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文明管理”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中共现在对国际社会谎称中国的劳教所实行了人性化的文明管理,下面我们通过最近对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调查,来看这个所谓的“文明管理”是个什么东西。

严管组就是阎罗殿

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主要手段,就是在二楼上的严管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阎罗殿。劳教所在严管组里有一群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江锡清、汤毅就是在这里被这群恶人杀害的。

凡是被送进这个劳教所来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进严管组进行“转化”,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最近,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绝食72天后,从劳教所医院拉回来,不写三书,送进二楼严管组强制转化,被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周畅(所谓的“金牌帮教”)打昏倒在地,尾椎受伤,大腿青紫,受尽折磨。才被关进劳教所的重庆市荣昌法轮功学员陈在永,在严管组中被周畅暴力殴打后强迫趴在地下,周畅骑在陈在永的背上把他当马骑,还用棍子抽打,用钉子刺背部,用烟头烧身体,更为下流地还用阴茎顶陈的下部,致使陈在永的精神处于极度紧张之中。

最近,重庆市梁平县屏锦镇法轮功学员罗骄禹,因强制洗脑时间长了支持不住要上厕所,包夹不允许,说要“夹断”。罗骄禹据理力争,说这是人的正常生理需求。包夹向恶警打报告,说这人思想有抵触,没转化好,要求送到严管组再次“转化”。在二楼严管组,恶警们就派周畅来迫害罗骄禹,一上来不由分说便是拳打脚踢,扇耳光,打“贝母”(用胳膊肘撞击背部)。经过一顿暴打,致使罗骄禹的腿部腰部肿痛,十多天直不起腰来,周畅还要强迫他弯腰端马桶快走,每经过一个门坎要拼命喊一声报告,声音小了路走慢了,跟在后面的周畅都要大打出手。每天早上六点至晚上十一点,让罗骄禹身体挺直靠墙站军姿,不能动一点,难度到忍受极限为止,还时不时的找理由暴打他,恶警们就是通过这种长时间的折磨来使人精神崩溃,达到所谓转化的目地。

帮教就是帮凶

严管组除了恶人周畅外,帮教中的恶人还有晏孝明、张润和、黄金中、宋怀银等人。晏孝明是一个被三次劳教的(45岁)诈骗犯,惯于巴结上司,经常刁难法轮功学员,骂大法骂师父,利用当帮教组长的职权,骗取、敲诈多名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和强吃法轮功学员用钱买的加菜。张润和是一个非法卖枪的(30多岁)劳教犯,其残酷迫害罗骄禹的手段比周畅还凶残,除拳打脚踢外,还强迫罗骄禹跳“天鹅舞”,在三九寒冬的夜晚只准穿一件衣服和一条内裤,踮着脚尖像跳天鹅芭蕾舞一样的姿势,在牢房中长时间站着,没站好或姿势不对,就要遭暴打。黄金中(20多岁)、宋怀银(30多岁)俩人都是寻衅滋事的劳教犯,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用刑狠毒,不少法轮功学员被他俩打的死去活来。

这些帮教为了讨好恶警,得到表扬、奖分,减少刑期,黑着良心,在转化法轮功学员时大打出手,风头十足,顺着恶警的眼神行事,用尽人间的毒刑行恶。

继二零零九年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死了江锡清、汤毅两名法轮功学员后,由于恶警们惧怕曝光,更怕国际组织追查,搞起了什么所谓的“人性化文明管理”, 即软转化。他们把七大队现在余下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做五个组,每组五人,每组配备五至六人,经过狱警警察训练调教后的“包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的“包夹”监控,每天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举止,晚上帮教们轮流值班看管,法轮功学员们和包教人员十多人挤在约十个平方的牢房里睡觉。帮教可以自由出入走动,而法轮功学员们则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有事必须经帮教同意,上厕所大小便需帮教批准,而且必须帮教跟踪到位监视,否则就给“夹断”, 即不准再说了。弟子之间不能谈论有关大法内容的话,否则帮教就会恶语谩骂,或者拳打脚踢武力镇压。

帮教都是恶人,对弟子们进行人格侮辱谩骂是常有的事,他们若看不惯某个大法学员,故意找茬惩罚,还美其名曰:是对你进行规范管理。他们挥舞着“规范管理”的大棒随意惩罚人,通常是用小凳子挺胸抬头笔直地正坐,或面对墙壁站军姿,不准许动一点。若没坐直、站正或晃动,就要遭到毒打。若有据理力争者,他们就会向恶警打小报告,说你不服管理,要求送二楼严管组去严惩进行残酷迫害。所以法轮功学员们每时每刻被一种恐怖气氛笼罩着,恶警将自己的监管权交给这些道德低下的帮教们行使,其任意性、恶劣性是可想而知的。

帮教何许人也?是社会的渣子,十恶俱全的流氓,黑社会的头目,抢劫犯,是被处以劳教服刑的罪恶之人,是这里狱警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按照恶警每天的安排,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所谓的“转化教育”。在一对一帮教包夹下进入所谓的“学习室”,先强制立正唱乱七八糟的歌,接着看央视台制着焦点访谈诽谤大法的节目,或是“六一零”发的污蔑大法的书籍,强行洗脑,然后在帮教的监督下搞人人过关,强迫每个人写心得体会、认识、日记、思想汇报。写的东西稍有不符合他们的胃口,就会遭到帮教的谩骂、罚站、作检讨或会上批判等各种精神摧残。

狱警头还是魔头

在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那些恶警为了提升、立功、得奖、多得奖金,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也常是赤膊上阵,非常卖力的。

李勇,七大队副大队长,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江锡清、汤毅致死的元凶、首犯。他自编诽谤大法的歌曲,强迫法轮功学员唱。他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成了中共邪党的红人。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转化工作不力,便把他借调过去兼管,做示范。他用尽了人间整人的恶毒手段,残酷迫害那里的女法轮功学员,使20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极端痛苦的迫害。

鲜明,七大队大队长,仇恨大法,动辄对法轮功学员恶语相加,阴险毒辣,手段残忍,是这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

王静,七大队副大队长,仇视大法,动辄对法轮功学员搞整顿,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

汪小杰,七大队狱警主任,脾气暴躁,反对大法,心狠手黑,手段毒辣。

严飞,七大队教育干事,经常对法轮功学员灌输歪理邪说,诽谤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这里的魔头之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