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东恶警失智疯狂 绑架大法弟子未遂就绑架亲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湖南祁东县“六一零”、“国安”恶警在近期对当地大法弟子的大抓捕中,充份显现其失智疯狂,抓不到大法弟子就将其家中借住的亲戚抓走。邪党恶警这种失智的行为,正是天灭中共的征兆。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旬以来,湖南祁东县“六一零”、“国安”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大排查、大抓捕,并非法抄家、罚款。从六月十五日起至七月十日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十五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数人被刑讯逼供,目前仍有半数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恶警在抓捕过程中,想抓谁就抓谁,想抄谁的家就抄谁的家。在抓不到大法弟子本人时,就将其家人、亲友抓走。如恶警见大法弟子周建平到外地打工不在家,就将住在其家的妹夫抓走。

现将十五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曝光如下:

彭素梅,女,四十二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晚,恶警突然闯入其家中抄家,将一张一万元的存折和三千余元的现金及《转法轮》、《明慧周刊》等大法书籍、资料抄走,并将彭绑架到国安大队刑讯逼供资料来源,恶警用钢丝在她身上乱刺,折磨得遍体鳞伤。当晚,彭素梅正念闯出。恶警发现彭已不在现场时,气急败坏,竟将彭素梅的丈夫抓到公安局,威逼他交人。彭的丈夫无奈之下,只好将恶警抄去的存折和现金作抵押才被放出。彭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彭芳,女,四十五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晚独自一人正在洗澡,一伙恶警急促敲门,见门不开就强行破门而入,一阵翻箱倒柜后,连人带物带到国安大队,遭到恶警残酷折磨,恶警用电棒在她身上到处乱捅,两手吊铐折磨达四天之久,全身受伤,两大腿红肿淤血。彭芳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恶警扬言要将其送劳教。她丈夫和儿子都在外面打工,至今不知道这一消息。房门被破,房内东西撒满一地无人管,本人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成问题。

周忠连,女,五十八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晚十时左右在外散步往回走时,见有人在铲大法真相标语就向前劝说几句就离开了,没走多远就被恶警抓住,在国安大队遭恶警刑讯逼供,造成休克,现还在县人民医院抢救中。

匡宗尧,男,五十六岁,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晚被恶警抓走,在县国安大队吊铐七天七夜,刑讯逼供,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恶警扬言要送劳教。匡被抓后,其年迈的母亲和身弱的妻子生产生活都很成问题。

贺琼慧,女,五十三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晚十时左右,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将其抓走,现关押在县看守所,恶警扬言要送贺琼慧劳教。

谭翠秀,女,五十八岁,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晚十时左右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将其抓走,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恶警扬言要送谭翠秀劳教。

谭绿云,女,四十五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晚外出散步在返回的路上与周忠连一同被恶警抓捕,现关押在县看守所。

匡成,男,五十二岁,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上午,恶警威逼他妻子谭录云领路到她家搜查,因当场搜出电脑复印机等物,当即将匡抓走,现关押在县看守所。恶警扬言,匡成家是个资料点,要将匡成夫妇判刑。

周光权,男,五十四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被恶警威迫到衡阳市洗脑班强行洗脑,强迫他做特务工作,否则将争取严厉的刑罚措施,不断遭到恶警的威胁。

彭花杨,男,五十二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被恶警秘密抓走,强迫他为恶警服务,监视大法弟子的行动。彭不配合,几天后被放出。

邱玉秀,女,五十九岁,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下午三点左右,恶警数名突然闯入其家中,无任何理由就将邱绑架走,其丈夫立即尾随要人,恶警理屈词穷,只好在当天晚上七点多将人放了。

蒋顺金,男,六十三岁,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上午在家里无缘无故被恶警抓走,由于无凭无据,三天后被放出。

张言桂,女,五十九岁,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上午与丈夫蒋顺金一同被抓,家被抄,三十四寸的彩电、影碟机、收录机等被抄走。张在国安队被吊铐两天两夜后送县拘留所,十四天后被放回。

桂芬秀,女,六十五岁,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晚独自一人在家休息,当地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将其抓进拘留所,无辜关押十五天。由于房门未关,家无人看守,在外地工作的儿子邮给她一年的生活费二千多元被丢失,导致生活困难。

肖素云,女,六十岁,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十时左右,独自一人在家,一伙恶警突然闯入将其抓走,在县拘留所无辜关押十五天。关押期间,生产无人管,房屋无人守,东西被丢,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