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

秦艳秋,现年45岁,前太仓市邮政局职员,秦艳秋的丈夫石泽惠,原为太仓健雄学院教师。1997年10月,为祛病健身夫妻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从此充满阳光。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迫害法轮功后,夫妻被非法关押,均被单位开除公职。

2000年3月秦艳秋被关进精神病院,2001年1月4日又被非法劳教;后来丈夫石泽惠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关在大丰方强农场,家中一幼子无人照看。太仓有关部门人员还到处诬蔑散布说他们夫妻二人因“痴迷法轮功”不工作、不管孩子。

秦艳秋在2005年8月19日早晨去买菜的途中,被城中派出所副所长沈文彪带两个联防人员秘密绑架。家属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无任何一位执法人员到家中来。后来,家属突然接到一份判决书。然而,判决书中的证据证实第四条,却是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造假的本事也非同一般!难怪迟迟不敢交到家属手中。

再看所谓“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学打印“真善忍好”,就有罪?!

是谁造就了如此畸形的法院?是谁造就了不伸张正义的法律?又是谁用“假、恶、斗”打压“真、善、忍”的群体?!显然非共产恶党而莫属。

耿大娘一家的悲惨遭遇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有位街坊邻居都夸的耿大娘。

1999年7月20日之前,耿家大小十几口三代人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先人后己,一家老少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精神愉快。

1999年7月20日之后,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实施了疯狂的迫害。耿大娘的小儿子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今年年初,在35天之内,耿家有三人被残酷迫害相继离世;百天不到,又有两人被当地“610”非法关押洗脑班。

耿怀普被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

1999年12月,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贾汪区“610”人员强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后经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但邪恶的“610”凌驾于法律之上,公然违反司法、藐视法律,把本该无罪释放的耿怀普,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盐城方强劳教所。

一年的监狱折磨没有使耿怀普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后,耿怀普又被610再次从劳教所直接绑架到睢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抵制邪恶之徒的一切要求。最后耿怀普正念闯出了洗脑班,这群邪恶之徒得知后,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后来,耿怀普在合肥张贴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关押在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邪恶之徒把耿怀普的双手铐上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这期间只要答应穿号衣就可以放下他,但是耿怀普没有动摇,邪恶之徒们无可奈何的放弃了转化他的念头。

儿子、儿媳、女儿被610绑架洗脑班迫害

耿怀普走脱后,恶徒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一年多后又被绑架到睢宁洗脑班。耿大娘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

耿家三人在迫害中离世

老人家的二儿子耿怀浩,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是610派人监视,还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恐吓,使耿怀浩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终于今年二月底去世。耿怀浩弥留之际,家人要求放耿怀普回来见最后一面,“610”头子范书友以各种借口加以拒绝。

耿大娘更是被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区“610”、派出所,一次又一次的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孤独的老人承受着亲人被无辜迫害的痛苦,又随时都面临着抄家、骚扰和恐吓,抵挡着中共政权的国家恐怖行为。老人家终于在3月份含冤离开了人世。家人要求容许耿怀普奔丧,尽最后一点孝道。但被“610”头子范书友再次拒绝。

2005年3月22日,耿大娘的大儿媳施忠玲也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因惨遭非人迫害致死。在临终前,医院确诊:施忠玲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

35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在迫害中离世。耿大娘三个年幼的孙儿孙女成了孤儿。

“610”又重施暴行

亲人的眼泪尚未擦干,新的迫害又来了。亲人去世不到一百天,以范书友为首的贾汪区“610”在江苏“610”的授意下,又重施暴行,把老人家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绑架到江苏省610办的洗脑班加以迫害。

善恶终有报。奉劝那些迫害好人的人,不要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道义,从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自己种下什么,将来一定就会得到什么。

已有24名江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据目前已经证实的消息,截至2006年7月17日,江苏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25人,其中南京市6人,他们是:周素珍、陈英、陈家芳、王福心、徐台彬、宁培华;徐州市4人,他们是:施忠玲、朱向和、耿大娘、耿怀浩;常州市4人,他们是:周凤林、廖琴英、王玉琴、吴殿辉;南通市2人,他们是:黄汉冲、陈汉昌;淮安市2人,他们是:张正刚、葛秀兰;苏州市1人:俞惠男;盐城市1人,他是:张万年;镇江市1人,她是:董桂英;无锡市1人:顾雪娟;还有2人地区不明,她们是:杨美贞、孙秀英。

