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为何不敢让家属探视孙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明慧通讯员大陆报导)孙毅,男,西安人,1966年出生,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2008年奥运会之前(3—4月间)在北京被非法劳动教养并送至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孙毅在该所劳教两年期间,其妹妹孙青与母亲及亲属按劳教所规定接见时间,多次往返几千里,开销过万元,到劳教所对其进行探望,但均以各种借口被无情拒绝。

家属正常探视的权利,不要说对于仅仅因为个人信仰而无辜被劳教的孙毅,即便是那些真正被法院判刑及死缓的犯人都应得到基本的保障。马三家劳教所无视基本人权和人道,无视其年迈母亲数次远道而来的艰辛和迫切心情,野蛮无理的剥夺公民正常的探视权利,究竟背后有何见不得人的东西?其居心到底是什么呢?

一、一篇报道揭开劳教所背后的隐秘迫害

一入牢门深似海,孙毅在北京被中共当局绑架后,从此生死不明,杳无音讯,家属多次探视无果,忧心如焚的煎熬近两年。2010年3月9日,海外媒体明慧网,刊发了题为《王海辉、孙毅正在沈阳马三家集中营遭酷刑折磨》的一则消息。文中记述:“自从2008年9月成立以来,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将辽宁部份城市劳教所的所有男法轮功学员,以及由北京秘密劫持来的外地法轮功学员集中迫害,当时的大队长是高洪昌,现任一所所长。几年来,他们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上的酷刑迫害,始终没有间断。目前,辽宁锦州黑山法轮功学员王海辉和西安法轮功学员孙毅正在遭受全天不间断的酷刑迫害。”

文中明确报道:“法轮功学员孙毅,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进入严管室残酷迫害,到现在已经长达三个多月了。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高洪昌、于江、井洪波、李猛、金山、王彦民、苏巨峰、图玉鹏、王汉宇、刘俊、支顺昌、王雪、张留臣、秦力、那树记(恶医,专管打针、灌食,多次参与迫害)、郭方杰、秦利等。”“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从精神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的方式是:强迫“写三书”、宣誓、加期、背“30条”等;从肉体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主要是:叫普教毒打法轮功学员、坐20公分高的小板凳(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最后是酷刑:电击、上大挂、抻刑(象五马分尸)等。”

据悉,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于2008年9月29日成立了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一所三大队)。当时的大队长是高洪昌,因为卖力地追随当局镇压者,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年年底三大队竟被评为所谓的“省级先进单位”,高洪昌由此而被提升为所长,管教科科长井洪波接任三大队大队长。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至少102名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一所三大队,后又陆续劫持了多名辽宁法轮功学员。期间至少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了各种酷刑的折磨,而且迫害现在仍在继续。

二、无所不用其极的暴虐行径

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大,手段狠且花样多,受到上级的明令嘉奖。他们对外标榜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百分之百”,而以高洪昌、于江等为代表的凶徒酷吏得以升官发财。善良人难以想象的是,为他们铺就攀爬名利场的台阶,是对众多法轮功学员进行凌虐疯狂和血腥折磨,斑斑血泪昭示着他们罄竹难书的罪恶。他们对待同类和同胞的手段,堪比禽兽魔鬼,令当年的法西斯自叹不如。

马三家一所三大队大部份警察都是由其它各所选拔来的,都是挑选阴狠毒辣,表现特邪恶的。他们名利熏心,对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丝善念,心理变态,不择手段的靠折磨和施暴向上爬。长期以来,这里的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多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已知的迫害手段包括:上大挂、关禁闭、抻床、死人床、电棍、劈腿、用烟熏、绑吊在床上、灌芥末油、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其他体罚、超强奴役等。

消息透露,孙毅在该所因不放弃“真善忍”,被长时间强制“转化”、洗脑、施以多种酷刑等,后仍不接受“转化”而遭残酷体罚,其曾经绝食抗议三个月。被用过的刑罚至少有抻刑、灌芥末油、开口器长时间撬嘴(用类似于铁架子一样的开口器撑开嘴巴,连续几天撑着而不取下)等等。

