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三)

更新: 2016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接上文)

八、逃避国际调查 马三家女二所改名

马三家女二所一直是直接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基地。2001年5月,马三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被广泛曝光后,为逃避国际社会的调查,马三家起了一个掩人耳目的名字──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当时的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改写校名,并题字,还说:改校名是为了外交的需要。所以将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改名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

所长:苏境、张超英
副所长:王乃民(兼政委)、赵来喜
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
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周谦(副)
三大队大队长:邱平
广播员:项奎凤
医生:曹玉杰、陈兵
各大队分队长(凭记忆不完全):齐福英、王正丽、杨晓峰、王秀菊、张卓慧、李秋铃(干士)、戴玉红、李X娟(值班队长)、李桂君(值班队长)、石宇、任红战、裴凤、薛凤、崔红、黄海燕、王树征、李明玉、董淑霞、张环、张磊、方叶红、王雪秋、陆耀芹、张鹤、马晓丹、刘慧、刘静、刘春杰、郭文秀(男)、汤艳。

这些人在中共的指使、操控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利益的驱动下,凭借残暴、凶狠而得到升迁、嘉奖、爬上高位,成为中共在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的刽子手,她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

(一)利用各种诱骗方式转化学员

在马三家女二所,不转化的学员,送到哪个分队都是不愿意收的,因为这里要求恶警的奖金、工资、升迁、工作业绩与“转化率”直接挂钩。评定考核,在竞争与利益下,恶警们必须积极参与迫害,千方百计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为达到完成任务,她们制造了一整套整人的方案。

1、威胁恐吓方式:开大会恐吓、煽动制造恐怖气氛。讲课(“法制课”,都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自己制定的新的限制规定等)。

2、安排训练好的邪悟者所谓做工作。迫害程序:被迫害者,凌晨4点30分,被邪悟者叫起床,带到一个单独的空间,教室或办公室、厕所、水房、仓库等各个角落,强制灌输歪理邪说。中午不休息,晚10点30分到12点回监室。过程中是隔离式的,不允许与邪悟者以外的任何人接触。行走坐卧都被严密监视看管,每天听到的都是谎言,谩骂大法的反面宣传。一天坐下来,腿会肿得老粗,每天走的最长的路是从寝室到厕所的几十米远。实质上精神侮辱、洗脑与肉体折磨是并用的。

那么什么是做工作?即用哄骗、威胁、诱惑等手段,迫使修炼者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写下“三书”“五书”、“七敢”等背叛大法的伪证文字,进而构陷法轮大法,也可以作为要挟违心转化学员的把柄,进一步利用转化者再做其他坚定者的工作。

“邪悟”者大致分三种:

1、“骨干型”。这些是专门挑选出来的,彻底走到大法对立面的人员,组织这些人参加每期的所谓骨干培训班,由赵咏华、苑素芝(早期邪悟者)给讲课。恶警方叶红主持,教授挑拨离间,诱骗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阴损毒招。具体内容包括:迫使人“转化”的手段、方法及实例应对。如:说大法好,怎样反驳辩解,说上访无罪,怎样反驳,拒绝劳役或绝食反迫害,怎样处理?在她们的一本刊物中,对这些都有详细介绍。这类人员是经过专门培训洗脑过的,外表显得不愠不火。这类人员经常被借到外面的劳教所去帮教、协助迫害,也是马三家的专利特色之一。

还有一种方式,是马三家安排中的所谓“上大课”,实质上强制洗脑。千方百计的诱惑暗示修炼者的合法修炼是违法的。为政府的流氓迫害,披上合法的外衣。颠倒事非、混淆视听,主讲人是刘春杰、郭文秀(男),还经常招募些人来所谓的讲课,用以离间分化。

马三家的骨干培训班,是直接的赤裸裸的讲授害人、整人、骗人技巧的,专门教授犯罪手段的培训班。

2、“热心助人型”。这种人员表面是出自于自己的热心,帮助人“转化”,解脱苦境。实质也是受恶警们一次次开会煽动、欺骗的。每次所谓的“攻坚战”─强制“转化”,事先都要开大会,威胁如不“转化”,将面临着怎样怎样的险境、或疯、或傻、或判刑等,或称不“转化”是痴迷,不要工作不要家庭、精神不正常等等。在这样的伪善洗脑方式下,一些糊涂的学员就会主动来“苦口婆心”劝说坚定者“转化”,或拳打脚踢不“转化”的学员。这样的煽动大会,几个月一次。使更多的人可悲地成为了它们的打人工具。