以下是部份被迫害致死者的案例。

■苏州大法弟子俞惠男:男,60岁,家住苏州市沧浪区木杏新村,生前是苏州市科委干部,于1994年参加济南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一直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2月下旬在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苏州市沧浪区公安分局绑架,同遭绑架的还有两个女儿俞琴和俞芳。次年10月,俞惠男及大女儿俞琴分别被非法判刑8年和7年。俞惠男被关押在苏州监狱受尽折磨,但正信不屈,坚持信仰,在经受了长达五年之久的迫害后,终于2006年1月4日致死。

■常州大法弟子周凤林:女,33岁,住常州市清潭五村148幢甲单元502室。周多次被非法抓捕。2000年11月24日被非法抓进清潭派出所,只穿内衣内裤冻了一夜,送到拘留所,白天干活,晚上提审,不让睡觉。据周生前讲:遭到民警非法殴打,并且强行脱掉衣服,只穿内衣内裤,民警用冷水往周的身上浇,边浇边冷笑说:叫你尝尝冬天里的温暖……。随后又把周送进了西林看守所。那些警察中的败类们轮流对周进行长达十八个昼夜的非人折磨,晚上用手铐吊在铁栏杆上,不让睡觉,手铐深深地陷进肉里,手腕肿胀,白天还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役活……。12月21日放回家。12月27日有5、6个警察冲进周凤林家,又强行将她带走。只穿一件毛衣吊了一夜,然后送到拘留所。为了抗议警察的暴行,周凤林从12月27日开始绝食,被上“禁板”,双手被锁在警板上9天,被吊17夜。所谓的“禁板”是对死刑犯才用的,就是把人的手、脚用铐固定锁在木板上,不能动,寒冬腊月,大小便只能解在身上。2001年1月8日,拘留所里被关的功友听到周的惨叫声,1月9日晚12点左右,受尽折磨的她不幸死去。

常州大法弟子王玉琴:女,45岁,家住常州市劳动新村,曾三次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第一次去北京说明真相是冬天,被非法抓捕后,恶警踢她,强迫她脱掉外套,赤脚站在冰天雪地的冰上冻。回家后,恶党恶人为阻止她走出来说明法轮功真相,派人分三班在她家楼下监视她。2000年,王玉琴第二次步行一个月去北京护法,被抓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丈夫被迫与她离婚。2000年12月王玉琴再次去北京,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关押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劳教所恶劣的生存环境,体罚,不让睡觉等,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2001年她被保外就医,于2002年正月卅日含冤去世。

常州大法弟子廖琴英:33岁,武进市礼嘉镇新生村人。2001年11月8日上午8:30左右,廖琴英正在家中忙农活,大队干部张良、乡派出所王华新及两个联防队员闯进廖琴英的家门,命她到大队去一趟,说有人找她谈话,并称时间不长就会回来的。廖琴英不愿无故被人带走,于是四个大男人不由分说前拽后推逼迫她上了车。只一个小时,廖琴英就死在警车里。

■ 盐城市大法弟子张万年:71岁,得法前身患关节炎等十一种疾病,已有肢体变形和活动困难。修炼一年后所有疾病不治自愈。因到北京上访,被抓回盐都粮食局招待所强行转化,不让老人坐或休息,强迫站着反省。历尽13天的折磨后,强迫老人缴纳7500元“办案费”后,将老人送至盐城市南洋看守所折磨1个月,又转至龙岗精神病院拷问虐待45天。随被送劳教一年,饱受折磨的张老开始绝食,约一周后身体已非常虚弱。恶警怕承担责任,将张老匆匆抬回家中。老人一天后不幸去世。

■ 淮安市大法弟子张正刚:男,36岁。2000年3月2日,张被淮安公安局拘留,25日惨遭非法毒打,使头部重伤,送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到了30日晚上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此时突然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数名干警强行推开了张家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送去火葬场强行火化。公安还规定,不准其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家人亲属上访上告。36岁的张正刚含冤而死!

■ 南通市大法弟子陈汉昌:男,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后,陈汉昌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启东看守所、方强劳教所、洗脑班,因他始终坚持信仰,拒绝所谓“转化”,被转外地继续迫害,在劳教所期间,陈汉昌饱受暴力摧残,被强制超时间超体力地从事搬运石头等苦力,从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被折磨成了骨瘦如柴的人。2003年11月底放回家时已被折磨得不省人事,不会讲话,三天后去世。

■ 徐州市大法弟子朱向和:男,64岁,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官山乡曙光村人,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4月14日左右被抓,关在徐州市睢宁县苏塘洗脑班,仅5天时间,于4月19日左右被活活毒打致死。据目击者说手指脚趾全部发黑,眼睛被挖去,内脏被掏去,惨不忍睹。他的儿子已被恶人做了工作,说只是内脏都被割去一点,眼睛没有被挖。恶人为了掩盖真相,谎称是自然死亡。

