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和所见所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我是重庆市长寿区法轮功学员,2005年8月至2006年7月期间被非法关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即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我在那里遭受迫害的同时,也亲眼目睹了其他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

2005年8月,我被绑架到重庆江北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一进劳教所四大队的大铁门,恶警凶恶的叫来“药教”(吸毒犯、包夹),把我按住,胡乱剪掉头发后,四五个“药教”吆喝着急速的拉到楼梯转角巷里,几下扒了衣服,强行套上囚衣,前拉后推的关进了小间(隔离室、禁闭室)。

小间四周和地面均用黑色胶皮密封,墙上仅有一拳头宽,约一尺长的透光的“小窗”。小间宽约1.5米、长约2.5米(两人长),冬冷夏热,空气沉闷,吃喝拉撒集于一室。四个药教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人一班,轮班夹持。

首先将劳教所的邪教规矩告诉你,立即实施,同时限定时间迫害背×教教条教规,读背×教书,用恶警话说“军事化管理”。每个人必须过三个月的“整训”关,不合要求,延长整训时间,加大力度。从早上5点半起床,5至10分钟洗涮后开始到晚上12点。站军姿(固定的挺直身子)、军蹲(似跪,时间长比跪难受的多)、正坐,这三种姿势固定不许动,时间长短包夹掌握,不合格或不驯服者延至深夜2点或3、4点钟,年轻点的取消“正坐”改为“军蹲”。

除过年等节目外,连续8个月不让我坐,连吃饭都是蹲着,不让站,有时全天蹲,不让洗漱。睡在地板或过道边,睡觉只能面向包夹侧睡或平睡,包夹跷起二郎腿,一只脚尖在你嘴边,一只脚在我的脸上方,还常揭开被盖是否有炼功姿势,认为炼功就打,几次被打醒。

恶管教每天强迫写思想汇报,否则不许睡觉还得军蹲(跪)不许换脚。每天长时间的军蹲(脚尖与脚掌成90度),脚尖蹲得淤血紫色几个月才消除,脱了一层皮。晕倒了爬起来慢了又是雨点般拳脚交加,还骂我装的。每天18、19小时,甚至21、22小时,脚打颤,站不住下落。不服从者,抓起衣领、胸襟、头发,使劲往地上甩、踩、掐肉,拈起皮肤使劲拧转,扯住耳朵使劲拧、拉甩,抓紧头发使劲撞墙或地板。

刘承铃(北京人)和唐云霞(江北观音桥人)对面大字型站立,使劲把我使劲推来推去的撞墙,晕倒了又抓紧头发拧住耳朵提起来又撞,直到包夹累了为止。刘承铃说:你不转化,叫你生不如死,分分秒秒都痛苦。

钟明菊、刘承铃、苟小霞、唐云霞、万先娟等穿着皮鞋用脚后跟踩在我的脚趾尖上,两手爬在我的两肩,左右转动脚后跟,脚趾被踩破,脚背和脚趾呈紫黑色,肿胀不能穿鞋,脚趾甲呈紫黑色后逐渐发泡变厚,半年后才完全康复。多次穿着皮鞋猛踢我的脚、胫、腿、阴部,踢得紫一块青一块。钟明菊、刘承铃多次用鞋底打头部或用凳子打。

8个多月,每天18个小时以上的长时间站跪,脚肿得如象腿般肥大,跛着脚走路,甚至全身浮肿,有时脚掌痛得不能着地,象钉子钻一样走不得路。谭力怡(合川人)经常用手指弹我的眼球。腊月天他们多次用冷水泼我头,或从颈后背脊贴身倒凉水。用拳头击打脑门。上厕所时刘永铃把我叫到洗漱室,抓紧头发下拉后用手肘猛击背心。

2005年10月下旬的一天傍晚,恶警胡小燕以服药为名,喊来七、八个药教把我压在地上,压住手,脚。坐在我的肚子上,掐住喉头,捏住鼻子,用牙刷把牙撬开(牙刷被撬断一把)灌药。灌药后头部就开始一会左右,一会上下强烈的有节奏的摆动。同时喉咙发出怪叫声,这样摇摆持续了几个小时,喉咙、上腭出血。满口牙松动,头疼大半个月。有一次恶警赵媛媛命令强行灌食也撬断牙刷一把。由于不配合药教的迫害。

