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蓉霞极度衰弱 上海女子监狱漠视人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冯蓉霞曾是被医生断言还剩三个月寿命的白血病患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了。在上海女监的疯狂迫害下,她又出现了严重的病状,任何药物对她的身体已经起了相反的作用,不仅不能起到疗效,相反还扩大了疮口面积。上海监狱总医院表示已经没法医治了,但上海女子监狱漠视人命,至今不肯放人。

冯蓉霞,家住上海市闸北区临汾路1565弄46号106室,因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被上海闸北区610残酷迫害。自2006年12月被绑架的两年多来,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健康状况日益恶化,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这两年来,冯蓉霞几乎每月住医院。最近,2009年2月16日,家属再次去上海监狱医院探望,发现冯蓉霞眼眶发黑,面容极度憔悴,身体多处部位疼痛。据监狱医院医生说,目前任何药物对她的身体已经起了相反的作用,包括外敷药物,不仅不能起到疗效,相反还扩大了疮口面积。他们已经无能为力,现在监狱医院希望监狱接回。言下之意就是说,冯蓉霞的病在上海监狱总医院已经是没法医治的了,他们对冯蓉霞的治疗只是例行公事,冯蓉霞的安危最终由上海女子监狱说了算,他们只是听命于监狱而不承担任何医疗责任。对于医院和监狱这种严重漠视人命的违法行为,家属对此极为愤慨。

冯蓉霞今年44岁,从17岁开始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白血病)。以往因为需要输血,她每年要在医院里住上大半年,虽然这样也不见好转。长期患病不但给全家经济上造成沉重负担,而且在精神上也备受痛苦与煎熬。1998年8月,冯蓉霞33岁,医生通知家属:她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正当这残酷的现实令她几乎陷于绝望时,冯蓉霞有幸得到了法轮功,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一个月,身体的所有指标即全部恢复正常,她不但生命得到了延续,而且生平第一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从此她全家都万分感恩给了冯蓉霞第二次生命的法轮功。同时因为冯蓉霞明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所以她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成为了家庭成员、左邻右舍人人都称赞的好人。

可是就在2006年12月1日,冯蓉霞健康而平静的生活被残酷的打破了,她被众多的身穿警服的人用撬门的方式抬出家门押入警车而去。在看守所,冯蓉霞一个好端端的人被折磨的染上性病,数次住院医生都说因她曾患过白血病,免疫功能差,是无法治愈的。

自从2007年9月17日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起,冯蓉霞已先后十多次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几乎是每月一次。虽然已被迫害成重病,但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为了迫使冯蓉霞放弃修炼,恶警还强行逼迫她操练,致使她昏迷在地,恶警竟丧心病狂的指使犯人用冷水把她浇醒,然后八个恶人轮流的打,把她从这边打到那边的轮转着打,一直打到她昏倒在地,又用冷水浇醒,然后两个人拖着她向前奔跑,再一次昏倒再一次浇醒。

在被迫害成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昔日白血病的症状又出来了。邪恶残暴的迫害使她再度陷入了经常住院的境况。

家人在接见时看到她手臂上满是瘀青,并且脸色苍白,面颊红肿,说是因为在监狱里不肯写决裂书、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打的,当她向主管警察反映被打情况时,根本没有答复,并且他们变本加厉的打她,而且不让她睡觉等等。

除此之外,上海松江女子监狱每天逼迫罚静立从早上7点开始到晚上9点半,一天时间超过14小时以上。不久前除每月开大账购买日用品外,其它一律不准,并且家属接见时允许购买的物品也不给她。不让她洗澡。

一年来,上海松江女子监狱和上海监狱总医院对其家属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百般推诿,以身体健康指标不符合要求为由拒绝。对于医院和监狱这种伤天害理、严重漠视人命的违法行为,家属表示强烈愤慨,并对于因为不准保外就医而引起冯蓉霞身体进一步恶化的后果,誓将追究上海监狱医院、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以及背后一切黑手的法律责任。

冯蓉霞的父母家人几乎天天奔走于派出所、闸北区“六一零”办公室、看守所、监狱、区法院、市区检察院、市信访办、市妇联、市人大、市政协、市司法局、市纪委、市监狱管理局、市区红十字会。家人亲戚朋友无时不在关注着冯蓉霞的安危,她们不断写信给以上所有部门,强烈要求尽快释放冯蓉霞!可是,除了相互推诿就是哄骗,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答复。

为冯蓉霞治疗的主治医生告诉她,她住院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给她用的药已经不起作用了,并产生了抗体,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了。监狱方都说“像她这样的病例,我们是不要的,从来也没有先例,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办理保外就医不是你们说就能办的。”

按照《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的规定,像冯蓉霞这样的病例明确属于保外就医的范畴,可是有法不依的邪党人员直到现在仍不顾冯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种理由推诿搪塞。面对这样的情形,家人非常非常担忧和愤怒!担心冯蓉霞目前的身体状况,能否经受得住在身心两方面受到的折磨。

令人愤怒的是,闸北区“六一零”的人竟威胁冯蓉霞说:“你这病死不了,保外就医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当初,家属提出保外就医时,国保、地区街道、区“六一零”、派出所等部门口口声声答复说,冯蓉霞的身体状况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的,可如今却又抛出此等恶狠狠的话来。

2007年,全国人大在原来宪法上增加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也明确规定,像冯蓉霞这样的病例属于保外就医的范畴,为什么直到现在有关人员仍不顾冯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种理由推诿。如果因此而带来冯蓉霞身体,生命的损害,相关人员一定要负法律责任,并追究到底的。

冯蓉霞目前的情况必须立刻放人就医。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上海电话区号:021
闸北区一审:审判长:刘敏 代理审判员:张晶 龚雯 书记员:江晨莉
闸北区二审:审判长:沈行恺 审判员:刘忠伟 代理审判员:郁亮
书记员:李姝
闸北区“六一零”,国保处处长:薛青 63172110×41337
闸北区公安局国保:钟某某,021-63172410*41315,
周志毅,王路, 汤锦峰,方建荣,63172110*41327,
闸北区法院:36046660*刑庭 刘敏
闸北区检察院:33034520*公诉科 ,柳燕
上海市监狱局:35104888
上海市司法局:24029999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监狱长:57615998(总机)阚春芳 郦颖
五监区:57616356*4505 ,大队长:侯瑞勤 恶警:姚笛
闸北区彭浦新村街道综治办:56472027*8108 陈主任
上海市妇联:64330001
监狱医院电话:68189955×行政科43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