什么是抻刑?明慧网上曾经有人撰文详细描述了22岁的法轮功学员蔡超在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被绑到床上施以抻刑迫害的惨烈经历:上下铺的铁架床,在床头处使人(蔡超)面向床,站立姿势,双脚绑在离地20 厘米的横梁上,大腿前面顶在床头上,上身呈90度,双手被铐住,用绳子绑在手铐上向前用力抻紧,绑在上铺床尾的横梁上。施刑的恶徒看时间的长短或摸受刑者的手,看完全凉透了就松下来(因为时间长了或手凉透了会痛感减轻甚至麻木),10 分钟后再抻上。在这过程中,恶警还用电棍电击颈、手、腹、背等处,还用脚踩绑在手和床之间连接的绳子上。整个过程中,身体所承受的痛苦无以言表,关节会被抻脱位,疼痛难忍,想喊都喊不出来……这种酷刑就象古代的五马分尸一样,平常人根本挺不过一分钟就苦求下床,有的人双臂被抻得筋断骨裂。如此行刑三次大概五小时,当把人(蔡超)放下来时,他的双臂已不能上举,人无法直立,一个半月后才基本恢复。法轮功学员李海龙也被这样抻了三个半小时左右,消息被披露时都过去两个多月了,仍然不能正常行走,走路双脚绵软,脚尖不能上翘。

什么是上大挂?辽宁省阜新市的46岁法轮功女学员王金凤,讲述了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施以“上大挂”酷刑摧残的遭遇。

“2008年3月5日,我第二次被迫害到马三家劳教所,3月10日也就是第5天,恶警张卓慧、恶警张君把我推进三角屋,张君用胶带把我的嘴死死缠住,又叫来几个值班警察,她们歇斯底里的叫骂着把我拥到大板凳上,把我戴上手铐,恶警张卓慧爬上铁梯将手铐的另一头铐在铁梯上。三角屋是个仓库,有装东西的柜格,恶警张卓慧又爬上柜格把另一只手铐挂在上边的暖气管子上,然后把凳子踢走。我不配合,双脚又被绳子一圈一圈绑住,这时我身体悬在空中。当时我象飞机一样飞起,两肋和胳膊剧烈疼痛,手铐刹到肉里,刺耳的尖叫声震动天地。……就这样,我被强制抄写了“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中共警察等人员向上级邀功的所谓“百分之百转化率”就是这样出来的。但是,尽管恶警们灭绝人性的疯狂行径前所未有,也并不能真正达到百分之百转化洗脑的目的,他们只好不让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见家属,以掩盖自己的暴行,不让法轮功修炼者坚如金刚的正念正行为世人所知,不许他们写信,不许打电话,断绝一切外部联系,几乎剥夺了一切起码人权。不让正常休息,稍有时间就是强制政治洗脑、逼背监规,不定期的组织所谓“揭批”,随时可能拉出去酷刑折磨。每天长时间的强制坐在小板凳上干活,服苦役十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是家常便饭。不许随便站立,不许随便走动, 24小时有四防人员(普通劳教人员)看管。生活条件故意搞的极端恶劣,2008年整个一冬天,里面吃的都是变质的黑心土豆,没有一个是好土豆,这样的东西喂猪猪都不吃,绝大多数人根本吃不饱。经常限制人上厕所,致使很多人憋忍的痛苦不堪。

三、头顶徽章、心如蛇蝎的管教

1、高洪昌:警号2108123,男,37岁左右,1米60左右的身高,体型短粗胖,体重在180斤左右,平时总是面无表情,满脸死肉,煞气重重,此人曾在2008年9月三大队成立时,担任三大队大队长,他直接参与指挥了对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下手极狠,此人是个极有心机的恶党打手,被破格提升为一所所长。高洪昌而且抓住了法轮功学员家属怕亲人受罪想多减期早日回家的心理,向家属勒索钱财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元,在他的带动下,全男所的恶警都在一边迫害一边向学员家属勒索钱财。

2、于江:警号2108213,男,37岁左右,身高不到1米60,脸色发黑,满脸呈杀气,现任一所三大队管教大队长,是直接指挥、参与迫害孙毅等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者。口号是残酷镇压、无情打击。此人在2008年9月以来,伙同以高洪昌为首的恶警直接指挥参与了对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此人心狠手辣,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来没有手软过,是全马三家公认的最恶最狠的“打手”之一。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不断的变换迫害手段,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24小时酷刑迫害,白天上大挂,晚上绑死人床,上抻床抻的过程中用七到八根80万伏电棍电,同时用烟熏(把报纸点燃之后熏学员口鼻,把人熏迷糊,嗓子变哑。)晚上铐在死人床上,多日不让睡觉等酷刑,对被强制转化的学员进行长时间奴役干活,每天从早上5点起床一直到晚上9点,除了洗漱、上厕所、吃饭是自己的时间外,其余时间都是在走操、洗脑学习、干活,没有自由可言。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他利用各种手段,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钱财,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的疯狂敛财。

3、王彦民:警号2108185,男,50多岁,1米70左右的身高,体态微胖,在这里邪恶的迫害中是个叫嚣最欢的家伙,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叫嚣:“有两个死亡名额,谁要我就给他一个。”“打死算白死,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在酷刑迫害中它赤膊上阵,是最邪恶的恶警之一,每次迫害中它都直接策划、密谋、指挥,是直接对孙毅实施犯罪迫害的元凶之一。

