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七年十月,我被重庆江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以下将我所知道的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曝光如下。

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又称所谓“教育大队”,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黑大队。二零零九年一月份时,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学员有一百二十七人,六、七十岁以上的有五十八人。不论老少,大法学员一旦被关进四大队,首先被逼在露天坝子所谓整训一个月,包括强迫走正步、站军姿、军蹲、打正坐、走鸭步、青蛙跳水、吞纸,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七点。期间恶警不准大法学员互相说话、递眼神。

每晚大法学员被关回小间后,三个吸毒犯包夹逼写所谓“思想汇报”,不写就打骂、不准睡觉。天天晚上值班狱警掀开被子查看大法学员是否在发正念。吸毒犯监视大法学员的一言一行。每个星期狱警逼脱光衣服搜身、查牢房。强制人人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碟和犹大的书,看了写“思想汇报”。

每人每天只给一小瓶水喝。每顿吃的都是水煮白菜、萝卜、南瓜,吃不饱,还要被迫每天十四小时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六十岁以下的大法学员每天包八十一斤糖果,折五百多个纸盒(装羽绒服的纸盒),缝裤子八条;六十岁以上的每天包五十八斤糖果,折三百五十个纸盒,缝裤子六条,完不成就罚站,写检查,抄写中共订的“监规”──“二十三号令”几十遍(每遍四千多字),直至减分、加刑,延长劳教期。

恶警规定每天集合排队上厕所,上午两次,下午两次,其余时间一律不准上,否则体罚。上完厕所不准洗手,继续包糖果。重庆很多超市卖的糖果,都是重庆女子劳教所包的。劳教所还专门逼一些大法学员和吸毒人员剪有毒的胶皮(重庆长安公司的产品)。缝的裤子和折的纸盒都是私人运往朝天门出售。为了偷、漏税,一般都是晚上偷偷运货。

万事都要喊报告,无论喝水、上厕所、吃饭,睡觉都要向狱警报告,狱警同意了,在包夹的看押下才准去,如果报告时口齿不清,忘了说普通话,把姓叫错了就要遭到恶警体罚。在残酷的迫害下,大法学员普遍贫血、脱发、肾功能不好、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双脚如干柴,面黄肌瘦。

七十岁的大法学员王明惠老人被迫害得血压升到250,恶警仍逼她每天干活十四个小时。

六十八岁的长安二厂大法学员庞定容,被迫害致晚期肝癌,恶警不通知家属也不告诉本人,无人性的继续逼她每天干活十四小时,直到她实在不行了,才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让她保外就医,十二月庞定容离开了人世。

对坚定的大法学员,恶警就实施关小间、加刑期,延长劳教。56岁的罗明友、70岁的邱正书、五十六岁的黄树华在所谓问卷上写了“法轮大法好!”“李老师是好人!”被恶警们列为反弹人员(强制转化后又觉醒的),关入小间非法加刑期。

长安二厂大法学员王柳珍,六十多岁,抵制迫害,天天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无罪!”被恶警当作精神病,后长安二厂的恶徒将她非法劫持到重庆金紫山精神病院迫害。

在此正告参与迫害的恶警恶徒:善恶有报是天理。其实迫害大法学员就是害你们自己:恶警所长夏怡已患肺癌;恶警大队长舒畅才40多岁,患心脏病和肾结石,怕遭更大报应,每次到海南看女儿时都要到岛上庙里进香拜菩萨;恶警副大队长陈彦燕,30多岁,乳腺癌术后子宫切除;恶警胡晓燕,20多岁,患气管炎。如不改邪归正后果堪忧。想一想吧,不要为了一点可怜的利益为邪党当垫背,为自己选择一个可悲的生命归宿。停止做恶,赎回未来!

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 电话:023-67549185,023-67549184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