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州市潘玉军仍在看守所遭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自从2008年8月,山东莱州市大法弟子潘玉军再次被绑架以后,现被非法关押在莱州看守所,已有半年多了。潘玉军一直绝食,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恶警每个星期给潘玉军灌食一次。但潘玉军身体越来越差,已经不能站立,大小便不能自理。恶徒将他判刑送监狱,又因身体太差,监狱不收。

一、在店子洗脑班遭折磨

2008年8月,潘玉军被“六一零”邪恶跟踪。在恶人张海峰带领下,去了好几辆车,从墙上闯入屋中,家里所有的财物和器具被抢劫一空,价值几万元。其中包括三台笔记本电脑,电脑主机一台、一体机一台、4500打印机三台还有很多耗材、刻录机。潘玉军与其他大法弟子当晚被劫持到店子洗脑班。

自从潘玉军受迫害的经历被曝光后,恶警更是变本加厉。恶人刘京兵亲自参与,他们把潘玉军和其他大法弟子呈“大”字型铐在房间里,黑白天的毒打,往嘴里灌酒。白天出太阳,潘玉军被放在太阳下暴晒,遇到下雨天,潘玉军被铐在屋外淋雨。潘玉军被戴上脚镣,脚脖子被磨成重伤,造成水肿。到了晚上,把潘玉军铐在窗上,刘京兵等三人轮番毒打潘玉军。把潘玉军打昏之后,用凉水泼过来,再用老式电话充电器过电。他们还用打火机烧红的铁片往潘玉军身上按,目的就是让潘玉军脱离大法,出卖同修。刘京兵用小竹子抽打潘玉军多日。

就这样,这些恶警从潘玉军那里一个字也没得到。半夜,恶人打潘玉军的时候,潘玉军喊“法轮大法好!”刘京兵抠着潘玉军的眼睛说:“我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许你喊。”到最后,恶警们没有办法了,把潘玉军和其他大法弟子押到看守所。

二、在看守所遭殴打、灌食折磨

在看守所,潘玉军一直绝食反迫害,直到昏迷。潘玉军被送到医院。李克成拿回吊瓶,给潘玉军挂了好几天。以后潘玉军的记忆减退,可潘玉军还是在绝食。看守所教导员王某指示刑事犯对潘玉军进行迫害。

那天,潘玉军从店子洗脑班被劫持到看守所以后,在王某的办公室,潘玉军对那儿的警察说:“这上面没有我的任何签字,你们不能非法关押。”他们说:“不签字,也照样判你。”潘玉军说:“以后,我在这里出了问题,你们得负责任,麻烦不是我给你们添的。”他们听了以后,有个警察过来踢潘玉军。他们把潘玉军放在了15室“过渡室”。

那时已经是晚上了,由于在洗脑班,潘玉军被残酷迫害,身心疲惫。一进看守所,潘玉军还是向他们讲真相及迫害的经过,想博取它们的同情,被邪恶钻了空子。值检赵常德不让说,潘玉军不听。他就把潘玉军拉到门边使劲的打潘玉军,潘玉军喊“法轮大法好”,他才住手。

第二天,恶警让潘玉军穿马甲,潘玉军也不配合,他们也穿不上。后来,潘玉军想到大法弟子,学的是正法,走的是正道,不应被非法关押,于是潘玉军就绝食。赵常德告诉王某,叫他们做潘玉军的“工作”,潘玉军也不听。李克成就给潘玉军灌食(原来所长室,现在的医务室),把潘玉军反铐在椅子上,两个犯人按着潘玉军。就这样,他把小管子插入潘玉军的胃里,拿大针管子往里打奶。

打完后,潘玉军被调到八室,他们把铐子打开后,潘玉军在厕所都吐了出去。赵文毕看到了,他跟王某说了以后,它们又给潘玉军灌上了。回去后,潘玉军要求回315室,在那儿吃了几天饭以后,潘玉军就暗着绝食。

很多日子以后,潘玉军昏迷在铺上,恶人们把潘玉军送到医院,给潘玉军体检。在那儿,潘玉军依然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害怕,把门关上,李克成拿回吊瓶,把潘玉军放在严管室。

王某利用刑事犯徐炳君、于振海,王京福、李书盛对潘玉军进行迫害。他们把潘玉军铐在死人床上,手、脚被铐住,给潘玉军打吊瓶,潘玉军不吃饭,他们就折磨他,可潘玉军不开口。19室、20室紧靠着,大法弟子官泽美为潘玉军唱起了大法歌,潘玉军泪流满面,警官在监控上看到后,把潘玉军从20室关到了31室,在那里继续打吊瓶,锁在死人床上。

打了几天吊瓶后,潘玉军以前的记忆开始模糊,就象孩子一样被他们折磨,潘玉军只知道自己不能吃饭,他们就打潘玉军。潘玉军不能站,只好坐着。潘玉军不吃,就对潘玉军拳打脚踢。王某交代他们说:“不吃饭就打,只要不打出外伤就行,打死,一千元火化费够了。”

由于在31室不干活,当时体质很弱,李克成也不敢插管灌食。随着时间的推移,潘玉军有所恢复。于是,看到有来参观的人就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害怕,就把放风门和窗都关上了。

潘玉军已经不能站立,大小便不能自理。王某用了好几批人看着潘玉军。有时候,潘玉军不敢考虑问题,因为想多了会头痛,到现在潘玉军已去了三次医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