■ 无锡市大法弟子顾锡娟:江苏省无锡市保险公司部门负责人,家住无锡市孙将新村42号401,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多次受到恶党不法人员迫害。2001年1月被610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进行迫害。2002年又一次被绑架到位于金城湾原无锡县法院旧址洗脑班迫害,其间顾锡娟发生便血,本人要求去医院检查,610恶人百般刁难阻挠,致使身体状况急剧恶化。2002年无锡市610不法人员到其单位进行骚扰,使她精神、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于2002年9月含冤去世。

一位良知觉醒的老公安干警揭出的黑幕

看了以上的材料,有的人也许会说,这都是你们法轮功学员自己说的,真实性如何我们无法判定。且不论这种讲法是否成立,先让我们来看看一位有良知的官方工作人员是怎么说的。

2005年12月17日,明慧网发表了《弥天大谎 惊世罪恶--一个老公安干警的肺腑之言》一文,作者署名“一个老公安干警”。他在文中写到,“我是一名在溧水县从事公安工作多年的老公安干警,曾经为自己的职业感到光荣。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除暴安良是我的本份。然而,近几年来,我目睹了对法轮功一个个案例的处理过程,深切感受到法轮功学员宽容、善良、正义,从另一角度感到一个弥天大谎在欺骗着中国善良的民众。从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我也感受到法轮大法真理的力量。我麻木、冷漠的心灵终于复苏。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唤醒了我的良知。经过长期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终于憋不住要将我了解知道的一点真实情况告诉世人,让受”一言堂“媒体欺骗的民众赶快清醒过来,不要再站到法轮大法的对立面上去反对和迫害法轮大法。”

远处不说,只请看南京市溧水“610办公室”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

2000年610办公室在东芦办洗脑班时,将法轮功学员刘××吊在房梁上一天一夜,叫“坐土飞机”,后又把她关在小笼子里,站不直,坐不下,只能半蹲在里面,一关就是几天几夜。

他们对一个姓吴的法轮功学员采用暴力洗脑,用电警棍电击她的小腹部位,又将她双臂绑在一根棍子上,逼她跪在室外水泥地上,在炎热的夏日里,火辣辣的阳光曝晒一整天,全身脱了一层皮。见吴女士还是坚信法轮大法,610对她的迫害便不断升级--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强行注射破坏人脑中枢神经的致幻药物,指示医生用铁钩针从她嘴里穿过去,将嘴搅得鲜血直流,发现还没有屈服,又继续用电警棍击打,打完后将她大字形绑在床上,不让她大小便,想让她暴死在床上。一天以后发现还没死,又用电棒胡乱地电击她身体的各个部位。致使吴女士身上到处都是被电击烧焦的疤伤。她几次昏迷,原来140多斤重的身体被迫害得只剩80多斤。610恐怖组织害怕恶行曝光,对外造谣散布说:“吴××得了精神病。”

2000年12月,李××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恶警们用手铐将她双臂上下反铐,逼她交出资料,用脚踢倒在地踩脸、踩下巴,一边踩、一边叫骂:打死你也算白打死,打死了算你自杀。

2001年,李××被610非法抓捕后,被投进洪兰凤凰井非法洗脑基地。610头目要她骂法轮大法,骂师父,李××不从,他们就用木棒打,打累了就用手掐,用针刺,后又用坐水牢的方式将她整天关在一间有两公分深的水牢里。大小便都在里面,不让吃喝,一关就是两个月。

2000年,彭××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遭到非法刑拘一个月。2001年夏天,十来个恶警又闯到她家抓人,她丈夫要警察出示证件,警察不但不理,还强行绑架抓人,彭××被逼得从二楼阳台跳下去,摔坏了股骨,脚腕骨裂。彭××躺在医院病床上,公安警察24小时监控看守。回家养伤期间,警察经常敲门骚扰。伤还没有好,2001年5月的一个深夜12点钟,外面下着大雨,610指示一帮警察假装找人敲开了门。几个人一拥而上,把她压在地上,双手反铐。她连鞋都没有穿就被强行拖上警车,连夜被关进派出所。后被送进凤凰井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这一关就是一百多天,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

2005年3月4日,在610指示下,20多个警察乘四辆警车,闯进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东芦农民朱××家,将50多岁的他和妻子王××强行抓走,关进凤凰井洗脑班强行洗脑。朱××家里的油菜、小麦,因无人收割,损失惨重。

