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监狱医院的罪恶(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近日获悉上海长宁区的一位大法弟子在监狱医院离世,她的名字叫周云天,50多岁,她儿子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内。

事情发生在8月6日,她被长宁区看守所送入上海周浦监狱总院,可只隔一天于8月7日上午就开始处于昏迷状态,当时监狱医院已明确确定没有生还的可能,所以在下午让有关部门来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恶党犯罪组织六一零办理这个保外就医的手续快到2个小时内就搞定。这样周云天在8月8日被送外面医院不到三分钟内死亡离开人世。

周云天被邪恶迫害致死的消息,离浦东大法弟子顾继敏被迫害去世不到几个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有一位正常人因邪党政府的流氓迫害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上海监狱总院在九年的迫害大法弟子中扮演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就是杀人不见血、为邪党推脱迫害、为邪恶继续维持迫害、为邪恶提供更多迫害方法、为邪恶开脱罪行、并直接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列。

这些年来,上海监狱医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行不知其数。为什么被保外就医的大法弟子几乎都在几小时甚至几天内死亡,如狱中新得法的大法弟子陈军在一个多星期中去世,浦东大法弟子顾继敏被送入外面医院里几乎已经死亡,现在得知的周云天在送入其它医院三分钟内死亡。这些死亡的案例,不可能因为监狱方面自己觉得如何的聪明没有死在监狱或者监狱医院就没有自己的责任,监狱方面的想法,就好比驼鸟把自己的头埋在沙里一样,自己看不见了还以为别人也看不见,自欺欺人的恶党习性在监狱表现的实在太露骨。

上海监狱医院现在虽然从上海提篮桥监狱内迁移到了上海浦东的周浦,名称换了叫《上海周浦监狱总院》,监狱医院在上海的级别算是甲级,可里面所有的工作性质发生了变化,而其自身讲:“是因为面对的人的特殊所以具有特殊性”,那监狱医院是如何的特殊?

其中之一:医院不是医生为主而是里面的警察为主,医生的意见是建议性的,而做决定的是里面的警察。但是里面的医生大都是警察。

其中之二:对于下面的病人护理,这些人员是从各监狱中挑选出来的,所以表现上是积极配合警察,积极迫害病人,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得到警察的欢心,然后提前减刑回家。这些长期与世隔绝并被强制灌输恶党文化的人,就象是处于“精神病状态”,没有了人的基本理性,没有了自己的分析能力,情绪异常,因为在这个特殊的地方,邪恶不允许他们有人性,有基本的普世价值观念,这样失去自我的人才能被拿来利用与当作狼牙棒来打人。

其中之三:就是医院的本性与本质是为恶党服务的,所以在医疗方面失去了为健康服务的宗旨。罪行累累的监狱总院为了掩盖医院残酷迫害百姓就使用一个招数,就是人快到死的时候千万不让死在监狱医院内,这样可以摆脱死亡家属的控告与上访等等相关法律问题。

这些年来监狱医院是如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呢?具体的行为又有哪些?拿被劫持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中的大法弟子冯蓉霞为例,其实象冯蓉霞这样的病作为监狱总院来讲是无法医治的,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作为医院的本质就是为健康服务,那你医院根本无法治疗的毛病为什么不提出因治疗水平有限让冯蓉霞保外就医,让她在外面得到及时治疗?难道就是因为她不放弃信仰就这样每个月来修养一段时间然后被送入监狱中折磨,被折磨的不行的时候再让她休养一段时间再折磨。


冯蓉霞的照片

象冯蓉霞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很多很多,如提篮桥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江勇也是一例,他在提篮桥监狱里被恶警打的不成人样,浑身都是伤的时候送入监狱总院,等身体好一点的时候被送回监狱,但回到监狱后又被里面的恶警给折磨的不行的时候再被送到监狱总院,监狱医院的医生为了减少麻烦会告诉监狱里面的恶警,身体到什么样子或者处于什么状态的时候要送入医院,没有到医生所交待的状态的时候不用送入监狱医院来,这样不就是等于让监狱里面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到一定的身体指标的时候就不能再继续,再搞就知道出人命了。医院是为病人的身体着想,还是为了更方便监狱里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监狱医院是为了治疗还是配合监狱中的犯罪行为?

监狱总院对于大法弟子在绝食方面有非常系统的对待:

在押与被判刑的送入医院里,不管是绝食和被殴打致伤的大法弟子都全收,虚伪的做一下身体测试后押入医院,如果是绝食的就有五根粗绳一样的布铐把手与脚还有胸部给死死捆绑,监狱医院为了给外界宣传他们虽然面对的特殊人员但还是非常注重人性管理的,现有规定被捆绑在床一个星期的,就要放下一次然后要给清洗,让被捆人员能活动活动后再次捆上,如没有暴力行为的虽然绝食也不捆绑。这些都是成文的规定,但我们现知道规定是规定,可在实际操作上又是怎样的?不说远的就说说在上海提篮桥已被非法关押多年的大法弟子杜梃,他现在的情况无论被送到监狱医院还是在上海提篮桥的监狱中都是被捆绑在床上的,虽然离杜梃回家的日子不远,可他现在的处境仍然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一直被捆绑在床上。这是监狱医院在对待已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而对没有被判刑没有被决定劳教的大法弟子来讲,医院是这样对待的:那里的看护是真正犯罪的人员,可是他们对待大法弟子是有系统安排的,一开始还比较客气,如果大法弟子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来行事的时候,那捆绑的绳子会被收的很紧,而且也不会有人来看管你的拉撒问题,还有早晨醒来的洗脸等等情况;大法弟子再继续走自己的路的时候,那些看护犯就会到警察与医生那里去建议如何来对待弟子,如胃管的粗细,观察到大法弟子的个性后给警察参考便于监狱中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

还有不断的恐吓在绝食以后会造成的后果,软硬兼施,最主要的是用打其他犯人后所遭受的痛苦给大法弟子看,用恐怖的气氛来恐吓大法弟子,从而达到邪恶所要的目的。监狱医院的医生也会积极配合恶党对大法弟子,他们不断会劝说绝食给身体带来的伤害,还会对大法弟子做所谓的思想工作,只要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医院担保让大法弟子可获得保外就医,就从这一点来讲,监狱医院是绝对有对保外就医的权力,只不过是需要看对象而已。也就是讲,监狱医院更重要的角色是积极配合共产恶党来迫害在押人员。

上海监狱医院这些年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案例,有很多没有渠道传出而不得知,有更多的用欺骗而被掩盖着,但就从以上的这些性质来看,上海周浦监狱总院所犯下的罪行是不可宽恕的,所有的一切罪行都要得到相应的恶报,无论是谁无论是主动与被动的,只要参与迫害就是有罪,如果想为自己辩护,声称是法律规定而照办的,如果讲不知道自己在犯罪,那一定是在装傻。你们今天的行为是明天的罪证,你们现在的行为是以后历史的见证,你们今天所有的迫害行为与举动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让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记住你们对信仰“真、善、忍”大法之人的犯罪。

注:见此消息的弟子请补充更详细的情况

上海监狱总院电话:68189955×4300(行政科)
监狱长分机5217
长宁看守所地址:清池路(靠建河路),电话:021-65397576
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政治保卫处
方处长,王珏,郑旭东等
电话:021-62906290转39206分机
长宁公安分局 地址:威宁路201号 电话:62346234 邮编:200335
长宁区国保大队 袁桂香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4
长宁区国保大队 茅杰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5
长宁区610办公室 君美娟 办52171531 转36038 950125 0036
长宁区610办公室 邬铁华 办52171531 转36038 950125 003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