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大法学员张秀启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张秀启,河北省涞水县涞水镇瓦寨村人,因坚修大法一九九九年十月被绑架到涞水县“打靶场”强制转化。恶警把他按在砖块儿上跪着,轮流抽他嘴巴子。恶警手抽疼了就找来一只拖鞋继续打,拖鞋打烂了,他们又踹倒一棵小树,折下一段树干接着打。结果他被打的脑袋肿大,整个脸象个大紫茄子。

为了掩盖罪行,邪恶之徒把他铐在屋里,而且是两个人背靠背铐在一起。晚上不许他睡觉,早上强迫他到操场跑步,逼迫他在操场的地上绕着圈爬。这次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原涞水县书记韩亚生、孙贵杰、张海利、刘耀华、涞水镇长刘振福、镇书记胡玉祥。这次残酷迫害后,张秀启被勒索现金八百七十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张秀启又被绑架到涞水县恶党党校。在恶党党校涞水县的公、检、法、各乡镇及派出所的邪恶之徒执法犯法,动用酷刑强制大法学员转化,他们强制张秀启面墙而站,一条腿着地,另一条腿抬起过头,然后邪恶之徒把饮料瓶放在张秀启抬起的这条腿的脚上,不许饮料瓶掉下来,掉下来就打,邪恶之徒还把香烟吸的旺旺的,然后把吸旺的香烟夹在张秀启的脚趾中间,任烟火烫烧他的脚趾。恶警在孙贵杰等邪恶之徒的指使下强迫大法学员骂老师、骂大法,张秀启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恶警拉到恶党党校小白楼的后院,脱光他下身的衣服,把他按趴在地上,两边各站一个恶警,一个恶警用张秀启自己的腰带打,一个恶警用电线拧成的鞭子打,直至把张秀启的下身打的不断的流出鲜血才罢手。后来因张秀启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而被扒光上身的衣服,跪在党校大院里冻。

在恶党党校强迫大法学员“转化”的最后一天,涞水镇镇长刘振福不怀好意的问张秀启: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张秀启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叫炼?,结果刘振福大怒,找来一根螺纹钢筋棍,脱去张秀启下身的衣服就是一顿毒打,钢筋棍一下下打在刚刚被恶警打过的伤口上,难以忍受的痛苦使张秀启在地上不停的来回翻滚。

恶党党校强制“转化”结束后,张秀启已被迫害的伤痕累累水米不能进,身体被迫害的不能走、不能坐,就这样张秀启还被涞水镇镇长刘振福、书记胡玉祥劫持到涞水镇政府非法关押,七天后,张秀启生命出现危险才被释放,被勒索现金二百元。这次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原涞水县副书记孙贵杰、张海利、公安局刘耀华、李增林、110干警、涞水县法院、涞水县检察院、原涞水县法院院长崔继坤。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涞水镇李增山带领一群恶警突然闯进张秀启家,不出示任何合法证件、手续,非法抄家,抢劫价值八千多元的复印机一台,所有大法书籍,并强行把张秀启塞进车里绑架到涞水镇派出所。当天下午,一群不明身份的恶人再次来到张秀启家抢劫,所有的箱、柜、抽屉的锁全部被撬开,所有的家用工具被抢劫,家里的东西被扔的满屋子都是。此后张秀启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看守所长达八个月之久。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张秀启被涞水县公安局非法送进河北省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在此期间八里庄劳教所对张秀启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每天二十四小时铐在铁床上,只有吃饭时才打开,恶警用电棍电击张秀启的前胸、两脚、两手、大腿内侧、小便、手被电击后肿的不能拿筷子。

二零零五年十月下旬至十一月中旬,张秀启又被铐二十多天,并用电棍电击他的大腿,把他的头挤进床头的空挡中,腿被电成多处焦糊,多处被电成疙瘩。

在涞水县拘留所时邪恶不许家人与张秀启见面,勒索八十元钱才得以与家人见面,自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涞水县拘留所经常利用大法学员家人见人心切的心理,勒索大法学员家人钱财,几百元、几十元不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