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玉英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遭受连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2007年2月13日,法轮功学员董玉英乘284次特快列车从成都到上海。14日,董玉英给一个病人推荐“常念法轮大法好可祛病”,被一个男便衣特务、一个女列车员偷窥窃听而被绑架。2007年3月16日,董玉英被四川省资阳市、区政法委、610、国安、国保由资阳看守所秘密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在新津洗脑班,董玉英遭到了巨大的羞辱和摧残,给董玉英原本和谐正常的家庭、社会关系带来破坏。他们用暴力强迫从董玉英血管里输进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这种药一输进去,董玉英立刻严重幻视幻听、精神严重躁狂、紧张、恐惧,心胃处剧烈难受,每一个脑细胞都在被严重杀伤当中,每分每秒都在拼命,都要用尽全部意志,才能控制精神不突然分裂。

一、在新津洗脑班董玉英遭受连续迫害、洗脑

新津洗脑班的外观并不起眼,它连招牌都不敢挂。然而,迫害起法轮功学员,却像一个妖魔鬼窟。他们认为董玉英是重点,高小牧(此人不叫包小牧,实际是姓高;大杨叫杨秀清,不叫杨秀美,那是她们心虚,给自己取的化名)告诉董玉英说,省610下了硬指示,叫“不择手段,强制转化。”于是他们开始实施他们早就谋划好的一套套折磨、迫害、诱骗董玉英的鬼蜮伎俩。

被绑架到此黑窝的当天,一个叫大杨(杨秀清,此人配合坏人诱骗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保证”,倾尽全力)的高胖女人来帮董玉英整理东西,别有用心的套近乎,并说在这里有法律代理,可以帮她打官司,叫王律师。接着李峰来谈话──实则摸清底细:坚定到什么程度、当时状态等。然后招集资阳跟着来的三个“陪教”,两个年轻的,一个老点的,训练折磨术。

开始几天,他们下毒与折磨同时并举。第二天一早,徐丹、黄忠智便来开始恶意乱骂,一天无数次,不断找碴辱骂,特别是徐丹,用非常恶毒的语言谩骂董玉英,并且坐卧不准弯腿、言不准带法轮功字眼、不准眨眼、手不准放胸前,否则三个“陪教”等便会群起而哄骂。

一次,董玉英坐时不小心一只脚弯着,徐丹在监控器里看见了,立刻跑来破口大骂、体罚,还跑去搬殷得财。第二天开始,三个“陪教”、徐丹、黄忠智、殷得财便或轮番或同时成天不停谩骂、威胁董玉英。晚上,在董玉英头顶,强光通宵照眼,电视开成很大声,紧靠董玉英,成天一刻不停的播放,睡觉看着董玉英,不许董玉英闭眼后眼皮眨动。大杨则见缝插针,死乞活赖的诱骗“转化”,并与“陪教”串通一气暗中折磨董玉英。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三月十七日中午,董玉英看见吃剩的饭菜汤里有白色粉状物。董玉英的饭由“陪教”打,汤饭菜和在一起。董玉英马上问:“谁在我饭里下了药?”三个“陪教”破口大骂,叫来殷得财,殷得财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就走了。半个多小时后,药性发作:头昏沉、严重嗜睡、心胃不舒服、烦躁紧张。?丹来抱走被子、体罚、不许睡觉。逐渐的,董玉英全身生理机能失常,各种疾病纷至沓来。而这一切都是李峰精心策划、殷得财实施、指使、教唆的。用李峰的话说,他是“牵口袋”的人。

几天后,在第一步不停实施的基础上,他们开始了第二步。殷得财把董玉英叫去一边高声叫骂、威胁,一边编造说董玉英写了什么东西等等。殷得财是直接指挥、安排并实施迫害董玉英的最邪恶之徒。他一天要数次到每个监房看法轮功学员的状态,以便对状迫害。他高声恐吓、叫骂、羞辱、指使打手与他一道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多次在董玉英面前表白,说他本质不坏,可是这个“本质不坏”的人却是最凶残、最卖力迫害正信、迫害善良的邪恶。成百上千的大法徒的正信被他恶毒的迫害,成百成千的大法徒,被他直接并指使他人用尽各种方式疯狂的羞辱、折磨。有的被折磨致死,有的被折磨致疯,而这个人却是律师!他说他是中央派下来的,是经过中共中央610培训的,什么特务伎俩和流氓手段他全部具备。凶残的邪恶小人徐丹,就是他调教的得力打手。

