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迎春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辽宁葫芦岛市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史迎春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史迎春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迫害,曾经二次被非法劳教折磨五年;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直至被迫害离世。

史迎春,女,家住葫芦岛市连山区渤海街道,曾以卖菜为生。她曾患有牙癌、胆囊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虽经治疗但收效不大。本着祛病健身的想法,她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大约一个月,所有的病症完全消失。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用修炼者宽容的心态要求自己、化解了以前与亲属的矛盾。在修炼中,史迎春体会到了身体和心态的双重改善。一家三口修炼大法,幸福祥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史迎春一家三口分别被送进劳教所迫害,丈夫和儿子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劳教所。从此,幸福的三口之家变的支离破碎。

一、在葫芦岛看守所遭受的残忍迫害

九九年十月五日,史迎春因坚持炼功,再次被绑架到连山区公安分局,之后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史迎春曾有三次因为炼功或拒绝说“不炼”而被看守所所长李雅杰、周洁、以及另一不知姓名的胖警察(五十多岁)毒打。

其中一次,李雅杰把史迎春叫到走廊,叫人扒掉她的裤子、让她趴在地上,然后说:“你不是炼功吗?来,咱俩先练练。”说完,李雅杰就拿着胶管照着史迎春臀部一顿毒打。有时她们打累了,就两个人轮番打。她们打耳光的时候,只一掌就把人打的眼冒金星,有时还用鞋底打。有一次,用狼牙棒打,打一下,刺就扎到肉里去,疼痛难忍。

另一次在“放风”的时候,周洁把史迎春叫到眼前,伸手就往她脸上打,打一阵子手打疼了,又把史迎春的鞋脱下来,拿鞋往她脸上打,不一会,史迎春的左眼就鼓起来了,之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即使这样,他们还不停的打,不知打了多久。

李雅杰为了防止史迎春炼功,一天,她叫人给史迎春戴上手铐、脚镣,拿来脏毛巾,一头系在脚镣上,另一头逼迫史迎春用牙咬着,手铐到背后,腰直不起来,逼她往前走,抬脚非常沉、落脚非常重,每走一步都十分痛苦、难受,之后又逼她跪着,一跪就是几个小时,汗水顺着脸往下淌,地也湿了一片。晚上不让睡觉,除了坐着就是站着。连打人凶狠的李雅杰有一天看到史迎春浑身伤痕和肿的象个馒头的双手,都发出一声感叹:“杀人犯也没遭你这样的罪啊!”

就这样,史迎春在看守所被迫害二十多天之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二、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马三家的女二所,史迎春为维护自己的信仰权利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一个叫吉利的警察把她叫到办公室。吉利和另一个警察两人各拿一根电棍同时电击史迎春,一人电脚、一人电上半身和脸,电棍发出啪啪啪的响声,人被电的浑身剧烈的颤抖,她们还罚站,史迎春被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不法警察还唆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罚蹲、撅等不断变换折磨的手段。

一天晚上,警察叫犯人把史迎春拽到厕所的小凳子上,把一把拖布在脏水桶里插一下、拿出来后在史迎春的脸上、头上反复拖,突然拖到鼻子上就不动了,史迎春被憋的喘不过来气,一张口想吸气,结果脏水和脏物都吸到肚子里去了,弄的浑身都是脏水,脸和头发都粘糊糊的。

有一次,因为史迎春拒绝被强迫走步,吉利找来两个人,三个人拿三根电棍一起电史迎春,同时电脚心、手心、脸和嘴,并叫嚣说:“不把你电服不算完。”只一会功夫,史迎春就感觉心好象都蹦出来了,当时很神奇,电棍突然就不响了,警察说没电了。几个警察不死心,又把三根电棍充电,她们让史迎春走步、遭拒绝后又逼她爬、再遭拒绝,吉利就喊来几个犯人,由两个人架着史迎春的两臂,一个人在后边推,连推带拽,来回跑楼梯,她们跑累了,再换另一伙人接着跑,仅几个来回,史迎春被折腾的浑身是汗。

