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钱世光,男,六十三岁,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燕儿湾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桃树坪戒毒所,绝食抗议十几天,奄奄一息,被不法人员扔在其家门口扬长而去。钱世光吃力的将门敲开,当时已骨瘦嶙峋,食水不进,一喝水就呛出来,家人都觉得他已经不行了。通过学法炼功,几天之后他逐步恢复健康。

二零零零年五月,钱世光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劳教所。其间他绝食抗议二十八天,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七、八十斤,送至大沙坪劳改医院住院一个月,诊断为多脏器功能障碍。劳教所不愿支付钱世光的医疗费,又怕人死在那里担责任,于是劳教所由五大队王姓队长出面让钱家人为他办了保外就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钱世光被接回家。只要能动,他就坚持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并天天打坐炼功。慢慢的身上开始长肉,但长出的肉都是黄色的,出现全身水肿,稍微按压便凹陷下去。打坐时一条腿搬到另一条腿上时,脚就会深深的陷入大腿的肉中,几日后全身皮肤破裂,流出黄油状液体。而钱世光全然不顾这一切,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恢复正常。

由于多次遭受迫害,其中有一次被非法抓捕的具体时间与地点已记不清了。那次遭受迫害回到家后,浑身上下到处是碗口大的疥疮,身上无一处完好的皮肤,钱世光通过一个半月的学法炼功便恢复如初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在北京团河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钱世光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日被抓,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其间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劳教所中的罪犯在恶警的暗示及怂恿下用厕所的搋子吸嘴,用苍蝇拍子打嘴;把头摁入马桶中让钱世光喝马桶里的水;拔他的胡子、眉毛;有时对他进行毒打后扔进小便池子浸泡;冬天被捆绑住之后塞到床下(因床很低,无法翻身),只让他在床下解手,再用凉水浇他。有时趁着夜晚,恶警唆使犯人将他带到户外,脱光衣服往他身上浇凉水,再把他用雪埋上……。那里的恶警明知钱世光的腰椎被他们打断,竟然还指使二名罪犯拖着钱世光强行跑早操。

二零零五年五月,当时钱世光已经回到家,但仍旧无法直立行走。当月二十七日下午,钱世光刚走出住宅小区,便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兰州市恶警截住,从身上搜走钥匙,其后,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共八人(七男一女,其中有一个男队长姓董),打开钱家的门进行野蛮抄家,并提着摄像机进行录制。钱世光的家被翻的底朝天,还被非法抄走了二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二个三位一体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一拖二的刻录机,一台塑封机,钱币及衣物数目不清。

当晚七点左右,二十六处的恶警给钱世光上酷刑——老虎凳,叫其说出和他联系的同修,他不说,恶警们便继续给其上老虎凳和殴打。晚上九时恶警将钱世光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

到洗脑班后,恶警对钱世光继续进行摧残,连续吊铐他十几天,致使他的双臂3、4个月都不能抬起。二零零五年冬天恶人又将其关入地下室(没有暖气和床)只让他穿单衣单鞋,一天不给喝水,只给一个窝窝头,大小便都在里面,还要进行殴打。这期间他又绝食抗议二十几天。二个月后才将他放出地下室。

二零零六年冬天,恶人又让钱世光写所谓的“转化书”,他未写。因洗脑班严密封锁消息,他的家人也不能去探视他。目前迫害详情无法得知。望知情人提供他的有关消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