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逼迫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坚定大法、不配合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不让睡觉、不让洗刷、不让上厕所,不让家人看望、不让打电话、打骂、坐小板凳、野蛮灌食、超强度劳动等卑鄙手段加重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下面是恶警大队长孙娟、副大队长孙群丽、恶警张洪芬、刘建慧等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济南泰安市法轮功学员徐洪芝,零六年十二月份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副大队长孙群丽(三十多岁,小眼睛,戴眼镜),指使两个包夹攻击,让她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上厕所,致使徐洪芝尿裤子,二十多天不让换裤子就这么沤着,满屋子是骚味,也不让换洗,直到年底才让换衣服。每天有人看管,早晨五点多起床,后半夜三点半才让睡觉,才睡两个小时的觉,还逼她干活,这样折磨了两个多月。最后,不知恶警们把徐洪芝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

济南泰安市法轮功学员张春香(四十多岁),零七年四月份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恶警们的强制逼迫下,她违心的写了“不炼保证书”,后来认识到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声明所写的“三书”作废。恶警孙群丽、刘建慧就把她隔离,在温度高达三十六七度的小屋子里,没有风扇,不让开窗户,不让洗刷,二十多天不让换衣服,派三个包夹看着。张春香没有自由,恶警们逼迫她看邪党诬蔑大法的录像洗脑,在她的脚下写上师父的名字让她踩。

济南法轮功学员侯春梅,零六年十一月份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们强行逼迫她放弃修炼,放弃信仰“真善忍”,违心的被所谓的“转化”了。后来认识到自己没有犯罪,信仰自由,做好人没有错,就用手指在墙上写标语,被恶人举报,恶警们知道后,就把她隔离,关进小屋子里,派三个犯人看管。她又咬破手指用自己的鲜血在墙上写,走到哪,写到哪。她被恶人们拳脚打踢,被恶警们说成是精神病。这样折磨了几个月后,不知恶警们把她送哪去了。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年轻漂亮,大约三十多岁,对大法特别坚定。不报名,绝食抗议自己是无辜被非法劳教。恶警大队长孙娟(三十多岁,一米六五以上,倒八字浓眉,小眼睛,表面伪善,实际阴险毒辣)、副大队长孙群丽、恶警张洪芬,勾结劳教所的恶医对该法轮功学员野蛮的灌食,迫害十多天后,不知去向。望知情的法轮功学员提供线索。

山东临沂沂南县的法轮功学员何茂芬(六十岁),被非法劳教三年。一次上厕所不小心把脚扭了,恶警们也不给医治。恶警刘建慧(三十岁左右,小黄脸,小眼睛,一米六五左右),还逼迫她活动。一个星期后,脚肿起来了,恶警才让去医院拍了个片子,说是骨折了。就这样恶警们也不放过,让她在床上硬坐着不许动,更不许躺着。恶警刘建慧还反咬一口说:“谁让你活动了?你脚肿了,后果自负”。何茂芬家庭状况很困难,上有九十多岁的父母和公婆,还有得脑血栓的丈夫,下有一个上高中的女儿,就这样,恶警也不放她回家。有时还逼迫她干些手工活,上厕所都得搭在别人的肩膀上,一瘸一拐的走。儿子来看望母亲,也不让上楼来看,让老人扶着别人的肩膀下四层楼梯,再走五十多米远的路去和儿子见面。老人一年多腿也没有痊愈,恶警们还逼迫老人一瘸一拐的下车间做奴工。

恶警们对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奴役劳动,做毛绒玩具,有定额,完不成扣分,月底积累,不给减期。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以上的活,早晨八点出工,晚上八点半收工,有时加班做额外的手工活。邪党为了赚钱,给药盒贴商标,几箱子分下去,法轮功学员眼睛看不清楚,灯光又暗,贴不好还得重新贴。

以上这些只是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