就这样迫害了一个月之后,不法警察把史迎春送到了一所。一所的迫害更加严重,每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犯人贴身监视,被称为“包夹”。“包夹”寸步不离,吃饭、走路、干活、上厕所、睡觉时都是一边一个,警察唆使犯人任意体罚、虐待法轮功学员,打小报告,甚至打假报告,罚蹲、罚站是常事,警察听到假报告,也会毒打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两个犯人拿史迎春的手往墙上使劲摔,摔的青一块紫一块,摔完了之后,又把她的手绑在床上。第二天向警察做假报告说史迎春在厕所睡觉,使她们一夜没睡好,不法警察董彬和一个姓张的警察听后,立即把史迎春叫到办公室,把她的衣服扒掉,手铐到背后,强迫她跪下,两个人用两根电棍啪啪就是一顿电。

还有一次因为炼功,一个姓张的大队长把史迎春叫到办公室,扒掉她的衣服,戴上背铐,姓张的手里拿着一根电棍,墙上还插着一根电棍正在充电,两根电棍同时电,一会电脸、一会电腰、头发电了一地,一会又喊来一个犯人帮着电,那个犯人专门电脚心,一会就把脚心电出了洞,鲜血直流,她们还没有停手,电的脸也肿的很大,腰和腿很长时间走路都很吃力。也就是这次,她们不仅迫害史迎春,还把另一个也坚持炼功的大连大法弟子弄到隔壁的办公室,让她听史迎春受迫害的声音,以恐吓、威胁她。

就这样,史迎春在马三家教养院被折磨了两年,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渤海派出所警察去马三家接史迎春,临走时,马三家勒索了史迎春六百元所谓的被非法灌食的费用。在渤海派出所,警察卓永鹏以没法交待工作为由、要求史迎春写所谓“不在外炼功、不上访、不贴标语”的保证。

回家后第六天,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史迎春再次因为在公园炼功被渤海派出所绑架、之后被送到连山区公安分局,当天被送到葫芦岛市拘留所。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被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三年。这次在马三家,相对于肉体迫害,更严重的是精神上的摧残。在不法警察邱萍的迷惑和蛊惑下,史迎春“转化”了、写了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之后,在精神上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痛苦,时常莫名的流泪,之后被强行送到了精神病院进行所谓的“就诊”,开了治精神病的药。回到劳教所之后,被强迫吃药、并在院内诊所进行了所谓的“针灸”,因为身体难受针灸进行了一次就停止了,吃药也因为心里搅的难受而只吃一次就停了。

三、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史迎春出去发真相小册子,被渤海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关押到绥中拘留所,家被渤海派出所、国保、打劫一空。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七年,于十月二十二日被送往沈阳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在这期间,史迎春的儿子王茁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下午约三点钟,在家中被绑架。先是由他所住小区保安以“登记”为由,敲开王茁家门之后葫芦岛市连山区化机街道派出所恶警李广玉和葫芦岛市连山区国保大队恶人进屋抢劫。王茁现被劫持到兴城首山拘留所后送辽宁省马三家迫害。

史迎春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据悉亲友已经去辽宁女子监狱处理后事。

邮信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辽宁省女子监狱
邮编:110145
电话:
辽宁省女子监狱
监狱长杨莉 办公室电话024-89296666 住宅电话024-86914173 手机 13390118299

主管监管工作副监狱长房淑霞 办公室电话024-89296633 住宅电话:86164016手机:13390116633

(区号均为沈阳区号:024,前四位是8929)

政委办公室:89296677
纪委书记室: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
工会主席:89296699
政治处主任:89296767
总师办:89296888
办公室:89296601
办公室主任: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   89296689  89296690  89296691
禁闭室:89296805
医院办公室:89296857  89296859 89296860
医院教导员:89296861
医院值班室:89296862
一监区办公室:89296863  89296865
一监区教导员:89296866
二监区办公室:89296867  89296869
二监区教导员:89296870
监狱值班室89296722
监狱总值班室89296733
接见室主任:89296682
接见室:89296696  89296697  89296698 892968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