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5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明慧记者黎明综合报道)2006年5月,25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有14位,占56%;55岁以上的老年人有13位,占52%;9人被迫害致死于2006年的1至5月,其中2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6年5月。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06年1至5月,至少有62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至此,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29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

中共迫害法轮功近七年来,中共一方面编造所谓“春风化雨”的谎言掩盖迫害真相,一方面竭尽所能的大搞信息封锁;而在背地里,却在对无辜的法轮功修炼人进行变本加厉的灭绝性迫害,手段之残忍令天地震怒。本文统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冒着生命危险调查证实,并突破中共信息封锁转递到海外的,仅仅是这场灭绝性迫害的冰山一角。自2000年下半年以来,中共利用各地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和医院等迫害场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焚尸灭迹所杀害的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例,目前由于中共的严密封锁和掩盖,尚无法统计和确认。但是天网恢恢,不久的将来这一切必定会水落石出。

5月份的25宗案例发布在大陆9个省,其中河北省6人;山东省4人;湖北省3人;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四川省和山西省各2人;湖南省和河南省各1人。

* 偏瘫患者唐志强炼法轮功获痊愈却惨死在中共警察的暴虐中

唐志强,男,40岁,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偏瘫病,生活不能自理。1996年9月20日得法修炼不久,全身病症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了,亲人们为他高兴,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变了一个人,都说法轮功太神了,当地许多人因此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20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唐志强所在工厂保卫科人员三天两头到唐志强的住处来监视、查收大法书籍,有几次他正在默写大法经文时被恶人看见,被非法带到保卫科软禁起来。唐志强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所以他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街边的电桩、墙壁、菜市场都是他写大法标语的地方。厂保卫科几次软禁他,把他定为迫害重点。

2004年3月29日,唐志强在做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蹲坑的恶警绑架,当天整个晚上被几个恶警轮番拳打脚踢和羞辱,一直到天亮恶警下班为止。之后唐志强被强行送看守所非法关押5个多月。在和看守所办交接手续时,派出所恶警用肘撞击他后背的穴位,导致他身体严重损伤,生活不能自理,进出卫生间连门也开关不了。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唐志强继续遭到拳打脚踢等迫害,身体和精神受到很大摧残。

唐志强被保外就医后,恶党不法人员三天两头到他的住处来监视、抄家、恐吓、骚扰,致使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于2005年12月9日含冤离世。

* 历尽近七年的摧残河北大法弟子曹宝玉被迫害致死


曹宝玉

曹宝玉,男,56岁,河北省廊坊市管道局物业管理处职工,1993年修炼大法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在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前夕,于99年7月17日被天津市武清县公安局内保科张××科长打电话叫去所谓了解法轮功辅导站的情况,随后在其返家途中,恶党人员将汽车拦截,强行绑架他,当晚被劫持到武清区下朱庄派出所。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并在全国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时,曹宝玉被转入天津市拘留所秘密关押,并以“李玉”的名字代替其真名实姓。


曹宝玉遭酷刑留下的伤痕

曹宝玉被天津市公安局以“聚众破坏社会秩序罪”非法判刑四年,在天津市监狱受尽非人的折磨,被罚坐三指宽、四指高、一巴掌长的“小板凳”,身体受到严重伤害,颈下、背上的位置上长了一个15×5厘米的脓包。天津监狱通知廊坊“610”以“没转化”为罪名,强行把他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曹宝玉被允许到医院去检查,诊断为“甲酸中毒”俗称“砍头疮”,当时疮面有10公分左右,深处能见到骨头。医生说没法医治,就是花上几十万也保不住命,廊坊“610”见此才将人放回。

曹宝玉回家后经过认真学法、炼功,病情基本康复。在2006年农历新年向政府官员讲真相时再次被绑架,鼻内血管被打破,一个多星期后,一擤鼻涕仍流血;两个上槽牙被打松动,10多天仍嚼不了东西;耳朵被打的听力下降。曹宝玉绝食抗议迫害,2月13日被释放回家。在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国保大队派国保大队队长于2006年2月18日清晨带着北旺乡派出所所长等6人跳墙,强行绑架曹宝玉到洗脑班进行迫害,也不告诉家人曹宝玉的去向,后被廊坊检察院、廊坊公安局非法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逮捕。

曹宝玉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廊坊市医院和中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廊坊市看守所也下了释放通知,但广阳区610把通知单扣留,把人转到广阳区人民医院继续迫害,同时对前去探望的家属隐瞒事实、百般阻挠、威胁、恐吓。曹宝玉每天遭到强行灌食,被折磨的胃出血,大小便失禁。当家属质问广阳区政府办公室刘姓主任你们这样强行灌食出现危险谁负责,刘说咱们得听医生的,当家属质问医生时,医生说听刘及610的。他们相互推脱。

曹宝玉于2006年4月27日晚12点左右被迫害致死在广阳区人民医院(北大街医院)。

* 谭萍云被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迫害致死 警察恐吓家属欲逃脱罪责


谭萍云与女儿于凤合影

谭萍云,女,56岁,山东潍坊女大法弟子。2006年5月18日上午11时40分左右,大法弟子谭萍云的家人,接到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王村)的电话,告知谭萍云病危,要家属立即前去周村部队148医院见最后一面,否则别怨未通知家属。

