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劳教所“包夹”“严管”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2004年初,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我被非法劫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两年多。在那里,耳闻目睹,亲身见证了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一。邪恶的氛围、“包夹”和奴役迫害

首先,安徽女子劳教的作息时间是外边人永远不可想象的。最早起床的应该是二大队,正在被“转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她们有幸在黎明之前被允许上床打个盹,那么现在就必须第一个赶快起床了,因为她们是被与其他劳教学员隔离开的。这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采用的心理战术,你只要不“转化”,你就要被隔离在包房、仓库或其他龌龊的地方,不可以见到正常人,只能见到“管教”、或对你实施“包夹”的吸毒分子、“犹大”等,其他劳教学员看不见你,你也看不到其他劳教学员。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周围有什么样的人和事,整天面对的只是警员“管教”的训斥,“包夹”的吸毒分子的穷凶极恶,还有“犹大”等喋喋不休的邪说。

时间稍长一点,你会感到好象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你会感到好象整个世界都已经成为你每天看到的现在的样子,更何况,你如果不及时“转化”,电棒、警棍、吸毒的“包夹”者们那变态心理导致的难以想象的恶刑,就会接踵而至。

合肥大法弟子刘莉在2004年5月份快要“解教”时,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组,在“包夹”们一时贪玩放松看管的空挡时,对新进来的大法弟子讲:“现在(由于大法弟子大面积讲真相,恶人们害怕)环境好多了,当时进来的大法弟子,只要不放弃信仰,就被四肢铐在光床上,吃喝拉撒都不准起来,由吸毒的劳教学员看着,大小便只能在床上并由她们打扫,她们心里有气,就拼命毒打大法弟子,最长的一次被铐二十多天。”

大概黎明前5点的样子,大法弟子在“包夹”的看管下,会在5分钟内完成了洗漱和上厕所,又回到包房、仓库、或其他肮脏的地方。恶人暂时拿她们没办法,还在考虑使用新的转化花样。

轮到严管组洗漱了,上一批5分钟完成了早洗漱上厕所等,回到被隔离的房间,已经开始干活了,严管组也用同样的时间被“包夹”看着匆匆洗漱、上厕所,然后进到关闭她们的房间开始强制干活。

其他所有的劳教学员开始按组洗漱上厕所,每个组十分钟。

安徽女子劳教所有生产车间,劳教人员每天要在这里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如果到晚上10点来钟。还没干完定额的活,那就把要完成的活搬、扛、抬到宿舍,不管几点,干完为止,所以就常常要干到午夜12点、1点,如果是法轮大法弟子,定额的活往往要比别人多,干不完,也不许任何人帮忙,有时根本没定额,反正是没说叫你睡觉,你就干吧,干通宵也是常事。

二、“严管”迫害

2004年10月,安徽女子劳教所的二大队针对大法弟子再次成立了严管组,大法弟子辛少群被“包夹”在这里,她曾经被长期“包夹”在禁闭室,历尽摧残,生不如死,但她决不放弃信仰。现在,恶警把她送进严管组,还是不放过她,几个吸毒的变态者继续摧残她,整天不准她坐,站着干活,深夜不准她睡,经常到凌晨才让她上床休息片刻。拳打脚踢那是家常便饭,吃饭也要罚站,常年让她吃白饭,不准买夜餐的食品。天天干活到深夜得不到一点食物补充体力。我曾经看过一个电影叫《农奴》,辛少群在安徽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比那个农奴都不如,到最后她身体非常虚弱,她离开劳教所时,走不动路。邪警讥笑着说:“走出大门,没几步就蹲下了,她家里人把她搀着走的。”

