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恶人恶行录

更新时间: 2019年03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牡丹江监狱以狱长陈寿刚、改造副狱长栾景和为首一干恶徒为达到所谓“转化率”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施用酷刑、滥用械具、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以下是牡丹江监狱恶人恶行。

虐杀7名法轮功学员

1、杜世良,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元月二十日二十一时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七日,杜世良夫妇被海林市公安局政保科绑架,理由是家里有电脑。杜世良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九月送到牡丹江监狱。二零零六年元月十三日,妻子曾到牡丹江监狱探望杜世良,元月二十日晚二十三时突接噩耗,杜世良已于二零零六年元月二十日二十一时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2、潘兴福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青年才子,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后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潘兴福坚持信仰,坚定的维护大法,因此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初潘兴福被非法判刑,先关入黑龙江七台河监狱,后转至牡丹江监狱。被酷刑摧残、被强制做奴工,二零零四年七月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许家人抬回家。于二零零五年元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一岁。又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3、魏晓东,男,不满三十四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死。

在牡丹江监狱十二监区,法轮功学员魏晓东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年被劫到牡丹江监狱,由于身体被迫害严重,在体检时恶警找犯人代替他,就这样的身体状况,恶警还折磨他两天两夜不许睡觉,还指使犯人用凉水泼他,逼他写“四书”。

4、李儒清,男,六十六岁,原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已退休。二零零三年十月九日前后,被迫害致死。从在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两个月时间。

5、宁军,男,五十多岁,电大毕业,家住西安区西二条路。宁军坚信大法,多次被非法劳教,屡遭非人折磨。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在遭到通缉半年后,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相,被患者告发,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借口不予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四年农历新年前,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监狱诊断病危,宁军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6、汪继国,男,四十岁,原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汪继国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诊断为肝硬化、肝硬化腹水,合并肝肾综合症,劳教所被迫同意汪继国保外就医,住院治疗。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汪继国出院仅三个月,将他再次抓回劳教所。汪继国后被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再次被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九月被迫害致死。

7、于军修,男,浙江人,原是新肇监狱一名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犯人,一九九七年通过狱中干警洪法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监狱合并,于军修被转到牡丹江监狱服刑,当时在狱中缝足球。冬天的一天,他将“法轮大法好”字条粘在楼道的墙上。

被押小号关禁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小号的干警林黎明和刘平把于军修戴上手铐脚镣,再用一根铁链从其背后把手铐和脚镣锁在地环上,而且经常用“小白龙”(白塑料管)打他。恶警许树军用电棍电他,长的时候,一电就是一个小时。关小号半年,出来没几天就去世了。

监狱总机:0453-6404715
总机内线:8000
狱长陈寿刚: 6404715 8000转8388 手机:13904676888
政委于景和: 6404715 8000转8388 手机:13904835888 13904935558
政治处主任孙久杰: 6404715 8000转8298
纪委书记李斌: 6404715 8000转8398
教改科科长宋晓彬: 6404715 8000转8333 手机:13766603777  6179431
教改科副科长赵鹏 :6404715 8000转8750 手机:13945326218
狱政科科长周金平 :6404715 8000转8799 手机:13945345260  6179479
狱政科副科长王旭辉 :6404715 8000转8662 手机:13704534000
狱侦科科长王辉 :6404715 8000转8651 手机:13504830585 6179535
改造副狱长栾景和(主管监区领导): 6404715 8000转8378手机:13904935558 手机:13766641111 6663333/6666889
韩宏先:6404715 8000转8368
王连玉:6404715 8000转8068
王健:6404715 8000转8328
宋军:6404715 8000转8777
恶警:林黎明 刘平 许树军

一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初,一监区率先采取了行动。由一监区恶警教导员李杰志、恶警干事李玉宏为首,布置了三十多名犯人对监区的四名大法弟子实施强制转化。每名大法弟子由六、七名犯人包夹,采取24小时监控的方式,采取坐光板,眼前挂纸条,目光要平视,不许睡觉的方式折磨逼迫大法弟子写悔过书。

狱警指挥犯人轮流逼迫大法弟子写四书,不写就逼迫连续24小时打坐,一天不写,就打坐两天,两天不写就打坐三天,如果身体动了,狱警就指使犯人用木板殴打大法弟子。犯人如果不管,狱警就以不给该犯人减刑等作为处罚。

