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几名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零零年农历腊月十八,河北蠡县蠡吾镇大法学员齐方伟、宋文举、卢花平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广场,她们高举大法横幅,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警察赶来抢走了横幅,把她们绑架上汽车,带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已经关满了大法学员。在那里关了一天,期间不让吃饭,被迫交被服款一百元(只有湿被子),到了晚上又被送到北京卫戍区。因为不报姓名,恶人将她们编了号;因为绝食抗争,遭到恶人扒光衣服泼凉水。

第五天,蠡县蠡吾镇派出所及曹庄书记吴欣茹非法将她们劫持回当地看守所,在路上,派出所司机建议,没收她们身上带的几百元钱。到了镇上后也不让吃饭,深夜非法审问,逼迫每天交五十元所谓“转化费”,不交就威胁长期关押。

到了除夕,邪党恶人强迫在镇上关押的所有大法学员骂街,写保证书,否则不许回家,并每人罚款五千元。蠡吾镇派出所王建华等人对宋文举非法抄家,劫持其丈夫小金为人质,关押四天并罚款二百元。宋文举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并罚款七百五十元,累计被罚一万零九百五十元。卢花平也被送到了县看守所。镇委书记朱锁拴不许大法弟子齐方伟回家。齐家里有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常年瘫痪在床,几岁的孩子也需要人照顾。但是朱拒不放人,说是听到她的名字就浑身发抖,一定要等到两会结束才肯放人。期间将大法学员挂上牌子游街示众,上写:反革命份子×××。这样在镇上关了四十天,每人勒索一万元(经手人副书记李树分、办公室主任刘国镇,王会来)。齐方伟连同在镇上被非法罚款一万零一百八十元及路上被没收的一百六十元,总计被非法罚款一万零四百四十元。

辛兴镇大法学员张俊英,女,五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前因做结扎手术落下后遗症,造成肠粘连瘫痪在床,月经也没了,成了一个废人。后来炼功一年,所有的病全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开始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张俊英继续坚修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辛兴派出所恶警及副镇长李贺芳等人,深夜翻墙而入,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及大法书,并将张俊英劫持至镇政府交由财政所张贺来等看管。期间每天逼迫写保证书,还妄图勒索二千元没有得逞,非法关押达三十七天。二零零一年腊月某晚,辛兴派出所几人又非法抄家,在什么也未搜到的情况下,欲强行绑架。因其丈夫与恶警评理竟被戴上了手铐。当晚恶警杨永群将张俊英送到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达四个多月。期间恶警刘彦军曾用鞭子抽打学员,寒冬时节,某郭姓恶警竟然向学员开电风扇。之后再转到县八里庄洗脑班迫害五天。

付佐乡袁佐村大法学员于凤兰,女,近七十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为大法进京上访,被公安局许秋立等人押回,身上二百多元钱被抢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三十多天中,受到非人待遇,直到家人被勒索五千元才放人。二零零零年七月,再遭非法关押,恶人李臣祥、许秋立等人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她非法抄家,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并勒索三千元。家人为她请客送礼也花费几千元。由于恶人时常的骚扰,使她及家人精神受到严重的干扰。

付佐乡袁佐村大法学员刘淑兰,五十五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为大法进京上访,被公安局许秋立等人押回,身上一百多元钱被抢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并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零年七月,又遭非法关押三十多天,恶人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便非法抄家,还遭到李臣祥打骂,并被勒索一千一百元。一次她连同女儿被村妇联主任骗到乡里,遭到非法扣留。恶人不给吃、不让喝,还用手铐、脚镣迫害她们。二零零五年四月,又遭到非法抄家及抓捕,关押七天,被勒索一千五百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