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吉林监狱、劳教所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频频抽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自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这一灭绝人性的恶行被曝光之后,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并广泛向社会收集调查线索,以下是近日获悉的部份线索。希望善良的知情人继续帮助我们将发生在中国大陆各地劳教所、监狱、医院相互勾结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揭露出来,制止迫害。

  • 调查线索:吉林监狱、劳教所多年来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频频抽血

  • 广州天河看守所、洗脑班2000年对我的可疑体检

  • 长林子劳教所05年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抽血检查

  • 调查线索:吉林监狱、劳教所多年来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频频抽血

    以下是当事法轮功学员叙述在吉林地区一些监狱、劳教所频频发生的、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抽血事件。

    1、铁北监狱

    2004年8、9月份,在铁北监狱的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全部都被抽了一次血。

    2、公主岭监狱

    2005年3月30号,长春铁北监狱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转监,其中12名同修被转到公主岭监狱,一进监狱都被抽了一次血;大约过了一个月后,公主岭监狱的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又被抽了一次血,那里的所有常人刑事犯人都没有被抽血。

    3、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据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口述,在2000、2001、2002 年,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将所有法轮功学员带到劳教所医院进行抽血采样,没有给其他犯人抽血,检查的项目只有一项:抽血采样。当时不懂是怎么回事。

    后来,随着不断的有法轮功学员被所谓的邪恶“转化”,劳教所就不带那么多人去抽血了,而是不定期的带“不决裂”的大法弟子去抽血。现在才知道是为了活体摘取器官,真是太恶毒了。

    在吉林地区一些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监狱、劳教所、集中营、公安医院里,每一天每一刻有多少罪恶在进行着?那些被非法判重刑、处于长期监禁、没人接见的农村坚定的好同修又有多少在无声的消失?在真实消息被严密封锁、迫害真相得不到及时曝光的时刻,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承受难以想象的邪恶迫害中被致死?

    呼吁所有大法弟子及有良知的人们密切关注追踪所有被秘密转监的大法弟子去向,彻底结束迫害,及时营救他们。


    广州天河看守所、洗脑班2000年对我的可疑体检

    2000年7月9日广州大抓捕,将我们一批大法弟子骨干抓到看守所。我们刚进天河看守所,狱医给我们每个学员检查身体,量血压,个个都是血压偏高(他们故意量高的),以此要强迫我们吃药,我们不配合,他们就借口 “关心”我们,经常给我们体检,量血压,触摸肝,听心肺,查肾,检查眼睛。

    2000年底,我们几位同修集体绝食。他们认为这次又是我带头组织搞的,就重点整我。从第四天开始,我白天吐了二十几次,晚上吐了十几次,每次吐大半脸盆黑水,两天下来,我出现严重脱水现象,体重不足70斤,皮包骨,形象看上去比八十岁的老太太还老,谁看了我都吓一跳。

    第六天,看守所一批男管教(七、八个)强行给我戴上脚镣拉到省邮电医院。到了医院,他们不是先抢救,而是几个人强按住我抽一筒血,做心、脑电图,量血压,检查眼睛、心、肺、肝、肾。然后那批男管教将我软禁在一病房强行输氨基酸,五大瓶、一小瓶,足足八小时。我看见医生几次将不明药物放入药瓶里。一恶警见我闭眼,以为我看不见,将输液速度调的很快,妄图加快心跳,还恶狠狠的说:“快点死去,好让我们省事。”

    邪恶不知道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刚开始体检抽血、输液时,我想,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血抽不走,所有的药液、毒药、连水都进不了我的身体。

    2003年9月18日,广州天河610将我从劳教所绑架到广州天河洗脑班。10月中旬我绝食抵制他们对我的迫害。几天后,洗脑班副校长陈长毅等一批恶人,借口“关心”我的伤脚(在劳教所时受酷刑迫害留下的),强行拉我到广州天河中医院体检。照X光时,眼睛要向上下左右看、向前看,身体要前后左右转身、身体上下全照到,最后才照脚伤部位。接下来,做心电图、脑电图,做B超,手摸肝部、听肺音、量血压。这些多余的检查跟脚伤没什么关系,但当时我没在意。

