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29、陈玲梅,女,56岁,涿州市码头镇北西瓜村人。99年7月20日,陈玲梅去北京证实法,被当地公安局抓回码头镇,关在码头中学,晚上被逼跑步,跑不动恶警就用柳条抽打,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打嘴巴打的脸部变形。

99年11月19日,陈玲梅去北京证实法,被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抓回当地,恶警李保平等两人殴打陈玲梅,用木板打她的脸,用粗木棍浑身乱打,用电棍电。

2000年10月1日,陈玲梅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执勤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陈玲梅拉回义合庄乡政府,把她双脚离地铐在车棚上,很多恶徒围着打,有用木板打的,任炳辉用书打,并用带针的刑具抽打背部,任炳辉还往陈玲梅背上撒盐,打的陈玲梅浑身青紫,把她打昏后,用凉水泼,后让陈玲梅在脏水池里坐着,十月的天气,陈玲梅仅穿一身秋衣,被铐了一夜。

2002年,陈玲梅写真相条幅张贴,被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发现,把她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

2003年非典期间,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把陈玲梅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3个多月后关入保定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小白楼洗脑班),恶徒们逼陈玲梅站了一夜,用胶皮棒打她,一个多月后才放她回家。

30、臧翠青,女,44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人,1997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臧翠青15岁就开始神经衰弱,经常头痛,结婚后身体更差,一到晚上浑身抽搐、疼痛,并有坐骨神经痛。臧翠青修炼法轮功后,几种疾病不治而愈。99年720时,臧翠青去北京证实法,涿州公安局政保科长谢玉保、李保平把臧翠青抓到公安局,副局长刘晓明非法审讯臧翠青,后给臧翠青转到涿州看守所。期间谢玉宝、李保平等三人把臧翠青抓到涿州安全局提审,谢玉宝让臧翠青跪下,被臧翠青拒绝。谢扬言:“今天把你从楼上扔下去也没人知道。”并威胁要扒光臧翠青衣服打臧翠青。李保平打臧翠青嘴巴,一直到晚上10点,送回看守所。后来把臧翠青拉到打靶场,几个人强行按倒臧翠青跪在地上。用电棍从脊背电到头顶,晚上整夜打。臧翠青的脸被打的肿胀不堪。

2000年3月的一个晚上,臧翠青正在家睡觉,大队书记杨某带乡派出所所长李作鹏等三人闯进臧翠青家,把臧翠青绑架到拘留所,半个月才放回家。

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证实法,被执勤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臧翠青接回义合庄乡政府,接到“上面”来电话说:“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恶徒把臧翠青日夜吊在车棚冻着。三天后,涿州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传达密令后,乡镇法书记任炳辉,乡长白景华等十几人,把臧翠青裤子扒掉,用三股合在一起的光缆线抽臧翠青,给臧翠青打昏,又用冷水泼醒。后用手铐铐着胳膊,吊在半空,臧翠青再一次昏过去,等醒来时,任炳辉问臧翠青:“炼不炼?”臧翠青说:“炼!”任炳辉往臧翠青嘴里灌凉水,往衣服里灌凉水,并不让臧翠青上厕所。白景华用皮鞋踢臧翠青小腿骨。

2002年夏天,乡派出所叶某等四人把臧翠青绑架到看守所。五个月后非法劳教二年半,因体检不合格,才放臧翠青回家。

31、王占宗,男,五十八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人。九九年十月,王占宗去北京证实法,乡政府不法之徒知道后,把王占宗绑架到乡政府派出所,五、六个恶徒一同下手拳打脚踢,打得王占宗面部肿胀,浑身疼痛,后还把王占宗铐在椅子上。第二天涿州市国保大队把王占宗带到国保大队,后转拘留所。拘留期间,提审四次,并用电棍电。王占宗的弟弟出了六百元,请(国保大队的谢玉宝等人吃了顿饭,又被勒索二百元,半月后才放王占宗回家。

二零零一年夏天一晚十一点左右,乡政府司法所所长张少彬等三人,把王占宗绑架到乡政府,铐在椅子上一宿。第二天王占宗趁机走脱。恶徒找不到王占宗及其儿子,就把王占宗儿媳抓到乡政府,铐在树上八、九个小时,家里还有还在吃奶的孩子。恶徒扬言找不到你公公,就拿你作抵押。恶徒还非法抄走三轮车,后来恶徒从亲戚家把王占宗抓到乡政府,拳打脚踢一顿,铐在椅子上一宿。张少彬勒索五百元后才放王占宗回家。

二零零二年夏天,涿州国保大队谢玉宝和乡政府等三人又把王占宗绑架到涿州国保大队,后送拘留所,谢玉宝勒索三千元,半个月后放人。国保大队一恶徒扬言“再炼就拆你房子”。后来每到敏感日,恶警经常到王占宗家骚扰。

32、陈素英,女,34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人。二零零二年夏天一晚十点左右,码头镇政府等五人,闯到陈素英打工处把她绑架到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殴打,一恶警用钉有钉子的木棍,往陈素英身上乱打乱抽,顿时鲜血顺着后背往下淌,木棍上也沾满鲜血。打完后把陈素英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后将她拉到南马洗脑班,铐在树上,放开后就开始毒打,打得陈素英脸部变形,肿胀不堪。在洗脑班,恶徒每天晚上都将陈素英单手铐在床上,共关了二十天。

33、吴建国,男,五十四岁,涿州市码头镇北芦村人。二零零二年夏天,码头镇政府五人晚十点左右闯到吴建国打工处,把他绑架到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殴打,后把他送拘留所一周,又转看守所,勒索一千元。最后将吴建国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34、曹保军,男,五十九岁,涿州市义合庄乡义合庄村人。二零零二年春天,国保大队谢玉宝、乡政府的张少彬、平润明等十多人,闯到曹保军家非法搜查。然后把曹保军强行绑架到乡政府派出所,后转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将曹保军关入南马洗脑班,铐在柱子上打嘴巴,每天晚上单手铐在床上。两个月后才放回家。

35、牛桂英,女,五十三岁,涿州市义和庄乡四树村人。二零零六年元月,国保大队杨玉刚和义合庄乡政府六个不法之徒闯到牛桂英家非法搜查、录像,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并把牛桂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四楼,后转到涿州拘留所,勒索钱财(家里人不告诉)后,五天放回家。

36、鲍志才,男,六十七岁,涿州市义合庄乡曹营村人。二零零六年元月,涿州市国保大队和乡政府司法所张少彬等三人闯到鲍志才家非法抄家,抄走录音机,并把鲍志才绑架到国保大队,后转拘留所,勒索三千元,拘留九天。二零零六年,乡政府司法所张少彬等三人把鲍志才骗到乡政府后,把他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了七天。

37、王俊英,女,六十八岁,涿州市义合庄乡邓渠村人,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王俊英得法前,患腰间盘突出、双腿风湿性关节炎、脑血管硬化、慢性胃炎、气管炎、头痛等病症;修炼大法后,她身上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九九年七二零后不久一天,乡政府司法所张少彬、任炳辉、平润明等六人,从一乡亲家中把王俊英绑架到乡政府,六、七个人围着殴打她,任炳辉指挥恶徒用电棍电,晚上把王俊英铐在屋外。恶徒平润明、张少彬向王俊英家人勒索了三千元,两天后放人。以后每到敏感日,乡政府及国保大队经常上门骚扰王俊英。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