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又名第二女子劳教所),原址:兰州市安宁区黄河畔,现已搬迁。从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零三年,该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残酷迫害,现将该劳教所的恶警恶行曝光出来,以期唤醒正义人士的良知,立即停止迫害,并对那些行凶者们绳之以法。

恶警:

田里:男,劳教所政委。自从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在迫害中一直出谋划策,甚至亲自吊铐女性法轮功学员,因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命,二零零二年被上级部门提升为第二劳教所副所长。

杨德兰:女,劳教所女子大队大队长,她与田里共同协助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永红:女,小队长。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包括吊铐、电击、橡胶棒打、野蛮灌食等。在她值班期间,曾指使吸毒犯打死了法轮功学员程桂兰。二零零二年被提升为中队长兼辅导员,还被指派于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传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

卜琪:女,小队长。她常常用眼神指示吸毒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曝晒、不让睡觉等。

王艺馨:女,小队长。跟随王永红迫害法轮功学员。

马英:女,小队长。在她值班期间,曾指使吸毒犯人往被吊铐的法轮功学员嘴中塞吸毒犯穿脏的臭袜子。

以上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白天奴役,晚上罚站

自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此劳教所连续非法关押了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刚被关押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因不背监规,白天被罚苦役,晚上罚站。庆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范俊草,五十多岁,常常被罚站至凌晨三点左右,有时甚至通宵,第二天早晨六点多起床,还要进行超体力的奴役劳动。如背石子、平地等。对不识字的范俊草如此折磨达一个月左右才罢休。二零零一年寒冬,天水地区法轮功学员刘文瑜(约五十多岁)和庆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范俊草因不背监规,每晚熄灯后,她们二人被罚站受冻至晚上十二点钟后才能休息,如此罚站两个多月。策划人是田里,实施队长主要是王永红。

二、洗脑、电击、曝晒、吊铐

二零零一年四月恶警卜琪组织法轮功学员读诽谤大法的文章,因武威法轮功学员张翠兰(四十多岁)站起来说:“书上说的不对”,卜琪便用电棍击打张翠兰,并指使吸毒犯人孙晓玲(兰州市人)用细绳子捆住张翠兰的胳膊,反绑于宿舍的铁床架子上一整晚。七月份张翠兰在院子里出操时,因与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话,便被单独调出,罚在烈日下曝晒,几小时过后人被晒晕倒了,孙晓玲指使吸毒犯人给其头上浇凉水,使其醒过来后又继续曝晒,直至再次晕倒才拉入宿舍。当时值班恶警是卜琪。张翠兰还被多次吊铐,手腕被勒出了黄油,由于多次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大家因集体炼功后被吊铐,她被吊铐后,神志恍惚,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

三、关禁闭、吊铐、殴打、洗脑、封嘴

在劳教所政委田里每次组织诽谤大法的会中,因法轮功学员制止其诽谤大法,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田里亲自吊铐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关他们的禁闭,从七天七夜到二十八天二十八夜不等。每次吊铐都是先双脚踩在小板凳上,两胳膊反背铐于铁床架子上,再将小凳拿开,使整个身体被悬空,数小时后人的整个身体都麻木了,然后王永红带领段玲用橡胶棒殴打每位法轮功学员。受过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庆阳法轮功学员范俊草、天水法轮功学员刘文瑜、天水法轮功学员杨桂芹、陇西法轮功学员陈淑凤、武威法轮功学员吴兰芳、董金兰、金昌法轮功学员曹桂兰等。

二零零一年大约十月份,田里组织法轮功学员去省文化馆观看诽谤大法的图片,陇西法轮功学员陈淑凤说了一句“这全是假的!”,当时就被田里将其手铐住,嘴巴用胶带封上,用车拉回劳教所铐于铁床架子上七天七夜,并在劳教所大院子里叫嚣:“我不相信治不了你们法轮功!”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因疼痛喊叫,王永红、段玲、马英便指使吸毒犯人刘春梅、周三(外号)、妖妖(外号)、此三人均是兰州市人,还有范荣华(庆阳人)等,往法轮功学员嘴里硬塞穿脏的臭袜子,经常被塞嘴的是庆阳法轮功学员范俊草和武威法轮功学员吴兰芳(六十多岁)。

四、吊铐两日再殴打

每次受刑的法轮功学员被铐两天左右,然后王永红指使吸毒犯人将法轮功学员带至其办公室,再用胶皮棒殴打一通。上厕所,时常看见她们臀部青紫一大片,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被殴打的学员主要有刘文瑜、范俊草、吴兰芳(金昌人)、顾玉珍(武威人)、曹桂芳、张爱萍、杨桂芹等。