不写四书的大法弟子还被关小号,少则十几天,多则一两个月甚至更长。为了怕大法弟子在小号内炼功,恶警用铁链子将大法弟子锁在地上的铁环上,地面是凉凉的木板,到冬天那真是冷极了。12月末,八监区有三名大法弟子被关入小号。被戴上手铐子和脚镣子定位在铺板上,四个班的干警轮班对其毒打,脸部都被打得变了形,还不许他们睡觉。

在此之前,牡丹江监狱就对大法弟子实施24小时监控,用两个犯人全天包夹睡觉时身体两侧一边一个犯人看着,犯人稍不顺心,就动手打大法弟子,狱警不但视而不见,有时还将大法弟子关入小号。狱警只要认为大法弟子在炼功,就一律关小号。有的大法弟子在窗户前伸一下腰,就被关入小号里。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程度,就连管教狱警自己都说国家也太狠了。

一监区的大法弟子杨晓光于2004年11月初因要求学法炼功,被关入小号。在小号里,杨晓光遭到了恶警宋军林的残酷迫害。宋每次值班喝完酒,就将杨晓光毒打一次。有一天晚上就连续打了三遍。致使杨晓光的脸都打得变了形,眼睛都看不见东西。在小号里关了二十几天后,放出来了。在他到洗漱间清洗的时候,许多犯人都看到他前胸和后背都是紫黑色的,脸还青肿着,口腔里满是伤口,回到监舍后,被犯人打。

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教导员李洁志、狱警李玉宏、指导员李伟、中队长董玉江、管教王和等以上恶警利用抢劫杀人犯刘立军(以下简称刘犯)余刑还有2年,不用再减刑以及再犯错误也不影响其释放回家的这一情况,怂恿刘犯对法轮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

在这些狱警的指使、怂恿下,刘犯又暴露和展现了它抢劫杀人时的恶性,由于有监狱和本监区管教大力支持,它肆无忌惮的、几近疯狂的对法轮大法弟子杨晓光、孙荣孝、刘国来进行殴打、残害。杨晓光被刘犯打得鼻口窜血、面部青肿,口腔多处破裂,无法进食;刘国来被刘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断三根,躺在地上起不来;孙荣孝在短短四天时间里两次惨遭毒打:第一次被打得满脸开花,无法形容;时隔两日又被拳打脚踢、拳脚相加,将年已五十多岁的孙荣孝打得满地直滚,惨不忍睹。

在2005年新年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刘犯迫害大法弟子的嚣张气焰已经达到极点。如果刘犯殴打的是一般服刑人员,早就该关押禁闭或立案侦查其罪行,可是它打大法弟子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和处罚。刘犯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这样疯狗般的迫害大法弟子,正是得到了监狱和一监区监区长、教导员以及狱警等这些恶警的指使,才敢对大法弟子下此毒手,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就是牡丹江监狱里所正在建设的残酷的“全国部级现代化文明”。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上旬,一监区李洁志、李玉宏、李伟、董玉江、王和等这些恶警纠集了三十多名犯罪分子,对监区内四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它们以四个犯人对一个大法弟子进行包夹的方式实行二十四小时轮班进行监控,不写保证书不让睡觉,直腰盘腿坐光板,眼前贴纸条以及拳打脚踢等手段进行迫害。中队长董玉江对这些犯人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他们写“四书”就行”。干事李玉宏说:“这项工作与你们的减刑百分考核成绩直接挂钩”。教导员李洁志说:“完成任务,你们这个月的减刑百分考核就给一类,否则就免评(零分)”。

在这些中共恶警的蛊惑和威逼利诱下,这些犯人象恶狼一样,丧失了人性,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同时这些犯人私下里对大法弟子道出了它们的无奈:我们要不整你们,我们要不迫害你们,狱警就得迫害和整我们,我们要“改造”、我们要回家,我们就得听从监狱和管教干部的,让我们打,我们就得打,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没有犯罪,但全中国都是这样迫害好人的形式,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就忍受忍受,慈悲慈悲吧,否则我们也没好日子过呀。

为了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恶警王和更是坐镇,并对犯人说:“给我收拾,出问题我负责”。这些恶警口口声声说是在履行职责,实际上是极端私利的驱使下,它们想“立功”、想得“奖金”,想“提干”,在这种利益驱使下,它们利令智昏,不顾苍天在上,违法犯罪。它们对大法弟子所讲的真相置若罔闻,有的管教将大法弟子视为异端,有的管教虽然能相信大法弟子所讲的真相,但是用常人的政治眼光对待,觉得手中权力多么强大,即使有一天平反了,那也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事了,那时它们早死了,即使追究什么责任也找不着人了,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才使得它们敢于铤而走险,利用邪恶的犯人对大法弟子疯狂的行恶,不仅造下了十恶不赦的罪业,还将众多的受这些黑警察指使的犯人推下了绝望的深渊。

