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思荣生命垂危 西山坪劳教所图谋卸责(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2009年7月31日在重庆万州区被绑架、后被秘密劳教、现被非法关押于西山坪劳教所。为抗议迫害,50岁的尹思荣现已持续绝食近三个月,情况危急。

劳教所欲推脱责任,妄图诱骗其家人在写有“后果自负”的保证书上签字。由于当局的刁难与阻挠,尹思荣的两位代理律师至今未能与尹思荣见面。


尹思荣

尹思荣生命垂危 劳教所妄图推脱责任

10月15日晚,家属接到西山坪劳教所电话,说尹思荣仍然不吃饭,要家属前去。尹思荣的妻女立即乘坐当晚的火车赶往重庆,辗转奔波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后,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专管”尹思荣的狱警。劳教所狱警告诉母女二人,尹思荣已出现鼻出血、胃出血、严重胃萎缩、血管硬化等等症状,并威胁说,若尹思荣继续绝食,后果自负。

在对家属一系列的欺骗恐吓之后,劳教所第一次“破例”让尹思荣的妻子与尹思荣会面,目的是要其劝说尹思荣放弃绝食、放弃以绝食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尊严。但仍对整个见面的过程进行了摄像。

最后,劳教所还妄图让尹思荣及家属在一张写有“后果自负”的保证书上签字,以推脱责任。“保证书”描述了尹思荣现在的身体状况(如:胃出血、血管硬化等)之后,要尹思荣和家人保证“要吃饭”,否则“后果自负”。

尹思荣表示自己肯定是要吃饭的,因为他珍惜生命,尤其修炼法轮功之后,更懂得了生命的宝贵和意义。但他决不吃劳教所的饭,因为他只是在做好人,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根本就不应该呆在劳教所。他不会配合当局的违法行为和对善良的迫害。他表示,绝食是在被剥夺了最起码的说话的权利的情况下,不得已的一种表达的方式,他希望,自己身体的巨大承受能唤起人们的善心,以及社会对这场迫害的关注。

尹思荣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1999年7月之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迫害。2000年3月左右,尹思荣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12月,尹思荣在公交车上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新华劳教所受尽各种摧残、折磨。非法劳教期满,回家仅几个月,2004年4月一天,尹思荣正在上班时,包括成都市国安、府青路派出所户籍等十多名警察到尹上班的阳光住宅,妄图再次绑架他,尹思荣再次被迫流离失所。2009年7月31日,尹思荣再次被绑架。

遭迫害 尹思荣要求撤销非法劳教

2009年7月31日,尹思荣在重庆市万州区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被绑架。万州公安局一方面对尹思荣申报了劳教,一方面却以其“身份未确定”为由故意刁难,不给家属法律文书,致使律师无法介入、会见。

经过家属和律师的多方奔走,万州区公安局终于在9月3日给了家属律师会见所必需的“拘留通知单”,却就在当日,又给了家属一张对尹思荣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将尹思荣匆匆塞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但家属和律师与尹思荣的会面却一再受到阻挠。后经一系列的申请等多方努力,家属才于9月中旬第一次见到尹思荣。但其妻子因同样信仰“真、善、忍”,被禁止与尹会面。

在律师的援助下,尹思荣向重庆市劳教委等相关部门提出了行政复议的申请,要求重庆市劳教委撤销对其非法劳教的决定。行政复议申请书指出,重庆市劳教委2009年9月2日对尹思荣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在程序和实体上都存在重大违法,《劳动教养决定书》提到的证据至多能证明尹思荣携带有带有法轮功内容的移动存储器,并不能证明其有任何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更何况法轮功的内容,比如《转法轮》,是关于教人如何修炼气功,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尹思荣是一个善良守法的公民,既没有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也没有任何其它破坏法律和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重庆市劳教委对尹思荣作出劳动教养的决定明显的根本就于法无凭。应当依法予以撤销。劳教委现尚未给予回复。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野蛮的迫害性灌食