实施第二步的主角高小牧、王洪强出现了。这里要介绍一句,整个洗脑班,包括里面参与的所有人,全部由谎言构成。为了一点小利,成天用邪念拼命捣鼓鬼名堂、拼命折腾,他们互相攀比竞争:谁最会捣鼓鬼名堂、谁迫害大法徒最来劲、最会迫害、最会折腾。这个高小牧就是与殷得财较劲迫害大法徒最凶狠、最狡猾、最伪善的女刽子手。

高小牧出现在董玉英面前,她假意同情董玉英,喝斥几个“陪教”,叫她们回避,说要单独与董玉英说话,并说她对殷得财也有意见。神秘兮兮的告诉董玉英,她是省里派下来调研、监督、制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她可以把情况直接反映到省里,她的上级比李峰大,可直接放人,是两套班子。(杨秀清经常撒这样的谎,王洪强也在撒这样的谎。)并叫董玉英身体不舒服就背《转法轮》

通过修炼变的善良单纯的董玉英相信了她和王洪强及他们的鬼话。董玉英本着善念,总想他们能明白真相,给他们自己生命选择一个好的未来,所以,董玉英不断给他们每一个人讲真相。直到后来,董玉英发现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听进真相,董玉英才选择了不再给他们讲真相。最后,董玉英也选择了糊弄他们,走向违心向邪恶妥协的大错之路,从而被狡猾的恶人推下陷阱,加重迫害、羞辱。而对王洪强,董玉英则一直到出黑窝,还在给他讲真相。

大杨继续软磨硬拽,劝董玉英写“保证”,几个“陪教”、徐丹等仍然成天骂、逼写“不修炼保证”。高小牧则叫董玉英写个简单假“保证”,一句话也行,打个擦边球,然后她拿到省里去活动,放董玉英出去。王洪强也一边为董玉英打抱不平,一边叫董玉英写个假“保证”,他起用他的关系、他的导师等帮董玉英放出去。从李峰到高小牧、王洪强全都说中共邪党不好,他们也不相信邪党,可是他们却偏偏要当中共犯罪集团的作案工具。这时,董玉英的身体状况在毒药作用下越来越差,由于自己没学好法,没有打下坚实修炼的基础,加之头脑简单,而面对的又不是一般的坏人,被狡猾坏人的奸谋伪善所骗,一念之差,上了他们的当,写了假“保证”,还是王洪强教董玉英写的。

这一下落入他们的陷阱,他们以为得着了,马上把马力开到最足,实施他们迫害董玉英的第三步。从白天到晚上,殷得财、徐丹等不断出现,威胁恐吓辱骂;几个“陪教”、大杨、王秀琴加紧配合强逼;高小牧、王洪强不断找董玉英“上课”,叫几个“陪教”配合起哄、叫骂。特别是高小牧,白日夜晚不断“上课”,听她编造的诽谤诬陷师尊、大法、明慧网的弥天大谎,逼董玉英表态跟着骂。董玉英每次的反驳都让她恼羞成怒,经常拍桌打掌、声嘶力竭,有时还声泪俱下。这还不算,吃饭时、睡觉时,死逼董玉英“深入认识、揭批”。高小牧编造了很多恶毒诽谤董玉英的师尊的妖言,说得有声有色,还说是她妈亲见。有一天晚上,高小牧又编造妖言骂了董玉英的师尊一通,又叫董玉英回答还承不承认董玉英的师尊是师父,董玉英说是董玉英的师尊。她大怒,使劲拍桌子,使尽力气叫骂。突然狂风大作,软塑门帘被狂风拍打得震天价响,立时停电,一片漆黑。董玉英问她知道是为什么吗?她吓了一跳,收敛了一点,叫回牢房。大杨则越跳越高,几个“陪教”越骂越来劲。(后来几个“陪教”逐渐清醒过来。)高小牧、王洪强放“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告诉董玉英在洗脑班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得对“天安门自焚”伪案表态,强迫骂明慧网撒谎,强迫说是真自焚。董玉英一一驳斥他们的谎言,因为傻子都看得出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邪恶的栽赃陷害。