一监区0453-6404715 8000转8678
教导员李洁志,警号2306301
狱警李玉宏,警号2306321
指导员李伟,警号2306268
中队长董玉江,警号2306265
狱警王和,警号2306263
抢劫杀人犯刘立军,38岁、原判死缓、余刑期还有2年

二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2006年3月16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二监区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王海,因被发现身上有大法资料而被恶警关进禁闭室。王海拒绝放弃修炼,遭到严重的迫害。

牡丹江恶警调来全狱最无人性、最恶毒的犯人刘立军、李小东、牛淼三名刑事犯,对王海进行残酷的迫害。他们扒光王海的衣服,只剩下内裤,呈大字型将王海四肢定位绑在冰凉的木板铺上。恶警宋军林每遇到他值班就用大号的电棍对王海的敏感部位进行电击,每天至少两次。而三名恶犯则用尼龙管(俗称“小白龙)对王海的全身进行抽打,用拳脚猛击王海的面部、胸部,打累了,就站到铺板上,用脚踩、踹铐在脚和手上的脚镣和手铐,致使王海手腕、脚腕部位严重发黑、化脓并坏死,就这样迫害了一个多月,导致王海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四肢不能活动,全身伤痕累累。在王海奄奄一息时,恶人才将王海送进医院,并从二监区抽调了四名刑事犯对王海进行严密监管,并严令监管的犯人不准对王海的真实情况向外透露半分。

那么,这场迫害是谁指使的呢?这个隐藏在幕后的真正凶手就是现任牡丹江监狱狱政科科长王旭辉,这是个异常歹毒的家伙。他早在2003年初春时就对被关押禁闭的大法弟子刘国来进行同样迫害。在该恶警晋升为狱政科副科长、科长之后,对大法弟子的多起严重迫害就是他主谋指使的。

那么,那个恶毒的犯人刘立军又是一个什么货色呢?刘立军于1985年因抢劫杀人罪入狱,因其在狱中恶性不改,至今二十多年不能出监。该犯曾从2004年起对被牡丹江监狱一监区、二监区非法关押的杨小光、张德文、孙荣孝、刘国来等大法弟子进行疯狂殴打迫害。刘犯不仅迫害大法弟子,对其他刑事犯人也经常动手殴打,无人敢管,已经成为十足的牢头狱霸,而且还腰带手机在监狱内横行。这个恶犯之所以如此猖狂,就是因为这位狱政科的王旭辉科长是他的后台和关系。有这个科长罩着,刘犯才敢恶胆包天,胡作非为。

就在王海事件之前,就有一名大法弟子被刘犯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家属正在监狱外四处告状,可是牡丹江监狱对此事置之不理,视而不见。今天的牡丹江监狱真是一个造假成风、罚款成风、黑市横行、腐败盛行的大染缸,成为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典型监狱。

大法弟子王海,39岁,黑龙江省方正县人,被非法判刑5年,被投到哈尔滨监狱后转到牡丹江监狱,在那里他被残酷的迫害。因王海伤势太重狱方不敢放人,恶警侯波叫嚣:“我已经把王海整的只剩半条命了”。

自2006年3月16日以来全监非法搜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11监区崔国军、7监区崔洪伟、3监区董宾、2监区王海、15监区张文礼、卢占魁被非法搜查后转押小号,都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王海被迫害最重。

狱政科长王旭辉、干事侯波、管教宋军林、李亚魁等恶警采用各种手段折磨他,戴手铐脚镣锁在地环上,扒去棉衣棉裤冻,电击,一天迫害4,5次。恶警宋军林天天毒打他,拽镣子在地上拖,后将王海从小号转到医院治疗。看到的人说王海全身没有好地方,脖子上全是电击留下的肿块,手脚腕处肉皮被划破,脚踝处见骨,这样持续迫害14天,王海已被迫害的不成人形。恶警侯波叫嚣:“我已经把王海整的只剩半条命了”。问王海还炼不炼了,王海坚定的回答:“炼!”其他人相继放出,因王海伤势太重狱方不敢放,驻监狱检察院检察官曾伪善的表示慰问。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早,监区长梅建国一上来就对李凤全(38岁,七台河)训斥、辱骂,并将李凤全打得嘴唇翻肿着,嘴唇和牙齿都在流血。午后,赵喜和与李干事拿着电棍来到李凤全跟前。赵喜和先是一拳打在李凤全的鼻梁上,然后就是一顿大耳光,李干事拿电棍不断的往李凤全的头上、身上电、打。李凤全全身被打伤,眼睛被打坏看不见东西。即使这样,恶警还连拖带拽强迫他出工。12月14日晚收工时李凤全昏迷无人搀扶,从三楼楼梯滚下来,头部摔伤,流血过多,当晚被送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

