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各种迫害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非常残酷,包括强制“转化”、酷刑折磨、经济迫害、包夹连坐、奴工劳役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非法关押

目前,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共关有劳教人员四百余人,分别被关押在三个大队。一大队、二大队称为“普教队”,各非法关押着三十至四十名法轮功学员。她们都是非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拒绝“转化”,无任何程度妥协。

三大队非法关押的全部是法轮功学员。一部份拒绝“转化”、不配合恶警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关入三大队的严管队迫害。

被关进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恶警关过小号及施以酷刑。法轮功学员有从东北三省劫持来的,也有劳教所从北京调遣处成批买的。

强制“转化”

关押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开始都被集中到三大队特设的严管队,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强制每个人背司法部下发的“二十三号令”和唱共产邪党的劳教歌,稍有不从就被恶警说成“不遵规守纪”继而被电棍电、施以各种酷刑。

强制“转化”主要是用谎言强行进行洗脑,加上肉体折磨、实施酷刑等手段。有一个自称苑淑珍的人及赵某,两人早年被抓到这里“转化”,后留在马三家当了所谓的“教官”,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月薪一千多元。她们俩白天晚上的找人“谈话”,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开课“讲解”,全是乱讲一气。一旦有人被迫“转化”,苑淑珍们就会对她们进行下一步所谓深度洗脑,要听她的课,做“作业”,等等。这所谓的深度洗脑,使一些违心“转化”者忍无可忍,纷纷公开向恶警声明:之前所写的“转化”书全部作废,修炼法轮功到底。

酷刑迫害

在三大队,有的法轮功学员拒绝背23号令、不唱邪党歌曲,并在居住楼和食堂等各种场所高呼:“法轮大法好”。在一、二大队,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出奴工、不戴胸牌、不签每月一次的考核。

这些法轮功学员无一例外的被施以酷刑,恶警把她们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腿绷直、上身前倾、不让吃、喝、拉、尿,连续一天、两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一刻也不松同时加以电棍袭击;有时两个恶警把两张床往两边猛抻,致使法轮功学员像被“车裂”一样剧痛难忍,铁铐子深深的勒进了肉里,大小便解在了裤子里。曾受到过这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春英、王俊燕、卢琳、闫俊华、张连英等,有的即使遭受酷刑折磨却依然坚定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被致疯致残,如张英林、韩等。

参与以上迫害的恶警有:李明玉(女,原一大队指导员)、张春光(女,原一大队大队长)、刘永(男,原三大队严管队头目)、严(男)、王燕萍(女,现一大队指导员)等。

联保包夹式迫害

几乎每位法轮功学员随身都跟着一个或两个“包夹”,三大队用已“转化”的人做,一、二大队用普教做,法轮功学员无论吃饭、走路、干活、睡觉,都被紧紧“包夹”,总之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都被监视着,不许炼功、不许传看经文、不许互相说话等等,法轮功学员一有什么行动,恶警就给包夹加期、又打又骂。

比如二零零八年十月,监视法轮功学员王芳的一个小姑娘没跟着王芳上厕所,被恶警王当众打了两个嘴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顾新华因写交流信,被加期一个月,其“包夹”沈冬菊被加期五天。有时法轮功学员集体喊“法轮大法好”,二大队警察说:包夹没及时捂住法轮功学员的嘴,容其喊出第二句就给包夹加期。

法轮功学员不写作业,也不买作业本,恶警就让包夹代写并代买作业本。法轮功学员抵制各种劳教所内的非法集资,恶警就让包夹代为出钱。这种无理和非法株连已使包夹叫苦不迭,恶警王燕萍、尤然还经常挑拨离间,尤然曾对沈冬菊说:“你受顾新华连累,你怎么不恨她呢?”在恶警的挑唆下,一些不懂事理的包夹也主动加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列,打小报告,对法轮功学员百般刁难、折磨,充当恶警的打手。