为抵制当局肆意的违法和迫害,尹思荣自被绑架之日起,就绝食抗议。迄今已三个月,情况非常危急,希望社会各界能予以关注。

对于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曾采用各种残酷的方式进行摧残和折磨。许多曾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过野蛮的迫害性灌食,这种迫害性灌食不同于正常的人道主义医护援救,它是当权者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对绝食抗议者进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以期达到迫使受刑者屈服于邪恶势力的淫威为目地的;还有很多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被以“输液”的名义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不明药物。

作为重庆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黑窝之一,西山坪因其迫害手段的极其惨烈、恐怖而臭名远扬,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包括:“饥饿”折磨、不准洗漱、“打贝母”“站军势”“扣起”、暴打、电棍击打、“打鸭儿棒”、冬天受冻、夏天曝晒、挨饿、受渴、吊铐、“扎绳”(将人压在地上,两手反起来用指头粗的棕绳五花大绑,并将绳扎入肉中15分钟或半小时)、“关雷峰塔”(一种全封闭的石头屋水牢,牢内漆黑,水淹半腿,关入者两手被铐在铁栏上站立,恶警并在里面放上蛇、鼠)等等。今年新年,重庆江津大法弟子、原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江锡清,就是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离奇死亡,此事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与震惊。就在2009年9月22日,西安交大研究生、原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工程师、重庆大法弟子汤毅就是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到强行灌食、殴打等摧残后,被迫害致死。

五年前,明慧网从各种渠道揭露出来的事实统计,在大陆有几十,甚至上百的法轮功学员因非医护人员(包括在押囚犯)野蛮灌食而导致死亡,更多被野蛮灌食者则导致了各种相关的后遗病症。在灌食过程中许多人还遭到被灌以高浓盐水、辣椒水、高度白酒、洗涤用品甚至粪便屎尿等进行凌辱、摧残和迫害。甚至有恶警指使犯人以折磨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为乐,如灌浓盐水后用打气筒向学员胃中打足空气,然后用脚踩学员的肚子以致浓盐水从胃中反喷出来,呛激人眼鼻、气管为乐;还有对灌食后失禁要拉肚子的学员强制不让上厕所,并将人倒挂在牢房铁门上以取乐的种种恶行。

呼唤良知 停止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对于绝食抗议的尹思荣,到底是怎样对待的,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三个月的持续绝食,尹思荣现在已生命垂危,而且情况非常危急。希望社会各界予以紧急关注,并伸出援手,营救无辜的好人尹思荣回家。

对于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尹思荣,西山坪劳教所不但不放人,却还企图以“保证书”推卸责任,是否是想为进一步迫害尹思荣“铺平道路”?但号称“执法机关”的劳教所的警察们应该不会不知道,无论家属签字与否,这样的“保证书”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根本无法为参与迫害者洗清或减轻任何罪责。

中共从前苏联共产党引进的劳教制度,因其严重的违反了《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并与中国政府签署的人权公约相背,一直受到各界有识之士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要求废除劳教制度。呼吁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所以,对于参与迫害者来说,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即停止迫害,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这是最后的唯一生机;从放出尹思荣做起,用行动赎回自己和家人的未来。


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

医院三大队

相关责任单位和相关人员:

重庆市劳教委
西山坪劳教所部份电话
七大队二中队电话:023--89090025
中队长雷科金家电话:023--89096649
副中队长:胡跃进、王忠
七大队电话:023--89090037
大队长杜军家电话:023--89096958
劳教所电话:023--89090015
所长:罗平、李世泽、江所长

万州区公安分局,电话:023--58233933
所谓办案警察:邓波(警号:116852)、王红洁(女):13709434949
万州区公安分局:吴晓静(警号:116857)
重庆市万州区国保:唐伟铭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公开电话:023--966555
重庆市公安警务督察电话:023--63758111
重庆市公安局纪检督察电话:023--639610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