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霞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两年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白霞,于二零零四年被中共非法劳教,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两年迫害,期间被奴役,并遭恶警体罚、殴打和电击折磨。以下是白霞的自述。

我叫白霞。家住绥化市春雷街。在二零零四年秋天九月二十二日,我在黑龙江巴彦县农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坏人举报,被万发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关到十一月,在我拒不按手印、手续不全的情况下,被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万家劳教所先到集训队,恶警白天强迫我们看造假的“天安门自焚”等诬陷法轮功的录像;下午强迫我们干奴工,码冰棍杆;晚上讨论上午看的片子。有一次我说法轮功不是×教,我妈的病全炼好了,他们就把我关到一个小黑屋,三个管教(两个女的,一个男的,科长姚某,四十左右,膀大腰圆)一起打我,真是劈头盖脸,把我一顿毒打,后来把我吊起来。先打我的姚某手拿电棍,在我脖子周围使劲电,把我疼得惨叫不止,那真是像猫抓一样,剜心透骨。后来脸也肿起来,脖子起大泡,直冒水。

零五年春,我被分到十二大队,去了之后恶警先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我不写,被罚蹲,然后又被吊。

在十一月初,我因为答卷时有让写所谓的“守则”和写邪党歌曲,我没有答,就把十二大队的霍书平队长惹怒了,先说给我加期一个月,看我没妥协,就让我蹲了三天三夜,小腿都起大泡,磨破了,后来他们借机说我腿坏了,让穿裤衩坐铁椅子。在十一月上旬,天很冷的情况下,他们把前后窗户都打开,让我上身就穿个单衣服,下面穿裤衩坐在过堂风里。看我的那个刑事犯戴个帽子穿个大衣还冻得直哆嗦,这就是中共调唆出来的警察干出的事。我在铁椅子一坐就是十五天。

在零六年三月,又开始所谓的“思想整顿”,我不说,先被罚蹲着不让睡觉,后来又被罚坐小塑料凳(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上)。坐了四天四宿,最后被吊起来。队长张某手拿电棍,把我从脚到手最敏感的部位全电一遍,这次我一点也不害怕,电棍也不起作用,把张某气走了。

我在劳教所两年所遭受的迫害不堪回首。还有许多细节,我无法一一道来:什么到点不让上厕所,起早贪黑干四五箱冰棍杆,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吃的是苞米面干粮、苞米渣子,没有炒菜只有汤,在这里没有老少之分,六七十岁的老人和我们一样。我想二战时的纳粹集中营也不过如此。

这就是中共的“人民警察”对人民——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