然后,王洪强拿来他们编造的所谓“标准悔过书”,说是某某写的,叫照抄。修炼不扎实、还在贪生怕死的董玉英于是顺水推舟照抄了一少部份,避开恶毒诽谤师尊和大法的话,重点剖析了自身修炼的严重不足。他们说不合标准,王洪强把董玉英写的拿去洗脑班存档,他重新给董玉英写了一遍,拿出去上传下发。

接着,李峰叫来公检法的人车,摆出强大的阵势恐吓董玉英,殷得财强迫董玉英写骂师父的话,说只写一句也行,并说不写就几个人强按住手写。当时徐丹、黄忠智拿着纸笔凶狠的站在董玉英旁边,一幅随时动手的架势。

接着,几个彪形大汉把董玉英拖上车到医院“看病”,然后一个约三十岁姓周的花桥镇医院医生,第二天拿来几袋配好的黑色液体药,在洗脑班里强迫董玉英输液。(洗脑班里输液架等一应器具齐全)董玉英虽然坚决不输液,也决想不到他们会给董玉英输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输进去没多久,突然眼前变得模糊,开始出现各种幻觉、耳中出现各种声音,头剧烈难受,一种所有脑细胞被严重杀伤的感觉,分分秒秒都在拼命挣扎,要用尽全部的意志强力控制,才能使精神不突然分裂。心胃处剧烈难受,严重躁狂、恐惧、紧张。董玉英要求姓周的把那些黑色液体的药名和使用说明书给董玉英看,姓周的没拿出来。后来毒性反应越来越强,到第三天董玉英拼命不许他们输。姓周的还不甘心,骂骂咧咧的说药很贵就浪费了。这种毒药的毒性一直持续到今天还时有发作。如果董玉英不是拼尽全力控制,不停在心里持颂“法轮大法好”,可能像祝霞一样疯了,也可能像刘生乐、李晓文已经死了。连殷得财都当董玉英面说董玉英目光呆滞、行为呆傻。他们把董玉英送到上海家人处时,董玉英的家人都说董玉英变得不认识了,并且记忆也丧失大半,头发也几乎全白了。

在这种危险情况下,高小牧趁机死逼董玉英写什么“深入揭批”。五月一日,高小牧说她向省里要求加班给董玉英“洗脑”,每天加班费120元钱。不管她怎么强逼叫骂,董玉英坚决拒绝。

在这过程中,董玉英曾要求高小牧退回她们强迫她写的那些脏东西。高小牧说她交上去了。董玉英说她要写严正声明,高小牧急忙劝董玉英不要“前功尽弃”。他们看董玉英已经被他们折磨得皮包骨头,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连殷得财都惊呼:“你怎么瘦成这样?”也就作罢,同时调开高小牧,只留下王洪强。他们看董玉英身体在毒药作用下越来越差,并且他们也认为他们已达到了羞辱董玉英、让她妥协的目的,怕董玉英突然死在里面,李峰反复上下跑,要求尽快放董玉英。

这时,成都市四个国保来非法审问董玉英。一个面目已变得非常恐怖可憎的田姓国保特务使劲恐吓威胁,拿出很多照片强迫董玉英认。董玉英说不认识,他就眼露凶光,恶狠狠的叫骂威胁。董玉英告诉他要命有一条,并告诉其他国保,不愿意再见到姓田的。

这是董玉英第八次被恶警绑架迫害,这次董玉英在邪恶残酷迫害下违心的妥协,有十几个同修的电话号码落入恶警之手,并且有一封某法轮功学员写给明慧的信放在董玉英的电脑里,落入恶警之手,那封信里说到了成都市协调人的一些情况。恶人对董玉英的言行别有用心的大肆篡改、编造后大量散布、复印、宣传,迷惑了很多人。

二、新津洗脑班“传播”邪恶骗术

二零零七年可能是五月份,资阳市政法委、610带一些人到新津洗脑班学习洗脑迫害术,打算在资阳绑架迫害资阳法轮功学员。董玉英警告他们不许打她的主意,不许提她的名字,不许利用她不好的行为去害别人,他们假意满口答应。

