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市刘明月、刘淑华、杨胜芸受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

刘明月,男,现年70岁。是烟台电业局龙口供电局干部。刘明月于1996年2月,因老伴心脏病危之时,学炼法轮大法半个月身体康复,亲眼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从此后,他以“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好人。

但是,1999年7月20日开始的对法轮功群众的残酷迫害,也同样波及到了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99年7月20日单位通知去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电视,他表示这是违犯事实的,要求上访,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被单位非法软禁一天。第二天被送到烟台电业局,7人24小时看管,失去人身自由。并且每天有坏人训话,在心理上、政治上施加压力。逼迫写不炼大法的“保证书”,被非法软禁一个月。回家后,龙口市“610”政法委副书记王成会一行人又强迫写批判文章,不写不行,天天骚扰。

2000年10月16日,他和老伴被电厂保卫科长韩建骗到电厂招待所,原来是龙口市和龙口镇公安局三人来骚扰。女的叫马淑梅,2个男的,一个姓高,一个姓李。问了不到两句话,就把刘明月老俩口绑架到龙口分局,3人逼问、恫吓、气急暴跳了2个小时。没有结果,非法拘留3天后,强行把两个老人送到张家沟看守所进行迫害。给两个近70岁的老人戴上了手铐、脚镣。加上威胁恫吓,邪恶嚣张至极。叫嚷给两位老人:抻筋、压顶(40个重铁帽子扣在头上)、高吊、电击四种刑罚。第二天老人的家被抄。

隔了几天的一个晚上,23点30分左右,恶警提审刘明月,一名副局长坐阵,姓邹。他走到狱警办公室时,有人说:这个老爷子要遭大罪了。刘明月不心动,无畏惧。几个人把他铐在铁椅子上,一会儿有个彪形大汉进了提审室,举着拳头恶狠狠的朝他头上砸来,奇怪的是邪恶的拳头怎么也落不到老人的头上。彪形大汉嗯了两声,泄了气。他觉着有点不对劲,出去就和那个提审官吵了起来。越吵越厉害,吵了十几分钟,那个坐阵的副局长坐不住了。喊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不像话!散了,回去吧。一场恶性提审在恶警的吵闹声中结束了。

邪恶之徒为了达到其迫害的目的,以判刑为由勒索钱财、互相勾结。烟台电业局为保住文明单位,请了“610”一伙吃喝。并送了2万元人民币让他们私分,才答应不判刑。2000年11月6日被释放,共被非法关押20天。被勒索人民币500元。

2000年11月6日,刘明月从看守所回家后,没有清静过,时时被骚扰,人被监控,电话被监控。2001年6月13日,被龙口“610”和单位强迫绑架到“下丁家洗脑班”,精神备受折磨。不写“三书”不给饭吃,坐小间,24小时轮流看管,不让睡觉。时加体罚打骂。被非法关押42天,于8月24日被释放。

刘淑华,女,龙口发电厂退休职工。1992年因心脏病严重不能上班,提前6年退休在家养病。1996年病危,幸得大法,看了《转法轮》前两页,坚决的跟老伴说:就炼这功了!真神了!从此后她的病好了,象换了个人似的,人也精神了!

可是就在她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争取做一个无私无我的更好的人时,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一场对善良好人的残酷迫害。她也被迫害。

受江氏流氓集团的唆使,单位上到厂长、书记、工会主席,下至办事员,多次骚扰她,叫到单位训话、开会、写不炼的保证,逼迫、恫吓、强迫交大法书籍。并在她家周围派勤加武,24小时在家,不让出去,买菜、办事有人“代办”。公事开会有人暗中跟踪。不许离开龙口市,就是不让上访。电话又被监听。被迫失去人身自由和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和尊严。

2000年10月16日,老俩口被保卫科长韩建骗到单位招待所,没说两句话就把刘淑华的老伴绑架到龙口分局迫害。第二天,三个公安恶警,女的叫马淑梅,还有一个姓高,另一个不知姓名。没有出示任何证明和手续就进行非法抄家。第三天恶警打电话叫刘淑华给张家沟看守所送人民币500元,送去钱,不让见老伴,相依为命的老伴被迫害让她心疼、焦急、痛苦万分!