劳役迫害

在马三家劳教所,劳役迫害是非常严重的,其中一、二大队最甚。车间做服装,工时最短为九个半小时,赶上晚上和中午加班,一天工时可达十一至十二小时。劳教所的规定超出一个健康人无法承受的硬性指标,流水线作业,一进车间立刻开机台和上案板,一会儿也不许闲着,半天只许去一次厕所,车间内工头和恶警的叫骂之声不绝于耳,除五一、十一、大年平时从来不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至十二月,每晚加班二个小时,严寒的冬日,法轮功学员每天披着星星起,戴着月亮归。

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恶警王燕萍当班,在共产邪党所倡导的所谓妇女的节日里,大家非但得不到休息,晚上收工时间还被王燕萍拖后一个小时,到食堂后饭菜早已冰凉,王燕萍恶意的问:“菜凉了吗?”没人吭声,一会儿不知谁说了一句:“何止菜,饭都凉了!”王燕萍冷笑一声说:“凉就玩命干活呀,早点收工呀。”又累又困、吃了一肚子凉饭的法轮功学员晚饭后又被逼连着上了两节“课”,课间不许休息。课后王燕萍依然不让法轮功学员休息,逼看什么邪党的三八晚会,直到这台虚假的晚会结束,被折磨到极限的法轮功学员才被允许睡觉。就连很多普教人员都说王燕萍是个毫无人性的魔鬼。

经济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虽然每天体力严重透支,如牛似马的干活、累病累残累弱,可是一分钱报酬也没有。按规定每年上级部门拨给每个被劳教者若干钱款,但被劳教所克扣。而许多本来应该劳教所掏钱的项目却都推到劳教人员身上,如医药费自理,连转院用车二十元至一百元不等也自己拿,并且不给收据。劳教服自己买,冬、夏装各五十元一套(并不值),出狱时还必须上交,警察把这些白交的旧衣服再卖给其他人,二十五元一套从中谋利。

伙食费按照劳教所应付上级检查时公布的数字是:每人每月伙食费五百余元,但是实际吃出的水平每人每月不到二百元。连每月买卫生纸的十元日杂费也变成给物不给钱,而给的物并非所需,属强买强卖,并且克扣多多。

更无理的是法轮功学员要自己出钱买劳动工具,比如买大剪子、小剪子等。劳教所三天两头让法轮功学员集资购买拖布、洗衣粉、凉衣架、洗衣甩干机等本应该劳教所自己配备的设施。后来许多法轮功学员抵制非法集资,警察就让包夹代为出资。

恶劣生存环境

在马三家劳教所,自来水冰冷刺骨,但长年法轮功学员早晚洗漱、洗衣、日常喝水都是用它,冬天二十人一屋,每天给两暖壶开水,十多天能轮到用一壶热水。冬天气温常在零下10─20度,但暖气三天两头冰凉。

劳教所统一买的被子,大家每天要把它叠成豆腐块,恶警经常在晚上命令又累又困又冷的法轮功学员用冰冷的水洗被罩、床单,但却不许法轮功学员铺盖,这些干净的床单被罩还有窗帘都是假相,只是为了应付外面来人检查用的,就连狱警也称这些东西为“假相”,他们还常说“不许盖假相”、“把假相叠好点”。法轮功学员每天要把自己的被褥卷好放进行里包,早晨送到仓库去,晚上取回,背着沉重的大包,被恶警吆喝着“快点”,每天如此。

冬季,东北户外寒风透骨,而恶警王燕萍动辄罚法轮功学员在户外站着唱劳教歌,如果声音不响亮,就别想进屋别想吃饭,在外边顶着寒风一遍一遍的唱。一次王燕萍又逼大伙在室外唱劳教歌,而且强迫法轮功学员把戴的帽子摘了,把棉衣脱了,法轮功学员张树峰说自己正咳嗽,王燕萍说:“咳嗽去看病呀,在这就得摘帽子,在这就得脱棉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