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双城市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接上)

三、双城市希勤乡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案例

1、双城市希勤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死的死、残的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双城市希勤乡政法书记王继文、办事员吴忠革,派出所所长闫俊、高军、李云忠,临时警察韩彦春、许树柏、付宏宇等人善恶不辨,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底绑架全乡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关在洗脑班不让回家,晚上睡在拼在一起的学生课桌上。他们还放诬蔑师父、诬蔑法轮功的录相。他们整天喝的醉醺醺的,诽谤法轮功、戏弄法轮功学员,还对法轮功学员家属大打出手。治业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其丈夫与儿子到村办问书记那振宽,结果被在场的韩彦春、付宏宇拉进屋内大打出手,把孩子打倒跪在地上,又薅着头发往墙上撞,直到把孩子打的求饶了才罢休。恶徒们打完后把其父戴上手铐和儿子一起送到乡派出所,从晚上四点关押到十点多,还勒索罚了五百元钱才放回。而后法轮功学员在乡政府被非法拘禁二十多天,有的直接送双城看守所,最后又非法罚款,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才放回。

玉丰村书记吴忠革还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双城看守所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昏过去一次又一次,看守所怕死在里面,通知村干部及乡派出所去接人,吴忠革不但不接还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把牛牵走,没收牛照、房照等。村长许树彦破口大骂法轮功,逼迫学员转化,希旺村治保许树君举报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抄走并销毁师父法像。

双城市希勤乡这几个恶人全部遭恶报,至今死的死、残的残。

小关家屯邪党支书许振迁六十岁,去乡政府开会,骑摩托车摔倒,把眼睛撞瞎一只,落个终身残废。

村长许树彦,脑血栓半身瘫痪,行动不便,在一时没人照顾的情况下,从炕上滚到地上摔倒死亡。

许树君多种疾病(糖尿病、脉管炎、肠炎吃啥便啥不消化)等多种疾病,生不如死的折磨着他,于二零零六年春命丧黄泉。

临时警察韩彦春、许树柏、付宏宇等人二零零一年底被撤掉 。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韩彦春、许树柏纠集帮凶持刀在晚上八点左右在许家把许亚波及父亲和妹妹砍成重伤,血流一地,当即三人被送往双城急救中心抢救,韩彦春、许树柏被绳之以法,送双城看守所关押至今。

付宏宇,二零零五年得一种奇怪的眼病,两眼球象灯泡一样的往外突显,看上去很吓人,经过法轮功学员不断的讲真相,他认识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过,有所悔改。

2、双城市希勤乡党委书记潘春库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妻子患病身亡

双城市希勤乡党委书记潘春库和政法书记王继文,在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带恶人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并送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和乡政府三楼办的洗脑班进行非法关押。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坚信“真善忍”的“三书”,并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

在二零零三年初,潘春库的妻子得了癌症,花了数十万元,也未得保命,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死亡,年仅四十一岁。同时,潘本人也多病缠身,只好靠打针吃药维持。

王继文骑摩托车出了车祸,使脸部伤的很重,花两万多元植皮。其妻在二零零一年过年给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期间,下楼时腿摔成骨折。

3、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仇视法轮功突然七窍流血而死

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盯梢、举报等卑鄙手段,经常出去撕抹法轮功标语。对挂在高压线上够不着的条幅,他把玉米秆点着之后,去烧挂在高处的法轮功条幅。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善意劝告他,他却执迷不悟地说:我谁也不听,什么也不信,我就听江泽民的。

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家里人都在熟睡,他从被窝里猛然坐起,然后七窍流血而死。

4、双城市希勤乡村治安员桑君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差点割断大动脉

双城市希勤乡村治安员桑君,多次用流氓手段告密、偷听、监视、举报,勾结乡政府、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午睡时从床上掉下,脚伸玻璃柜中,把脚脖子割伤,差点割断大动脉。

