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依兰县被迫害致死的三位大法弟子(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2001年11月28日初冬夜晚,黑龙江省依兰县城内张敏、宋瑞义、张可明等大法弟子,坐农用四轮车去团山子乡幸福村发真相资料,被受邪党毒害的村民打电话举报到团山子乡派出所。该所所长恶警张焕友带人驱车前来抓捕大法弟子,同时令该村村长恶人赵春贵组织不明真相的村民,手持木棒去公路上堵截。恶人赵春贵用一米多长的粗木棒殴打大法弟子,有多名大法弟子遭到毒打,一位近七十的女大法弟子被当场打倒在地。

张敏随后不几天被依兰公安政保科长韩云杰等人折磨致死;宋瑞义遭残忍折磨,胃部受到严重伤害,生命垂危,随后被迫流落他乡,于2002年11月3日含冤离世;张可明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后,于2002年初劳教二年,在长林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于2006年3月26日含冤去世。宋瑞义的农用车四轮车也被恶人赵春贵等村民抢去,至今未归还。

一、张敏被折磨致死

2001年11月28日当晚,张敏、宋瑞义、张可明等大法弟子被恶警张焕友等人非法抓捕到依兰宾馆进行非法审讯。后来这些大法弟子被分到各派出所分别迫害,有多名大法弟子遭到恶警的野蛮殴打。

依兰县公安局政保科长韩云杰对大法弟子张敏一直怀恨在心,因为上一次张敏被非法劳教,其家属花了8000元钱在省里托人释放了张敏,这钱韩一分也没得到。这次韩云杰点名要“审”张敏。恶警韩云杰逼张敏说出大法资料的来源,张敏宁死不说,被韩云杰双手铐起吊在暖气管上,然后狠命地拳击张敏的胸部、眼眶、太阳穴、抓住头发往墙上撞。

60多岁的张敏双手在暖气上烫出了水泡,口干舌燥,恶警也不放她下来,更不让她喝水。张敏被迫害的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可凶犯韩云杰仍不放过,用水泼醒后再接着打,打的张敏小便失禁,这样折磨长达60小时,恶警们仍不放其回家,依兰县公安局长赵士晶、副局长张焕友仍命令将张敏关入依兰县第二看守所。

当时张敏疼痛难忍,要求马上到医院救治。恶警所长郑军不但不给治病,反而骂张敏,并且说她是假装的。由于伤势太重,张敏痛苦不堪,呻吟不止,并一直吐血,然而,管教根本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第四天竟和几个犯人把已经生命垂危的张敏按在刑椅上强行灌了两瓶盐水,张敏当场昏死。可这些歹徒却把昏死的张敏送回了牢房,同室的人都哭了,劳动号报告所长郑军说张敏不行了,郑军破口大骂:“谁×××有功夫侍候你,你不是能炼法轮功吗?你就炼呗,我们没工夫!”经同室犯人再三哀求,才将张敏送到中医院抢救。

张敏于2001年12月5日被依兰县公安局迫害致死。歹徒为掩盖罪证,一直不通知家属,死后告诉家属死于心脏病。可张敏从未有过心脏病史。2001年12月7日,张敏遗体在公安的威逼下被火化,公安局、610办公室的人全在场。恶警韩云杰已遭恶报,于2004年7月25日突发脑出血而死,死时痛苦不堪,面部及身体其它部位变黑,死相极其吓人。

二、宋瑞义含冤离世

2001年11月28日当天晚上,宋瑞义在依兰县宾馆内被“背剑”式绑吊(就是把双手背到身后,一手在上,一手在下,用手铐扣住,手铐刹到肉里,使人极其痛苦)。后被送到第二看守所。宋瑞义为抗议迫害,开始绝食。三天后,看守所在恶警所长郑军指使下,强行给他灌浓盐水,但他仍坚持绝食14天后,因胃部受到严重伤害,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才将他放回家。


大法弟子宋瑞义生前照片

2001年12月29日,依兰县对大法弟子非法搜捕。宋瑞义与妻子被迫离家,家中只剩下76岁的老母亲和正读书的女儿。他们流离失所期间,派出所迫使大队拿钱去山东等地追捕。从看守所被放出后,宋瑞义因遭受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胃里肿胀不堪,吃不下饭,在颠沛流离中卧床不起,于2002年11月3日在他乡含冤离世。