可能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份,达州610带人到新津洗脑班“参观学习”(达州610坏人非常邪恶,经常到新津洗脑班学习洗脑术,以照样迫害达州法轮功学员)。每次全省各地政法、610到新津洗脑班参观,新津洗脑班都要安排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和违心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与参观者交谈。来学洗脑迫害术的坏人会围绕“你为什么不转化”“你为什么要转化”提一些问题,以便回当地对状制订洗脑术。而坚定的、妥协的法轮功学员都得按照事先邪恶交代的回答。三楼那个坚定的男法轮功学员不知关了多久,从来没有允许他出监房一步。“陪教”是龙泉的两个警察。董玉英曾问过一个警察,他说曾突然掀开那个男法轮功学员的被子,看见他手放在胸前,嘴唇不断的动,他立刻叫那个法轮功学员起来,呵斥辱骂他。董玉英说你千万不要那样对待他。六楼那个妥协了的女法轮功学员,也不知关了多久了。董玉英看见过她两次,满面痛苦无奈、满面憔悴、骨瘦如柴。据说她已是第几次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姓李。

新津洗脑班每天都要开洗脑“总结、研究会”,定出当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迫害计划。殷得财叫董玉英准备一下,提供参观。董玉英中午打饭时(当时李峰正做工作放董玉英,所以行动自由一点)正碰见李峰,告诉他,她对中共的肮脏政治没有兴趣,不要想把她的骨头榨干,不要把她当作政治交易品。李峰说要她配合。董玉英说绝对不配合,我是人,不是中共政治交易所的玩物。李峰只得表面作罢。

为了达到羞辱迫害大法徒的目的,还要对违心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由省610到当地政法610层层验收,看洗脑达到“标准”没有。资阳市、区政法、610、国安等又来了。王洪强事先教董玉英在“验收会”上怎么说,而董玉英什么都不愿说,董玉英不愿违心的说他们想听的话,给他们被救度带去障碍。董玉英只想再给他们讲真相,只想警告、警醒他们,让他们能改邪归正,给自己留一个好的未来。董玉英只违心的说了感谢他们把董玉英秘密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临出洗脑班,殷得财还强迫董玉英在鉴定表上按照他说的话写,什么“洗脑班工作人员态度和蔼、耐心教育、关怀备至”等谎言。接着他强迫董玉英写骂董玉英的师尊的话,董玉英坚决没有写。由于药物迫害,使董玉英脑细胞受到严重损伤,记忆丧失大半,上述只是点滴,更多迫害董玉英已经记不起来了。

出监狱之前,诡计多端的李峰已经到法轮功学员所在地教唆如何后续迫害了。出监狱之后,李峰一反不打搅的承诺,马上叫手下到董玉英哥嫂家挑唆威胁、打电话到董玉英女儿家威胁恐吓。李峰更是亲自不断打电话软硬兼施、威胁恐吓,还叫资阳配合不断打电话骚扰。董玉英哥在李峰教唆下非常生气,每天大骂,骂不解恨,还想动手打;董玉英女婿在李峰教唆下,非常反感董玉英,叫董玉英老伴管住董玉英,不准出家门;两个原本孝顺的女儿也经常骂董玉英,限制董玉英的自由。

临出监狱前,资阳的国安、国保已经布下了重重对董玉英的监视网。同时他们还通知了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国安等监视董玉英。董玉英到了上海,坏人寸步不离的监视、跟踪、盯梢。参与迫害董玉英的有上海徐汇区特务、警察、凌云街委会及坏人、虹梅南路96弄梅陇一苑几个守门的邪恶保安等。

三、资阳恶人对董玉英家庭的破坏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六日,资阳雁江区国保、狐假虎威的流氓坏人罗开全等一行三人到上海市铁路看守所,绑架董玉英到资阳迫害。他乐呵呵的接受了董玉英两个女儿送给他的几百元礼物,交换条件是他承诺不难为董玉英。结果他一见董玉英面就高声叫骂,还要铐董玉英手铐。董玉英说正好在飞机上揭露迫害,他才没敢铐。