二监区0453-6404715 8000转8657 8000转8656
监区长:梅建国
恶警:赵喜和、宋军林、侯波、李亚魁
犯人:刘立军、李小东、牛淼

三、五、六、七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三监区:2005年1月20日姜洪禄,因拒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被三监区监区长汪伟关进专门迫害人的禁闭室,只有三、四平方米的小屋,地中间有一个铁环,人被铐上手铐、脚镣然后再扣在铁环上,无法动弹站、蹲、平躺睡觉,只能弯腰坐着。直到离过年还有五天才被放回三监区,此时的姜洪禄已是骨瘦如柴了。

五监区:牡丹江监狱的不法之徒,以大法学员坚持信仰、坚持修炼(不转化为由),不许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接见)打电话、邮递信件。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的大法学员庞士兴被迫害一年多来,其母已60多岁,几次到监狱去看儿子,每次都是含泪而回,一次都没让看到。

六监区:2005年11月10日前后,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牡丹江监狱六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关连斌遭监区干警张庆山殴打,并且用电棍折磨长达三个多小时。张庆山边打边叫:“我就是恶警!我就是恶警!”用电棍电击关连斌小便、大腿内侧,皮肤都被打坏。

关连斌被折磨一个多小时后心脏病发作,张庆山将电棍插入关连斌的内衣里,直接电击心脏部位,并叫道:“我这专治心脏病。”关连斌还曾于7月6日被大队长周元平、教导员朱再良押进小号戴上脚镣,关禁闭。

张庆山是六监区狱政干事,监区长周元平,教导员朱再良支持怂恿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5年12月12日,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大法弟子被犯人打伤,警察置之不理。三个大法弟子拒绝服劳役,被关小号,在小号遭恶警侯波殴打。

牡丹江监狱六监区的恶警对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许岩,关连斌,高云翔采取用电棍电击心脏及其它要害部位,强制超负荷劳动,不让睡觉,关禁闭,指使刑事犯打人等多种手段严酷迫害,极其残忍,灭绝人性。一段时间以来牡监迫害恶性事件频传。

2004年10月末,于忠海家邮来的钱被恶警私自扣留,于忠海要钱不得反被该恶警指使犯人打得鼻口出血。孙殿山(佳木斯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被关入小号,李凤全、王学世、刘小龙等连续五昼夜不被允许睡觉,此期间还继续被强迫出工劳动。

七监区:2006年3月17日,大法弟子崔洪伟的MP3被七监区恶警非法搜走,恶警副大队于海军和中队长周臣将崔洪伟毒打后关押小号。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大法弟子王海、三监区董斌、十一监区崔国军相继被关押小号。恶警为追查MP3的来源还在迫害他们。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只要不“转化”,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时,金宥峰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打金宥峰一顿,主要打手是韩宝仁,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三监区电话: 0453-6404715转8000转8663
监狱三监区长汪伟 手机13946346388  0453-6404715转8000转8636 0453-6922447

五监区电话: 0453-6404715 8000转8735
副大队长魏巍 手机13836351489
韩教导员、办公室0453-8699352
中队长杨显龙  手机13091856318

六监区电话:0453-6404715 8000转8746
大队长周元平
教导员朱再良 电话:6178988,手机:13359889889 13904838884。
恶警张庆山 电话:6179272,手机:13836360030。

七监区电话:0453-6404715 8000转8699
大队长朱再良 手机13904838884
副大队于海军
中队长周臣
队长栾玉

八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2005年11月4日,牡丹江监狱八监区恶警武学军毒打法轮功学员关文龙至重伤,住进医院。11月6日,关文龙被恶警张健强行从医院拉出来,不许住院;关文龙找大队长康晓辉反映情况,康晓辉推托说此事由中队负责。找张健时,张健抵赖道:谁打你了?就是不许到医院去看病。

