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运场馆不远处的虐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奥运前夕“法轮功真相联合调查团”发布「记者的北京镇压法轮功路线指南」(A Journalist's Walking Guide to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Beijing),为在京的媒体记者提供六城市奥运场馆附近的劳教所大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资讯,以帮助国际记者了解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这本指南详尽的列出了七个劳教所,它们在北京、青岛、上海、天津、秦皇岛和沈阳市区内或郊区。

辽宁省沈阳市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九年的迫害中,一直上演着极血腥的迫害惨剧。

一、残酷的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

坐落在沈阳市郊外的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同中国大陆大部份地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有所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专设的劳教所。除了从女一所“借”来的吸毒犯、偷窃、嫖娼卖淫犯等流氓罪犯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外,所有被关押者清一色是女法轮功学员。从九九年十月份开始,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就被中共邪党专职用于对辽宁省法轮功女学员的洗脑“转化”、酷刑摧残。马三家劳教所的“转化术”被不断的向全国推广,阴毒、残暴的所长苏境(女),被中共江集团推举为“标兵”,在全国周游、推广其邪术,中共江氏集团还为此特发巨额奖金给苏境以资鼓励,用以带动全国的迫害。

九年来,被马三家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她们中有纯朴的乡妇、有高资历的知识女性,有年近花甲的老人还有青春少女,她们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善良的好人,就遭受摧残,其中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劳教迫害致死,还有致疯、致残者。马三家劳教所丧尽天良的还曾将十八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

此次北京奥运,邪党草木皆兵,为防各国来京记者调查,早将京城劳教所内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秘密押送外地。据近期明慧网曝光出的消息,那些坚定的学员被秘送到山西、内蒙及辽宁省的马三家劳教所。引人注意的是:作为奥运比赛城市的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却接收了大量从北京转押过来的法轮功学员(其中还有一直受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关注及呼吁营救的北京大法弟子张连英)。如此被邪党“器重”用来顶风做案,可见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在这场迫害中所扮演角色的重要性、及迫害手段的残酷性。

二、邪恶的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

沈阳市苏家屯区,位于沈阳城南边。二零零六年三月,曾是一名新闻工作者的“皮特”和原“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工作人员“安妮”,共同证实了一条消息:在沈阳市苏家屯有一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该集中营设在 “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地下。这里设有“焚尸炉”,并且住有众多的医生。这里至少在二零零三年已经关押了六千名法轮功学员。送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出来的。根据进一步的核实,中共把坚定不肯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折磨的奄奄一息,而后活体解剖摘除器官倒卖牟暴利,再把法轮功学员送入焚尸炉灭迹。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前亚太司长、资深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的“二人独立调查团”,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一份“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该报告根据十八类证据的证明和反证得出结论:中共非法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真实的。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大规模的对法轮功修炼者活体摘除器官贩卖(包括心脏、肾脏、肝脏、眼角膜)的暴行一直存在着,并仍在继续着。调查员说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经近半年的继续深入调查,加拿大调查团再次于国会公布修订后的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加拿大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报告》。增补后的报告将原有的十八种论证方法扩充到三十三种,进一步证实:“中共更多医院和中共军方普遍系统的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邪恶的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就真实的存在过“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只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真相在国际上曝光后,中共掩盖罪行,在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处理好犯罪现场后,才象征性的说;可以来调查。但直到今天“法轮功真相联合调查团”成员的入境申请,没有一例被做恶心虚的中共批准。

三、震惊中外的毁容、谋杀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因坚定信仰,被沈阳市龙山劳动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连续电击七个多小时,造成面部严重毁容,惨不忍睹。面对在全世界曝光出的高蓉蓉毁容的图片、证据确凿,恶首罗干操纵的邪党政法委、“六一零”却凌驾于沈阳市和辽宁省的检察院之上,把本已有法医验伤的高蓉蓉被毁容案,强力压下,并对高蓉蓉实施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一度被成功营救出的高蓉蓉再遭绑架。在高蓉蓉获自由期间,公安部周永康之流还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六一零”头目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司法系统一人说:“罗干有指示,这事(指高蓉蓉遭电击毁容被曝光)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其实就是秘密加重迫害)。”高蓉蓉遭绑架后被秘密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与世隔绝,受尽摧残,直至惨遭虐杀。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被马三家从沈阳大北监管医院送到“医大”的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骨瘦如柴。医大的医生说:“[高蓉蓉]来时就是危重。”

在高蓉蓉再遭绑架期间,高蓉蓉年迈的父母一直在寻找女儿,到马三家要求见女儿,就在高蓉蓉被送“医大”以后,马三家恶警院长还欺骗老人、封锁消息,直到人不行了才让家人见到。高蓉蓉的遗体一直在沈阳市文官屯殡仪馆内,冤屈一直不得昭雪。

四、以奥运为名的迫害和虐杀

二零零八年五月下旬,中共政法头目周永康游窜到沈阳等地,密令在沈阳市抓捕五十名法轮功学员,五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三天,沈阳市狼烟四起,中共不法人员仅在东陵区一晚上就绑架了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现得知沈阳市近期被绑架的学员至少有四十多名。参与行恶的是众多公安、国安部门。

更令人发指的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遭到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暴力绑架、殴打致昏,于七月四日晚死亡,年仅四十八岁。四六三医院医生对陈玉梅家属说:这都是打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在滂江街陈玉梅自家小区附近欲强行绑架陈玉梅,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七月三日晚九点左右,一辆110车来到陈玉梅家,叫家人到小区外的120车(是110给找来的)上去认人。家人确认是陈玉梅,人当时已昏迷不醒。车上人说病情非常严重,必须马上住院。这时110怕担责任,已逃之夭夭,据说是大东区长安派出所的,当时110车上有五、六个恶警。家人把陈玉梅送到四六三医院,当即被诊断为脑血管大量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家人七拼八凑,凑到一万元手术费,开始手术。在抢救陈玉梅过程中,花费近二万元,本来生活就清贫的陈家雪上加霜。

经过四个小时的手术,陈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家人才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在地上严重擦伤的痕迹。可见是被一番厮打后,才造成的脑血管大量出血。大夫说是打的,有的说是被拽倒造成的。陈玉梅于七月四日晚八点三十分左右含冤离世,遗体很快被火化。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过程中,这些惨无人道的恶警还不罢休,几辆110车同时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棚子)团团围住,一帮恶警不许家人出入,然后开始非法抄家,把法轮功书籍、光盘及电脑等私人物品非法抢走。

一个健康的善良人就这样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被邪党恶警夺走了生命。据家人说陈玉梅出去不到三十分钟便遇到了这场灾难。陈玉梅被迫害致死后,社区的人威胁说派出所要把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和女婿赶出去,不让他们在那里居住,凸现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灭绝人性的邪恶政策:“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目前,前往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讨公道的陈玉梅家人一直受到长安派出所恶警所长的拖延及威胁。

辽宁省的沈阳市其实也只是中共在全中国范围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缩影。在中国,确实在各奥运场馆的不远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虐杀和酷刑随时都在发生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