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说一句公道话 遭片警和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更新: 2016年09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我是大连大法弟子。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我抱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目的,两次进京讨公道,后被片警张毅伙同其他恶警绑架。2001年3月23日我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我被迫害的腿没有知觉,上厕所都爬着去,腰也不能动,至今走路腿还不方便,直至2003年12月初才回来。

1995年6月,我因病得法,当时病的几乎不能自理。类风湿,全身每一个小关节都疼痛难忍,心脏病,乳腺增生,全是鸡蛋大的硬块,肾炎,妇科病,经多方医治不见好转,最后有病乱投医,听信一个偏方,抓了20味中药,一味毒药,烧酒浸泡,差点喝死,那时真是生不如死。后经人介绍,我于一九九五年六月得法,加入了修炼的行列,说也真神,我仅二十多天就完全康复,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我抱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目的,于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进京讨公道,三十一日晚上在一家饭店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后半夜2点左右,送到北京东城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由大连当地街道来人接我,刘某某(男)与另一名女的(不知姓名)从我身上搜走1600元钱,至今不给,连收据都没有。在大连由片警张毅把我送到姚家看守所,又非法拘留一个月。当时警察向我要钱存上,我告诉他1600元钱都被他们搜去了。他们说:“你快进去吧,我们给你存”,结果一分也没存。

2000年7月份,片警张毅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就把我非法抓到拘留所,随后送到大连戒毒所迫害,前后将近五十天才放回。

2000年12月中旬,我再一次到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北京公安打倒在地,头被皮鞋踢了一个大包,至今还有疤,眼睛被打出血,头被打开了口,流了很多血,随后被送到北京郊区的一个教养院,傍晚又被送到北京郊区的一个派出所。我没报姓名,绝食7天,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出。临行时派出所的恶警说:“谁要问你脸怎么了,你就说遇到拦路抢劫了。”(因我眼睛被打淤血严重)

我回家后,片警张毅伙同其他警察于腊月二十九把我从家中绑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警察用电棍电我们,我们绝食维护我们的权利,他们就强行灌食,并于2001年3月23日把我们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在马三家教养院,每天都有包夹围着我“转化”迫害,每天都放录音、录像污蔑大法。我不听,就加期,每天都在遭受精神与肉体的迫害,也在不断的给加期,我被加了半年期。最后看我不“转化”,恶警就罚我蹲着。一连几天,白天晚上都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吃饭也不让起来,腿都肿得很粗,又把我铐在暖气管上,站不起,蹲不下,不让上厕所。最后,用绳子把我两腿双盘绑上,在一楼寒气逼人的屋子(几乎没暖气)水泥地上坐了四十多天。最后腿没有知觉,上厕所都爬着去,腰也不能动,直至2003年12月初才回来。我半年多不能下楼,至今走路,腿还不方便。

只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只为说一句公道话,就被迫害,我的女婿至今还在大连监狱遭迫害,女儿至今还在沈阳女子监狱受迫害,已经吐血两年多还不放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