早在2004年11月22日,八监区犯人隋淼将关文龙强行拉到生产车间的厕所里殴打,纪律杂工侯松阳两次殴打关文龙。

2004年9月上旬,八监区的犯人郭洪雷殴打关文龙,致使关文龙不能出工,恶警武学军就用电警棍殴打关文龙,逼迫他带伤出工。

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在10月末更换了监区领导班,新任监区长康晓辉,教导员陈建峰与恶警武学军,制定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系列措施。首先让因病在监舍休息法轮功学员一律出工,不许休息,有病不给假。其次,成立了五联保监视小组,监视每一位法轮功学员,一旦发现夜晚有坐起来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击倒,并对互监小组的其他刑事犯减刑的不给报卷,不减刑的降类,免评。第三、对那些经常接触法轮功学员的人进行监视,一经发现问题就关小号,并调查法轮功学员周围的人,安插众多耳目。

2004年9月20日。八监区副监区长张家文、王光、赵明辉、王继军、闫江等五名恶警,用三只电警棍殴打大法弟子黄国栋,打完之后,又把黄挂在铁栅栏上,在生产车间。

2005年3月8日。八监区恶警于福刚、武学军、何广胜、李军、裴胜烈等,殴打黄国栋。

在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的指使下,狱警张胜利、武学军、宋君飘一直持续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施迫害。

2006年2月17日,三中队队长宋君飘强迫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黄国栋做劳役,黄国栋不听从非法指令,宋君飘就叫来犯人陈永和强行把黄国栋拉到车间一角,大法弟子关文龙、刘铁人、刘军、徐向东、张世江、申金祥等也都被强拉到车间墙角,由犯人陈永和看着,不允许与外人接触。

2月22日早8点,狱警武学军一上班就将大法弟子徐向东暴打一顿,后又百般强迫徐向东签字,以押小号威胁,但终未达到目地。

下午,狱警武学军又将被非法关押在三中队的大法弟子刘铁人“严管”起来,并指使牢头狱霸李晓伟将大法弟子张世江“严管”起来,并威胁对刘铁人、张世江等六名大法弟子每天罚站11个小时。

2月23日,大法弟子黄国栋,因拒绝非法劳役被关禁闭,三中队长宋君飘执行的。

大法弟子关文龙抵制非法劳役,在牡丹江监的恶毒“连坐”政策下,犯人寝室长关振利怕影响自己,对关文龙进行毒打,将关文龙的脸部都打得变形,后背两肩两臂都有红肿的瘀血。

23日上午在车间办公室,狱警陈占峰、武学军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关文龙,并体罚不让休息。

24日上午,恶警武学军和刘波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刘军,刘军的手被打伤。接着又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用电棍电、胶皮棍打、拳打脚踢,一个多小时后,关文龙被犯人架出来,不能走路,弯着腰,右腿也瘸了,恶警武学军还在后面拿锥子扎关文龙的背和右腿。中午,狱警不让关文龙吃饭,并将他弄到厕所里又是一顿毒打,直到犯人们吃完饭出工时,才把脸被打得红肿的关文龙从厕所里弄出来。

25日,恶警武学军一上班就拿着锥子连扎带拖,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折磨近半个小时。

25日上午,大法弟子张世江因拒绝非法劳役,被中队长张胜利,陈占峰等用四个电棍电击直到没电为止。张世江当时心脏功能衰弱,身体抽搐不止,痛苦万分,收工时不能行走,被人背扶着回五楼监舍,次日又被架着出工。

5月17日,牡丹江监狱八监区恶警武学军威逼大法弟子刘军给监区出带有恶党内容的黑板报,遭刘军拒绝后,武学军大怒大发淫威,用拳脚对刘军大打出手,并用电棍迫害。

牡监八监区恶警姜晓春(警号2306602)、白志强(2306381)、宋军飘指使陈占峰对大法弟子黄国栋、刘军、关文龙、刘铁人强迫劳动迫害,黄张二人被逼坐窗前,经常被开窗冻。

自2005年11月4日八监区恶警武学军殴打大法弟子关文龙的罪行被揭露后,国内、国外同修纷纷打电话制止邪恶。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二分区区长武学军又于11月17日对关文龙进行报复性迫害,无任何理由对其关押七天禁闭,不让穿衬衣、衬裤,无暖气,每天只给两块发糕。

2005年12月25日,又强迫黄国栋、关文龙劳动,并多次唆使犯人殴打关文龙、吕振江、黄国栋。由于犯人没按恶警意图行恶,恶警陈占峰、史志车叫嚣等过了元旦再对大法弟子迫害。