    回到天河洗脑班后,恶人似乎对我的身体状况很清楚。他们每天24小时躲在我的住处周围,还有仪器观察记录身体变化情况,每天他们都要到我住的对面的房间去,分析那些记录,商量下一步的迫害手段。一个多月,他们发现,我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他们却相反,一姓郑的恶警负责人每天血压越量越高,心脏越受不了;一个医生自己中毒了;北京中央610特派来的犹大任人杰(音)最后一条腿走路一瘸一瘸的,恶报连连……

    从我的亲身遭遇,我肯定广州天河看守所、洗脑班等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早就涉嫌对大法弟子活体器官摘取的罪恶。希望真相调查委员会彻查并予以追究清算。


    长林子劳教所05年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抽血检查

    中共残忍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暴利的罪行被曝光后,令世人震惊,决不能容忍。我想起我于03─06年间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时发生的事,写出来也许能窥探出其邪恶罪行。05年初的一天,哈市劳教局到长林子劳教所进行了一次专项抽血检查,详细过程如下:

    约在04年末及05年初的冬天,哈市劳教局某头目带医务人员一行到长林子劳教所,对全体普教人员及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专项抽血检查,而且是突发性单一专项抽血检查,且不在传染病高发期。

    这样的“关照”以前从未有过。劳教所对那么多得肺结核的劳教人员不管不问,与普教混住在一起吃住也不采取隔离措施,导致得肺结核的人数增多。卫生所常常维持感冒发烧的普通药都接济不上,更不用说别的。得了病,劳教所都让病人的家属拿钱治病。

    当时抽血检查那天,我们突然被告诉立刻停下手中活(当时正在赶活):“快!快点!”催的很急,狱警让我们站到走廊一侧,约十几分钟后,所有的普教人员都站到抽血的房门前,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排到普教后面。此时监视法轮功的普教全部改由管教们监管。

    以往无论谁来检查什么,都提前通知,下面做好准备才来检查,一走一过了事。这次如此突如其来的检查,反常氛围显得格外紧张,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使人感觉有一种不祥之兆。于是我们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发正念清除,同时注视着事态变化。

    抽血开始后,才知是抽血检查。法轮功学员都表示:坚决抵制抽血检查。轮到法轮功学员抽血时,都拒绝抽血。抽血只好搁浅下来。上头告诉大队做说服工作,结果无效,抽血的医务人员不得不撤离,转到别的大队。

    时间已到中午,去食堂就餐排队时,队教导员面带愠色,在队前指责说:“政府关心你们身体健康,抽点血化验一下,你看你们这样对待;我们想化验都没份,要化验还得掏腰包,啊,免费化验你们都不干……闹得领导都不满意”。

    下午也没有什么动静,我们当时认为抽血的事过去了。不料几天后,各管教挨个找法轮功学员谈话,逼着要进行抽血检查,威胁说要扣分、加期;有的把电棍拿出来,动了武。折腾了一天后,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拉到卫生所抽血,仍有二、三个同修就是坚决不抽血。到了第二天,狱警换个儿把没有抽血的同修叫去,不同意抽血的,几个狱警一齐上,把人按倒在地强行抽血。就这样结束了抽血的风波。抽血化验结果根本没有消息。

    05年长林子劳教所下半年废除原管理方式,把各大队划分成全封闭式管理区、半封闭式管理区,开放式管理区(普教人数在95以上的大队)。对劳教人员划分为严管期(不减期)、半开放式(一、二)(分别减2天、4天)、全开放式管理人员(减刑期6天),升级减期规定内容含混、不公开,完全由大队和管教说了算,黑箱操作。

    我认为管理方式变更,都是为封锁掩盖迫害罪行、销毁罪证制造机会创造条件,更杜绝参观与调查制造借口,设置障碍。中共恶党以造谣欺骗隐瞒为手段,上下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干着反人类丧尽天良的罪恶勾当,罪不可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