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康平县张强镇不法官吏的非法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我丈夫和我的婆婆也同时得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遭到无理镇压,这么好的高德大法,遭到迫害、诬陷,我不明白。九九年十月我和本村大法弟子约定,一起到北京信访办上访。由于家中经济拮据,我就靠帮别人扒苞米,积攒路费。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在康平县张强镇敬老院,遭打骂和经济勒索。

自从我们全家得法后,我们一起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一起切磋,使我们在法理上的认识不断提高,身心得到净化,我们在大法中,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真是家庭和睦,其乐溶溶。

然而,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打破了我们家的平静生活。为了证实大法,九九年十月,我和其他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我们一行五人走到河北省三河市时,遭到站前派出所的非法扣留。在扣留的两天里,他们不让我们睡觉,还开窗冻我们,我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也被一恶警强行搜去。我们只是上访,履行公民的合法权利,竟又被当地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后转至沈阳女子自强学校、康平县张强镇敬老院。在张强镇敬老院,不准我们出去一步,派出所所长高中峰骂我们,踢我们,逼我们写“保证书”。我们不写,联防队员梁万玲就在一旁说:不写,骂大法也行。这时,他们又向我家里勒索了一百元钱。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领着我七十六岁的婆婆和两个孩子在家艰难度日。镇派出所伙同七家子村,不断的到我家骚扰、恐吓。张强镇派出所所长高中峰带人到我家,逼迫我丈夫拿钱,因家中无钱,他们就逼迫我丈夫:就是借钱、贷款也得交。在恶警的逼迫下,我丈夫东挪西凑了二千六百元钱,交给他们。当时给我的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和痛苦。

以上只是恶党豢养的恶警非法行径的一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