自邪恶的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来到八监区后他也跟着对大法学员开始疯狂的迫害。2005年11月4日,在二门点数时,公然在三百多名服刑人员和十几名警察面前殴打大法学员关文龙。11月17日,又将关文龙押入小号,同时告诉小号里的服刑人员殴打关文龙。为了让服刑人员关振利听从他的指使殴打关文龙,武学军经常给关振利带酒,买吃的,明知关振利打手机也不管。

2006年2月22日早,武学军对大法学员徐向东一顿拳打脚踢。

2月24日,武学军和犯人李晓伟、王立军,看厕所的犯人姜明永,五组长何雪双,将关文龙打的爬不起来,而且武学军还用锥子扎关文龙的后背和大腿,又指使这几名犯人对刘军,张世江进行一顿毒打。

3月25日,武学军,宋军飘,姜磊又到小号里把大法学员黄国栋毒打一顿,用电警棍电击阴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事后很长时间黄的肛门没有收缩力。

3月9日上午,省司法厅长、监狱管理局长刚检查完八监区生产线,武学军就领着犯人王立军、李晓伟,用电警棍毒打大法学员刘铁仁。

3月28日早,恶警武学军和犯人姜明永将大法学员关文龙弄到教导员办公室进行殴打。电警棍,胶皮棍等一齐上。

3月29日下午恶警武学军和犯人王立军对大法学员徐向东进行。两个电警棍都没电了还不罢休。一直打了40多分钟,犯人李晓伟在跟前加油助威。

年4月18日,恶警武学军、犯人王立军对大法学员黄国栋进行迫害时黄国栋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撞在暖气片上,当时撞昏了,鲜血流了一地,又被压小号戴上脚镣,手铐子,关押了15天,就在此同时又殴打关文龙。

5月17日,恶警武学军强迫大法学员刘君写板报,刘君不写,武学军狠毒的将刘君打倒,用脚踩着脖子电击,同时又用脚踢,刘君的眼睛都被打肿了。

恶警:张生利,一分监区长,身高1米90多公分,警号2306662;
恶警:姜磊,一分监指导员,警号2306498

2月24日,恶警张生利利用电警棍殴打大法学员张世江,中午不让张吃饭,扔到寒冷的外面冻,又用上倒挂等恶毒手段迫害张世江。

年2月25日,恶警姜磊,武学军,宋军飘殴打大法学员黄国栋。

4月24日,恶警张生利,姜磊,对大法学员周吾庆进行迫害时,用脚踩着脖子进行电击,恶警宋军飘恶语相加。

6月2日,恶警张生利、姜磊又一次迫害大法学员张世江,张生利用脚踢在张世江的头上,当时就踢昏过去。

恶警宋军飘,三分监长,警号2306723.在2006年2月17日开始对三分监区的大法学员黄国栋等人进行的迫害预谋都是宋军飘所为,当把各分监区的恶警们都调动起来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时,宋军飘由衷的高兴。

八监区恶警武学军,张生利都是恶党的预备党员。然而,他们申请加入恶党的申请书、思想汇报、业务学习笔记以及谈话过程等文字的东西全都是犯人替他编写的。张生利05年底申请入邪党的思想汇报,要求把01年以来的思想状况都补上。而这些都是犯人高喜良替他补写的。教导员陈占峰的所谓八荣八耻考试题都是犯人姜明永找其他犯人答的。八监区几个主要给恶警编写各恶党业务学习笔记的,有一分监区犯人高喜良、刘昌坤;三分监区的学习委员韩某、二监区赵威。正因为是这些要给恶警拍马屁的犯人替他们胡写,恶警张生利才能说出他就是政府,政府就是他的这些鬼话。所以,在他们编写的材料中,也才会把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变成了所谓“亲情教育”的谎言。

八监区电话: 0453-6404715 8000转8727
大队长:唐晓辉
教导员:陈占峰

中队长:张胜利
副监区长:张家文
八二分监区长:武学军,八二分监区长,30多岁,警号2306683。
恶警:姜晓春(警号2306602)、白志强(2306381)、宋军飘、史志车(警号2306249)、张建 (警号2306646)、王光、赵明辉、王继军、闫江、于福刚、何广胜、李军、裴胜烈
犯人:陈永和、关振利、隋淼、侯松阳、郭洪雷

