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修大法做好人 何罪之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我是中国大陆一名大学生,很早就想写下这篇文章,今天终于静下心来,将这几年发生在我家的事整理成文,希望可以拯救那些反对法轮功,迫害法轮大法学员及纵容邪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无知民众。

法轮功救了我爸爸,也救了我们全家

我有两个姐姐,爸妈是老实本分的农民,靠做点小买卖供我们姐妹三人上学。当时瘫痪十年的奶奶还需要人照顾,上有一老,下有三小,父母不辞劳苦,整日奔波,却毫无怨言。

但生活的压力终于累垮了父亲,先是摇三轮车把腰扭了,疼的不能干活,站一个小时都受不了,老想躺着,后来发展成一半身子开始麻木,感觉没有力气支撑身体,这期间,耳朵也发了炎,常出水。那时,爸爸去医院检查过,拍片子,拿了不少药,也喝过药酒,只要是听说可以治病的药及方法都试过,可是病情却仍不见好转。

病魔缠身的滋味,不用我说,谁都知道,那种遭罪的感觉是非常不好受的,要不然就不会有“有病乱投医”这句话了,后来,妈妈告诉我们。当时爸爸曾痛苦的对她说:“真不想活了。”说完,堂堂男子汉流下了眼泪……

一九九八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吃完饭,爸妈便出去了,当得知爸妈是去炼法轮功时,我们都很惊讶:爸妈从来不信鬼神,也不信气功,这回怎么就炼起法轮功了?但见爸妈的脸色比以前好了,我们也不反对他们继续炼,毕竟儿女都希望自己的父母身体健康。

炼法轮功后,爸爸没吃一粒药,身体就恢复了健康,而且比以前还好,什么活都能干了,脾气也越来越好,往日因腰疼而痛苦不堪的表情被笑容代替了,妈妈的身体也明显好转,看着父母满面春风,身体健康的变化,我们从心底佩服法轮功的神奇,并坚信法轮大法真的好!

法轮功救了我的爸爸,也救了我们全家。如今,我们也加入了修炼的行列,按照“真善忍”修心性,提高精神境界,炼功有了好身体,家里笑声不断,其乐融融。

爸爸进京上访遭酷刑

然而江泽民嫉妒有一亿多学员的法轮功,极度恐惧担心自己通过不正当手段夺来的天下,竟丧心病狂,在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私下定论,将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定为*教。中共独裁统治下的中国,没人敢说真话,历次政治运动所用的整人手段残忍至极,没有人性,把中国人民吓怕了,然而,因为法轮功而受益的中国人何止一亿!自古以来就有知恩图报的说法。在大法被造谣诬陷,遭受无理诽谤之时,正义的法轮功学员抱着相信政府、相信人民的坦诚之心勇敢的站了出来,要求澄清事实,还法轮功清白。然而没想到,对政府的信任换来的却是政府走狗对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爸爸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前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几声后,引来了一群便衣恶警,他们一脚将爸爸踹倒,并用脚踩着爸爸的脸,最后爸爸被塞进警车,这是警察抓学员时的惯用动作。

警车里已塞满了人,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边哭边说“法轮大法好”,恶警听见了立即回头用电棍狠打她的头,当车上的大法弟子制止时,那个恶警却打的更凶,而且谁制止就打谁。

爸爸被关入北京房山派出所,在那里遭受了从未经历过的残酷迫害。恶警手里总是拿着电棍,专门用来打人、电人。白天,爸爸和几位同样不肯说出地址的学员被扒光衣服在屋外冻,恶警甚至弄来冰块放在爸爸的脖子上,让冰块顺脊背滑下以加剧寒冷,还一边狞笑着说:舒服吧?晚上则把爸爸他们锁在椅子上,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还经常打耳光,有时,恶警雇人打,他们还用电棍电爸爸的嘴和其它部位。

毫无人性的恶警就是如此虐待善良的、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然而,爸爸所遭受的迫害,还只是坏人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

最后,爸爸承受不了,说出了地址。看到回家的爸爸时,我的眼睛定格在他紫色的嘴唇上,那是被电棍电过的伤痕!

姑父明真相得福报

二零零一年三、四月份,镇上的人多次来我家要带爸爸去洗脑班转化。爸爸是一个好人,他们打算把好人“转化”到哪儿去?!爸爸坚决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于是便去了邻村姑姑家躲避他们的骚扰,姑父态度很好,让爸爸住下,爸爸和他们讲了自己学功后的身体变化,精神变化,告诉他们大法是被冤枉的及他们去北京合法上访所受的非人虐待,姑父听说后非常气愤,说:“电视上全是假的,我们知道法轮功好,××党说了假话!”

善待大法弟子,就会有福报。姑父有胃癌,做手术切除了4/5的胃,后来儿子离婚又给他带来不小的打击。但当姑父明白大法真相后,第二次去医院检查时,却被告知病好了。在正邪较量时,姑父选择了正义,也选择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爸爸又被抓走了

爸爸不在家这期间,正值春耕,妈妈一人承担起一切,照顾我和奶奶,照顾家。然而,那些所谓的“领导”和恶警们还多次来我家骚扰,他们常常爬墙进入,使奶奶也受了惊吓,总是瞪大眼睛问:那些人是谁啊?不久后,奶奶便去世了。

后来爸爸回家了,因为要割麦子了。某天黎明,我们正在睡觉,忽被电话铃声吵醒,电话只响了一声,不到五分钟,就听见一辆车急驰至我们家屋后,急刹住了,我快速爬起,透过后窗看到那辆车,几个车门同时被打开,几个类似恶警的人猫腰下了车,车门咔嚓被关上。

“有人来了!”我喊了一句,然后就从卧室门的玻璃窗看到,几个人正顺我们家墙往里爬,一个又高又胖又壮的恶人已进了我家里。

爸爸只穿了条秋裤,在院子里,几个彪形大汉抓住爸爸的胳膊,我过去想让他们住手,却被狠狠的一把推开,我哭了,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家人。二姐在一边喊:“不许抓我爸爸!”他们恶狠狠的说:“你爸炼法轮功!”“炼怎么了?这是信仰自由!”二姐想和他们讲道理,岂知他们哪是可以讲道理的人!“法轮功是×教!”恶警道。妈妈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你们放着坏人不抓,抓好人,还算什么人民警察?!”他们不知如何应对,冒出一句:“国家说是,就是!”最后,爸爸还是被抓走了。

那年春天,爸爸几乎没怎么在家住过。

这就是在所谓自由人权时代的中国发生在我家的事。法轮功使我们全家身心受益,恶党却使我们家不得安宁!

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共反而更加猖狂的迫害法轮功,愚昧的人民也还在纵容中共继续犯罪。良知尚存的中国人,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中共恶党残酷迫害利国利民的法轮大法,罪恶滔天!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快看《九评共产党》,看清中共的本质,赶快退出中共的组织,给自己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