2001年6月9日,老人又被单位政治部主任张德帅骗到“下丁家”洗脑班,13日她老伴又被非法绑架到此,在那里,王成会、马道堂、戚壮大等支使办事员每天不停的播放诋毁大法的电视、录像。强迫听报告、训话等种种手段进行灌输洗脑。强迫写“三书”,不写就不停的折磨,王成会为捞取政治资本,想方设法,费尽心机,专门带人去王村劳教所男所、女所、法制中心(省级洗脑班)参观、学习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和伎俩。用来迫害龙口的大法弟子。在那里,过一天真是比过一年还难熬呢!刘淑华吃不好睡不好,直到违心的写了三书,才停止了折磨。这期间,她一直闹肚子,被折磨的憔悴瘦削。7月24日回家,一个月后老伴才被放回家。

象刘明月、刘淑华老俩口被迫害的老年人、老年家庭,在整个中国何止千万呢?

杨胜芸,女,龙口电厂职工。1996年幸得大法,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家庭和睦,工作突出,家人及同事因她的极大变化也相继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首先受益的是6岁的女儿。女儿从小容易发烧,有时连续打一星期的吊针,也不退烧。4岁半被诊断为癫痫病,从此女儿整天与药为伴,病情也不见好转。自从让女儿听大法录音后,就再没有出现过抽风的现象,有时出现高烧,2小时就自行退烧。女儿从此再没用过药。这一神奇的出现,使她丈夫、妯娌、侄女也开始学炼大法。后来她婆婆见到自己的儿子由脾气暴躁变得性情温和,又戒了一切不良习惯。老人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全家沐浴在大法中,祥和幸福!

1999年“7.20”后,江泽民利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她一家三口去当地政府讲真相,被非法扣留。被单位接回后,书记徐国荣、副厂长刘福京百般指责、挖苦、恐吓,她仍坚持对大法的信仰,结果被逼写辞职报告,但未执行。邪恶的江罗集团唆使强迫一级级打压法轮功修炼者,无论哪个单位,只要有上访的,都要拿“一把手”问罪。因此她被车间的刘维锡、王加兴、林荣、崔思斌、冷爱玲、黄玮等恶党“帮教小组”软禁了。逼迫交大法书籍和资料,写“保证书”、思想汇报等,利用各种手段威胁,原工会主席王义华也百般侮辱她,她不配合,刘维锡和王加兴通过她的表舅王瑞芝将她近70岁的老母亲强行拉来,时至深夜,一对老双亲老泪纵横,明知自己的女儿无错冤枉,可为了女儿不再受折磨,只好双双跪下,让女做了违心的选择,写了“保证书”。尽管这样,住所仍然被四五个人24小时不断监视,每出行一步都有人跟踪,一个月受尽精神折磨,生不如死,幸亏她记得大法不许自杀,否则活不到今天。这期间,她和丈夫被扣了20%的奖金,而且,还强迫她全家人记录晚间电视中央一套诽谤大法的内容。丈夫和婆婆等受不了如此邪恶流氓的折磨,不炼了,就这样,一个本来幸福祥和的家,被邪恶流氓集团迫害的凄凄惨惨。

由于传送一些真相资料,2001年5月31日,被龙口公安非法拘留,并抄了家。抢走了许多物品。拘留证是后补的。上面写的拘留理由:参与会道门。真是乱加罪名,何患无辞?!在龙口张家沟看守所里,被管在杀人监室,吃猪狗一样的饭菜,还不定时的审问。丈夫、朋友请客送礼后,20天后才回家。

回单位以后,张德帅、刘维锡、王加兴逼迫她写“三书”,看邪恶录像,精神险些崩溃,又想到了自杀,但她记得大法的要求:不许杀生,不许自杀。硬挺了过来!时隔不久,被非法押送到“下丁家”洗脑班强行转化,戚壮大、王积安等用邪恶的手段逼写“三书”,还勒索人民币1000元多。被强行抽血化验。这期间丈夫出差在外,孩子上学无人照顾,流氓邪恶的人还说:这是关心、挽救等等,简直是哄孩子的一派胡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单位扣了20%的奖金。

回家后,恶人仍电话骚扰,深夜也不例外。正常的生活被破坏,精神备受煎熬。

愿正义善良的人们,擦亮自己的眼睛,分清真假、善恶、是非,快看《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恶党的邪恶真面目,莫让谎言蒙骗!争取早日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组织,才能彻底摆脱恶党的迫害,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