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的洗脑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石家庄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这里的队长、犹大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会儿说这里是劳教所,不许学法、炼功,一会儿让犹大拿来一大摞书,东找一句、西找一句来所谓的“学法”,日夜灌输邪悟理论。恶警齐红红甚至还能背出几句来迷惑学员,当其欺骗、威逼、利诱这些邪恶伎俩不起作用时,它们就凶相毕露,马上撕去伪善的面孔,残酷迫害学员。熬夜不让人睡觉时,邸曼丽还伪善的说:你看队长、学员们,为了你好,还得陪着你不能睡觉(她们夜里2小时值一个班),被长时间强制双盘,乔晓霞说是炼炼功,帮你消消业。下面就是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一年来遭受各种酷刑折磨的案例。

1、2006年4月,由乔晓霞、易朝霞、王秀、谭旭东等人组成“攻坚组”,以犹大吴玉霞为首,带领祁淑春、刘玲、贾东仙、焦旭兰、陈丽、赵春玉、张春捷等人再次使用暴力“转化”。恶警卢红果先让郗丽莉如实填写一张心理测试表,然后分析她的人性弱点,展开心理战术,还谎称是你的母亲和哥哥托我们“转化”你的。队长、犹大分组排班,除不停灌输歪理邪说外,还采用谩骂和人格侮辱,软硬兼施,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上铐、罚站、在双脚和双腿都已浮肿的情况下,两次强制双盘达十几个小时,左大腿外侧和右脚脖子象断了一样,钻心的疼,很长时间不能动。

2、2006年5月,石家庄劳教所对唐山的张利民以同样方式迫害,易队说是你丈夫托我们的,本来我们也不想管,为挽救你的家庭才决定这样做。接着就开始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罚站,并且不让洗头、洗澡、换洗衣服,还不时的用恶毒的语言挖苦、讽刺。张利民不得不绝食绝水。接着乔晓霞带领以上队长、犹大让她双盘,她不配合把腿搬下来,她们就把她的双手铐在床栏杆上,几个人轮流按住双腿防止下来。陈丽还一边按腿,一边使劲掐她的脚心。晚上打水、打饭时,听见张利民高喊“法轮大法好”,就听见她们关窗户、关门声。熄灯后,整幢楼都能听见张利民的惨叫声,真让人揪心。6月底接见时,张利民的家人千里迢迢的从唐山赶来,恶警仍然不让接见。

2006年10月,张利民因炼功被犹大举报,开始绝食,到11月已经瘦的皮包骨,才30多岁就满脸皱纹、满头白发,大家都以为她有四、五十岁了。去年她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脏病,狱医检查后五大队马上派车去省二院,当时她全身痉挛、双手抽搐,被推进急诊,做心电图时异常,还换了个有经验的医生检查,做完检查后队长说“没有什么事”,却又被铐在病房床上强行输液,花了四百多元医药费,帐面全部被划光,还欠了劳教所二百多元。没过多久、又不是接见日,她的丈夫就及时来为她上了四百元钱,而她的母亲等家人即使在接见日来,劳教所也已各种借口拒绝不让接见。

2006年12月,劳教所两次请来张利民在石家庄多年不见的表姐来做工作,没有达到目地后,2007年1月,再次以吴玉霞为首组成“攻坚组”迫害,在她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站得双腿和双脚都已经浮肿的情况下,恶警乔晓霞带领卢红果、王秀、高清文、杨队、小高队等人一齐动手强制她双盘,高清文将其胳膊拧到背后,乔晓霞不停抓其腰部、胸部、腋下、脚心等敏感部位,脚后跟都被抓破了,可见其邪恶程度。这次导致她左脚大脚趾一直麻木,走路和站立一会儿就双脚疼痛。劳教所的这种在精神、肉体上的摧残和折磨,使人长期处于郁闷、压抑、恐怖、紧张的精神状态中,很多人都过早的花白了头发。

3、2006年8月2日晚上在一楼教室开“揭批会”,要求每人重新写一份“揭批”,必须都得达到队长满意,否则认为不深刻,还得当着大家的面再念一遍,此次由高清文主持,此人刚被升任副中队长,就开始卖力充当急先锋,大队长邸曼丽也参加了。

