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岁老人有家不能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二零零八年二月底,广西玉林市公安分局警察何报宇等6人开了两辆车来,又一次闯到姚湖萍家,恐吓她家人说要抓她去判刑,要转化她,停发她的工资,连续几天都去骚扰。五十多岁的姚湖萍和她八十八岁的母亲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邪党人员到姚湖萍哥哥家多次骚扰,打听下落,搭梯子扒姚湖萍家的窗户,据悉,有天晚上家里开着灯,可能是邪党用非法手段进去的。

姚湖萍的母亲龙启凤,学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玉林拘留所十七天。二零零一年二月从桂林回玉林,被玉林城站派出所苏副所长骗去,被非法关押在玉林第二看守所一个月。

姚湖萍的哥哥姚武生,六十多岁,桂林铁路机务段退休职工,曾经两次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多次被单位伙同柳州铁路公安处冯景宁等人迫害、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劳教二次,第一次二年,被南宁区一教迫害得保外就医,第二次三年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保外就医,至今不能自理。

姚湖萍的妹妹姚南凭,女,48岁,玉林铁路火车站职工,曾经是个癌症病人,在学法轮功后全好了,再也不用吃药了。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单位邪党人员迫害她,强迫她放弃。为了证实法,一九九九年十月初上北京,走到桂林,在火车上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玉林拘留所十五天;十月底和母亲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又被玉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个月,回来后被单位逼退职,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又被非法劳教了三年。二零零六年五月拿《九评》给单位的同事看,被同事举报,南宁铁路公安一处、玉林刑侦大队、玉林铁路派出所、玉林城站派出所,在她家楼下等她外出回来,抢了她的钥匙,开了她家的门进屋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复印机、MP3、电子书、资料等,价值约一万多元。姚南凭被南宁铁路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关押在南宁女子监狱。

姚湖萍,五十多岁,铁四局退休工人,退休后回武汉市,住武汉市武昌空司大院。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被邪党人员迫害被赶出空司,于是丈夫与她离婚,姚湖萍到广西,住在玉林铁路母亲家。一九九九年十月初上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北京丰台拘留所近十天;同年十二月底二次上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武汉看守所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九月被玉州区公安局一科、玉林城站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关押玉林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底,姚湖萍在桂平发真相资料,被桂平派出所绑架关押桂平戒毒所一个多月后转玉林第二看守所,被玉林刑侦大队逼供几天几夜轮班看守不让睡觉。遭到非法逮捕,邪党人员开庭未果,非法劳教她三年,关押南宁女子劳教所做奴工,遭受夹控,十天十夜不让回房间睡觉。因坚修法轮功,被延期劳教,到期后被武昌户口所在地白沙洲派出所非法关押武昌杨园洗脑班四个多月,受到非人的折磨:吊挂、来例假不让上厕所、夹控、几天几夜轮班看守不让睡觉、不让洗漱。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晚,姚湖萍和刘晓鑫去玉林柴油机厂发资料被环南派出所恶警绑架一天一夜后回家。过了十几天,玉州区公安分局的恶警何报宇等人又骚扰姚湖萍。姚湖萍和她88岁的老母被迫流离失所,八十八岁的老人有家不能回。刘晓鑫被关押到玉林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3月17日送南宁女子劳教所迫害。


附:广西玉林铁路法轮功学员刘晓鑫遭迫害经历

刘晓鑫,女,40岁,未婚。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疾病,不能自理,去多家医院治疗不见好,反而更坏。曾在玉林骨科医院治疗说骨头烂了,做了大手术,修补骨头,背脊缝了36针,住了几个月医院回到家都翻不了身,办了残疾证。直到九八年玉林铁路俱乐部有了炼功点,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可以自理,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晓鑫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坐车到柳州被车上乘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柳州铁路拘留所一星期,到家后被玉州区公安分局一科何报宇、梁干等人,还有城站派出所苏副所长非法抄家,大法书被抄走。二零零一年元月过年前,何报宇、梁干、苏副所长等人到刘晓鑫家里绑架了她,非法抄家,关押在玉林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关在洗脑班一个多月才回家。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一天晚上七点多,刘晓鑫贴真相不干胶被保安恶意举报,遭环南派出所劫持,当晚释放。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刘晓鑫去玉柴发真相资料被派出所抄家。第二天关押到玉林第一看守所,家人去要人,恶警说她不写“保证”所以不放人。刘晓鑫父母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月后刘晓鑫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南宁女子劳教所,她坚修大法,家里人去看望,劳教所不让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