5、双城市联兴乡安家村村民佟宝珍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惨亡

双城市联兴乡安家村村民佟宝珍,男,四十九岁,仇恨法轮功。二零零零年秋天,举报到安家村散发真相传单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毒打、劳教。佟宝珍之子二十六岁,亦听信谎言,多次涂抹法轮功真相标语,遭恶报,患上了精神病。佟宝珍养的骡子也死了。佟宝珍曾多次从马车上掉下,摔成重伤,最后一次也是最重一次摔成三根肋骨骨折。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晚,佟宝珍之子精神病发作,将佟宝珍打成重伤,颅骨损伤,送至医院抢救,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早四时死亡。而此时佟宝珍的肋骨骨折尚未痊愈。

6、双城市联兴公社永跃村村民韩树维迫害法轮功学员半身瘫痪

双城市联兴公社永跃村村民韩树维,五十岁左右,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其人被安排在大队专管迫害法轮功,为蝇头小利骂法轮功、撕揭法轮功材料,为监视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谩骂,特别是对修炼法轮功的小女孩,不但破口大骂,还说一些低级下流的话,流氓成性。二零零一年,韩树维伙同本乡派出所所长非法抓捕学员,送联兴乡政府办洗脑班,疯狂至极。

没过一年,恶报来临,韩树维酒后骑摩托车,在旁边有树林的大路上飞快的骑。由于下雨道路泥泞,撞在一棵树墩上。韩树维出现脑梗塞,半身瘫痪,且韩树维小脑萎缩,傻呆呆的,嘴也不好使,神态不正常,说出的话别人听不清。

7、双城市联兴乡兴功村王连平仇视法轮功遭恶报

双城市联兴乡兴功村王连平,为了挣二十元钱,涂电线杆上的法轮功真相标语,有一法轮功学员劝阻,他不听,一个月后其子王建新开出租车把一个十五岁学生撞死,现在王建新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

8、双城市朝阳乡胜全村刘洗臣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患肠癌

双城市朝阳乡胜全村刘洗臣,男,五十多岁,想借迫害法轮功学员之机往上爬。法轮功学员不断向他讲真相,他就是不听,还谩骂师父,尤其打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把男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用塑料管子打,打得法轮功学员遍体鳞伤,坐卧困难,脸都变形了;还往师父法像上吐唾沫,经常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吊在暖气管子上。

此人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遭恶报患上了肠癌,拉血,并殃及家人,儿子也患肺积水住院,花掉八千多元。

9、双城市朝阳乡城吉村村民马军恶意诽谤法轮功遭恶报离奇身亡

双城市朝阳乡城吉村村民马军迎合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多次在众人面前污蔑法轮功创始人,并恶毒谩骂法轮功。该村法轮功学员善言相劝,马军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诽谤佛法。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饭后,马军突然摔倒在地身亡。

10、双城市朝阳乡吴连强撕毁法像遭恶报殃及亲爹被烧死

双城市朝阳乡的百姓吴连强,二零零零年春季,他正在派出所做饭,他原想好心借机会把当地郑同修的师父法像(七二零后被当地派出所拿去的)从派出所拿出来还给她。当郑同修去取时,刚把师父的法像拿到手就被别人看见了,吴连强突然反悔往回抢,郑同修没抢过他,法像摔地上了,吴连强拣起法像并把法像撕毁了。三天后,无名的大火把他家的三间房子烧落架了,更惨的是当时住在屋里的他爹活活被烧死了。

11、双城市跃进乡董家窝棚老林头助纣为虐全身瘫痪,殃及妻儿双亡

双城市跃进乡董家窝棚老林头(当地都这么叫),被大队雇佣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乐群乡法轮功学员在此散发材料,被老林头打黑报告给跃进乡,跃进乡邪党恶人又勾结乐群乡恶人,乐群乡恶人指使友好村村长关兴义和张二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乡政府。刚到屋关兴义就感到腰痛的厉害,站不起来,在地上蹲了两个小时,问法轮功学员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学员与其讲真相后,关兴义有些后悔,帮助法轮功学员讲情,无济于事。法轮功学员被送双城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后,又被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

老林头频频遭报,老伴癌症死后,三十多岁的儿子被仇杀,儿媳改嫁,老林头因心脑血管疾病,现已全身瘫痪。

12、双城市杏山乡双山村村长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暴死

二零零五年一月,双城市团结乡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向村民讲真相过程中,被杏山乡双山村村长张文举报,被杏山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迫害至今。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桂华的丈夫赵广喜,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扔下孤苦伶仃的孩子无人照管。

