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涞水县王淑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在中共迫害大法学员的八年时间中,河北省涞水县城关供销社职工、大法学员王淑琴在这几年中几经迫害,一次被关在涞水县公安局、两次被关进涞水县拘留所、尤其是被非法关在东文山乡派出所期间,更是被迫害得几乎丧了命。

王淑琴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按“真善忍”去做,她以前有病的难受感觉不知不觉没有了,身体特别的舒服;病好了,精神也好了,这也给家人带来了欢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及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与大法学员,利用一切宣传工具诽谤诬陷法轮功创始人。王淑琴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中共为什么不让炼,她带着不解与想弄个明白的心来到北京。当时北京的情况到处都是恶警便衣,疯狂抓捕大法学员,对进京的大法学员施以暴力、非法关押,那时北京市的派出所抓的人都盛不下了,被抓的人都被成车的送往远郊区。

一九九九年八月,晚上十一点多钟,王淑琴与另两位大法学员被涞水公安局从北京绑架回涞水县公安局;涞水县公安局刘耀华,让她们三个跪在地上,用掸子把打。当时公安局政保股李增林也在场。被打后王淑琴被非法关押进涞水县拘留所,在被关押期间,公安局政保股李增林在农历八月初七,领着一群手下,把拘留所的其他犯人全部锁在监牢里,然后把大法学员一个个从监牢里反铐上推出监牢,按跪在地上打。

一九九九年十月七日,涞水县主要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孙贵杰、刘耀华、张海利、戴春杰和公检法司几大机构,把拘留所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全部押到涞水县“打靶场”进行迫害。大法学员有的被强迫跪在水泥地上,有的被铐在树上,有的用绳子捆着,各种酷刑使每个大法学员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强迫听诽谤大法的谎言。

二零零零年四月,王淑琴因到涞水广场炼功而被抓进拘留所。四月七日,在涞水县恶党党校,孙贵杰、刘耀华、张海利、戴春杰和公检法司几大机构,再次大规模迫害大法学员,公安局恶警用绳子将她捆绑在地上,一名公安局副局长、法医打她大嘴巴子,向家人勒索两千元现金,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王淑琴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公安局刘耀华和她单位的人从北京把她绑架回涞水县拘留所。二十七日,她被涞水县邪恶强制挂牌游街,游街后被关押进涞水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们吃的是熬烂土豆,窝头、白菜帮熬成的汤。关押的三个月里狱警张鹏达因仇视大法学员不卖给大法学员日用品、卫生纸,使得大法学员只能把秋衣撕了当卫生纸。面对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开始绝食抗议涞水县恶党政府及官员迫害。绝食后王淑琴与其他大法学员又被转到恶党党校继续迫害,在她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还被检察院的不法人员从屋里拖到屋外,邪恶的行为被大法学员阻止,阻止的大法学员遭到毒打,王淑琴被迫害的体重只有七十斤时才被释放。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中午,戴春杰带着东文山乡派出所恶警、指导员李明东,逼迫王淑琴的丈夫打开她家的院门,把王淑琴绑架到东文山乡派出所,绑架后恶人又返回她家进行非法抄家,被抢劫二十一寸彩电一台、放像机两台、VCD一台、收音机一台,师父法像和炼功带全部被抢劫。

当天晚上,涞水县公安局刘耀华、戴春杰、闫长青、李东明和多名恶警对王淑琴毒打,恶人用皮鞋打她的头和脸,恶警张振、张朋用穿着皮鞋的脚在王淑琴的身体上乱踹、乱踢。半夜十二点东文山派出所所长闫长青由恶警张振、张朋陪着,用皮带狠狠的抽王淑琴的身体,打累了,他们使用流氓手段,把王淑琴的鞋、袜子扒掉,恶警张朋、张振按住王淑琴的腿,所长闫长青用竹板打王淑琴的脚心、脚面,用铁丝勾王淑琴的脚心。第二天王淑琴的脚肿的穿不上鞋。

五月十四日,东文山派出所指导员李明东和其手下,喝醉酒后,李明东用烟灰缸打王淑琴的脚踝子骨,不时的还打她嘴巴子;李明东和恶警把王淑琴用被子裹起来,用绳子捆上,强制给她输液,而且不许她大小便。李明东说:就这样让她往被子里拉尿。

五月十九日上午,刘耀华、戴春杰、公安局长都来到东文山派出所,当时王淑琴的身体已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到东文山派出所来的公安局长问王淑琴话,因王淑琴已无力回答,所以没有言语。公安局长命令恶警往王淑琴嘴里灌盐,两个恶警揪住王淑琴的头发向后一扯,开始灌盐,东文山派出所所长闫长青命令恶警,把王淑琴从楼上拖到楼下,背部都被拖没了皮,并用筷子撬她的嘴。

王淑琴在东文山派出所遭受残酷迫害时,她的丈夫多次到那里去看她,都被东文山派出所所长闫长青拒绝在大门外,不许她与丈夫相见。

五月二十五日,王淑琴已被东文山乡派出所迫害的不行了,说不了话了,派出所找来医生给她输液,医生不敢输了,说她心脏不好有危险了,所长闫长青才请示涞水县610王福才,公安局戴春杰。王淑琴的丈夫才被通知来接奄奄一息的王淑琴,恶警们推卸了一切迫害责任,最后刘耀华、戴春杰还威胁她的丈夫,要到涞水公安局时时汇报王淑琴的情况。王淑琴被丈夫接回家。

同年农历七月十五,还没吃早饭,王淑琴还由婆婆看护着,因为她的身体还没恢复,突然戴春杰带着一群警察闯进王淑琴家,拖起王淑琴塞进车里,把她送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到了劳教所因王淑琴身体被东文山派出所迫害的不行,劳教所不收,戴春杰把她拉回来后,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在拘留所里一个姓高的恶警,把她从拘留所的监牢炕上拽着两只脚抻下来,在地上拖,背部、胳膊都被拖的流了血,头发也被拖掉了许多。为了抗议残酷的迫害王淑琴再次绝食,绝食十九天后,王淑琴只剩一把骨头了,才被释放。

在二零零五年农历十月一日,晚上七点半,涞水县610王福才、公安局戴春杰等恶人骗开王淑琴家的院门,闯进到屋里到处乱翻,撬衣柜、翻抽屉,抢劫电脑、打印机、所有大法书籍,并强劫王淑琴丈夫的下岗工人集资费一千元,后来见她丈夫回来了,又把装进口袋的钱掏了出来,又翻了王淑琴丈夫的车,停电时邪恶们抢走了王淑琴家的东西,王淑琴也被迫离开了家。

王淑琴离家后,涞水610王福才、公安局戴春杰就逼迫王淑琴的丈夫交一万元现金,不拿就把王淑琴送洗脑班、送劳教所。王淑琴的丈夫不修炼,很害怕,就请他们吃饭,想把事情了结了;后来戴春杰三番五次逼迫王淑琴的丈夫,管他要钱,当时王淑琴家由于长期受邪恶迫害,生活都靠娘家的三个弟弟来扶持,又要过年了,王淑琴的丈夫只好连兜里的零钱凑上给了戴春杰一千元。

这是涞水县受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八年来,涞水县的恶党政府官员及恶警的邪恶行为,使许多大法学员的家庭破碎,许多家庭妻离子散,有的大法学员甚至被迫害致死,而他们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个信仰,做好人,却遭到如此迫害,天理不容!

当神要清算恶人时,作恶的人,你往哪儿逃!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