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坦埠镇冯德田、张玉梅夫妇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冯德田,男,现年六十岁,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人,是一名有学历的医生。冯德田修炼法轮功前,经常感冒,并身患多种疾病,如脑血管硬化、冠心病、神经衰弱、慢性肠胃炎等,吃药打针效果不好,反倒越来越严重。自从冯德田修炼了法轮大法后,身体很快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他的人生观念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法轮大法救了冯德田的命,同时也救了他们全家。他妻子张玉梅也修炼法轮功。

中共邪党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张玉梅曾两次到北京,想用亲身经历告诉社会法轮大法的真相,却遭到邪党爪牙的残酷迫害。下面是他们一家的悲惨遭遇: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六,张玉梅到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恶警抓进暗无天日的地道,北京恶警叫来当地部门派去的恶人打手,都喝的醉醺醺的,先搜遍了她的全身,将仅有的一百元现金抢走,然后对她拳打脚踢,边打边骂,之后把她非法押送回蒙阴县坦埠镇,关在底层楼道旁的房间里。当时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已有二十多人。就在当天晚上,突然降下了一场二十多公分的暴雪,气温骤然降至摄氏零下十三度,滴水成冰。那天正是腊月二十九,千家万户都在享受着新年的欢乐,她们二十多个人却被迫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没有任何铺盖,恶警不给一口饭吃,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后来,邻近的大法学员知道她们被非法关押,送来饭菜,她们连冻带饿,几乎都吃不进去了。

她们一直被关到元宵节后,由刘治民、公方进、孟庆龙为首的恶人,调集了各单位的人员和打手,把所有去北京的大法学员非法关押在老镇政府院、新镇政府院及坦埠镇第二中学的洗脑班,进行暴力“转化”三个月。参与迫害的恶人打手是:胡彦富、张歉、赵冻、赵俭、潘玉山、王彦峰、张明垒、公言资、孙继芳、王明军、王业军、公丕春、于花增、阚士苍、公言朋、吴刚、王继全等。

恶人们除了对大法学员人身的残酷折磨外,还四处出动车辆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家进行疯狂抄家,比当年日本鬼子进村还嚣张,冯德田家被恶人公丕春、于花增、孙继芳、吴刚等多人抢走木板、铁器、小麦等值钱物资,勒索“罚款”六千元、“保证金”一千元。

邪恶洗脑班结束后的一年里,恶人从未间断过上门骚扰,有时在白天破门而入,有时在夜间翻墙而进。二零零零年麦季后,张玉梅就是在夜间被恶徒非法抓走,关入蒙阴县拘留所十五天。

邪党十六大前夕,蒙阴县的邪恶“六一零”开始到处绑架大法弟子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冯德田和妻子张玉梅到亲戚家联系外出打工事宜。当天下午,七、八个恶人驱车赶到他亲戚家,破门而入抓人,他们没找到张玉梅,发现了冯德田随身带的资料和《转法轮》,就把冯德田连同他一个不修炼的亲戚一同绑架,把他们带到镇政府大院,冯德田的亲戚公丕军被关进“六一零”办公室,冯德田被关在计划生育办公室,七、八个邪恶之徒将他打倒在地上,轮流对他拳打脚踢,扇耳光,用皮带抽,连踢带跺,跺遍全身,后来又拿来木棍毒打,追问他妻子到哪里去了?资料从哪里来的?木棍打断了,就又拿来铁棍,一棍子打在冯德田的大腿上。冯德田实在受不了了,只好说出妻子张玉梅去了县城的女儿家。

这时冯德田已被打的面目全非,额头上打起了鸡蛋大的疙瘩,左侧从大腿根部一直到脚全被打的青紫,肿胀的已不能蹲下,走路时一拐一拐的疼痛难忍。一个不知名字大概是武装部里的人飞起一脚,踢在冯德田的前胸,一下把他踢到一米多远的墙壁上,冯德田的头重重的撞到墙上,他顿时觉的眼前发黑,呕吐不止,冯德田感觉自己不行了,邪恶之徒们一看要出人命了,纷纷离去。

邪恶之徒吃完饭后,见冯德田没死,就逼他上车到蒙阴县城他女儿家找张玉梅。他女儿全家早都休息了,恶人叫开门后到处搜查,没找到张玉梅,又到冯德田另一亲戚家搜查,还是没找到,只好返回。

恶徒将冯德田及其亲戚公丕军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了所谓两千元“罚款”,才把他们放回家。冯德田家没钱交“罚款”,只好四处流浪达三个月之久。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