3、“协同型”。每次开会时,恶警都会叫到,谁愿意参与“做工作”举手,如果举手的人很多,恶警会很高兴,如寥寥无几,恶警就会说几句暗示的话,提醒后果。所以这种所谓的自愿“做工作”实质是被胁迫“转化”的学员为防止恶警迫害,走走形式,充当了“陪人型”。

以上无论哪种类型,都是在中共恶警的指使、胁迫下,参与犯罪的。马三家的所谓做工作,是洗脑灌输与酷刑体罚并行的。

马三家内的广播、电视、报纸、一切媒体工具也都是为洗脑而用,为洗脑迫害制造环境,创造舆论氛围。

女二所一楼的广播室,由恶警项奎凤主持。室内设的全方位监控系统的监控室。女二所的全部场景在此一目了然。每天播放的是所内自办节目,广播、内部发行的周刊“校园报”都是以诋毁法轮大法为基调,流氓洗脑为目的,自99年10月来从未间断。内部发行的书刊清一色都是党文化的书刊,或污蔑大法的,“转化”为内容的,这些书刊材料注明只供内部参阅,即使强迫学员购买的书,解教离开后也要没收上缴,不得带离女二所。蓄意举办的文体活动也不例外围绕这一中心,其所另一位副所长赵来喜(男),主抓文体形式方面的洗脑迫害,此人擅长书画。

(二)强制奴役劳动、做苦役

在女二所,所谓的做工作,做不通后,表面暂时放下,恶警们会迫使大法弟子参加奴役劳动,这样做既能用高强度劳动洗脑,使修炼者思想纠缠在繁杂的活计中,想不起修炼与大法的事情。另一方面,又可以廉价劳工赚钱,它们包揽的活,都是无人愿意干的,有剧毒的,要求精度高的,细致琐碎的外贸工业品。或脏的、累的只要有利可图,大法学员的生死安全皆可不计。

1、剧毒产品,致人死亡

这样的劳工产品主要有,外贸祭品。主原料是漆包石膏料,金银粉或各色复合油漆浸泡制成的。附料的胶都是散发刺鼻味的化学品。含有酒精、丙酮、甲苯、松香水等成份。对呼吸道、皮肤均有腐蚀性、刺激性。

马三家女二所的每个监室,大约在30平米左右,相当一间小型教室,上下铺位约20个床位,同居一室,非常拥挤,空气浑浊。大法学员被强制在监室内长期从事有毒作业。毒气迷漫,也不准学员采用任何防护措施,于是很多人出现头昏、恶心、咳嗽、皮肤过敏、出红疹等。恶警们不管这些,只要能够完成任务,换来金钱,其它什么也不管。

迫害死亡案例,2002年初,二大队有一个叫白素珍的老年同修(60岁左右),是第二次被劫持到马三家的。在强制劳动中,(做一种祭品藤子)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间12点,经常加班。在一天晚加班中,突然倒地,送医院,人已死亡。白素珍原本就有高血压,再加上长时间疲劳运作,最终导致死亡。长期在室内或在日光灯下工作,到晚上双眼都疲劳的看不清东西。对此我深有感触。恶警为推责任,还污蔑白素珍,有病不吃药死的,并借此大造舆论,哄骗白的家人及其他“转化”者以掩盖其真凶的罪责。

还有一个锦州的学员,叫张桂芝,40多岁,在一次洗澡中,突然倒地。恶警封锁消息,后来得知,张桂芝已死亡。家人要求见尸,马三家不肯。几年过去了,张桂芝的家人也没见到她的遗体。张桂芝,有两个女儿都在上学,家庭困难,夫妻二人以修鞋为业。教养二年,家人无钱去看她,使她精神压力很大。最主要是中共马三家对她的强迫转化洗脑,她知道这么做不对,却又不敢否定这些,精神很压抑,又要承受繁重的奴役。但她不敢休息,怕警察说她。(记得其临死前检查说她身体不好,精神承受到极限至最终猝死)

