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中八劳教所对代启元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由于贵州中八劳教所长期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代启元回家时,头发掉了,瘦得皮包骨头,人也显得苍老,使亲人都不敢相认,他右手致残,至今还经常发抖。

恶党对代启元的身体迫害如此残暴,这是看得见的,对他精神折磨和家庭的迫害则是不可估量的。代启元被迫害的同时,他的妻子也在中八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他的亲人也在遭受迫害,他的两个孩子(一个16岁、一个13岁)因此流离失所,去给别人当童工养活自己。有一次他一个未成年的儿子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去中八女子劳教所看妈妈,恶警不让看,他的儿子爬到大树上,在吃饭的时候对着围墙内呼喊妈妈的名字,结果遭到劳教所恶警提枪追赶……

贵州中八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迫害致残致死许多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这里首先被关到称为“监狱的监狱”的所谓“警备队”迫害。赤水市大法弟子代启元二零零零年正月因在土城镇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贵州中八劳教所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在所谓“警备队”,恶警不准代启元睡觉,让他吃“婴儿饭”(就是很少很少的一点饭),恶警杨仁寿、潘忠、徐发远、李季良、刘意锐(音)吸毒人员徐洪江等轮番暴打代启元,然后提着脚在地上来回拖,鞋打坏了、衣服拖烂了、全身拖出血,直至他昏迷不醒。邪恶采取的所有暴力迫害其目地是想在摧残修炼者的肉体的同时摧毁修炼者的意志,放弃自己的信仰。

当年的九月份,恶警对代启元进行第二轮迫害,恶警把毛巾打湿,放在风口上,强迫代启元站在湿毛巾上,四天四夜不准睡。贵州下雨如过冬,地处云贵高原的贵阳,九月份是很冷的。代启元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身体极度虚弱,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给邪恶写了“四书”。

在中八劳教所遭迫害的三年里,邪党劳教所逼迫代启元做奴工,每天打扫监区院子、监室和走廊的卫生;不准亲人接见,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只用劳教所发的每月五元钱的“工资”。

二零零三年四月,代启元再次被赤水公安局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邪恶的恶警又恨又怕,把他送到五大队单控室罚站二天,然后送“攻坚室”迫害半个月,每天不准代启元睡觉,三个吸毒人员包夹(其中一个是清镇的马键)。恶警杨仁寿、李季良等24小时攻坚,逼写“四书”。

代启元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投入到单控室迫害10天,又送“攻坚室”半个月,由安顺的吸毒犯李加龙、叶厚中,遵义吸毒犯刘猛、长期包夹监控,不准代启元说话,连口痰都不准吐,一搞就是半个月。无论恶党人员怎么迫害,代启元都不配合他们。恶警就强制他做奴工,让他一天穿几千颗灯泡,无论怎么都穿不完。恶党劳教所采取各种方法不准代启元睡觉,不准学法炼功,不准接触大法弟子,经常挂红牌,不准睡觉,在烈日下暴晒,冰冻(冬至时节在风口站几天),长期上夜班,白天还要接着上白班,种种迫害三年来从未间断。恶警不准代启元给家里写信,不准接见,家里寄的钱给退回去,即使留下来也不准用。

在非法劳教三年期满,二零零六年五月代启元被赤水市公安局绑架到遵义洗脑班迫害一百天。二零零六年八月回家后,赤水市公安局、赤水市市中派出所、社区民警长期骚扰他,十月又被赤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斌带领十来个恶警闯进家,叫代启元家到公安局问事,导致代启元流离失所,至今下落不明。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