十四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2004年1月20日早8点,也就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九,牡丹江监狱14监区的监区长刘明华把大法弟子申金祥叫到办公室,就大吵大骂地说:一、不许你和任何人讲话;二、不许看电视;三、不许坐着,收工回去就给我躺着。申金祥说: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权,你凭什么不让讲话?刘明华就大声喊叫:你给我蹲下!申金祥不蹲,刘就蹦过来气急败坏地抓住申金祥的衣领子就摔,摔不倒申金祥,就将他扭转过来踹申左膝弯处,将申踹倒,照着申的后腰脑袋猛踢踹,还喊着:拿电棍来!教导员高海民拿着电警棍跑进屋,就击打申的嘴、脸、头、脖子等处,嘴里还喊着:我叫你喊!这时又跑进三个犯人,其中一个叫李波的要上来打,申金祥说:这事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掺和。2004年农历新年放假十六天,申金祥在床上躺了十六天,新年过后指导员刘尊运把申金祥骗出监舍,出工到车间,其目的就是不让申金祥休息,每天由人搀扶着出工,直到4月2日,将申金祥踹出了14监区,还扣着7个月的小帐找不回来。

十四监区电话:0453-6404715 8000转8625 8000转8732
监区长刘明华 手机:13091858138  0453-6404715 8000转8625
教导员高海民 手机:13359887399  0453-6404715 8000转8732
指导员刘尊运

十五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2004年7月下旬,宫贵东给政府部门干部写了一封信,内容是说自己是无罪的,而且干活也不给分,不给减刑,要求不干活。7月23日大队长徐领因、中队长张大伟和犯人杂工组长修彦新把宫贵东叫进车间管教室一顿打。特别是大队长徐领因,他经常当着许多犯人的面打犯人,一边打还一边说:“你告我去吧!等你出监告我的时候,我已经退休了。”大队长解晓东(一把手)又进去谈,宫贵东坚持自己的做法。

7月24日早晨,狱警指使犯人曹洪亮把宫贵东叫到管教室门口就劈头盖脸的打,大法弟子李葆华出来制止,也一齐被打。犯人组长修彦新把李葆华在地上拖回了车间屋里,修彦新当着众人的面对李葆华说:“你不是要喊打人了吗?你喊吧!随便你喊,没有颁布的话,谁能动手打你们法轮功?”这时曹洪亮又把宫贵东叫到外面正在施工的一个楼内,当着许多人的面拳打脚踢了半个小时左右,把宫贵东打得全身是伤,但他没有屈服。当天上午教导员王洪岩把宫贵东叫到监舍管教室,宫贵东指出狱警指使犯人打人是违法行为,可王洪岩却说:“枪打出头鸟。”

7月26日曹洪亮和修彦新把宫贵东叫进东间管教室,用木头方子差点没把宫贵东打死。曹洪亮在狱警的撑腰下,象疯子一样极其邪恶。

十五监舍的狱警一点人性都没有。把宫贵东打得快死了,连路都走不了,他们既不让他住院,也不让他在监舍休息,还强迫他跟着出工,来回走路用车推着,上下楼用人背着。

宫贵东(鹤岗)和李宝华(鸡西)不堪忍受不公正的对待和对人格的污辱,从2005年5月9日开始绝食抗议,现身体极度虚弱,脱水、严重脱相,骨瘦如柴,因遭野蛮插管灌食迫害,他们的食道已经被损坏,生命危在旦夕。

十五监区电话:0453-6404715 8000转8706 8000转8616
大队长解晓东、徐领因
中队长张大伟
教导员:王洪岩 0453-6404715 8000转8616  0453-6179245
犯人杂工组长:修彦新、曹洪亮

十六监区狱警恶人恶行

1、大法弟子潘兴福被迫害致死

潘兴福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法弟子,于2003年5月由七台河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在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恶警强制大家劳动出工,潘兴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于2003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监区不予重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才把潘兴福送到监狱医院,诊断潘兴福为胸腹积水、肺结核。副狱长栾景和怕潘兴福死在监狱担责任,就让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赶快给潘兴福办保外,郑玉和怕承担责任不得不重视起来,但郑玉和还趁潘兴福重危之机不断的伪善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郑玉和说: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潘兴福于2004年7月份回家后于2005年1月含冤离世。

2、张洪权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于2004年7月由哈尔滨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张洪权由于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拒不报数、不蹲。教导员郑玉和就把张洪权关小号17天,张洪权在被关小号期间绝食11天来抗议迫害,管小号的警察就把张洪权送到监狱医院插管加盐灌食,张洪权被插管加盐灌食折磨的痛苦的不断的呕吐,后来张洪权又被转到三监区进行迫害。

3、张玉堂是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于2004年7月由三监区转到十六监区。由于坚持炼功和反对迫害,常遭到包夹(专门来监管法轮功)犯人的殴打,张玉堂向教导员郑玉和揭露犯人对他的迫害和该犯人看黄碟、吸毒等事。而这些犯人又恰是和郑玉和好的关系犯,郑玉和就故意把此事告诉这些犯人,结果导致张玉堂不断的遭到犯人的迫害,不让张玉堂睡觉,白天晚上由它们轮流看管;不准随便走动;克扣饭食,说吃饱了闹事;白天犯人都出工后,几个包夹犯人就用皮带抽打张玉堂逼他写保证书。恶警郑玉和、卢晓辉也在不断的指使、怂恿这些犯人要“严管”。当有大法弟子质问郑玉和为什么指使犯人迫害张玉堂时,郑玉和无耻的说:“谁看见了?”