4、李猛:男,27岁左右,1米70左右身高,经常戴一副近视眼镜,隔着镜片就会看到那双阴险、狡猾的眼睛,给人的印象非常不好。在对孙毅的残酷迫害中他是最邪恶的“打手”之一,是丧失人性的“刽子手”,他直接参与了对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各种酷刑迫害,因做恶有功由普通队长被提升为三大队管教干事。

5、苏巨峰:男,警号2108597,男,27岁左右,1米90左右的身高,满脸横肉,长了一双狼眼,面相狠毒,在对孙毅的邪恶迫害中他不遗余力地参与,下手极狠,是一个典型的“打手”,还主管(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因做恶有功由普通队长被提升为三大队管教干事。

6、井洪波:大队长,警号2108085,男,40岁左右,1米70左右的身高,白脸,平时少言语面无表情,此人是典型的笑里藏刀式人物,不管是平时还是在做恶时,都是面部表情平静,此人曾任一所管教科科长,后因高洪昌升任一所所长后被调到三大队任大队长。此人在迫害中是个极其阴险的家伙,迫害狠毒,手段多样,在奴役法轮功学员干活时是个典型的催命狂,不管完成多少,都嫌干的少。

7、金山:男,27岁左右,1米65左右的身高,平时很少看到此人有笑容,满脸杀气,曾任三大队管教干事,在每次迫害中他都积极配合,下手狠,是个典型的“打手”,后因做恶有功被提升为一大队任管教大队长。

8、图玉鹏:男,40岁左右,1米7左右的身高,因身体腰部有病经常掐着腰走路,做起恶来大搞威胁恐吓,他经常参与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因做恶有功由管教干事被提升为三大队生产大队长。

9、刘俊:干事,男、30岁左右,1米50左右的身高,别看身材矮小,做起恶来叫嚣的极欢,在酷刑迫害中他赤膊上阵,是最邪恶的恶警之一,每次迫害中他都帮着策划、密谋、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10、王汉宇:队长,警号2108598 ,男 27岁左右,1米60左右的身高,不善说话,有点结巴,戴一副近视镜,脸微黑,面无表情的娃娃脸,但做起恶来下手狠毒,多次参与密谋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也是一个典型的“打手”,现任三大队一中队领头队长。

其他参与迫害的警察还有:支顺昌、王雪、张留臣、秦力、那树记(恶医,专管打针、灌食,多次参与迫害)、郭方杰(后来的)秦利,高中杰等。

四、请秉持道义和良知声援家属的正义申诉

即使按着冤判的“劳教决定”,孙毅也应该是在2010年8月19日劳教期满,但是马三家劳教所一所的所长高洪昌及三大队大队长于江告知家属准备对其延期至10月份。

2010年3月25日(接见日),家属再次来到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经过艰难的交涉和据理力争,劳教所最终推诿不过,3月26日上午,勉强同意家属一人与孙毅隔着大玻璃幕互相看一看,却不允许手持对讲机讲话。

家人看到久别的孙毅,发现他身体健康极差,当时隔着玻璃根本就听不到说话。孙毅在被劳教前身体很棒,可是现在的孙毅,面色苍白,走路步履蹒跚,腿一瘸一拐,上个很普通的小台阶都需要旁人去搀扶才能上的来,虚弱得连说句话也是非常困难。

家属对孙毅如此的身体状况感到极度担忧,也由此证实了孙毅所遭受的各类折磨绝非虚言。家属提出,如果孙毅继续再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恐怕他的生命难以保证。所长高洪昌竟扬言人死在里面他负责,听起来让人感到悚然。家属在《关于剥夺家属正常探视权利的申诉与控告材料》严正的指出:“作为家属我们不清楚他(高洪昌)能负的了什么责?!他能负的起什么责?!就是这样的所谓国家干部,孙毅在他们手里,我们怎能放心。我们表示极大愤慨与极大抗议!”

家属提出完全合情合理的三点要求,1、每次保障正常会见权利;2、监管人员恶劣态度必须改变;3、对孙毅进行身体的全面体检,省级以上相关医院出具体检证明材料,并得到有效的治疗。

面临亲人的严重健康状况和险恶处境,至亲的家人怎能无动于衷,他们在申诉材料中呼吁希望提出的问题得到尽快圆满解决,否则,“家属将依法逐级逐步采取相应措施,捍卫法律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

一个不能保护善良的民族是没有任何前途的,一个不能制止邪恶的国度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国度,请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关注发生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迫害,关注孙毅的安危,力所能及伸出援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