安徽女子劳教所是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其二大队更是集邪恶之大全,全方位的展现了人性之极恶。大法弟子李梅在这里被迫害致死。潘云霞、金丽达、段根花、汪明慧等在这里惨遭迫害。有多少大法弟子多少次被吊在车间、吊在上下铺上、被绑成半蹲半立状态?从黎明至半夜,被罚坐在巴掌大的硬板凳上,两眼直视,稍有挪动就拳脚相加,从早到晚,被关在六月骄阳直晒下的狭小的高温禁闭室,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不给洗漱,不准睡觉,大小便都在里边。翟玉姐,坚修大法,在任何地方都坚持“法轮大法好!”,恶人将她关在禁闭室,放进去几个最变态的吸毒分子叫“开导开导”她。那几个最变态的吸毒分子心领神会,拳打脚踢且不说,丧尽天良地用洗刷鞋的硬塑料木刷捅入她的阴道。在她的凄厉的惨叫声中,变态的吸毒分子仿佛找到了人生最大的乐趣,大笑着。恶警仿佛自己不是女人,在外边从门缝中阴笑着窥视。在门外边能听到的除了翟玉姐的凄厉惨叫,还有变态的吸毒分子恶狠狠的威胁:“叫你不‘转化’!叫你不‘转化’!叫你不‘转化’!”

我看过反映纳粹残害犹太人的材料,我感到窒息,惨不忍睹,安徽女子劳教所,披着文明教所的外衣,干着魔鬼的勾当,与纳粹还有多大的区别?到底对多少大法弟子实施了令天地不容的酷刑,无计其数,令人发指!

三、大法弟子的慈悲和人心向善

大法弟子们用自己的真诚善念和大忍之心在这里也演绎了一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在这样的疯狂迫害中,会出现似有神灵佑护着她们的现象,被打时,会出现有大法弟子没有感到痛,邪恶的打手却痛的叫起来的现象。过一会,打手自己的手掌手指头乌青,痛得不敢动;会有出现被几个人按着打时,没有挨打的痛感,反而有被按摩时那样的感觉。大法弟子们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仍然以大善之心,利用一切机会向所有能接触到的人讲清法轮大法的真相,向干警讲,向劳教人员讲,甚至离开劳教所后还打电话,写信送材料给曾经迫害过她们的恶警,希望她们明白真相,停止行恶,获得善果。真有那样的干警,明白真相后,停止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有的普通劳教学员,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反过来维护着法轮功学员,抵制着邪警对这些真正的好人——大法弟子的迫害,让人看到了一束良知的曙光。

安徽涡阳的邓采莲,由于包庇罪被送进劳教所,在恶警安排她包夹大法弟子过程中,明白了大法真相,多次背着邪警给深夜不准睡觉还在干活的法轮功学员送食品。大法弟子推却时,她急得掉眼泪;因偷窃罪被送来的孙莉兰,明白大法真相后不准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谁对大法弟子施恶,她就找谁的不是,甚至不惜为此受邪警的惩罚;孔玲玲(化名)当“包夹”时明白了大法真相,反过来帮大法弟子看着邪警,好让大法弟子写真相检举信,还帮助投送。后来在安排她“包夹”辛少群时,她竭力维护着辛少群,让她少受迫害;吴莲莲、林兰兰、张丽丽、刘媛媛(以上为化名)、帮大法弟子传送真相材料,趁邪警不注意,快速把自己的饭菜拨到大法弟子的饭盒里,托人把食品送到大法弟子被隔离的包房,塞到大法弟子的衣被里,柜子里。她们共同的一句话就是:“她们(指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她们不该被送来和我们关在一起。”

大法弟子的善念感天动地,许多当“包夹”的劳教学员,协助大法弟子共同揭露对大法弟子行恶的罪行,有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包夹”受到各种违纪的处罚,邪恶的气焰顿减。

严管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组长因违纪被揭发受处分,调到其他组去当“严管”,接受别人对她的严管监督了,其他恶毒迫害遭严管的大法弟子的吸毒分子因在劳教所内吸毒事件被揭发,反过来接受着她们曾经给予大法弟子的体罚。

2006年夏,安徽女子劳教所再次成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严管组解体了,那里的大法弟子以坚定不移的信心,坚持着自己对法轮大法的信念,正念解体了严管组,走出了劳教所,继续走在自己修炼的漫漫长路上,不管这条路多长,她们都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