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

一.1999-2001年间四川米易农家夫妇遭勒索和非法关押迫害

1999年至2001年,四川米易撒莲乡法轮功学员陈朝英、黄明富夫妇多次被非法抄家、关押和各种体罚折磨。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撒莲乡政府乡长陶云春、武装部长唐里华、乡办事员白廷飞、陈林平等参与迫害。

1999年12月下旬,法轮功学员陈朝英和丈夫黄明富在家,米易县撒莲乡政府乡长陶云春、武装部长唐里华、乡办事员陈林平等非法闯入他们家中,绑架了他们夫妇,到乡政府进行迫害。他们每天被强迫做苦活、罚站、跑步,折磨了一个星期,强迫交了200元罚款,才被放回。

恶人绑架他们夫妻时,他们的儿子黄宗俊站出来说了句“父母炼功做好人,没有犯法,凭什么抓他们?”立刻被唐里华、陈林平用拳头打倒在地,将儿子双手反架在背后,妄图连他们的儿子一起绑架。陈朝英说,我们自己的事自己承担,不关儿子的事,又有开车的驾驶员劝说下,才罢休。

2000年4月25日,陈朝英因在本乡3大队9队集体学法,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和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陈林平等非法绑架到乡政府被强迫罚站、非法审讯。32名男女老少关在一间屋里,24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每人被勒索100元才放回家。

2000年5月中旬,陈朝英和丈夫一同去北京上访。13日早上,他们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又送往攀枝花驻京办事处,被非法搜身,办事处警察邱天明、宋乐安等非法搜走陈朝英和丈夫身上共计820元钱,每天另交生活费、住宿费各15元。将他们17名大法弟子男女非法关押在一间屋内一个星期。后被送米易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关押期间,被政保科多次非法提审,被看守所副所长朱成龙多次毒打。

2000年6月下旬,乡政府陶春云带领一帮人闯入陈朝英家,非法抄家,抄走了陈朝英全部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带等,抢走了现金2900元。陈朝英夫妻俩被绑架到乡政府,遭到陶春云、唐里华及一帮打手的毒打,强迫干重体力活。劳动之余又遭罚站、长跑、站军姿、烈日下暴晒。在这期间,陶春云等一帮恶人再次闯入陈朝英家,抢走一台大彩电(准备给儿子结婚用的)、两头大肥猪。陈朝英夫妇被非法关押9天,儿女们想方设法凑够2000元交给乡政府,才放他们回家,还回抢走的东西。恶人在非法抄家时,搜到一篇师父的新经文,陈朝英夫妇被带到丙谷派出所折磨,又被勒索50元才放人。

2001年3月中旬,因发真相资料,陈朝英夫妻俩再次遭到政保科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公安局,双手被铐在政保科楼上过道的铁栏杆上,被折磨一天一夜,被政保科勒所400元才放人。

在这几年的迫害中,陈朝英夫妻俩被勒索几千元,长期遭到监控、骚扰、折磨迫害,子女亲友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二.法轮功学员陈启荣遭迫害的事实

2002年7月,法轮功学员陈启荣遭丙谷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遭受恶警折磨。2002年9月18日,被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2002年7月11日陈启荣在丙谷发真相资料,被丙谷派出所恶警绑架,戴上手铐10多个小时,之后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第二天,恶警刘兴明、周林等四人把陈启荣押到现场取证,陈启荣在街上给围观者讲被迫害真相,被周林用力一脚踩倒在地上,10多分钟后才爬起来。

第三天,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和恶警柴发祥(已遭恶报)把陈启荣悬吊铐在它的办公室窗户上,强行逼供,吊得陈启荣手脚麻木肿胀,手的肉被手铐铐进很深,疼的眼冒金星,全身是汗。在身体疼痛难忍时,陈启荣被强迫画押,坚决不从。

第四天,恶警刘兴明逼迫按手印,陈启荣仍然不配合。刘兴明就狠打耳光,当时打出很多鼻血,又强逼陈启荣顶墙,陈不配合。恶警用脚踢,把陈启荣的脚踢肿,踢倒在地,抓起来抓住陈启荣的头发往墙上猛撞,前额被撞肿。

第五天,恶警强行按指纹,陈启荣不配合,恶警们又罚顶墙、暴晒来折磨陈启荣。它们还利用其他犯人将陈启荣按倒在地,戴上铁扣,强迫按下指纹。还有一个女恶警穿高跟鞋踩在陈启荣的脚,用力来回旋。看守所所长吴学明在陈启荣后背猛击一掌,更加疼痛。一个星期后,陈启荣坚持炼功,被看守所副所长朱成龙戴上手铐21天不取下,不准洗澡(在来例假的时候)。

2002年8月8日,陈启荣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002年9月18日,陈启荣被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其间,遭到邪恶的强行洗脑、体罚、不准睡觉和各种酷刑,还遭到吸毒犯王霞毒打,遭到犯人沙玛小兰的辱骂毒打。陈启荣以绝食抵制迫害,就被强行灌食,还被监狱医院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思想不清醒。

这之前的2000年3月8日,陈启荣曾因讲真相,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罚款150元。

三.法轮功学员刘长会遭迫害的事实

在恶党迫害法轮功的七年中,刘长会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受到多次迫害。现列举如下。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县撒莲丙海村一同修家集体学法,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并举报,被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等恶警绑架到公安局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1999年10月底,刘长会到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交完上访信,被攀枝花(由市县公安、610、政法委、民政组成)驻京办事处押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看守所7天。关押期间被所长吴学明、黑管教等人辱骂、拳打脚踢。

1999年12月8日,刘长会在赶集的路上,被撒莲乡工作人员李定敏、付学松劫持到乡政府洗脑班强制洗脑。手段有:冲洗厕所、清除公路两边污泥、沿街跑步、扫街道、顶着烈日走正步、强迫看听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象、强迫收缴每天10元的生活费和每天10元的学习费(本人拒交),共被迫害了10天左右。参与迫害人员有:李定敏、付学松、江永康、白廷飞、陈小平等。

2000年1月中旬,刘长会第二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大横幅,被北京公安人员毒打、审问。在驻京办,刘长会的衣服、鞋、现金全部被抢走。被非法押回米易,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70多天。非法关押期间,刘长会遭到吴学明、刘管教、黑管教等人的残酷迫害,双手对铐双脚铐30多斤重的脚镣15天、后又被一只手反拧,卡住脖子将头猛撞墙,头和脸都撞出血,用电击脚,严冬用冷水泼湿衣服冷的直打抖。

接着,刘长会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强制超负荷劳动加工霓虹灯管,有时长达24小时不准休息,被犯人包夹,暴晒、跑步、坐军姿。强迫看听污蔑李老师的录象和书籍,强迫写悔过书、揭批书(骂李老师、骂法轮功)、决裂书等,从肉体上、精神上、思想上折磨大法弟子。参与迫害人员有张小芳、李科长及护卫队等。

2002年7月中旬,也就是恶党召开16大前夕,米易的县、乡、村邪恶机构受恶党指使企图将刘长会抓到公安局再次迫害,刘长会被迫流离失所8个多月。家人不断遭到恐吓、骚扰、监控,维持一家人生活的百货店被迫关门,经济损失4千多元。

在七年中,刘长会被拘留3次、劳教1次、强迫进洗脑班1次、流离失所8个多月,经济损失数千元。

在此呼吁国际社会与所有善良正义的人们共同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