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祁东县清水塘铅锌矿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3日】我叫邓顺华,女,现年49岁,退休工人,家住湖南省祁东县清水塘铅锌矿。我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患有心脏病、肾炎、风湿病,还有很多不明之症,这些在修炼后一个个都不翼而飞了。我很幸运自己能有幸得到这么好的功法,并下决心一定要坚定的修下去,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自从1999年7月22日来,中共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不断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端打压和残酷迫害,拘留,抄家,追捕、殴打,等等,等等,不仅从根本上践踏了中国的人权,更彻底的摧毁中国人民的道德,混淆了是非,欺骗、蒙蔽、毒害了善良的民众。这7年来,我也一直在不断的遭受着这样的迫害。

从1999年11月17日,祁东公安局政保股贺峥嵘一伙十多个人,在晚11点多到我家,我矿派出所刘方志把我从床上叫出来,先把我从家里带到矿派出所,又把我带往官家咀派出所。以贺峥嵘为首的恶警对我严刑拷打,拿皮鞭抽我背部、脸上,将我压跪在地,双脚踩在我小腿上,痛得我倒在地上,又打我手指,一直打到次日凌晨5点多钟。后来把我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30多天。他们敲诈勒索了我“保释金”1000元,生活费400多元,还要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才放了我。12月19日,单位把我从拘留所接回单位,来回一趟共45公里,单位派出所刘方志恶警却要了我300元车费。

2000年元宵节那天,我和一位同修(我单位的李迎春)在路上晒太阳,派出所恶警刘方志和周贤普知道了,硬说我们又要走了,就把我们俩带到派出所问话,我们都莫名其妙。为什么我们修炼的人人身自由可以这样侵犯?恶人就把我们分开问话,问不出什么来,就把我们俩关入单位派出所冻了一晚上,还不让我们吃饭,第二天下午才让我们回家,多邪恶。

2000年4月左右,因我矿的两位同修发资料被非法抓捕,半夜里又把我从床上叫了出去。来的人是保卫科长管开生。他把我带到矿派出所,和另两位关在一起,第二天就转送到祁东拘留所。我被非法关押了15天,强行索要生活费200元,才放回家。单位开车去接我们,我又出了150元车费,钱交到刘方志手里。回到家又非法受到单位看管,不准我随便出门,也不准我到同修家去,甚至不准我回娘家,非法侵犯我的人身自由。

2000年7月17日,有两位同修到我家来玩,还没找到我,单位派出所长刘方志、周贤普就把这两位同修带到派出所非法拷打了一个晚上,打得她俩遍体是伤。第二天也就是2000年7月18日,他们又非法把我带到派出所问话,并非法到我家去抄家,恶警周贤普、张柏云把我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翻箱倒柜,把我所有宝书都拿走了。19日将我非法转送到祁东县拘留所。当天我从拘留所走出,到北京上访去。他们四处搜捕我,后来我在天津被当地恶警非法关押在收留所。在那里也受尽了折磨。

我们大法弟子在那里受到欺凌和虐待。大法弟子来例假了,他们不让我们洗,又不给纸(给常人纸),有的弟子的裤子都红了。把我们自己的衣服都收去不给我们,他们就这么黑心,真是天理不容啊!还有不让我们大法弟子睡觉,都在外面罚站,一站就是5、6个小时,不让睡,不让坐。有一位60多岁的大法弟子倒在地上,我们几个也快倒了,他们还打我们。20天后我被祁东公安局带回县拘留所。第二天也就是2000年8月11日贺峥嵘、李伟还有拘留所周佑忠、周道生对我大打出手,打我的脸,又扯头发,用2寸宽、3尺长的篾片打我,从上到下打得我全身是伤,两脚都肿起来了,无数无数次打,打得我痛晕了过去,醒来以后又打,又痛晕了过去。我的双脚都是紫的和黑的,没有一块好地方,连脚趾都是黑的。我又被非法关押30多天、敲诈勒索8000多元,还有生活费400多元,让我下了岗,停了工资,直到第二年才给生活费130元左右。三年之久,经济损失13000余元。平时单位领导还软禁我,剥夺我人身自由权。

就在2000年12月,江××对我们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最残酷的迫害,他说什么对大法弟子“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份,直接火化。”就在这惨无人道期间,腊月廿七日,当地恶警又到我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我唯一的一本宝书被恶人抢走了。我始终不配合他们,当天开始绝食抗议迫害。这天晚上派出所刘方志、周贤普、管开生又到我家,看我依然坚决抵制迫害。其实他们早就想把我送拘留所了。第二天,腊月廿八日8点多,他们又来了,见我没起床,八、九个人就在我床边要我起来,我没答理他们,他们疯狂把我的被子拿走了,强迫我穿上衣服,肖玉群、肖云华、文放群、刘方志、管开生、周贤普、曾祥佳等人,四个男邪恶就把我抬到车上,送到祁东拘留所迫害。我被非法关押在祁东拘留所半年之久。他们逼我交900元生活费,才放我回家。回到家,我一样还是受到非法迫害,被软禁着。

