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三庆被中共政府人员迫害的事实(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我的亲戚叫安三庆,男,52岁,河北省平山县化肥厂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前,神经性头痛、胃病等常年折磨着他,经常跑医院看病,既花钱又受罪,而且没有什么效果,也给家庭、单位增加了很多负担。98年他修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病消失了,身强体壮了,一天干多少活都不觉得累。还去掉了打麻将、抽烟、喝酒的毛病。他与人为善,工作中兢兢业业,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有一次我找他帮我在单位干点私活,他说:我现在修炼了法轮大法,不能沾公家的便宜。他是对的,如果人人都不沾公家的便宜,哪还有这么多贪污腐败啊。


安三庆左肩2001年7月11日被中共警察劫持刮伤30天后的伤势照片

法轮功被邪党镇压迫害后,他依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省会信访局反映情况。信访局的工作人员说:法轮功的事我们管不了,是上边决定的,你们到北京去吧。他就骑着自行车去北京反映情况,走了几十里路,到新乐收费站被公安扣住,并把自行车扣押,然后绑架到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长封庆芳不准吃饭,不准说话,搜遍全身,把他身上仅有的30元钱抢走了,又敲诈家属150元,还勒索200元所谓罚款。

2000年7月19日,平山县化肥厂支部书记李兵山(男,约65岁,已退休,东回舍镇东回舍村人)叫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他坚持不写,随后李兵山、赵增平(化肥厂厂长,男,约48岁,王坡乡寺家庄村人)把他非法开除,并给公安局打电话,绑架到平山县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30天,封庆芳还勒索家庭2100元。回舍派出所、温塘派出所、平山公安局多次到家中骚扰,使全家整天提心吊胆,不得安宁,给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负担。

2000年12月30日他又踏上北上的列车,依法去北京上访。2001年1月1日10点,他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两个警察跑过来抢他的横幅,他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他不停的喊。警察抢走他的横幅抓住他,他挣脱后向西边跑,又拉开一个横幅,一边跑一边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他使劲的喊着,真想把师父和大法的冤屈全都喊出来,周围好多人都呆呆的望着他,好象被他的声音镇住了。那时他觉的自己顶天立地高大无比,他的声音冲向天宇,震撼宇宙。警察猛跑过来又抢他的横幅,揪他的头发,扭胳膊、拧手腕,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他弄上车,当时广场上的横幅此起彼伏。上车后他和功友们把车窗打开,使横幅随车飘扬,高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

警察把他们押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那里的功友很多,都为他们齐声鼓掌,他们也微笑着双手合十,他们共同背诵《论语》、《洪吟》。一个多小时后,警察把他们塞上车强行押走,在车上他们共同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车开到昌平看守所院内,一进屋那里已关着很多大法弟子,他们一起背法,还把横幅挂满了屋子,有时警察进来想命令什么,他们就喊:“窒息邪恶!除尽邪恶!”大法弟子的正义之声令他们胆寒。

因为大法弟子太多太挤,晚上一部份在冰冷的地板上坐着,另一部份站着,不时的互相换着。第二天天刚放亮,警察要分散他们,他们手挽着手,要求无罪释放。后来又调来很多武警,武警拽头发,拧胳膊强行把他们拖上汽车,劫持到丰台看守所。因丰台看守所也放不下,又往各派出所分,他们10人被押到和义派出所。

当天晚上挨个非法提审,一位北京信访局的工作人员问他姓名地址。审讯几次,见不说,又想用伪善套出,还激他说,你敢来北京上访就应敢说出自己姓名住址。不管用什么招儿都动不了他的心,他给警察讲:“修炼前我体弱多病,神经性头痛、胃病等病常年折磨我,经常去医院看病,吃药也不顶事。修炼后全身的病消失了,精力充沛,一天干多少活都不觉得累,学法一个月就去掉了打麻将、抽烟、喝酒的毛病。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处处考虑别人、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工作兢兢业业。一次财务科多给了我500元现金,我原数退回,他们很感激,并说在当今社会上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我说在大法修炼者中这是最普遍的。我努力修心向善做好人,多次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使我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只是向政府反映情况,向世人说句心里话,并没错,应无罪释放我们。”两个多小时后,那人没说什么走了。

