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国保大队恶警王宁的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辽宁义县国保大队恶警指导员王宁,今年四十七、八岁,家住义县义州镇西南街马圈子胡同门牌100号(义县老干部局后院)。宅电:0416--7710087,手机号:13700160114.他母亲在大连市居住。他弟弟在义县工商局下属某乡镇工商所任所长,离过两次婚。他妻子叫邓力卓,今年四十六、七岁,在义县幼儿园工作,小灵通手机号0416--6504444。他女儿叫王迅,今年二十一岁,现正在大连市轻工学院读大二。邓力卓姐四个,她排行老四。她大姐在义县城内居住,离过婚,儿子叫单宁,沈阳读完大学后,现已参加工作。她二姐在义县县医院工作,离过婚。她三姐叫邓力姗,在义县职高任教师,也离过婚。

王宁在公安工作多年了,他经常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也深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可就是为了名和利,追随邪党的迫害政策,助纣为虐,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远的不说,就近两年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种种的恶行,足以说明他是“恶警”:

一、他带领国保便衣警察乱闯民宅非法搜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到五日,恶警指导员王宁着便装,带着县国保大队警察,乘一辆无牌照但却写着“公安”的警车,一直停在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做铝合金活的老陈家门前,而附近还设了便衣蹲坑,阴谋绑架手持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

十一月二日早八点钟左右,车上下来几个便衣直奔做铝合金活的老陈家,说是要订做几件活,但说的都是人家做不了的,说话间他们东瞅西看的,由于订的活陈家做不了走了。他们走后,陈家父子说,“一看这几个人就不象好人。”陈的儿子有事出去,谁知便衣还派人跟上了,被发现。

随后几个便衣入了一家小卖店,进屋后,一边买香肠和啤酒,一边问:“你认识姓牟的吗?”店主说不认识,便衣这才走了。

接着,这几个便衣闯入了一家听说是姓牟的女士家,未出示任何证件,也不说明来意,不由分说拽着牟女士就往外走,牟女士气愤的说:“你们是干啥的?大白天凭啥抓我。”他们说:“我们是抓法轮功的。”牟说:“我也没炼法轮功啊!”便衣说:“不行,那也得跟我们上警车。”就这样,便衣生拉硬拽将牟女士拽到警车旁。车上的一个便衣象小偷似的拿出一张照片和车外边的牟女士核对,然后对外边的便衣说:“不象。”就这样才勉强将牟女士放了。

要抓的人没抓到人怎能甘心。于是又闯进了一家姓宁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家,也未出示任何证件和说明来意,看了屋里的浴池间,象是搜查什么。由于情况突然,宁老太太吓得半晌才说出话来:“你们入屋干啥呀?”几个便衣说:“我们是抓法轮功的。”几个便衣啥也没搜到就走了。

到了下午四点来钟,几个便衣又来宁老太太家,又到浴池间搜查一遍走了。老人家哆哆嗦嗦对附近人说:“这些便衣象走平道似的两次进我家搜查抓捕法轮功,不打招呼不说来意,又没有出示证件,走时也不说一句道歉的话,哪有这样抓捕法轮功的,我看就是私闯民宅,骚扰咱们平民老百姓来的。”

在大家议论时,有的回忆认出几个便衣中其中有一个人就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指导员王宁。他家住在义县义州镇西南街。

二、被迫害流离失所四年半之后的陈桂兰再遭恶警王宁绑架。

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村民法轮功学员陈桂兰,今年五十七岁,只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而被中共恶党非法迫害流离失所长达四年半之久。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晚不幸被恶警王宁绑架。

陈桂兰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大法修炼中,她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身心得到了净化与升华。修炼前她身受胰腺炎、胆囊炎、十二指肠溃疡、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的困扰。修炼不长时间,上述疾病痊愈。她亲身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她也深知这是师父救了自己,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所以她下决心坚修这部高德大法,并经常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在大法中身心的受益,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就是因为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她便遭到共产恶党多次疯狂的迫害。

那是二零零三年六月十日中午,陈桂兰抱着孩子刚走出家门,便发现家周围出现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她立刻警觉起来,意识到这一定是恶警在蹲坑,要对自己下手迫害,于是她发出强大的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愣是在恶警的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孩子,堂堂正正的走脱了。

当恶警们返过神来再去抓她时,人已没影了。恶警没抓到她不甘心,晚上再次非法闯进陈桂兰家,不容分说就要搜查。陈桂兰的丈夫不配合,恶警就用手铐把他扣在暖气管子上,然后开始乱翻,企图翻到能加罪于陈桂兰的“证据”。可是什么也没有翻着。气急败坏的恶警竟把她的未修炼的丈夫绑架到县镇东派出所,非法关押。恶警董金对他大打出手,致使她丈夫耳膜穿孔,造成耳聋。随后,他们还在网上发了对陈桂兰的通缉令。

