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被中共邪党利用的前进监狱恶警曹利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曹利华,男,现年40岁,江苏人,身高约1.73米,面皮黑。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前进监狱九分监区政治指导员、邪党支部书记(据说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已被提拔。待查)。

在中共邪党对曹利华的表彰材料中,有这么一段文字:

“曹利华同志一直工作在监管改造一线……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北京市严打整治斗争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2004年被授予北京市首都‘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以上这段文字,与其说是表彰,不如说是曝光:曹利华在恶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已沦落为历史罪人。曹利华与共产邪灵的流氓本性一脉相承,极尽残暴、阴毒、诡诈、伪善之能,千方百计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犯下了在邪恶操纵和名利诱惑下迫害正法修炼的滔天罪行。

一、对学员实行残酷的法西斯迫害,仅举几例:

据大法学员林树森在《北京学员自述在前进监狱遭受三年迫害》记述:

“徐承早:二分监区最早强制入狱的大法学员。他是国家公务员、北京顺义某街道副主任。狱警用软硬兼施的办法‘转化’了他三个月都没成功,招数用尽后指使‘包夹’的流氓犯人折磨了他一夜。”

“李宝树:北京某地一学校校长。2001年间因在狱中喊‘法轮大法好。’被二分监区的曹指导员、陈指导员等狱警上了8根电棍……几乎初期入狱的大法学员都挨过电棍电击,而包夹犯人的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我就曾被二分监区的一个叫张涛(外号‘大头鱼’)的包夹犯人用皮带抽过两顿。”

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这样记述了徐承早在二分监区遭受的非人折磨:
“徐承早五十多岁,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学员,他所受到的迫害是最严重的,恶劣的。天津茶淀属海洋性季风气候,冬天极为寒冷,恶风很大很冷,监狱的邪恶之徒们不顾他五十多岁的年纪,让他在外面跑步,唱歌,罚站。将老徐的手冻出了一块块的伤疤,但是这并没有动摇老徐对大法的坚定信念。监狱的恶人们没办法,就暗示管他的犯人,对老徐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采取的办法阴暗狠毒。受他们指使的犯人踢他,还专找别人看不到的部位,几个犯人摁住老徐,用磨尖的牙刷扎老徐的屁股、大腿、胳膊、软肋等部位。还用方筷子插在老徐的指缝间,犯人捏紧老徐插筷子的手,还不停的转动筷子,其疼痛难以言表。更有一名犯人,将老徐手上冻伤后的伤疤生生撕下来,鲜血直淌,极为狠毒、残忍。”

(后入监的大法学员,听到别人这样描述当时徐承早受迫害的惨烈程度:经常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而当时在二分监区任指导员的正是曹利华。

二、伴随着邪党将迫害法轮功转入地下,曹利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由血淋淋,变为软硬兼施,以伪善粉饰,以暴力为后手。

香港大法学员朱柯明,是“控告江泽民第一人”(另一人是北京大法学员王杰,已被迫害致死)。由于朱柯明的坚定并不断写申诉材料,2003年,曹利华为了迫使朱柯明放弃正信,开始对朱柯明“攻坚”,遭受连续一个月的隔离严管,每天恶警和邪悟者长时间洗脑围攻,反复播放污蔑法轮功录像,剥夺睡眠。此间,曹利华对朱柯明实施各种攻心战术,一会嬉皮笑脸,一会恐吓威逼。但朱柯明坚持信仰,不为所动;邪悟者的围攻也败下阵来。曹利华等人恶相毕露,把他押出九分监区,据目击者称:“戴上手铐脚镣,一周七天都未曾合眼”。将原本身体极好的朱柯明折磨的面目全非,神志不清。最后违心的写了“揭批”,并强迫在全监区宣读、录像。

现已移民加拿大、曾在九分监区(监狱整合后,曹利华被调整到该监任指导员)被非法监禁的大法学员何立志记述:

“2001年11月份,我被转入前进监狱。尽管我的健康状况如此,仍被迫进行重体力劳动,有一段时间十几个小时挖掘沟道、平整土地,一天下来累得直不起腰,由于劳累过度整夜睡不着觉,脊柱疼痛无法仰卧,第二天照样得出工。……”