2、扒玉米、扒洋葱、挖树坑

这类外役杂活,是女二所协助周边男劳教队秋收或帮忙的活。扒玉米是在每年的秋季,一年一次,历时14天左右,要求是全体动员,必须全部参加,无论有病的、伤残的都要去,抬着拖着也得去。哪怕不能干全程,干半程,实在不能干,在田头坐着也要去,因为去一个人就赚30元钱,所以全部出动。

外役劳动,风吹日晒,尘土飞扬,在恶警的催促下,不间歇地劳作,有的手磨烂了,胳膊累伤。有一葫芦岛大法修炼者,姓李,四十多岁,挖树坑累伤胳膊,到医院花一千多元治疗还说她是打针打的,故意混淆视听,推卸责任。

每次出工劳动是早五点三十出发,晚六、七点钟才回来,吃的仍是破烂的饭菜,50-60的老年人也不放过。二分队有个老太太,累的尿了裤子才允许她休了一天。就这样,苏境与恶警们总是鼓吹强制劳动是为了“锻炼意志”。

3、劳役叠加,多重盘剥,牟取暴利

马三家的奴役大法学员的活很多,细分是有区别的。

一种是所里的活,这种活是女二所分派的,是所谓给劳教定的劳教任务。完成盈利后归所里,另一种是各大队的私活,这部份是各大队为自身创收另揽的活,被关押的“劳教人员”既是必须完成所里的活,还要争分夺秒地挤出时间完成大队的活,两种活必须同时完成,可见其强度。

以二大队为例,剥大蒜瓣是所里的活,每天每监室一袋80斤,每斤0.2元,另一种装冰果棍,每人每天装一箱,每箱5元(成品),或编工艺绳(大队活),每根直径37CM,8股线,每人要求编一根半,这种绳每根长6.5米,折合一人一天为大队净挣10元钱,(这是按恶警提供的价格算,实际价格和利润不得而知)。危重病人或部份丧失劳动能力的在室内干这种活。

如抚顺的付金花,修炼前得过癌症,被劫持来后,强制转化,不能炼功,身体状况极差,走路无力,不能下楼,吃饭都得别人给送到床前。就被安排干这种活。这里有一句话叫作:马三家不养闲人。它们是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赚钱的劳动力的。

(三)酷刑迫害

暴力、酷刑强制转化,这方面主要是由每个大队的正大队长负责,系统安排每个队 ,所管辖内大法弟子的转化工作,根据每个学员的特点,制定方案,措施,节奏,掌握尺度,进展情况,结果。事无巨细,严密掌控,找出弱点,个个击破,精心制造谎言氛围,潜移默化施以伪善,劝诱配以酷刑,暴力流氓强制转化。使马三家的“转化率”一直保持在全国各处关押法轮功学员场所的首位。

在马三家,每个角落:食堂、教室、水房、厕所、仓库、走廊、晾衣场等等,甚至警察的办公室,休息室都可以被慷慨地献出随时作为转化工作的场地,对学员施行酷刑,体罚的场所,恶警们还把权力下放给邪悟者,给予它们代行其行刑的权力。几个月一次的所谓“整纪会”,(整顿所谓不服从其管理的人员),一年一度的或不定期的进行强制“转化”的“攻坚战”),一瞬间就会使女二所暴力四起,处处成为施刑场。

以下仅举几个例子:

1、蹲:位置一块地面砖(一尺见方),长时间蹲,不许动,少则几小时,多则几十天。

2、站:有全身绑站,铐站立,少则一日,多则8-9天,几十天连续站立,不让睡觉,由邪悟者不停的念污蔑大法的书,很多人因极度困倦,疲劳,加上恐吓,神志不清,被所谓转化。

如一大连大法弟子,年约62岁。恶警杨晓峰,强迫她5天5夜不许睡觉,恶警张秀荣,恐吓,威胁她,逼她看恐怖录像,后其被迫“转化”,并被挟持帮做其他人的“转化工作”。

3、毒打:最常见的酷刑方式。拳打,脚踢,扇耳光这些在马三家如家常便饭。一学员被殴打后,脸部呈黑色,几个月才下去。

4、吊铐,双臂悬空,反吊,双脚离地,还有一字吊,捆绑吊。

5、强制双盘腿:用粗绳将双腿硬盘上,用脚踩实,压平,用粗绳勒紧,双手背后捆上,或背铐(苏秦背剑式),或用绳子将勒在脖子上绑在腿上,呈球型。

如:2002年12月,锦州大法弟子玉芳,43岁,在马三家强制转化中,被恶警董淑霞指使犹大施此酷刑近4小时,致左腿不能走路,失去知觉,左臂不能动,一直耷拉着,手铐勒进肉里,至今留有疤痕。

