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岁女孩被吉林女子劳教所摧残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吉林省农安县二十一岁大法女弟子王平睿,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在白城市和母亲一起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关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五大队,被摧残的出现精神失常状态。劳教所拒绝家人与她会面。

王平睿十一岁跟父母得法与父母一起修炼,她坚信师父和大法。她细高的身材,干净白皙的脸上透着纯净的孩子气。连那些恶警都说:“五大队进来个小美女。”就这样一个孩子,恶警也一样迫害,卑鄙的威胁她写“五书”,遭拒绝后,一群恶警围住吼骂恐吓,大队长王丽梅就用电棍电,王平睿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向车间里被奴役的法轮功学员喊:“阿姨,咱们不给它干活,跟她们讲理,回家。”

恶警把她单独关一屋,她朝窗户喊“法轮大法好”并打坐炼功。恶警肖爱秋把她的手铐扣在床上,把两脚吊起来。并指使盗窃犯李功举、流氓打架犯于秀明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打倒在地又抓起,从这个床摔到那个床,专门抽打眼睛,使她的眼睛严重充血。

流氓犯人于秀明(长相类似男性,声称自己结婚找媳妇),把王平睿衣服扒光扣在床上,耍流氓,晚上也不让她盖被,冻她。即使这样王平睿还用善对待她,把大家用智慧捎给她的食品给犯人们吃,管她们叫“姐姐”。王平睿说:“我是法轮功学员,师父叫我修善,我要救度她们。”

善良的王平睿每天被二十四小时吊扣在床上不能动,还时常遭毒打,有时被迫害致神智不清。劳教所生活科来问她:“你有精神病吗?”她说没有病。有普通犯人对她说:“你装精神病会放你出去。”她说:“不行,我不能败坏大法名誉。”王平睿长期遭非人折磨,出现精神失常状态。

舒兰法轮功学员乔红艳,2008年春被非法关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五大队劳教。因为拒绝被非法强迫劳动,乔红艳遭恶警张丽红伙同另一管教的毒打、电击,致使乔红艳几天说不出话、不能动。恶警怕丑行暴露,把她单独关一屋,不许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近,更拒绝家人与之会面。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王丽梅与负责生产的副大队长苏桂英互相勾结,长期以来用残酷的手段奴役法轮功学员。长春航空公司和延吉航空公司的食品盒大都由劳教所糊制。苏桂英在社会上联系承揽大量的加工活、手工活,有用羽毛或各种布料及其它材料制作的手工艺品,如制作蝴蝶大量出口到美国、加拿大、委内瑞拉等国。制作这种蝴蝶用的羽毛都是用有毒药品浸染的。零七年春,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加工过程中出现呕吐、眩晕、昏倒等现象。

狱方和恶警为自己的私利不断加大劳动量、延长劳动时间,由每人每天平均制作三十只蝴蝶,到后来竟增加到一百三十多只;正常情况下每天劳作十四小时,由早上不到六点干到晚上七、八点,除五分钟上厕所十几分钟吃饭外,一分钟都不得休息。恶警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大骂法轮功学员“干活慢”、“磨洋工”,为了得到更多的效益,她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加班,在制作蝴蝶的同时,中间还插入广告贴胶,做糊航空食品盒,等等。她们不断逼迫学员加班,有时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很少有八点能休息的时候了。尤其在王丽梅、苏桂英他俩值夜班时,情况更糟,六十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经常晕倒在地。

农安法轮功学员牛玲,白山法轮功学员刘芳,她们认为修真善忍大法无罪,不是犯人,拒绝佩戴犯人名签,并拒绝参加强迫奴役劳动以抵制迫害。恶警用电棍电击牛玲,强制叫她们在车间连续罚站长达十四小时不许坐下,吃饭时给牛玲戴手铐,用墨汁在衣服前襟恶意涂写她们的名字,成天打骂、侮辱,并疯狂加期,过一天加一天,过一个月,加一个月,找各种借口罚款(家里给存的零用钱),不准家里人探视,处境恶劣。刘芳在二零零七年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刘芳坚修大法,拒绝写所谓“五书”。2008年八月到期,恶警不肯放她,要她在“保证书”上签名,遭刘芳拒绝。恶警以加期方式迫害,现已加期三个月,并不许家人探视。

据悉,现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普遍仍在用电棍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利用其它各种手段奴役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