家人急速找到车辆于下午2点30分赶到医院时,谭萍云脚已冰凉,几乎没有呼吸和心跳。当家人问及原因时,劳教所警察吞吞吐吐,说谭萍云早上7点喝了洁厕灵,当发现后送到王村某医院当作高血压治疗,未见效果后转入驻周村部队148医院。

但是在看守所和劳教所等地,都是没有洁厕灵的,因为在那些地方洁厕灵属绝对的违禁品,洗厕所只能用洗衣粉。而且“喝了”洁厕灵的谭萍云,嘴唇还红润,舌头、牙齿却完好无损,专家说除非喝的是水,否则至少口舌要脱皮起泡。

在交谈中,警察知道年长的谭伟明是谭萍云的二哥,不修炼,所以凡事只和谭伟明交谈,不允许其他人在场,并威胁说谭伟明的大姐谭爱云在家活动较多,据说还上网等。想以此恐吓家属向它们妥协。实际上,70岁左右的谭爱云曾在济南山东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三年,现在身体还虚弱,更不懂使用计算机等。

谭伟明在警察的逼迫下,想到人死不能复活,在它们反复追问家人有什么条件时,只提出将遗体运回家中。警察一听非常害怕,并强调其它好谈,尸体是绝不允许拉回家,必须就地火化。

5月19日晚,潍坊市奎文区610一姓钟的、奎文公安分局梁斌(音)以及谭萍云单位一姓官的被通知去了王村,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及劳教所的所有在场人员都做谭伟明的工作,要他想明白,可以提条件,但不能将遗体拉回潍坊,必须就地火化。无奈下,家人于5月20日同意接受劳教所赔偿人民币现金3000元后火化。

* 灭绝性迫害中,中共610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任意非法抄家和罚款

在中共和江泽民对法轮功灭绝性迫害命令的直接操控下,610警察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肆无忌惮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并任意非法抄家和罚款,在5月份的迫害致死案例中,遇害者生前普遍遭到当局的经济勒索。

* 郭香红,女,56岁,河北省宁晋县四芝兰镇南齐家庄村大法弟子。1999年农历11月16,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当地610头子郭建中和政保科的股长刘丽英、王刚军非法劫回,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月,背铐折磨了2-3天,被勒索5000元后办了所谓的取保候审。1999年至2004年期间,610恶警伙同四芝兰镇派出所恶警经常到她家非法搜查、恐吓骚扰,2000年的一天,恶警到她家绑架她,未见到她,便把她不修炼的丈夫绑架到四芝兰镇三机厂毒打一顿,勒索1100元后放回。由于610和当地派出所多次绑架和长期的恐吓骚扰,使郭香红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04年农历10月28日含冤去世。

* 都书荣,女,69岁,山西省大同市大法弟子。1999年邪恶迫害以来,曾三次去北京上访讲真相,被非法关押拘留100多天。

2001年1月恶警半夜1点闯入家中,将她与老伴一起绑架,分别被非法劳教1年半和2年,家人被勒索了几万元钱才把两位老人要回。但当地派出所警察仍然经常来骚扰、监控,被逼搬家七次,无法正常生活,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身体每况愈下,于2005年12月8日去世。

* 张安甫,男,38岁,电工,家住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于2006年4月6日在通城北门新邮电局大马路边被三个便衣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通城第一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中,张安甫遭受不法人员毒打,致使全身多处局部红肿,并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状态。在此情况下,恶党人员还向家属勒索4000元钱后、拖延时间,直到4月29日中午11时才放回。张安甫右腰部有一大片红块、后颈肿大,伤势严重。张安甫在第二天(4月30日)上午10点含冤去世。

* 刘玉兰,女,53岁,居住在辽宁锦州市古塔区敬业东里125号楼29号,自1999年4月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全部消失。她讲真相,证实大法,2001年5月5日挂“法轮大法好”条幅时被蹲坑恶人举报,被110警车劫持到敬业派出所非法关押,次日被勒索罚款千元后放回。此后长期持续遭受恶党人员的非法监控,在层层高压迫害下,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旧病复发,于2006年3月17日含冤离世。

* 孙念荣,女,65岁,河北省石家庄市人,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沿西小区21栋2单元403室,坚修大法“真、善、忍”,多次依法进京上访,抵制邪恶迫害。99年9月30日恶警高东喜一伙没出示任何证件,非法将孙念荣等10多名大法学员劫持到派出所,在一楼和二楼楼梯扶手上戴铐监禁3昼夜。1999年11月,建大派出所伙同长安区沿西小区居委会到孙念荣的工作单位漆包线厂,强制漆包线厂停发其工资。2001年5月12日,孙念荣被桃园派出所强行抓走,所长把孙念荣铐在铁窗上非法关押两天,后被长安公安分局刑警四中队送到新乐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2001年8月10日,刑警四中队的张忠、张建民把孙念荣骗到河北省第一医院和132医院检查身体,向家属勒索5000元后把孙念荣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石家庄劳教五大队迫害,受尽了折磨。回家后孙念荣经常受到当地恶党人员监控、骚扰。2003年3月,长丰派出所从漆包线厂强行扣了孙念荣3000元钱。后来,孙念荣又被非法抄家,绑架至洗脑班迫害,绝食绝水6天6夜后,被恶警抬着送回家。孙念荣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6年4月7日含冤离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