就在这年不久,2001年底到2002年初我回祁阳县娘家。我的家乡街上电线杆上有张贴“法轮大法好”等标语,我村村长邓喜平、邓田生就上告到大忠桥镇工区所。他们开来了一辆车,在我回家的路上把我从车上拖了下来,非法带我到祁阳县公安局进行迫害,又非法关押42天,交900元生活费。

2002年5月19日,也就是师尊生日那天,四月初八。我们大法弟子到官家咀张新发家为我们师尊庆祝生日,邪恶知道了,对我们进行迫害。当晚就把我单位一位同修带到祁东县拘留所,20日又对我们进行追问,我就没让邪恶得逞,不配合他们,当晚住到同修家里去了。邪恶到处搜捕我,我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好几个月。几个月后回到娘家,邪恶还在追查,又开车到了我娘家来了抓我。矿610吕福田、管开生、曾祥佳见我母亲有病没有把我带回矿。过一段时间我回家,单位邪恶之徒还是软禁我。就在恶党的十六大要开的时候,他们对大法弟子就管得更严了。我伯父病故,都不准我前去悼念,毫无人性可言。要我写什么保证,我不配合他们。邪恶之徒就这样对我们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人身自由权被完全剥夺了。

就在2002年10月25日,单位610吕福田、周同春、石建军、保卫科管开生、肖云华、肖玉群等等一起闯到我家,要我到衡阳参加什么学习班,我不去,没配合他们,他们十多个人疯狂的把我从家里抬上了车送往衡阳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邪恶装作伪善,不断使用流氓手段,想把我们扯下去,每天都有很多邪恶来做“转化”工作,还有被“转化”了的邪悟者,说些胡言乱语,又骂师父。我为他们难受,我叫他们醒悟过来,他们不听,反而更骂的凶了。市委的干部每个晚上都有一人来伪善的来“转化”我,经过40多天的精神的折磨,他们都没有达到目地,邪恶就不再管我了,第45天我回家了。

2004年10月11日,我和几位同修上北京玩,在北京没有做任何对有社会影响的事,我们买了票上天安门城楼。查票的工作人员问我们: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他们就非法把我们带到北分局问话,还打了我。两个工作人员对我拳打脚踢,又打我脸,我大声喊:打人啦!并大声哭起来,邪恶害怕了,手忙脚乱的把门和窗子都关上了。邪恶之徒就怕曝光。他们很快把我拖下楼了,在分局非法关了一天。下午5点钟,我就被接到祁东县信访局,第二天祁东县公安局和我们单位都来人了,把我们接到公安局问话,又非法拘留了17天,勒索生活费500元。

2005年3月11日下午祁乐县政保股邹爱民、610姓肖的主任,本单位保卫科管开生、派出所张柏云等闯入我家,在我家里东翻西翻。我桌上有师尊的法像,他们进屋就把师尊的法像扯掉,又把师父经文拿走,我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否则会遭报的。

05年3月14日10点钟,电视播放出了“九评中国共产党”的节目, 11点半我单位派出所刘方志、周贤普,保卫科管开生、吴如达,来喊我开开门,我不开,刘方志拿脚踢我的门。他使劲的踢,10分多钟后门被他踢破、锁断了。他们进屋就翻箱倒柜,翻了一遍又把师父经文都拿走了。3月15日早上8点钟,我拿起木渣和烂锁到街上曝光,说派出所所长刘方志和管开生等把我的门踢破了,边走边说,众生都说他们缺德,干部不管。我说在家都不安全,经常来迫害,我就回娘家去,邻居都说走就走吧!下午1点钟我就回娘家了。我还没到家,他们就开车到我娘家等我了,因为我先到舅妈家,他们在娘家没有找到,就又到我舅妈家来捉我。派出所的周贤普、保卫科管开生、吴如达等,把我从舅妈家带走了。我要回家看父母都不准。他们把我带到矿里,软禁了我。

我一定坚修大法,绝不动摇,永远跟着师尊,坚定的维护大法,跟师父返回家园。

有关的恶警和电话:

刘方志:13575251156 13807471915
管开生:13575251119 13974776253
周贤普:13575251108 13974748163
吕福田:13875716898
周同春:13873412168 13875689285
肖荣华:1387730536 13762428670
肖玉群:13875628667
曾祥佳:1387574521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