张文因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于二零零五年秋,暴死在自己家的玉米地里,都没来得及用随身带的手机给家人打声招呼,家人找到尸体时已经僵硬。

13、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原党支部书记郑德群遭恶报

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原党支部书记郑德群,于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日晚八点,和村治保主任曹伟利带领双城市“六一零”恶徒以及公安局十多个恶警,来到法轮功学员付文庆家,不由说话,强行将付文庆及妻子杨敏抓走,秘密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两人都被判刑四年。付文庆家中三个孩子无人看管,最小的才三岁,孩子没有父母无经济来源,怎么生活无法想象。可郑德群却说:炼法轮功家破人亡我们也不管。

二零零三年郑德群终因作恶多端而遭恶报,不但书记没保住,老婆也被人拐走,房子因欠银行八万元被收回,两个儿子各奔他乡。

14、双城市新兴乡新兴村治保主任付奎英迫害法轮功学员落残疾

双城市新兴乡新兴村治保主任付奎英抵触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他就配合邪党死心塌地的为邪党卖命,干一些举报、栽赃法轮功学员等勾当。 二零零四年他的腿断了,将近半年多不能下地行走,至今走路一瘸一拐的。

15、双城市水泉乡政法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双城市水泉乡政法书记关文良参与迫害法轮功,非法拘押殴打法轮功学员,近日在一次外出途中车撞大树上,治病花了六七千元。

双城市水泉乡大德村村民吴井志、王彦春、吴彦明非法看管法轮功学员,诬陷说是为防止“闹事”,揭粘贴的真相资料,摘挂好的真相横幅,撕真相传单,近日有的长疥,有的生病。

双城市团结乡跃进村村民赵玉喜非法看管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秋被拉玉米秆的车撞折腿,打了钢钉,拄了大拐。

双城市水泉乡敬老院韩坤举(四十多岁)用铁棍毒打法轮功学员,不长时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16、双城市青岭乡办洗脑班,参与者遭恶报实录

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后在双城市青岭乡办洗脑班, 苏鹏将法轮功学员陈秀华直接从双城看守所带到洗脑班,并对另一法轮功学员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我弟弟,还坚持炼,我就打死你!”可见此人何等的心狠。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苏鹏、吴井义二人骑摩托车在益胜村四青岭的路上摔倒。当时,苏鹏昏倒,小手指摔断,吴井义安全帽磕出了一个大坑,满脸是血。

双城市希勤乡乡团委书记那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打骂、看守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揭过真相材料。二零零一年六月脸上突然长疮久治不愈,随后手臂麻木。

17、双城市青岭乡群星村治保主任广树东遭报后开始醒悟

双城市青岭乡群星村人广树东是村治保主任,一向反对法轮功,揭法轮功材料,他的一只眼睛瞎了,另一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眼瞎后,一位法轮功学员为救他,向他讲清真相。这回,听了真相的广树东说:我真遭报了,眼睛都瞎了。我现在相信法轮功了。

韩江是双城市青岭乡青岭村农民,二十岁左右,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是村里的小流氓,一肚子坏心眼。此人被青岭派出所利用,被叫做“刘老五”的人请喝酒,并以抓住一个法轮功学员赏钱一千元为报酬,韩便开始效力。在二零零一年春,韩江去北京他叔家打工之时,在北京持仿真手枪入室抢劫,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得到应有的报应。

18、双城市龙兴乡党委书记张云龙、乡长王垂洲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双城市龙兴乡党委书记张云龙,乡长王垂洲,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办洗脑班,用给法轮功学员灌酒、灌药、逼迫抽烟、用蜡烛烤脚心、用烟头烧嘴唇、用硫酸烧鼻子等残忍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恶报。张云龙得糖尿病,王垂洲得肝病住院一个月,他们对外不敢说有病,怕老百姓说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遭了报应。

双城市农丰乡某村有个不法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春被电火将房子烧掉,他认识到是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说“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管法轮功的事”。