元月2号上午和义派出所的警察用各种方法哄骗了一上午,说什么你只要说出姓名马上就放你回去,我亲自送你到火车站坐车。他始终保持正念不说,警察又把他锁在了铁笼子里。元月3号下午,所长亲自审他,他仍然不配合,恶警们就用电脑、测声音的仪器等各种手段辨别是什么地方的人。他善劝所长:“如果我说出就会株连地方官员,你们这样逼我是不对的,我配合你们等于是在干坏事,我不会说的。”晚上4 个警察气急败坏的强行给他戴上反背手铐,象猛兽一样对他拳打脚踢,并揪住他的头发往墙上撞,往水里摁。自被抓后,他们一直集体绝食绝水,那时已三天了,警察又强行给他灌食、灌水,边打还边问“说不说”?!他说“我死也不会说的,你们这样迫害大法修炼者是在做大坏事、造大罪,将来是偿还不清的”。

警察不但不听,又一起上来把他打倒在地,其中一个警察踩他的双脚、大腿,狠踢他的头。他坚定正念,在心里背法。折腾了两个来小时,他仍然不吃不喝不说姓名,另一个警察说:“何苦呢?喝点水、吃点东西,说出地址姓名把你送回去,家中有老人小孩,何必在这儿受罪。”他说:“我叫大法弟子,要求无罪释放。”警察气急败坏的说:“把他的皮夹克毛衣脱掉”。然后把他弄到外边汽车库门口,给他开始从脖子往身上浇水,当时北京的气温在零下十几度,两盆刺骨的凉水浇完,他也没有感到冷。又到屋里用手铐打他的脸、手背,用铁锤打他的前胸、腿、肩,他坚定正念,在心里一直背师父的法。身体并没有承受不了的感觉,可是那些警察却累的气喘吁吁的,轮番几次。

大约到深夜12点以后,警察使出了各种招术,又是欺骗,又是恐吓:“你不说,就这样对待你!再不说就打死你!我是警察学校毕业的高材生……”看他实在不说,他们又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说:“你可能是公务员,年岁也不小了,说了姓名,我亲自送你上火车,何必在这里受罪。”软硬兼施了一阵子,他不听警察那一套,就在心里背法。已经折腾了几个小时了,恶警全精疲力竭了。大约到深夜1点以后,他们都灰溜溜的走了。

当时他马上发出一念:我不能倒下,我要出去讲真相,不能听从恶人的摆布。他忍着疼痛,穿上湿透的棉衣,堂堂正正的闯出了派出所。数九寒天,他的衣服已冻成冰棍。他心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由得想起“操尽人间事”的师父,师父为芸芸众生几乎耗尽了一切,自己吃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我曾有过神圣的誓约,我会做好的。这时一转弯前面竟出现了三盆火,他真正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威力真实的显现在他的面前,他把衣服烤干,已经是早晨5点多了,在前面出现了一辆出租车,他上了车,又开始讲清真相!

2001年7月11日上午11点多,平山县“610”办公室主任王根廷,公安局封庆芳、肖随龙(平山镇孟堡村人)串通平山县天山化工厂,给安三庆反背手铐,因不配合邪恶的行动,把他从宿舍拖到地泵房前铁板上,强行给他上了反背铐,地泵房前铁板边把他肩膀、腿上多处刮伤(见照片)。衣服、背心给撕破,中午绑架到实验中学(洗脑班),随后又绑架到平山县公安局,恶警肖随龙用两个手铐分别将双手铐在暖气管上,进行非法审问,5点多送到平山县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

2007年10月12日上午10点多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封庆芳、肖随龙、胡月涛三人串通平山敬业集团,谎称到南甸派出所办暂住户口,把安三庆绑架。11点半又到回舍派出所,叫上李清亮等三人欲到家中抄家,因本人不配合邪恶,在楼下封庆芳、肖随龙、回舍派出所恶警李清亮等在面包车强行给戴上反背手铐,恶警李清亮从脸上打了一个耳光,又抓了一把头发。安三庆质问恶人:“我犯了什么罪,你凭什么打人?你执法犯法!”恶警李清亮被问的愣了神,无言以对,低下了头。12点多到公安局,因本人不配合邪恶,下午5点送到平山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强烈呼吁恢复安三庆的工职,补发工资,立即归还所勒索的钱,按照《国家赔偿法》给予安三庆及家人精神及经济赔偿,并追究李兵山、赵增平、封庆芳、肖随龙、胡月涛等人的违法犯罪责任。

奉劝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人员赶快停止犯罪,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否则等待你的将是上天的惩罚,天灭中共在即,只有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