“监狱对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进行三个月的严管‘转化’教育。在此期间,学员会被隔离单独关押,有的被戴上手铐脚镣等刑具,长时间罚站或坐小板凳并被剥夺睡眠,有时几天都不让合眼,限制上厕所的时间,强迫观看歪曲诋毁诬蔑法轮功的各种电视节目、新闻报道和文章,尤其是被迫接受那些栽赃法轮功的血淋淋的自杀、杀人场面的反复刺激,遭受警察和罪犯的侮辱,却不允许开口为法轮功辩护、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这种旷日持久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下,本来非常健康的,有些学员被折磨得身心交瘁,神情恍惚,表情呆滞。这时候,就被警察带出来示众,把他们对学员迫害的结果,却诬蔑为是‘痴迷’法轮功的状态。几年来这种高压洗脑的‘严管教育’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警察还在不断积累恶毒的‘经验’、利用所谓“心理学研究成果”摸索更邪恶的办法变本加厉地继续着这种精神酷刑。”

“监狱规定法轮功学员不许为法轮功辩护、讲真相,不许谈论修炼、提及真善忍,未经许可法轮功学员不得互相说话打招呼,不许做炼功动作,不许盘腿,除睡觉时间不许闭眼静思。我们的一言一行二十四小时被电子设备和罪犯严密监控,任何所谓的“违禁”行为都会招致被隔离的‘严管教育’和进一步的迫害。”

“在对新入监的学员隔离进行高压‘转化’的基础上,监狱还利用大量的光盘、形形色色的污蔑大法的材料对我们进行长期的“洗脑”和精神奴役。每次中央电视台出现污蔑大法的新闻,我们都被强迫收看、写‘观后感’,每个星期还安排名目繁多的‘教育’内容,强迫学习、汇报思想、做一周总结。更加邪恶的是,监狱还强迫我们把‘洗脑’看作是对自己的挽救,强迫我们承认迫害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表示是甘心情愿接受迫害并且要对江氏集团感恩戴德,为虚假的繁荣歌功颂德。在长期精神、肉体迫害和逼迫下,违心写的这种令人作呕的东西,我都很痛心,常常到半夜都睡不着觉,痛苦、屈辱伴随着麻木和偏离真善忍的犯罪感让人度日如年。”

三、不转化就迫害,转化了就给“笑脸”,这就是曹利华的流氓老底儿

每名大法学员在刚到监狱时,都会被多名罪犯看管(少则四人多则八人),其言、行、坐、卧都被严格规定。恶人更是白天找谈话,晚上让学习、写认识等办法,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只要不转化,少则二、三个小时,最多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使这些坚定的大法学员们身心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从2001年11月份至今,在九分监区曾被多次隔离严管的大法学员有:纪烈武、朱柯明、时绍平、林树森、史振东、戎伟、江涛、吴凤春、马昌锋……等。

其中,时绍平于2004年11月至今被隔离严管。时绍平为中科院的硕士,2001年被非法判刑10年,强制洗脑后,在压力下多次否定洗脑,向警察声明所谓“转化”是错误的,后被多次严管,单独管理,不准与大法学员或其他人说话。

所有被严管者,都遭到非人折磨,而监狱的恶警们,明明可以通过监狱系统看到,却装作不知。在隔离严管期间,吃喝拉撒全都在一室,条件极为恶劣。

在“严管”班,邪恶采取的迫害方法主要有:强迫大法学员坐在一个只有十几公分高的小板凳上一动也不许动,体罚,剥夺睡眠时间,精神折磨,不允许任何人包括其他刑事犯同大法学员讲话。被“严管”的学员,至少有两个“包夹”。如果邪恶认为学员很“顽固”,会有三个,甚至四个“包夹”,走路的时候寸步不离。就是一般他们认为“转化”了的,也不可能独自行动,至少有一个“包夹”。这些“包夹”会把学员的一言一行反映到警察那里,作为他们掌握学员思想的所谓素材,从而进行新的迫害。

对于出了严管班的学员,若要加重迫害,便是另外一种迫害方式了,就是所谓的“隔离审察”。在单独的一个房间里,被迫害的学员被上脚镣,只能站着一动不动。周围有“包夹”看着。除了大小便,“包夹”们都“服务到家”了,是为了更大程度上迫害学员。有些学员由于长时间站长,脚都浮肿了。