4、汤宪国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于2003年7月由哈达岗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2003年10月因为炼功被郑玉和关押小号15天。2004年7月,汤宪国和大法弟子殷长峰共同绝食抵制恶警对大法弟子张洪权关押小号,两名大法弟子同时被戴脚镣关押小号15天。2005年7月,汤宪国和殷长峰因共同抵制参加邪恶会议又被恶警郑玉和、卢晓辉、王旭关押小号。由于汤宪国不断的抗议狱方对他的迫害,恶警郑玉和、卢晓辉、王旭指使犯人对其严管(就是毒打),结果汤宪国几次被包夹犯人毒打,并被包夹犯人黑白看管,限制活动自由。恶警郑玉和还写师父的名字逼汤宪国去踩,汤宪国坚决抵制而遭他们毒打。

5、十六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由恶警教导员郑玉和、干事卢晓辉、指导员王旭操纵实施的,它们利用犯人、指使犯人、并给犯人不断施加压力,以不给犯人减刑或降低犯人百分(犯人减刑用的考核分)等恶毒手段,使犯人的仇恨转嫁到大法弟子身上,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

十六监区电话:0453-6404715 8000转8628
副狱长栾景和
教导员郑玉和(现已调到监狱政治处)手机:13019068650 0453-6535880
狱警卢晓辉
指导员王旭

集训队狱警恶人恶行

集训队的迫害更加残酷,对大法弟子强行转化,并调动禁闭室和各监区的干警用电棍电、扣地环、灌浓盐水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其中在对吴跃荣的迫害中,7天不让其睡觉,并且强行将其拉入洗手间用冷水浇其全身,直到吴跃荣晕过去为止;还有,姚国才在关小号期间绝食15天抗议,狱警便指使犯人对姚国才强制灌食,这种残忍的灌食方法就是将管子从口中一直插入胃部,灌入食物时,再人为的进行上下拉动,以达到折磨的目的,姚国才因被灌食导致食道发炎直至发高烧。

在集训队里每人睡觉的地方很小,经常是几个人一张床,上厕所、喝水受限制。在恶劣的环境里,每人身上都有虱子,每天还要做劳役,经常到深夜,完不成定额便会遭到毒打。恶徒用板子打人,经常把板子打折。

金宥峰,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20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一入监就被强制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毛衣、毛裤、内衣,其余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头几个月洗脸刷牙都成了非分之想,洗澡就更谈不上了。周少昆是严管房(1号房)管房杂工,在管教庄某的唆使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参与者。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开过板,晚上回监舍常常加班。金宥峰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板。常完不成任务,金宥峰因没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被打手刘大庆等毒打。包房管教司海涛,为了“转化”金宥峰和小吴,给周少昆施加压力。金宥峰因不配合邪恶,不“转化”,金宥峰不说保证不炼,在司管教面前,被周少昆打。不配合背手、低头、管教面前蹲下,被司海涛打嘴巴子。

2004年9月4日,集训队妄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刘军、吴越荣分别被关到1号房、2号房,白天码铺,晚上不让睡觉,安排几名犯人轮流谈话,有时刘军一站一宿,甚至站小板凳,持续4~5天。恶警扬言,要在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进行。为了阻止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高云翔,关连斌还有金宥峰被关进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关小号的第二天他们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姚国才被灌食时食物进了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自称“万魔之王”的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头堵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身上又穿着单衣服,要求加衣,迟迟不给送,小号里睡光板铺,没有被褥,更是难以入眠。

金宥峰(原牡师院教师)有一次晚上上厕所,被狱警指使犯人毒打,从厕所拖到走廊,后又是一顿打,最后再一次被狱警毒打得鲜血从嘴角流出来。

从小号出来后,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恶,抵制劳动,抵制面墙码铺等,这样金宥峰等人在集训队被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

狱警:庄某、司海涛(自称“万魔之王”的恶警)
犯人:周少昆、刘大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