三月十六日,罗开全与一个长相凶蛮的邪恶歹徒到看守所,叫董玉英在取保候审通知书上签字。董玉英不签,董玉英说我要我家人接我出狱。当时同牢犯人叫董玉英不要跟他们走,说他们可能秘密把董玉英绑架到别处去。那个邪恶歹徒可能是罗开全调的打手来对付董玉英这个老太婆的,它凶恶的一把把董玉英抓出牢房,罗开全也上来强拖。董玉英印证了他们的险恶企图,为了不让他们黑整,董玉英一头向监狱厚石墙上撞去。当即昏倒,很快醒来,全身软的不能动。听见罗开全叫跟来的“陪教”,把董玉英满脸鲜血擦净,免得别人看见,并叫用胶布粘在伤口上。然后,罗开全和那个邪恶一人拖董玉英一只手,把董玉英从地上拖出监狱,拖到外面车上,女儿刚买给董玉英穿上的新裤新皮鞋全部拖烂。市、区一大群坏人把董玉英秘密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并且坚决不告诉不断追问董玉英下落的家人。

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董玉英回到资阳,他们早已布下监视跟踪、诽谤董玉英、孤立董玉英的邪恶阵势。又是罗开全唱主角指使、收买、安排,他们双管齐下,每一管都用到极至,不遗余力。对董玉英原本和谐正常的家庭社会关系进行最彻底的破坏。

1.首先是下大力气从法轮功学员内部彻底搞臭董玉英,以打击孤立董玉英。他们把董玉英在新?洗脑班邪恶强迫照抄、王洪强帮写的等敷衍坏人的东西,编造篡改后大肆复印散发。既强迫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看,又有目的的拿给外面的法轮功学员看。市、区610、区国保罗开全等更是逢法轮功学员便使劲诬陷、诽谤董玉英,说董玉英出卖了全资阳法轮功学员、出卖了乐至、遂宁、成都法轮功学员,看见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马上说是董玉英出卖了他们的亲人;说董玉英已被他们收买,用了多少多少万元,董玉英正到处去宣传中共如何好;说董玉英在新津洗脑班如何如何骂师父、骂大法等等。他们到处煽动、不断煽动,特别是罗开全,曾多次带着过去的手下,直接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家里造谣、诬陷,煽动仇恨。谣言多得铺天盖地。

鉴于这种情况,董玉英马上给市610主任王安鹏打了电话,他叫董玉英提要求,董玉英说了三点:声明在新津洗脑班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写一切作废,董玉英全部不承认;立刻把造谣、煽动的资料收集烧毁;立刻撤走监视董玉英的一切特务、坏人。

2.挑唆骚扰讹诈董玉英近九十岁的母亲和妹妹,叫她们不许董玉英到她们家去。有好几次,不同的中年妇女去讹诈董玉英母亲:她说她和董玉英是朋友,董玉英拿了九评给她,她还有没有什么资料?再给我一本吧。你不说,我就去举报你女儿!董玉英母亲不客气的把那几个流氓下贱女人骂走。

3.一个法轮功学员亲口告诉董玉英,罗开全派他和另一个违心妥协了的原法轮功学员打进董玉英身边卧底,一则调查董玉英的情况,随时给他汇报,并叫他们假装来找董玉英做资料试探等等;二则调查董玉英的小女儿是否在修炼,如在修炼,立刻给他汇报。还在新津洗脑班时,李峰就告诉董玉英,说资阳的国保想迫害董玉英的小女儿。并问董玉英小女儿是否在修炼,董玉英告诉他两个女儿都没修炼。罗开全还找了两个董玉英认识的常人,叫打进董玉英身边,许诺一个月给她们两百元钱。还打电话到上海徐汇公安局,叫调查、难为董玉英女儿。

4.不许常人朋友和董玉英接触。哪个常人来找董玉英,或董玉英和哪个多说了几句话,立刻有人去找那个朋友,说董玉英怎么怎么样,不能够和董玉英往来,否则怎么怎么样。威胁恐吓她们,已有几个常人朋友告诉董玉英这样的话。今天没有一个常人朋友敢和董玉英往来,没有一个亲戚愿和董玉英往来。

