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马三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是辽宁省的省级劳教所,这里的邪恶程度简直难以言表,是每一个不亲身体验者无法想象的。

这里可以剥夺所有在押人员(包括刑事犯)的一切权利,包括睡觉、大小便、刷牙、洗脸、说话、看病、吃饭、个人财物的使用等。但是刑事犯也可以通过以足够多的金钱去交换别人的生命,有的刑事犯把人打伤、打死,在这里也可逍遥法外,因为钱可以堵上狱警的嘴,可以让中共的所谓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普世人的生存权利在这里被泯灭,是非颠倒、暗无天日。

以下是我——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亲眼所看到的一切,当然这不可能是全部,仅仅是冰山一角。

1.买来的劳教

据马三家劳教所的劳教人员讲送来的劳教人员是花钱从各地买来的,根据各地区的情况价钱各不相同。北京的800元/人 ,大连的400元/人, 其他地区的200-300元/人(上海的除外,沈阳市内的不详)。

2.超强体力的奴役劳动

为什么要花钱买人呢,这里当然大有文章了,中共的贪官绝不会做赔本的买卖的。这些被买来的劳教人员他们就成为马三家劳教所合法的奴隶,每个人就象机器一样被使用。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十分简单,就是无论你做什么,一切以劳教所警察经济利益为第一——劳动、赚钱。

在2008年8月11日之前,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活,每天的任务量很大,不论个体的情况如何,如有病的、伤残的、年岁大而干活慢的、手脚不灵活的任务量全是一样,唯一的借口就是:别人能干完的,你也一样能干完,就是干活快的一般也得干到晚上九、十点,慢的连轴转(就是白天、夜里都干活),干不完不让睡觉。

在2007年秋收,二所六队白天下地割稻子,因为很多人没见过稻子,干稻田活累的东倒西歪,回来还得干手工艺,一连三天三宿没合眼,不论哪样任务完不成都会被电棍电或遭到“四防”(四防是刑事犯,大多是花钱当的,主要是替队长看管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在押人员)的殴打。在奥运前男一所、二所的奴役劳动时间也都很长,晚上九、十点收工是很正常的事,五大队在奥运会的前四、五天干到了凌晨四点。

马三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是三大队。没成立之前的07年至08年9月,来到男所的法轮功学员都得干奴工,这里的普犯只要干活就有减期,而法轮功学员不写“三书”干了也白干,而且奴工量一点也不少。法轮功学员许尚龙就因没听从八大队恶警的无理要求而遭受到了毒打。孙洪凯因起脚气,脚大面积溃烂、红肿而引起发烧疼痛不止数月之久,不但没人管没人问,每日还要被逼出工。这里的老年人没进来之前都是退了休的也要参加奴役劳动,而且任务也不比年轻的少。

普教的人身权利也得不到保障。马耀综残疾人,因病一腿不能正常行走(拄双拐),也要与正常人一样下地干农活割稻子。李长喜因车祸一腿被钉钢板还未拆就被送到马三家,痛苦不堪。马三家劳教所怕花钱,不想给其治疗,拖了数月(在这期间得不到任何药物治疗与休息)并强迫参加奴役劳动,到伙房就餐都非常困难,每天上下楼数次苦不堪言,最后因感染严重,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送医院就诊。据这里的普教讲只要人还喘气、还能动就不算有病,就得干活,除非倒下不动了、没气了死了,“哦,这是真有病。”

3.被剥夺自由与强盗的管理体制

在这里被关押的人没有一点自由,连最基本的大小便都没有自由,更不用说其它的方面。马三家二所共三个大队:五队、六队和八队,这三个大队的大小便全是统一去,过后想去,警察不给假,就得憋着,而且去的时间很紧,小便的刚便完,“四防”就开喊:“快点、快点”,大便的被吹得心里紧张,干着急便不下来。在这里不仅是大小便要快,干活、吃饭、洗漱、还是取送睡觉的行李,一切都是“快点、快点”。