为反对恶党迫害,陈桂兰从此流离失所。在这期间,原县国保大队的王占林、王殿宏等恶警还频频到她家打探骚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晚,县国保大队指导员恶警王宁探听到陈桂兰在其儿子家,便指使义县铁路公安派出所恶警副所长赵洪涛、恶警陈景升等四人,乘警车(车号辽G-S090)到陈桂兰儿子家绑架了陈桂兰,非法关押到锦州市铁路看守所。 绑架后,恶警王宁向其家人勒索一万元钱赎人。

三、他指使县国保大队频频骚扰法轮功学员、非要绑架达到关押迫害不可。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名乡镇法轮功学员,一个多月内竟三次被义县国保大队恶警骚扰,他被迫离家出走。近日,国保大队的警察竟一天四次前去其家中骚扰,企图绑架,该法轮功学员再次被迫离家出走。

四、母女三人据理要人 他竟大打出手。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八时左右,义县九道岭镇庙儿沟村后偏坡子张玉琼和两个女儿,前去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警察释放被劫持的丈夫、法轮功学员蔡继春。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蔡继春在出去开三轮车时,被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张玉琼和恶警辩论,恶警王宁竟然对张玉琼大打出手。

当时张玉琼说:“我丈夫蔡继春是学“真、善、忍”大法的没有错,也没有罪,更没有违犯国家的任何法律,你们国保大队无故的把一个大好人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致使我们家生活无来源、两个念高中的女儿即将面临失学的地步。你们这是执法犯法行为,所以必须无条件的立即放人。”同时对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诬陷法轮功的谎言。

这时国保大队队长姜成和指导员王宁高声的回答说:“我们这是执行上级命令,执行公务,你丈夫炼法轮功就是杀人啦,犯法啦。”

张玉琼和他们分辩说:“我丈夫学李洪志师父的‘真、善、忍’大法,怎么是杀人啦,你们竟然昧着做人的良心,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我丈夫还蛮不讲理,你们要这样,我到县里和上级告你们去。”恶警姜成和王宁恶狠狠的说:“你们娘几个愿哪告哪告去,我们这是在执行法律。”张玉琼回答他们说:“你们如果说这是在执行国法的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这是在执行天法,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丈夫人要是给迫害死了,他的灵魂都不能饶你。”这一下子可冲了恶警的肺管子,王宁对着张玉琼就打了过来,打了张玉琼还不算,还对两个女孩打去,这时张玉琼大声喊:警察打人了!

张玉琼说:“作为一个警察,一个大男人竟用拳头对付我们手无寸铁的三个弱女子,你可真是无耻。你这不仅是犯法,而且是失去了做人的起码道德和做人的基本良知。过去人们常说:有困难找警察,今天怎么让我还相信这样的警察呢?真是假话连篇。在这样一个执法部门,身为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当着国保大队警察的面,恃强凌弱、没有人性、把我们娘三个打了,今天,我们娘三个亲身体验了老百姓现在常说的一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如今的土匪在公安。’”

五、义县前杨乡刘成被非法关押,家人要人竟遭到他的恐吓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早八点多钟,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的妻子、女儿、妹妹、妹夫七、八位家人来到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的释放: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刘成。

家人对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宁说:我们刘成被你们送锦州市教养院先后两次,遭受惨无人道的非法关押迫害长达五年多,人被迫害的都残废了,才被放回来。可是回到家中,这才一年多,身体刚刚得到恢复,又被你们绑架非法关押,今天必须无条件的放人。

恶警指导员王宁没理可说,只是不停的反复的重复一句话:刘成,他犯法了,人不能放。家人说:他犯什么法?哪条法律规定你们随便的抓人,非法的把人送走关押。王宁无言以对,就这样僵持了好长时间。

最后,王宁面对合理合法前来要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竟露出了恶党的邪恶本性,恶狠狠的说:“你们谁再替他(指刘成)说话,要人就拘留你们”。家人万没想到这公安头目,竟说出这么邪的话来,心想他能说出这么邪的话,而且也会干出这么邪的事来,于是家人都先回来了。

由于恶警指导员王宁的恶行,给义县法轮功学员本人和他们的家人都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在这里我们正告王宁,立即停止迫害,无条件的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苍天有眼,善恶有报。希望你们分清是非,不要为了眼前利益,做邪党的替罪羊。希望你们能珍惜自己的生命,迷途知返,赎回自己迫害大法的罪过,为自己及家人选择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