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被劫持在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签所谓的“考核”,遭到恶警上大挂、电击等酷刑折磨。以下是部份迫害案例。

张英林,女,五十一岁,辽宁省铁岭人,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一大队。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因拒绝签考核,被上大挂三天,之后近二十多天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之后被押入弹棉车间奴役劳动,弹棉车间棉絮、灰尘飞扬,没有任何劳动保护设施。她本人的手不能灵活活动,被强制干活,后被一大队管教大队长张春光叫去,不让戴围巾、口罩。实质上是变相叫她干活,只要不干活就不让戴任何护尘帽子。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英林因拒签“考核”,被张春光、管琳将胳膊拧成骨折。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一大队一分队第二次被上大挂胳膊被抻骨折,手不能系东西,不能使劲,不能提裤子,双手麻木。

朗东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二大队一分队,因拒签考核,被张宇(主管二大队一分队)和王淑征(二大队管教大队长)带到号内,将双手铐在铁床上,王淑征说,我让你精神崩溃。张宇说,今天打死你算你自杀。二人用电棍电击,行凶之后威胁不准告诉别人。朗东月被电得大便失禁。

高桂香,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二大队一分队,因拒签考核在车间仓库内被张宇打耳光,张宇口出谩骂法轮功的话,并说,我最后一个找你,不签考核就是要收拾你。高桂香被按住双手强行签字。又一个月,王淑征与张宇同时谩骂法轮功,王淑征在高的劳教服上要写谩骂法轮功的话,没写成,只写了几笔。并说要她时时背着,张宇说,“给写脸上,让谁都看见。”

辽宁欣誉服装有限公司和马三家教养院强迫在押人员做奴工,为其生产数万套棉衣裤,具体品牌是“05武警寒区棉衣裤”产品上印有“辽宁欣誉”、“寒棉”等字样,生产中女所警察紧逼生产任务,对不完成任务的人打骂、罚站、用电棍电击。

闫俊华,辽宁省抚顺市抚顺县侯安镇腰人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一大队。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因为没签考核,进门被两个男恶警打倒在地,用胶布封上口,然后上大挂将近十三个多小时。

赵淑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一大队。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因为有人诽谤大法,赵淑琴说了那几个人几句,被张春光(一大队管教大队长)上大挂,至今两个大拇指不能拿东西。二零零八年十月份因为不签考核,被张春光用电棍电的耳朵听不清。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因为拒签考核,被张春光(一大队大队长)用电棍电了十几分钟,被女警高鸾(一大队女警)打了一个耳光,被女警赵国荣(一大队女警)电了一下,被一个男恶警踢了一脚。

芦琳,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一大队。因不签考核,三次受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八刚过完“十一”后,大家共同抵制签考核,她是最后一个被带到队长办公室,恶警对她拳打脚踢,后来就用电棍开始电。后来,恶警把芦琳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一个警察就拿鞋打她的嘴,另一个警察又拿鞋打她的嘴。最后他们气急败坏,开始给她上大挂,在被上大挂时她疼痛难忍,恶心,呕吐,大便失禁。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芦琳又拒绝签考核,第二天张春光(一大队管教大队长)和管琳(一大队女警)又打了芦琳,拽着她的手签了,并威胁说下次再这样就上大挂,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十二月份她又拒绝签字,恶警又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了十几分钟。

林均燕,女,51岁,辽宁省大连市人,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一大队一分队。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她被女警赵国荣(主管一大队二分队)指使三个普犯赵薇、杨丹、国磊和队长管琳把她按在地上打,因为她拒签考核。被打后左侧软肋疼痛,半个多月不敢翻身,躺着睡不好觉。八月二十五日,林均燕被队长赵国荣、项奎丽和两个普犯赵薇、杨丹按着签字。十月八日林均燕被三个人拖着到办公室,她被一个男警察踢了三脚,昏了一会儿,后被赵国荣、张春光(一大队管教大队长)用电棍电、打耳光,一只手被铐在暖气片上。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将近九点,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被逼着签字。后来左侧耳膜疼了将近一个月。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二大队二分队分队长尤然曾因奴工生产中出现的问题在车间仓库内对数名法轮功学员施暴,被施暴的有李阁(辽宁省大连市)、王金凤(辽宁省)、孙韫(辽宁省大连市)、常学龄(辽宁省大连市)、徐晓燕(辽宁省本溪市)、赵仁花(湖北省黄冈麻城市)、谷凤春等。其中: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对赵仁花打耳光,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半打了徐晓燕十几个耳光,二零零九年一月因王金凤看经文,打了王金凤三十多个嘴巴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