宋瑞义2000年1月6日去北京信访局上访,被劫持回依兰,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达77天,受到残酷的折磨,经历了罚站、毒打、整天将头插进便器中,用毛巾勒脖子等。在看守所副所长林忠的指使下,牢头孙辉整天折磨他,一次用毛巾勒住脖子险些将他勒死。2000年11月9日,他再次进京,在天安门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回依兰县,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家中被县公安局勒索3000元押金、交依兰镇2000元、交大队1500元(不开收据),交看守所伙食费用400元,共计6900元。

三、张可明被迫害致死

2001年11月28日晚上,张可明双手被铐在在卫生间暖气管上,恶警猛拉身体,使手铐卡进肉里,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在依兰县宾馆遭迫害两天后,张可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2001年12月29日晚,恶党不法人员们电棒支在张可明家门口,叫开门后把张可明和妻子绑架。张可明在拘留所绝食抗议绑架迫害40多天,恶警怂恿犯人不断殴打他。张可明身体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二年。他妻子被非法劳教,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被释放。


健康时的张可明

遭折磨后的张可明

张可明被非法关在长林子劳教所二年,受尽了折磨。不法警察用电棍电敏感部位、长时间不让睡觉、五马分尸、拳击脸部等各种酷刑,最后在恶劣的环境里身上长满疥疮、皮肤溃烂流脓,并被注射不明药物。2002年9月以来,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用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逼着大法弟子在它们的编印“转化书”上签字,谎称所谓的“转化率”自欺欺人。大法弟子岳宝学被恶警上了七天七夜的大挂,大法弟子徐振峰被上了三天三夜的大挂,双手红肿,满身伤痕累累。

2003年11月9日,张可明刚刚从劳教所获释不久,公安局政保科郑军和片警刘国昌领10多名恶警一夜内三次闯到家骚扰,不给其开门,最后翻墙进入,打碎门玻璃撬门而入,非法强行搜查,又将夫妻二人绑架15天。

在迫害6年当中,警察、610、政法委、二轻局等不法人员经常到家骚扰无数次,加上妻子、女儿也经常被绑架迫害、勒索罚款受酷刑,这些都给其精神上造成极大压力和摧残。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后,张可明身体始终消瘦,没有恢复到从前,于2006年3月26日含冤去世。去世前出虚汗、全身浮肿、咳嗽,吐痰,吐血不止,疑是在长林子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所致。

四、七岁女孩悲叹恶世道

依兰县的女孩宫宇,经常拿着爸爸妈妈的照片哭着不停,她经常给爸爸妈妈写信、画画。其中一次写道:等爸爸回来了,我送给爸爸一个杯子,杯子里装的都是我的泪水。爸爸、妈妈快点回来吧!我现在很听话很听话。这是什么世道啊!爸爸妈妈只因炼了法轮功,我失去了一个温暖的家,现在爸爸都不认识我了,长的根本就不象原来的爸爸了,又见不到妈妈。


宫凤强的女儿宫宇(七岁时的照片)

大法弟子宫凤强

宫宇盼望着爸爸妈妈早日回家团圆,盼望着善良的叔叔阿姨们救救爸爸,盼望着早日结束这场没有人性的迫害。

宫宇的爸爸宫凤强原是依兰煤矿第二采区职工,他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工作认真出色,在亲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十二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在依兰县看守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认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但仍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至今。期间家属再三要求救治,均遭邪党恶警拒绝。现宫凤强的身体状况更加恶化。

宫宇的妈妈被迫流落在外,奶奶患心脏病、风湿等多种疾病,为儿子忧心,整日以泪洗面,已病倒在炕上;宫宇的爷爷也因惦念儿子旧病复发,但是还坚持着在到处奔波,四处求人期盼着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的儿子能及时得到救治,能“健康”的早一点回到家中。然而,走遍了公、检、法、看守所、监狱,心力憔悴的家人得到的却是冷漠、推诿,甚至呵斥和威胁,内心巨大的悲痛和愤怒令人可想而知!

呼吁海内外正义、善良的人士能够给予关注,帮助营救宫凤强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早日结束这场浩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