2005年11月的一天上午、被包夹钟明菊和谭力怡强行扒光法轮功学员上衣后,恶警陈小琴见状叫几个“药教”把法轮功学员从三楼小间拉到底楼,拉出去“展览”说污蔑法轮功的话,并羞辱法轮功学员。

我向值班干警指出包夹打人,包夹说:“她整训不到位,我们帮她纠正动作。”于是恶警陈小琴吼道:“你再乱吼乱叫,诬告别人打你,就把你嘴封了。”说完甩放一大个黄色的“不干胶”卷。陈小琴经常把得力“干将”刘永铃调来调去当迫害主力。有几次我站队集合撑不住出现打瞌睡现象,被刘承铃、苟小霞打眼睛,打得双眼胀痛,不自觉的流泪,很久都睁不开;有些药教不打眼睛就体罚:军蹲、下蹲、俯卧撑等。

王爱华50岁左右的人了,被整训,一次下蹲做50个;做俯卧撑、高抬腿等,汗水湿透衣服,不许洗,拧下汗水稍晾后又穿,站“金鸡独立”(双手平撑,一只脚着地站立不动)、蹲马步、蹲“董存瑞炸碉堡”(用洗脸盆装满一盆水,放在头顶上顶着,双手扶住盆子,站立不动)、便桶挂在脖子上。常常搞到深夜三四点睡觉,甚至五点睡下,五点半起来。对我直接迫害的相继轮换过15个包夹,其中以刘承玲、钟明菊、苟小霞、唐云霞、万先媚,瞿小颖最为恶毒。

恶警三四个人一组,进行流氓式的歪理邪说的邪教训导,轮番轰炸,一次就是一两个小时,包夹也如此轰炸,从早上到深夜,这些包夹日复一日的在法轮功身边侮骂,乱吼乱叫,轮番轰炸,每天18小时甚至22小时的整训。

一位姓汪的60多岁的老人,坚持修炼大法,在小间关了整整一年才出所。胡小燕经常去责骂她,每次都要呵斥一小时左右,有时还听见药教拳打脚踢的声音。60多岁的陈婷芬,脚肿胀,走路颠跛很长时间。

2005年11月的一天下午,还要她在红旗杆下面向恶警陈小琴军蹲,她不从,被包夹一阵拳脚后,被恶警陈小琴叫药教强拉到办公室关上了门折磨,在小间里长达四个多月的非人折磨。受到包夹刘永铃(北京人)、苟小霞(江北人)、王凤(长寿人)、陈小露、王德翠、王霞、杨英、张露、杨芝翠(江津人)等不同程度的迫害,常听到药教的吵骂声和陈亭芳的惨叫声。

42岁的张秀云遭迫害,脚一拐一拐的走路困难,声音嘶哑说不出话来,头脑痴呆了,八月底期满释放至今,头脑还没清醒。

生产任务重时,未满60岁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午休,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甚至12点,完不成规定任务还遭罚。至今还有70多个法轮功学员在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胡小燕还组织了包夹培训、包夹技术考核,宣布每季度(或半年)考核一次。2006年4月,就有60多名包夹进行了包夹技术笔试,未及格者还受体罚。轮流派恶警到马三家等劳教所去,至少两个月,也不断有外地劳教所到茅家山劳教所来交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专门配套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呈金字塔式,现在情况:教导员舒畅,总督胡小燕(2006年提为大队长),其下代文娟(副),陈用莲,下分两大组:一组陈小琴(组长),朱昱,高虹,程兰。另一组是赵媛媛(组长),李灵灵,韩斌,曹陈艺。最下面是几十名“药教”包夹。恶警陈雁彦专门负责强制灌输邪说,强制观看邪片。

茅家山最恶的恶警有:胡小燕,舒畅,陈小琴,李灵灵。

现有包夹典型:刘承玲(42岁,172米,体重85公斤左右,学生时期是体委篮球运动员,三次被劳教,2007年7月满刑),瞿小颖,陈颖,曾小燕,万光娟,王小琴、王霞,王华群,王德琴,杨露,张露,黄巾南,刘英,杜丽娟,蒋文艺,刘婉莹,苟小霞,周继弘,黄继江,彭宗秀、刘英等几十人,其大多数是二次以上被劳教。而且还在不断培训新的包夹。


劳教所所部电话:(023)62863222

(注:包夹是恶警培训的恶贯满盈的吸毒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