五、因集体炼功,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吊铐五天至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九日因大家集体炼功,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于铁床架子上,连六十二岁以上的顾玉珍、吴兰芳、徐淑贞(陇西人)都未幸免,最短的五天五夜,最长的将近一月。白银法轮功学员崔玉梅(五十多岁)被吊铐休克,恶警卜琪以其态度坚定为由再吊铐两天。天水法轮功学员刘小明(五十岁左右)从小患小儿麻痹,一只手无法抬起,恶警王永红将其硬拉起铐了七天七夜。在恶警田里、杨德兰、王永红、卜琪、段玲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因手臂直立站着铐于铁床架子上时间太长,脚肿得不能穿鞋,走路全是一瘸一拐的,在受刑期间,一日两餐,每餐半个馒头和一杯水。

六、初进劳教所就被上刑

刚进劳教所就被上刑迫害。天水法轮功学员李军红(三十多岁)刚进劳教所就被恶警王永红悬空反吊在铁床架子上四个多小时,手铐勒进手腕,黄水渗出,至劳教期满回家时,手腕上还留有深深的疤痕。天水法轮功学员张小娥(三十多岁)刚进劳教所就被恶警王永红反背铐在铁床架子上,站不起、蹲不下,在此姿势下还不让闭眼睡觉,几天下来,因两脚不停移动,两只鞋底都磨出大洞,有时偶尔单膝着地,便被值班的吸毒犯看见一顿脚踢。受过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范俊草(庆阳)、张芙蓉(平凉)、刘文瑜(天水)、张爱萍(天水)、陈桂香(金昌)、曹桂芳(金昌)等。如此酷刑最长时间为十五天左右,因时间太长,结束背铐酷刑后,手臂会不由自主的向后背弯曲。因有时单膝轮换着地,膝盖处也留下了疤痕。

七、六旬陈桂兰进劳教所三日被打死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天水法轮功学员陈桂兰,女,六十多岁,退休工程师,才进劳教所三天,便被恶警王永红指使吸毒犯人活活打死。刚进劳教所大门的陈桂兰老人,在劳教所政委田里完全“转化”的策划下,恶警王永红、段玲便让她坐在劳教所大门边,并指使吸毒犯总值班长张青(兰州市人)不让其添加衣服,在冷风中老人家坐了一下午,直到晚八点左右王永红、段玲才将其关进了严管室,同时将陈桂兰所在组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全部调出,晚九点左右集合,老人家不报数,吸毒犯何丽(兰州市人)为陈桂兰老人的包夹人,在王永红的指使下,将陈桂兰拖进拖出,老人家绝食反迫害。第三天凌晨大概一点多钟,宿舍后夹道突然传来了阵阵凄惨的叫声,过了一会劳教所的院子里人声、车声乱成一团,天亮后陈桂兰老人的遗体被拉出了劳教所。田里威胁法轮功学员陈桂兰的丈夫,不许说出此事,否则给其判刑等。参与这次迫害事件的当事人有:劳教所政委田里、值班恶警王永红、段玲,吸毒犯总值班长张青、吸毒犯何丽、程小君(白银市人)、范荣华(庆阳市人)等。

八、奴役、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绝食反迫害,遭到恶警们的野蛮灌食。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强迫干超体力的奴工,如在七月盛夏的高温下,拉架子车运土方平整农场土地,每人数亩;拔大豆一天干十六至十八小时;拣筷子,用类似硫酸的化学漂白物漂洗完筷子,让法轮功学员去拣,院子里所有拣筷子的法轮功学员的头发被飘浮在空气中的有毒物质“漂洗”成棕黄色,脸上皮肤被漂洗成浅白色,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绝食反迫害,在绝食期间,恶警王永红、段玲、卜琪、杨姓狱医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撒了食盐的面糊糊,并指使吸毒犯刘春梅(兰州市人)、肖淑萍(白银市人)、周三(兰州市人)、外号叫妖妖(兰州市人)的等人,压住法轮功学员的四肢及头部,然后让一人捏住法轮功学员的鼻子,一人用皮鞋刷子撬开嘴巴,将橡胶管插入胃中,灌食后还要将管子在胃里搅动。曾有一次灌完食后,恶警王永红问法轮功学员范俊草:“好受吗?”纯真的范俊草回答说:“不好受”。恶警王永红、段玲、王艺馨、马英等哈哈大笑,王永红边笑边大喊:“草儿说不好受”!在如此野蛮的灌食下,导致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吐血的有天水法轮功学员刘文瑜(五十多岁)和张爱萍(三十多岁)。刘文瑜因长期受酷刑折磨,落下了胃出血、肝腹水、手腕麻木等多种病症,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半年多于二零零三年因吐血离开了人世。

呼吁世人了解真相,制止迫害

以上事实真相只是甘肃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已足见其迫害手段之凶残,而在中国象这样的劳教所不知有多少?十年过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在此残酷的迫害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多少美满的家庭在此迫害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请各界有良知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发出你们的正义之声,让全世界了解迫害真相,尽快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并将行凶者及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绳之以法,捍卫我们人类共有的尊严,让我们共同拥有一个美好的世界。(注:走出劳教所后,武威法轮功学员董金兰已于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金昌法轮功学员曹桂兰已于二零一零年四月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