三大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大队)成立后,管理上的严酷性比普教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夜间大小便都规定时间,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许去厕所,有些年岁大的尿频,好起夜,“四防”就有意憋人,憋的快尿了裤子也不让去。在二所人是不许随便说话的,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董祥(辽宁朝阳人)就说了一句话,被“四防”孙玉军暴打一顿后,送到恶警队长王汉宇那里,又遭到一顿毒打,脸上留下了清晰血红的手印,还迫使其罚站到午夜。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株连,被罚坐小板凳。

4 酷刑折磨

三大队还逼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开“揭批会”、强制背守则、看电视节目、学习、走路喊口号等,不写的、反悔的或其它事项不配合的就酷刑折磨,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刚被送到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强制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先是恶警与“四防”的体罚恐吓,这招不好使就用电棍电、把人绑吊在床上(一种酷刑)或几个恶警把人摁在地上劈腿。如果谁写完“三书”反悔或在所谓的考试中写出了恶警不满意的答案就会重复以上的迫害。三大队所谓的“考试”试题其实是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心理的摸底调查,目的是迫害要反正的曾经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威胁与恐吓。

在“学习”时,一边讲有死亡名额,不“转化”就把人往死里整,如果谁不爱听恶警的胡说八道,或不背守则、不听不看恶党的电视、不学不唱恶党的歌,就会遭到毒打和体罚。所写的作业也是警察造假欺骗上级做政绩用的,其实上级也知道,只是装傻而已。法轮功大队的“学习”有相当一部份时间也背劳教守则,有时恶警也“讲课”。但这些全是被录像的恶警邀功的筹码,如果这些不符合了恶警的利益就会立即撤销“学习”全部下到劳动现场做奴工。用“四防”的话说就是:不论命令对错就是服从,没有为什么,也不要问为什么,只有主动服从与被动服从。(被动服从是指用暴力强制服从)

以下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简例:(因劳教所内部迫害较为隐蔽,平时与同修谈及此事较少也比较概括,故较为简练)

(1)赵飞(大连),2007年9月,被劫持马三家劳教所二所八大队,因在食堂喊“法轮大法好”惨遭迫害,当场被“四防”殴打很严重,赵飞反迫害而绝食,二所八大队对赵飞加重迫害,赵飞在绝食期间,体力不支无力行走,八队恶警唆使“四防”叫其下楼吃饭为由加重迫害他,每到吃饭时都被两“四防”拽住双腿大头朝下(头贴地)拖着走,(从四楼拖到一楼再拖到伙房,然后再拖回四楼每天三顿饭都是如此,大约有十多天。)八队在四楼,赵飞被拖之处满是血迹。07年11月15日左右被送医院,后来情况不详。

(2)李来防(北京)08年被劫持马三家劳教所二所六队,在食堂喊“法轮大法好”被“四防”当众殴打,后绝食抗议,被关进密室进行迫害约十五日,于2009年年底转至一所三大队后,情况不详。

(3)崔德军(辽宁瓦房店人)因忍受不了长时间的酷刑折磨,在奥运期间他与一普犯闯出马三家劳教所,两天后被抓回来,送到六队双手铐在床上两个月,后送到一所三大队强迫转化,被施多种酷刑(明慧网有报道)有劈腿、吊行等。

(4)抚顺的法轮功学员刘玉、罗纯贵(55岁)、赵连凯(60岁)刚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下车就喊“法轮大法好”被数名恶警摁倒在地用电棍电击嘴部,嘴部被电肿大无法进食数日,其状惨不忍睹。

(5)孙毅因不放弃“真善忍”,被强制“转化”、洗脑、施多种酷刑等,后仍不配合其“转化”而遭体罚,后其绝食抗议三个月。用过的刑罚有抻刑、灌芥末油、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等。