邪恶用尽各种手段,对董玉英原本和谐正常的家庭社会关系破坏。妄图让董玉英在人世上无立脚之地。二零零七年七月下旬,董玉英刚出狱二十天,不知哪个坏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写了几句说董玉英怎么不好的话,发在明慧上。李峰趁机叫手下和资阳的打电话,他自己也使劲打电话,恐吓威胁。董玉英老伴终于忍不住了,挥拳向董玉英打来,一边哭一边大叫:“我不受了,老子跟你拼了!”董玉英说:“你找错对像了,你应该去找坏人拼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恶人不知指使谁把谣造到董玉英哥家里,董玉英哥知道了大怒,一掌把董玉英打倒在厕所里。大骂董玉英出卖了资阳谁谁,害得人家家破人亡;回到资阳,董玉英妹妹一段时间不让董玉英进她家门,说怕董玉英连累她;走在街上,一个大姐骂:“叛徒!特务!不要脸!好意思回来!好意思活着!”可想坏人搞臭董玉英、孤立董玉英、破坏董玉英的生存环境已经到了无处不在、无以复加的程度。

如果董玉英不修大法的话,董玉英是不会放过那些残酷或执意迫害董玉英的坏人的。正因为董玉英修了大法,董玉英才不会那样做。无论谁对董玉英怎样,只要他是维护大法的,董玉英都会尊敬他;只要他不仇恨、怨恨大法,咫尺天涯,董玉英都会为他祝福;只要迫害过董玉英的人停止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改邪归正,董玉英都会从心里为他祈祷、欣喜。大法就是要求大法徒在修炼好自己的同时,更多的去救受蒙蔽的、痴迷的世人。

四、恶人布下监视网,严密监视跟踪董玉英

近一年多,在董玉英家门口,也就是本单元董玉英家对面,恶人了解到董玉英对面住房主另买了房子,此房已租出去几年,就劝房主把房卖给他们。恶人买下,挂了个招牌:资溪街道办事处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里面两个招牌,三贤祠司法所、资溪镇司法所。这个打着法律招牌的什么司法所是个典型的特务窝窝。副所长查超就是专门负责白天监视董玉英的,他每天没事干,就在办公室里成天成天打电子游戏、打牌,这是董玉英每天亲眼所见。

董玉英问他,他承认在监视董玉英,并说法轮功搞“自焚”、“围攻中南海”等,董玉英告诉了他真相,并且严肃警告了他几次。晚上,是轮换人监视董玉英。真是难为他们了,他们怕董玉英怀疑,不敢在里面安床,那些晚上监视董玉英的可受苦了。而且更难为他们的是,还犯下破坏宪法、违法犯罪、迫害公民人权罪、反人类罪,还犯下助纣为虐、迫害正信的大罪,将很快受到天理人律的清算。董玉英一出门,查超就立刻打电话给下面监视的坏人,或者亲自跟踪下来。

白天,董玉英家斜对面的煤坝路口街沿上、晚上,原农机公司大门外面,每天轮换守着监视董玉英的特务或被收买当坏人的社会流氓。董玉英走到哪里,坏人跟到哪里。有便衣特务、有社会流氓男女、有装扮成收破烂的等等。

他们还叫街道参与骚扰、监视,街道就去网络社会闲散男女监视。南骏不但每天来保安监视、打探,还叫退休保安罗祖礼当编外特务监视,而罗祖礼还去收买其他人监视。另外,他们还有摄像头监视。

董玉英是快六十岁的老太婆,因病药医无效走入修炼。为了坚持崇高的信仰,为了把大法、把自己受迫害、受诬陷的真事说出来,为了天赋人权,已受到近十年的残酷迫害,使董玉英的亲朋好友都苦不堪言。并且有关部门不惜花大力气,调动众多人力物力,用尽各种邪恶、下流、残忍卑鄙手段迫害董玉英。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尚且如此,何况他人?

在这篇文章里,有很多参与迫害甚至指挥迫害董玉英的人,董玉英没有点名。董玉英还想给他们机会。无论点了名还是没点名的,董玉英都想他们能够弃恶从善、认清形势、明白真相、停止干坏事、停止残害善良,让自己的生命有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