2002年,凌源大法弟子米艳丽被恶警张卓慧、齐福英、犹大姜春香(大连人),绑在三角库房里,21小时,后昏死过去,全身均被水浸透。才放开。

6、冻刑:在每年12月份强制转化时,将大法弟子拉在外面挨冻,有的被剥光上衣羞辱,冰冻。

7、强制迫害性灌食:分口灌和鼻灌,还有污辱性裸灌。口腔灌,多名男、女恶警加上犹大将一名女大法弟子摁倒,压住四肢,或用手铐铐住四肢,固定头部,以塑料薄膜蒙盖口鼻,不能呼吸,趁被灌者张口呼吸时,插入导管,灌食,或用手捏住鼻子,张口时,用勺子,擀面杖撬开嘴,压舌灌玉米糊,辣椒水,大粪水,大蒜水或不明药物等。

例一,2002年,二大队恶警,张秀荣,代玉红,杨晓峰给许多大法弟子用此刑,如代玉红给大法弟子锦州崔玉宁灌大蒜水,给抚顺大法弟子林永利灌食。

鼻腔灌食:固定四肢,头部同上,用橡胶导管自鼻腔食道,插入胃内,一端注水和玉米面糊,不明药物等,动作野蛮、粗野。鼻腔、食道、胃内会被戳破,导管拔出后沾满血块。

例二,如2005年3、4月,严管大队(一大队)用此方式曾经给锦州大法弟子王金凤等人灌食,至少有2人被窒息而死。(见明慧网报道)

8、电棍电:最普遍的酷刑,通常是一人两根电棍电击,或两名警察一人一根,或三、四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人。

如抚顺邹桂荣,2000年曾被恶警张秀荣,王乃民等用四根电棍同时电,邹已被迫害致死。

9、禁闭:单独囚禁小号,铐坐在铁椅子上,不能睡觉,高分贝放污蔑大法宣传广播,周期是7-15天,20天或者一个月不等。

如:凌源大法弟子,米艳丽不听污蔑广播,被关小号,锦州大法弟子崔亚宁不做操,被关小号九天九夜,双手冻伤。

10、严管迫害系列形式:坐小板凳,从早5:30-晚9:00或10:00,臀部坐破结痂,双下肢浮肿,无力。

11、吃劣食:严管大法弟子一天三顿玉米面饼子,而且是发霉变质的面,做出的饼子呈深褐色,吃下去,有股呛人的气味,很多吃过这种食物的人都说,吃完身体发胀,而且马三家硬性规定严管的大法弟子必须吃这种食物,不允许买或吃其他食物。2002年许多大法弟子反迫害,不吃这种食物,二大队大队长恶警张秀荣说,爱吃不吃,不吃就灌,就是死了也不怕,咱有死亡指标。吃劣质食物,是中共对马三家大法弟子肉体残害的另一种虐杀手段。

(四)马三家严管与严管大队

马三家一直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实施严管,这种严管是集马三家建立几十年的整人、治人手段之大全。是综合封闭式的,集中的迫害形式。

2004年12月28日,在女二所二大队五分队组建严管队,作为试点,将二大队不配合邪恶迫害的大法弟子集中关押。关在三楼靠山墙的最冷,最潮湿的两间屋里,室温在5度-10度左右。逼迫他们剥大蒜,如不干活,就罚坐小板凳,不许下楼活动,不许讲话,每天两遍厕所,三顿粗粮,不允许接见亲人,通信。三个月后,即2005年3月28日,组建严管大队,将全女二所不转化,不配合的学员集中收押二楼的一大队(即严管大队)。