2005年3月13日,54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贾××在卖菜的路上被跟踪的便衣警察强行绑架,送进洗脑班,家中2岁的孙子无人看管,大棚里的蔬菜无人管理而烂在地里。

2005年3月18日,4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曹××在街上买菜遭610组织绑架,强行关押在洗脑班一个月。

2005年3月30日,退休在家的7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王××在买菜的路上被绑架。

2005年4月22日,杭××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抢救病人的病房里,被6个警察强行抬上警车。送进洗脑班。

60多岁的退休女医生吴××修炼法轮功。2005年4月22日,她在文具店购物,怀中还抱着三岁的孙子。突然闯进四个警察,诬陷她说:“有人指控你盗窃,跟我们走一趟”,就这样强将吴××怀中小孩拽出,将她拖上警车,绑架到洗脑班。小孙子被惊吓得一个星期不说话,家中80多岁的老婆婆无人照料,家庭生活受到极大的干扰和破坏。

目前,610恐怖组织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着。几年来,溧水县有几十名修炼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投进了监狱,遭受着非人的迫害。-----作为一个老公安警察我披露出的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仅是冰山一角罢了。“

------

江苏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机构及恶人名单
1.中共江苏省委

梁保华、曹克明:省委副书记
孙安华:省政法委书记

2.江苏省劳教局

张文华:原省劳教局局长。
唐国防:省劳教局教育科长。

3.江苏女子劳教所

牛忠萍:所长。张玉兰:教导员。周瑞花:教导员。许新珍:教育科长。洪鹰:副教导员。李云:队长。郑琪惠:教导员。曹春梅:大队长。张燕:队长。周英:队长。丁慧:干事。

4.方强劳教所
于海永:大队长
季华:教导员
李小祥、魏红惠、孙黎明

5.南京市

肖宁键:市610办、市公安局侦查科长
高洪华:市610办、市公安局。
柏正辉:市610办、科长。
许卓娃:玄武区610办、公安分局政保大队长。
徐恒:玄武区610办、公安分局政保副大队长。
戚长云:白下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
程东晓:下关区610办主任。

6.淮安市
常书林:0517-3282569 清河区国保大队长
赵凯: 0517-3266893 市610负责人
方可: 13196975855 清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区610负责人

江苏省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部份恶人名单

■原省劳教局局长张文华被判有期徒刑16年

从1988年至2000年10月,张文华曾先后担任江苏省劳教局政委、局长、党委书记,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张文华在任江苏省劳教局局长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关押,残酷迫害,犯下累累罪行。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02年3月25日,南京市建邺区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张文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犯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犯非法私藏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

■省610办公室副主任王荣生患白血病

原江苏省610办公室副主任、江苏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荣生,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于2002年底左右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但刚上任不久即患白血病。

■徐州市大屯公安分局副局长龚水兵自杀

2005年11月中旬,龚因其妻得了不治之症--骨癌,将妻子用手枪打死后,又对准自己太阳穴把自己打死。

■睢宁县610头目杨书广得重病

杨迫害大法弟子,现遭恶报。县人民医院诊断其为肝出血、肝腹水,无法医治,在家等死。

■恶人丁力突然暴死

丁力,江苏省睢宁县凌城镇丁楼乡人。1999年7月20日以来,丁充当江氏集团的打手,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在38度以上的高温天气,强迫他们跪在烈日下,并没头没脸的抽打他们,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他打得遍体鳞伤。他还穿着皮鞋踩着法轮功学员的手在地上拧。他一边撕着法轮功的书籍和李洪志先生的法像,一边叫嚣着:”没有人敢怎么我。“但法网恢恢,善恶有报。2004年2月16日,此人在无锡打工时,突然高热不退,之后转到睢宁医院,当夜暴死,肚子里淌出来的全是黑水,从发病到死亡共5天。

■睢宁县恶警冯乐中毒而死

徐州市睢宁县双沟镇人冯乐,原在该县公安局办公室任职。自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此人积极参与了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来冯被调到官山镇任派出所所长,其间曾带领一些恶徒抓捕法轮功学员,先后两次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在睢宁县拘留所进行迫害,长达几个月。2004年11月的一天,冯乐在吃早饭时中毒暴死。

■睢宁县北大队副书记冯家其被车撞死

冯家其,住徐州市睢宁县红旗小区,任睢宁县北大队副书记。自1999年7.20以来,冯紧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多次到当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和抓捕,并对他们进行关押。2005年6月25日,冯家其在晨练回家的路上被车撞死,头骨粉碎,肋骨折断并插入肺里。(注:此文根据明慧网资料整理)

(全文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