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白庙劳教所对杨金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河南郑州市34岁的杨金翰,自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2007年5月23日至2008年5月23日被中共恶警绑架到郑州市白庙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迫害近一年。在恐怖的气氛中,在超强的奴役劳动下,杨金翰体力已经差到极点,走路迟缓,坐到工作台前全身发晃,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2007年5月23日,杨金翰撕了一块污蔑法轮功的展板(位于郑州市中原区煤仓街3号院门口),被风和日丽社区主任诬告,遭到桐柏路派出所恶警李鸿宾、郭展鹏绑架到派出所询问,还有相关恶警李磊,实习生小马。李鸿宾、郭展鹏到杨金翰家中非法搜查,无搜查证(非法强盗行为),当晚把他绑架到中原公安分局拘留所(位于冉屯路与秦岭路十字路口附近),非法拘留12天,第11天晚上宣布他被劳教,第12天(6月5日)把杨金翰绑架到郑州白庙劳教所。

杨金翰抗议非法劳教迫害,在白庙三大队不穿囚衣,出门不喊报告。劳教所610办公室陈慧华提出转化,杨金翰拒绝,就被背手上扣子,遭到三个恶警(齐为民、姓王的队长、姓苏的恶警)用三根电棍电击。杨金翰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强迫奴役劳动,每天平均超过十四小时的超强奴役劳动。其间包夹犯人王涛(哈尔滨人,20岁)、申玉田(周口人)对他非打就骂,进行人格侮辱。牢头狱霸经常指使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干重活(下楼搬活)。后来三大队管教齐为民、袁指导提出看《长征》、《八路军》电影,被杨金翰拒绝。

8月底,杨金翰被由三大队转到二大队,每天被迫工作超过十二小时是常事。曾因体力不支,拒绝劳动,被恶警电击,被牢头打板子。10月底恶警又提出要转化,恶警吕双福开始找谈话(吕被称为省级洗脑转化专家),当时杨金翰与他理论,吕拿出电棍电击杨金翰头部,强迫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揭批书”,其中协从犯罪者有恶警郑楷、刘伟。在吕办公室,郑楷用电棍电击杨金翰,吕强迫杨金翰读别人写的污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书。杨金翰被折磨的精神失常、头撞墙,被送到煤炭医院缝6针,后被诬蔑为自杀。

杨金翰一直被迫参加每天超过12小时的体力劳动。包夹犯人魏大平对杨金翰不断恐吓,不断大打出手,进行人格侮辱。魏大平是辽宁省抚顺市万花区人,1959年出生,身材矮胖,大眼睛,四方脸,两个大门牙被打掉,此前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劳教期间,包夹过被打伤的法轮功学员;后在北京一公交车上偷盗时被抓,被北京调遣处卖到郑州市白庙劳教所,入所后不久就开始包夹法轮功学员,被其包夹的法轮功学员有罗少才(音)、汪雷和杨金翰。其中罗少才被迫出现自残,包夹魏大平有很大的责任,魏大平等人经常将其打的半死。

在恐怖的气氛中,在超强的劳动下,杨金翰体力已经差到极点。到释放前,走路迟缓,坐到工作台前全身发晃,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话,脑袋发胀。临走时,劳教所610办公室姓刘的和姓陈的强迫杨金翰表态出去以后不炼功,否则加期,不放人。

2008年5月23日,郑州市恶人邢建军(女)、中原区政法委姓周的、区610办薛扬到白庙劳教所610办把杨金翰带走。邢建军把他带到桐柏路办事处综合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当时有姓乔的负责人、周、薛两男士。邢建军、李鸿宾要杨金翰当着大家的面表态“不炼了”,然后李鸿宾强迫他做了手掌、手指印,并让写了以后的打算。恶人邢建军、李鸿宾称以后每月一次进行所谓的思想沟通。后来中原区周、薛二人找到杨金翰兄长,要求写保证,以家属所办公司为担保,否则要受牵连。

杨金翰再三重申自己写的所谓保证、声明,这是在强迫下、高压下写的,是违心的,不能算数。并请追查国际及调查迫害法轮功真相小组为自己伸张正义。

恶人情况介绍
邢建军:53岁,风和日丽社区主任兼党委书记,家住郑州市中原区董寨路6号院,社区办公室在风和日丽院内(桐柏路北段)。
李鸿宾、李磊、郭展鹏:桐柏路派出所警察。
吕双福、刘伟:郑州市白庙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后有改过行为)
孙浩杰:郑州市白庙劳教所副所长。(后有改过行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