既然单位已经开除她了,已经好几年了,我们准备另外给她找临时工作,可是这个单位呢,在610的指示下,硬是强行的把她拉回来上班,就是给她圈起来。

记者:是不是害怕你妹妹又去上访或者是出去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

周女士:是这样的,生怕她做什么他们认为的不利的事情。

记者:您认为您妹妹对社会上的公众讲法轮功真相这件事情是否对社会不利呢?

周女士:没有,一点儿都没有。我觉得她是个修大法的人,都是以一颗非常善良的心对待别人的,她都是为别人好,在这个讲真相中让中华民族的这些同胞们都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它(中共)所干的这些事情真的是对我们中华民族的一种极大的犯罪。

记者:您妹妹在劳教前和劳教后在外表上,您看到有什么变化吗?

周女士:是的,在中途的时候,她被关进去以后可能有三个多月,以我弟弟的名义见她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我看到她当时非常消瘦。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回来以后又写了东西,通过我母亲,散发到各个部门,人大呀、工会呀、妇联呀、省公安厅、检察院,什么地方都给寄去了。就是说,从精神上、肉体上,她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我说人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了。再加上我母亲去探望了她以后,在外面也讲了很多法轮功的一些事情,那里(劳教所)的公安就不乐意了,最后就连我弟弟去探视都不允许了。

记者:一年前,您妹妹被非法绑架后,你们是不是找过有关部门?

周女士:三八那天单位放假,我母亲就给我来电话,说你妹妹被带走了,后来我就赶回来了,人已经不在家里了,我们就一起到当地的派出所,管他们要人,派出所说——带欺骗性的了——说我们也不清楚啊,不知道哪一个带走的。我说,不可能,既然在你的地盘里把人带走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去向呢?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人来抓的呢?第二天,我又和我母亲到了市公安局,管他们要人,既然不知道什么人带走的,我说,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无赖了,是不是社会上的流氓地痞给带走的,后来他们说,这个事情我们知道,你妹妹的事情你们要找就找云溪那里的公安局,是他们办的案子。我问她犯什么事情了?(这样)从家里带走,她上班上的好好的,我说,你这是扰乱我们的生活。后来他说,那你找他们,不要找我们。像踢皮球一样的。

我们找了岳阳市公安局的一个劳教委员会,还有再就是公安局的一个国安大队的负责法轮功方面的一个官员,他们很无理,这个事情他们说我们是集体决定的,找谁都没有用,就是指他们劳教委有三四个领导吧,他们认为是领导吧,根本就不跟你谈,甚至还问我你是哪个单位的,我说我自己哪个单位的与你没有关系,我现在找你是因为我妹妹的问题,你们非法抓捕她,我说你们陷害她。既然你是这样的话,既然你们也承认了你们知道这个事情,说明你们是联手搞的。

回来以后,我弟弟到了当地的派出所,他说人这么带走了,总得有个东西吧。他们才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陈旧不堪的,前一年十月份的一个劳教书,等于是第二年三月八号给抓走的。我说既然已过这么长时间了,没有劳教,为什么这个时间抓人?

记者:这个是不是说前年十月份的时候,他们就想劳教你妹妹了呢?

周女士:对,就有这个想法,他们已经有那么一个文在那个地方,压在抽屉里,已经很旧很旧了。我弟弟就拿回来了,拿着这个东西,我就找了一个朋友,一个律师朋友,帮我写了起诉书,从几个法律条文上来否定了他们这个事情。

大概通过五六个方面分析了这个事情,一个就是说,上面写的是她在那一年的五月底在云溪散发了法轮功资料,被当场抓到了,其实我妹妹是在那儿到一个亲戚家准备回来,最后被他们也是给拦截在那个地方,把她给关起来了,关了以后就说她散发了法轮功资料,因为那里一大片已经发现有这方面的资料。既然有人指证,那么证人是谁,他(公安)没有交代。还一个就是说,这个劳教这里面有很大的法律漏洞,宪法里面第三十六条规定的,任何个人和政府不能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就是说从法律角度,完全把它否定了。再一个就是他们(警察)没有着装,如果是公安人员的话,那么他们应该着装,出示证件,这些都没有,完全是违反司法程序的,(我们)要求他们撤除劳教决定。

记者:那么普通警察的反应是什么样的呢?

周女士:有一个警察,是我们当时找到当地派出所的时候,有一个警察当着我们的面,当着居委会的面,当着610的面,当时在场的有将近十个人,他怎么说的一句话?我说你们要做有良心的人,他怎么讲?他说我们就是没有良心。意思就是说,言下之意就是中共领导下你就得听它的,它让你干的事情你就能干,不让你干的事情绝对不能干。

记者:在你妹妹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这一年的时间里,你和其他家人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

周女士:确实很痛苦,我母亲来讲的话,她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再加上我们经济上已经很不宽裕了,那个时候,我妹妹被迫害到工作都没有的,都失去工作了。一直在做临时工,在一个超市。三四百块钱一个月。而且就这样子,他们都不允许,从家里还又一次抓走。

* * * * * * *

明慧网报导,自2001年以来,至少12名法轮功学员被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至少300多人遭受毒打、吊铐、老虎凳、强迫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折磨,致使100多人精神失常。暴行至今仍在持续。这1072名法轮功修炼者家属联名写信是对国际社会关注、制止迫害的呼吁,也代表着中国大陆民众反抗中共非法迫害的勇气。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