大队长:李明玉(女),谢成栋(男)
分队长:黄海燕、崔红、管琳、齐福英、杨晓峰、刘慧静、裴凤、任红赞、张磊、张环、张鹤

这些被严管迫害的大法弟子,来自大连、沈阳、锦州、鞍山、朝阳等地,经过几年的迫害,加上在马三家的残酷折磨,身体多是极度虚弱的。

如被连续几个月灌食的周玉芝、朱云、被关进几次小号的促淑婧、许清焱、信素华、米艳丽、崔亚宁、刘振文、张素霞。连医院都检查出重度贫血的樊华(沈阳),经过大连教养又两次被马三家迫害;身体严重损害的王玲,被恶警劫持灌食迫害;下肢不灵的滕莲香;被强制奴役剥玉米,手落残的任丽(本溪);三次被囚马三家,受尽凌辱,非人折磨的尹丽萍;因高蓉蓉事件两次被抓捕的张丽蓉等等。

那时听说沈阳同修高蓉蓉也被关在一大队,说是可能在绝食,状态还不错,可是个把月后,六月十八日惊闻高蓉蓉的死讯,甚感悲痛。经历过马三家的人都深知,是中共马三家虐杀了高蓉蓉了,因为它们的凶狠、残暴是人人都可想而知的。

马三家强奸大法弟子的事,有尹丽萍曾三次被劫持到了马三家迫害,第三次在马三家迫害中,下肢瘫痪,据说曾被于2001年送女二所将其与其他几女大法弟子送到张士(男教养院)等地,每个女大法弟子与男犯同关一间牢房,警察告诉犯人,白天轻点,晚上随便。细节不愿多讲,有信息再续。

马三家的罪恶太多了,以上所记述也仅是繁星一点,漫长的七年迫害,罪恶如山,非是了了几笔能概括得清的,仅记忆中点点片断,供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参考。

整个的女二所到处弥漫阴森与恐怖,乌烟瘴气。呼喊哭叫声不绝于耳。以下为我还记得的一些迫害细节:

如2001年,我因不穿校服,不出操,被强行捆绑数小时,一次被叫到大队长办公室,由警察指使四防犯人(邪悟者),强行脱掉外衣,(只剩内裤、胸罩),给套上囚服。

2001年,女二所召开所谓公判大会,以违反改造秩序为名,将大法弟子李黎明(沈阳)、李冬青、宋彩红在非法劳教刑期将满时,劫持到大北监狱。李冬青在大会上喊了三声“法轮大法好”,苏境当即恶毒宣布,刑期由四年增至七年,此三人现仍旧在沈阳大北监狱受迫害。

(五)下面介绍马三家女二所一些其它设施情况

一楼正门处是财务室。负责人陆某(女),收集所有被关押大法弟子的现金,每人的钱款统一收缴,统一管理使用。

它们给每个人办一个电脑卡,(每卡10元钱直接扣除),这样学员的钱不需本人知道或同意就可被恶警们直接从电脑中提取,利用这个方式,强迫学员灌食,就医后任意掠夺大法学员钱物。

如:恶警代玉红,杨晓峰,以强制灌食上医院看病方式,私自掠夺大法弟子崔亚宁财务两千多元,(有单据为证),勒索孙永利六百多元,米艳丽一百多元。
扣掉的钱款不经本人同意,或叫别人在单据上代签,钱照扣,恶警直接说:“你们同意不同意没有用,直接从电脑中就提走了。”

一楼右侧走廊里有个佳家超市,是邪恶马三家聚敛、搜刮大法弟子钱财的地方,由白丽负责。女二所内部规定,大法弟子的一切用品不许外购或家寄,只能从这里购买,这里的物价很贵,同样商品比外面贵很多,如0.5元的信纸,在这里就是2.00元钱一本,四元小塑料凳,这里卖八元,40-60元的运动服,这里卖100元一套,例子太多,不一一举例了。

白丽与财务室陆某勾结,盘剥大法弟子的财务,每到年节,或大型劳动期间,食堂的伙食始终不好,她们就借此进许多琳琅满目的“新货”从中牟利,据悉2001-2002年“好年景”小卖店每月销售额几十万元,且这种内部销售不用缴税,这份利润直接流入恶警们的腰包,这份利润是非常可观,恶警们乐此不疲。

还有一间卫生所在广播室旁边,以医疗救治为名,行着残害大法弟子、侵吞大法弟子财物的勾当,几年来,利用为学员检查身体,上医院,输液等方式进行迫害,工作人员是:曹玉杰(40多岁),陈兵(30多岁)两人都属马三家医院,通过以上方式参与残害众多的大法弟子。(明慧网多有报导)