4、2006年8月25日,河北鹿泉监狱一级警司张云被非法劳教二年,犹大们又去给她洗脑,她绝食抗议,身体虚弱的下不了床,才作罢。去医务室检查也是走形式,它们根本就不想放人。此后张云被单独隔离在小单间,由卖淫、吸毒人员看管。张云继续绝食反迫害,常看到她扶着墙去水房。

5、2006年9月,唐山法轮功学员刘玉兰一直绝食到30日劳教期满。她是和张利民在2005年6月被开平劳教所一起转过来的,当时是许秀书、齐红红、邢勇主管,刘亚芹、陈立华、宫海莲、李秋兰、王玉翠、祁贵林、张桂芳等负责做“转化”迫害。劳教所还不时的请犹大文卫华来做“转化”,并给犹大们传授做“转化”的经验,听说她全国到处走,还去过延安等很多地方传授邪悟理论。刘玉兰于2005年6月20日和7月19日分别两次被连续熬夜7天7夜,她就绝食抗议,在夜间还常听见张青夕被打的惨叫声。她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2006年新年前后,刘玉兰遭到迫害性灌食,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快救我”。有一次管子从鼻子插进去后竟从嘴里出来,无法插进去,插了几次都这样,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邪恶只好收场。长期绝食导致刘玉兰严重便秘,有时得蹲几个小时,肠子都出来了,流很多血。

劳教所伙食又脏又差,常年早、晚是自制白萝卜咸菜,一次发现竟有一条很长的死蛆,幸亏学员眼尖,差点被当作咸菜吃了,吃过咸菜的马上跑到厕所呕吐。冬天中午是吃半年的水煮白菜,老白菜帮子、菜根子都煮里头,吃完盆底有一层沙子。再吃半年的水煮冬瓜、洋葱,而且限量。有学员戏称在这里把一辈子要吃的冬瓜都吃了,现在一看到冬瓜、洋葱就想吐,没有一点食欲。而刘玉兰帐上又没钱,劳教所每月才给学员发5元钱,还得省下来买生活用品,哪还有钱买其它补品,还有来自家庭、队长、犹大等各方面的精神压力,常听见包夹贾东侧、焦旭兰跟她吵,甚至一直吵到水房,到队长那打她小报告。致使她每天都在艰难的承受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整天处在高度紧张状态,头发白了许多,人都脱了相,和刚来时判若两人。

6、2006年11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张秀存开始被洗脑迫害,她拒不“转化”后,从21日,开始不让睡觉,56岁的老人双手被铐在两床之间的栏杆上罚站,除了吃饭、上厕所把手铐取下,其余时间都得站着铐在那,也不让她洗脚、换鞋。屋里很热,她又穿着棉鞋,双脚整天被汗泡着都发白了,赶到有好心的值班人想让她洗一下脚,顺便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就看见祁淑春赶到水房,大声训斥一通,不让她洗。就在22日中午下小雪时,石家庄劳教所的上空突然打起雷来,这一反常现象很多人都知道连老天都震怒了。刚开始,还能看到张秀存自己去水房,以后就得有人扶着去了。直到12月2日高清文才过来宣布停止,当时张秀存已经被折磨的神志不清,连门口都找不着了。后来双脚脱了厚厚的一层皮。

7、2007年2月天津铁厂冶金集团公司梁红岩被强制洗脑,她曾在监狱被非法关押四年,刚出来不久,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丈夫在她坐牢期间与她离婚,并已再婚,而五大队竟又把其前夫找来,带着儿子一起来做工作。之后,梁红岩被熬夜,看见她走路困难,穿着一双拖鞋出入,双脚肿得穿不上鞋,遭受着巨大的肉体和精神的痛苦。它们把大法弟子抓起来进行残害,还无耻的向社会、家庭煽动仇恨,造谣说大法弟子不顾家,不过日子。大法弟子家庭破碎的悲剧是谁造成的,不是一目了然吗?

8、2007年3月夏爱香、赵兰凤、马金秀、张根叶等多人发表声明,均被相继单独隔离由吴玉霞负责洗脑。

顺便说一下,祁淑春、焦旭兰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两人都特别瘦,吃不下去饭,还常感冒发烧。陈丽因做私活被延教两天,经常牙痛,脸都肿了。贾东仙卖力参与迫害,也是希望多得点减期,经常算计着年前能回家过年,结果队长说现在减期都给少了,上报的大减期也没批下来,无形之中也等于被加期了。许秀书任中队长后才几个月就住院做手术,卢红果才接任中队长。高清文经常犯腰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