(6)蔡超刚到三大队因不放弃信仰,被三大队的恶警(王彦民、苏巨峰、刘俊等)拳打脚踢后被上抻刑三次,最后一次被于江用电棍电背后数次,背部被电出了好多口子。之后又被恶警金山、苏巨峰、刘俊劈腿,之后又双手被扣在死人床上,准备长期迫害。又叫其他“转化”的人做工作。因被抻刑和劈腿双臂数日内无法正常上举、左手大拇指不能动,双腿被劈的拉伤走路困难,恶警为了掩盖恶行说是装的。

(7)李海龙(内蒙)因不“转化”被用抻刑连续抻五小时,导致双臂、双腿严重拉伤,数日不愈,被恶警说成是装的,还因此继续迫害他,叫“四防”看着他做蹲起。

5.掠夺钱财

被劳教人员在自己帐上有钱,警察不给他,拿劳教人员的钱迫害劳教人员(强制灌食、输不明药物,然后随意扣钱),恶警乱搞账目欺骗劳教(做假帐),私人财产非法没收,警察借劳教所的东西就不还,三大队公用的搓子、扫把、拖布全是劳教拿钱买。

二所大米饭里掺沙子,发糕要么不熟、要么酸的倒牙,要么小的不够吃。

2007年底稻子装车,一天三车,一车数十吨,一天却只给两顿饭吃,一所在大年三十吃的和平时一样是发糕、白菜汤,只不过平时吃的白菜土豆汤里的白菜叶烂的更多,土豆是黑心的;大年初一和初五吃的饺子根本不给饱吃,好多人只好自己在劳教所食杂店买吃的。一所、二所的饭盆说是由各大队轮换刷,其实很少刷,经常是用过的摞在一起下次接着用。

饭堂的卫生根本没人管,二所的自来水有一股很浓的臭味,烧完的水浑浊不堪,有很多的沉淀物,没烧的水冲便池,留下了黄绿色痕迹,这里的被关押人员每天做饭、喝的、生活用水全是这种水。

这里一年四季全是冷水洗澡,好多人因环境恶劣得了皮肤病,有的得了湿疹的;有的得疥疮的;有的长虱子的。

在马三家劳教所有的大队几个月不让洗衣洗澡,内衣洗完都是红色的。有的得经过允许才让洗衣服,但洗衣服和洗漱是在一起洗,时间短根本干不完,而且洗完也没地方晾。

6.造假的检查

在检查人员到来之前大队就会得到消息,提前做好准备等待检查人的到来:比如背守则,大队提前好几天就开始每个人过关,白天大队怕耽误干活不让背,晚上收工熬夜背。再比如卫生在检查的前一两天公共卫生就开始细致的打扫,而个人卫生没人管,只要表面整洁、短发、牢服在检查时干净就行。而象洗澡、内衣的换洗、因脏所导致的皮肤病、起虱子等问题无人管,在这方面二所造假最专业。检查来的前一天现发的白被单、白褥单、脸盆、毛巾、牙缸、香皂盒不许用,检查完了再收回,下回检查接着用。那些打人、骂人、卡、拿、要、偷、以各种方式利用手中的权力勒索、刁难他人向其索要财物的“四防”却受到队长的包庇。

在马三家劳教所,因环境极其恶劣,吃的差、睡的少、环境肮脏、心理压力极重等因素,几乎可以使每一个健康进来的好人变成浑身是病的残废,你要是一病不起,还要你自己掏钱来治病,真是惨无人道。因此关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想着快点离开这座人间地狱。2008年8月至2008年12月四个月内,连着两次有人逃跑,“逃跑事件”最终惊动了中共高层,致使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西斯统治再度升级。现在那里的关押人员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在此我呼吁所有的善良人士再一次关注马三家劳教所的非人道的迫害,救救在那里被关押的中国老百姓们,特别是没有任何错误而遭到非法囚禁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的付出难道还不足以让我们看到中共的邪恶吗?远离中共,找回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的信仰与良知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