从小卖店顺走廊往里走,最顶端的几间屋里,有一处加工保健品的黑窝点,生产一种叫补锌补铁的“铁骨晶”。知情人都知道,那里原是库房临时改造,根本不具备生产医疗保健品的卫生条件,在那里总是看到一些只穿白大褂,不戴白帽子或不戴口罩及卫生防护服的人员进进出出。大卡车拉走满车的此类保健品。

一楼右侧其他房间是闲置的空房子,有的用做装活的库房,大多数的房间是各大队,名分队,分配到的刑讯室,它们在这里所谓做工作或施酷刑。

如勤杂大队的一间在走廊的右侧第二、三间吧、在队长王雪秋、陆耀芹的默许、指使下,邪悟者可以随便折磨、虐待大法弟子。

2002年期间,一名叫郑举香的大法弟子被调到该队,整日被邪悟者关在那间库房里折磨,强迫她站着,蹶着。双手朝后背,作“飞机式”,头发被用红绳或其它颜色的布条,绑了一头的小辫子,低头认罪状站着,动作不规范,就踢腿,打脑袋,还给她带上蓝卡(严管的标志),就是没有任何自由,享受最低劣、最严酷的专政的标志。连续三个多月折磨,给她吃发霉的大饼子、咸菜,后来把她身体搞垮了,精神也失常了,走路时还颠颠颤颤的,象小儿麻痹状,听说检查身体是缺钾型心脏病,是长期营养不良等导致的。

不转化的要受到各色的酷刑折磨;重新声明“三书”作废,重新修炼的人,马三家女二所会让这些人再尝一下“政府的铁拳”送到这里受刑,或再被恶警电击迫害,从而再放弃信仰继续转化,因为慑于马三家的酷刑恐怖,也有很多人被转化,明白后却不敢声明,忍辱含羞中煎熬度日。

一楼广播室斜对面是禁闭室。刚被劫持来的学员或抵制迫害的学员会关在这里,不能出屋,每天只能在一间屋里转,三顿饭由专人给送。

马三家女二所正门一侧的三层小楼叫综合楼。一层是接见室和接见餐厅,二层楼是浴室和仁义大礼堂。三层是住宿的,监管人员家属接见住宿处,住一宿60元,为女二所大赚金钱,各地帮教团联合迫害转化大法弟子也住在此处。四楼叫心理康复中心,实质设施是酷刑室。四楼右侧,最顶端铁门里那是小号室,有十余间4.2平方米大的小屋,内设铁椅,铐坐7-20余天,不让睡觉,噪音洗脑。还有闷罐式的小号室,没有窗户,整个小号室是密闭式的,内壁是厚厚的海绵墙,怎么呼喊,外面也听不见,进到里面呼吸困难。大法弟子米艳丽(辽宁凌源人),锦州的许清焱都被关过闷罐小号。

六年多来,马三家天天发生,制造着血腥与屠戮。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疯、致残、致死:高蓉蓉、邹桂荣、苏菊珍、李黎明、李冬青、苏莹、李平等等曾被囚禁过的4000余名大法弟子哪个人背后,都有一长串被中共马三家迫害的艰辛血路。3月7日海外媒体曝出的中共死亡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后焚尸灭迹的消息,也指出,那里的人员多数从马三家、大北监狱或其它劳教所转过去的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真的想还原历史片断,让人们看清中共虐杀同胞,压制正信,残害忠良的真相,曝光邪恶,将一切参与行恶者绳之以法,释放那些仍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

由于时间太长,记忆、个人水平有限,所提供的信息不足之处,希望知情同修帮助补充。

原女一所部份恶警名单:

原所长周芹,女,现任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副院长。2000年至2001年间,一年中死亡五位直系亲人。
副所长顾全艺,女,原一所一大队指导员,2000年为一所生产副所长。
一大队大队长王艳萍,女,迫害一大队大法弟子直接参与者。
周谦,女,迫害法轮功队长,2002年被提为副大队长。
李明玉,女,原一所二大队队长,后调入女二所一大队,现严管大队大队长。
陈秋梅,女,女一所一大队二分队队长。
赵X红,女,原一大队分队长。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