19、双城市原对面城政法书记迫害法轮功出车祸

双城市原对面城乡政法书记现任韩甸镇党群书记孙继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上任以来,为捞取政治资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非法抓人、打人、蹲坑。在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造成震惊双城的“516”惨案,在双城市红城村指使恶警、地痞非法抓捕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劫持一台面包车据为己有。同时得到江泽民邪恶集团的奖励,真可谓是青云直上。一心想升官发财的他这下可炫耀了起来,走路都变了样。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酒后开车回家撞在了别人家的铁门上,当场车撞坏。

20、双城市农丰乡进步村村长李红果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入狱

一九九八年几个村的法轮功学员在进步村洪法炼功,李红果切断炼功录音机电源不让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以来,李红果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罚款,数额在一千元至四千元不等。有个法轮功学员家拒绝交罚款,他就把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村委会五十多天,不许回家。并伙同村治保主任孙保全殴打法轮功学员。利用进京抓捕法轮功学员之机,挥霍公款一万多元。发现法轮功学员撒真相资料,给派出所打电话举报,进行抓捕迫害,指使手下人撕毁法轮功标语、条幅、不干胶。二零零三年李红果因贪污公款被判刑入狱遭到报应。

21、双城市金城乡金城村原村支部书记吴志广遭恶报死亡

金城乡金城村原村支部书记吴志广在职期间追随江氏集团把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乡敬老院,现已遭恶报,死于脑出血。

二零零零年孙志江接管大队书记,加重迫害法轮功,骂法轮功、骂师父,助纣为虐。用自己的身体偿还罪过,并殃及家人。妻子腰椎盘突出,儿子遭车祸损失不少钱。

双城市生平村村长于占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立军、杨亚娟,并在村民前扬言将二人劳教,企图拆散他们的家庭。而自己却因经济问题弃官而逃。二零零二年春季破产还债,家庭解体,至今下落不明。

22、双城市团结乡快乐村村民赵永田撕揭法轮功材料遭恶报死亡

双城市团结乡快乐村村民赵永田,在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谎言蒙蔽下,在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后,他偏听偏信邪党污蔑法轮功的宣传,在当地村干部指使下,为一点小利不分青红皂白,无知的撕揭法轮功张贴的宣传品,涂抹法轮功标语。没过几天,得胃癌死亡。

23、双城市乐群村一法轮功学员在外打工,其妻子、儿子害怕法轮功书被派出所搜去罚钱,便把法轮功书烧了。不久,儿子在学校打球,胳膊摔成骨折,今天腿又摔坏,共花医药费千余元。妻子胳膊、手麻木、不好使、腿肿胀,现在天天吃药。

一朋友,其舅舅家有没收的一袋子法轮功书,被他烧掉。不久,他的手被烧坏。

23、双城市公正村村民张亚洲涂抹法轮功标语殃及大女儿张冰喝敌敌畏而死

双城市公正乡公正村村民张亚洲受雇于公正乡派出所经常涂抹法轮功标语,因此而获得微薄的收入,却害了自己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农历六月十五日,张亚洲年仅十八岁的大女儿张冰无缘无故喝敌敌畏而死。

24、遭恶报的还有:

双城市农丰乡某村不法官员看到树上挂着法轮功的条幅,自己摘怕遭报,就找本村的小男孩上树摘条幅,结果孩子还没够到条幅,就从树上大头朝下栽了下来,半面脸摔的不成样子。

双城市某乡有位妇女在村外挖野菜,不注意把手指头撞破。找东西包扎,一看树上挂着法轮功条幅,她过去撕下来一条布包手指头。手刚包好就一头栽在那里不省人事。旁边有人看见赶快过去,这人听别人讲“动法轮功条幅会遭报应的”,给她解下包手的布条。这人才醒过来。

某村一村官在过年期间看押法轮功学员,借机公款吃喝,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骂法轮功老师、骂法轮功。本村法轮功学员发正念铲除本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后,这位村官住院,经诊断食道癌,手术万余元未见好转,四十多岁的人现已无药可救,奄奄一息。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