朱柯明、杨杰、李津鹏、李宝树还曾遭受过电棍等酷刑,身上留有伤痕,施暴者最多六人。李津鹏曾为抵制邪恶撞墙,头部留有大块淤血。

谭守礼在被曹利华和邪悟者连续围攻下,承受不住压力,用头撞暖气以死相拼,后住院治疗才逐渐恢复,至今头部留有伤疤。谭在住院期间,曹利华调集多名流氓吸毒犯人,对谭围攻洗脑,软硬兼施,伪善“感化”,最终使谭落入曹利华精心设计的圈套,从医院回来后即写了“揭批”文章,被迫做了一个大法学员绝对不能干的事。

曹利华的另外一种迫害方式就是强迫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他还强迫他们认为假“转化”或“转化”不彻底的学员去参加另外新学员的“转化”。为了转化学员,他们强迫学员连续2-3天不睡觉。

曹利华还把迫害同整个监区的管理挂钩,遇有学员不“转化”,便限制整个监区的娱乐时间和活动范围,造成紧张气氛;一旦对学员迫害达到目的,便增加整个监区的娱乐时间,使其他犯人感到他们的环境同大法学员有直接关系,从而更加卖力的迫害学员。

为了达到孤立坚定的大法学员的目地,曹利华等还制造谣言进行人身攻击。如曹多次在公开场合对李宝树进行人身攻击,说李宝树“神经病”,让其他学员不要听他说的。其实,是因为曹利华对李宝树的迫害怕被揭露。

而曹利华认为达到“转化标准”的学员,就可以得到当杂务、当班长等甜头儿,就可以多买日用品,面对面与亲人见面,才有可能得到奖励加分,以此来瓦解分化学员。

四、从中共邪党对曹利华的重用,看曹利华的邪恶本性

曹利华所在的九分监区,非法关押着或关押过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李昌、王治文、纪烈武,“控告江泽民第一人”——香港法轮功学员朱柯明,以及清华大学等影响力较大的具有博士、硕士学位的大法学员。为什么把这些邪党心目中的“重要人物”交给九分监区,原因很简单,就是对曹利华“放心”。它们觉得曹利华的邪劲够使,邪心够忠。

不仅如此,曹利华还把邪恶的经验向北京女子监狱等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场所传播。外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场所,惊讶于北京的所谓“转化率”,纷纷邀请曹利华之流传邪经。必须说明的是,除去九分监区,目前在前进监狱非法迫害大法学员的八分监和十二分监区任职的恶警,绝大部份都是从九分监区出去的,都是受过曹利华的那套东西训练过的。

由此看来,曹利华迫害大法学员的罪业,不但表现在前进监狱的“深”,而且还表现在更大范围的“广”。

五、结束语

也许,无须我们正告,曹利华之流也会知道,它们所做的一切,到头来都是枉费心机。什么“阶段转化率100%”,只不过自欺欺人。而它们的作为,却为自己铺就了万劫不归路。正象曾受过曹利华直接迫害、现移民加拿大的大法学员何立志在揭露文章是写的那样:

“几年的冤狱生活虽然已经象恶梦一样过去了,但我在这一路上看到的种种丑恶和‘假、恶、斗’至今仍历历在目。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大法的正信,没有改变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但由于正念不足,加上对自己太执著,在迫害最严重、感到生命垂危的时候我违心的做出过妥协,后来为了摆脱高压洗脑也做过似是而非的东西,此后痛苦和羞耻一直伴随着我度过监牢的日日夜夜。今天用我亲身遭遇,揭露邪恶迫害的真面目,并严正声明所有在我受迫害期间,在邪恶逼迫下违心写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全部作废。所有被强迫写下来的所谓转化材料都是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而恶贯满盈的罪证。然而,无论迫害者怎样美化自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累累罪行,无论通过怎样的邪恶手段取得了荒唐的、自欺欺人的‘转化率’,伪善和假相只能蒙蔽一时,强制和暴力改变不了人心,更无力动摇大法弟子对宇宙真理的正信,邪恶的迫害最终只落得彻底失败的下场。”

在本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也想正告曹利华: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罪大如天!你已犯下如此大罪,大法慈悲,也许你还有悔过自新的机会。但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目前,江泽民流氓集团穷途末路,共产邪党统治摇摇欲坠,你也该算计算计自己的后路了。弃恶从善,决心不再与邪恶为伍,不再充当迫害大法的打手和棍子,善待大法,退出共产邪党,这是你唯一正确的选择。望你好自为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