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法弟子孙兰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发起了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迫害,栽赃陷害,残酷镇压,无任何法律程序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孙兰萍,女。48岁,甘肃省电信器材厂退休职工,只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多次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孙兰萍被兰州市公安局绑架,在政保科关押一天后,被恶警陈志凯和一名警员,直接戴铐送入兰州市大沙坪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一进劳教所,就被搜去所带物品,再搜身,强制扒光上身衣服,罚站、背监规。因拒绝背监规,当时就被中队长李晓晴唆使吸毒犯陈小红一伙十几人把孙兰萍按在地上毒打,嘴被塞上抹布,一张脸被打的面目全非,变形。后被拖到菜窖里吊铐,脚离开地面悬空,铐子深深的压入手腕里,头上的汗水就象水龙头一样“滴嗒”“滴嗒”的流,直到人没有了知觉,才被放下来,放下后,两胳膊一直没有知觉,生活无法自理,吃饭要别人帮着喂,直到一个月后才慢慢恢复。

劳教所的伙食相当差,中午是没油的土豆泡水,晚上是糊糊面片,每个大法弟子都被两个犯人包夹,不准看人,不许说话,上厕所限时,随时随地遭无端辱骂,拳打脚踢。

一次干奴工回来,站队报数,有人报错,吸毒犯陈小红过去就将大法弟子孙兰萍一脚踢倒在地,手中的脸盆飞了,后又被倒挂。一次大法弟子李红萍排队时没有报数,当时就被吸毒犯巨某某扇了耳光,队长无动于衷,后在队长的唆使下李红萍被拉到教室里,遭十几个犯人毒打,吊铐;在十二月,大法弟子夏家燕、马立元因不写“悔过书”,大冬天在雪地里被罚站,冻的手脚冰凉麻木,第二天还被强迫出工,后来又把她们关在教室里,打成背铐,绳子挂在门框上,把人扶上去,绳子拉紧,然后把人松开,人就这样一上一下的被折磨,手腕钻心的痛,手被拉伤;还有大法弟子被晚上罚站,被针扎,白天照旧出工,极度虚弱致使上厕所时摔倒在厕所……

劳教所专门养着这样的一帮人,不用出工。吸毒人员在恶警的指使下,转化一个学员就能加分,所以它们就拼命的干着坏事,对大法弟子张嘴就骂、抬手就打,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遭受着非人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甘肃省电信器材厂的石主任,伙同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杜所长共四人非法闯入孙兰萍家中,连拉带拖将孙兰萍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又一次的非法迫害,给孙兰萍的父母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二零零七年七月,孙兰萍与同修在甘肃定远县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定远派出所所长张金保及两名警察绑架了她们,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榆中公安局,被非法戴手铐铐在椅子上一夜,第二天中午,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一进洗脑班,就被洗脑班恶人孙强拽头发,强行蹲着铐在高低床头两天两夜。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因坚决不“转化”,被洗脑班恶人祁瑞军唆使恶警杨文泰等人关进禁闭室,双手背吊铐在冰冷的铁门上,只能脚尖着地,整天整夜吊铐着,只有三顿饭的时候和晚上十一点左右上厕所才放下来,手腕处被铐的流血流脓,手、脚、腿浮肿,鞋穿不进去,脚趾头黑紫,无法走路,手握不住筷子,即使这样邪恶之徒根本不管孙兰萍的死活,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元月,整整三十七天,孙兰萍被吊铐的吐血、拉血、人事不省,洗脑班恶人祁瑞军才将人送到兰州电机厂医院抢救,血色素只有二点二克,胃大面积溃烂,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叫来了孙兰萍单位的人和家人,孙兰萍坚决要求回家。就这样在医院住了九天,邪恶的洗脑班致人伤残,却逼迫孙兰萍家人支付六千多元治疗费,才让家人接回家。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六个多月,洗脑班直接从孙兰萍单位掠夺六千元生活费,单位甘肃省电信器材厂逐月从孙兰萍退休工资中扣除,给孙兰萍及儿子生活造成极大困难。

孙兰萍被绑架期间,兰州市国保大队七、八个警察,持枪绑架孙兰萍不修炼的儿子十七个小时,影响上学,被甘肃民族学院无理退学,更加大了孙兰萍及家人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